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绝世飞刀 > 第八十章 任承虎的决定
    第八十章 任承虎的决定

    “瞎说什么。”管思莹母亲没好气地道。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半个小时,聂辰教了管思莹三遍,因为声音是直接响起在管思莹脑海之中而且管思莹精神力很强,所以他教三遍管思莹完全记了下来,她开始修练,聂辰能感觉到她脑海之中的精神力立刻有了反应。

    “好快,天赋果然强大!”

    聂辰心中惊叹,管思莹这不仅仅只是精神力增长快,而且对于这方面的功法掌握速度也快啊!本来聂辰估计要两三天才能恢复过来,但是依管思莹这样的速度,或许她修练半天,傍晚的时候就可以恢复苏醒过来了。

    当然,那样只是初步的让脑海之中的精神力不捣乱不让她继续昏迷着,从这一步到掌控脑海之中强大的精神力需要更多的时间。而掌控脑海之中的精神力,再按着炼神真经修练让精神力产生质变,聂辰估计得两三个月。

    管思莹的精神力是很强大的,真达到了那样的地步,只怕精神力低的天境级别的高手也不是管思莹的对手。

    “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啊。”聂辰心中嘀咕着,他到如今这样的实力花了六年,可管思莹,两三个月应该就可以达到他如今这样的实力。

    而且,依管思莹的天赋,他如果提升不快一些,管思莹到时候实力超过他也不是没有可能。当然,管思莹最近两三个月提升快是因为之前几年强大的积累,等这一段时间过去,她提升的速度绝对不会有现在快了。

    如今有七星聚灵阵,有炼神真经第一层完整的信息,有几百亿的现金,聂辰对于自己接下来实力的提升速度还是很有信心的。

    “叔叔,阿姨,可以进来了。”聂辰打开了门。

    管思莹父母第一时间都望向了管思莹,被子似乎还是之前的样子,管思莹睡的姿势也没有改变,聂辰应该没有做什么。

    “聂辰,莹莹怎么样了?”管思莹母亲见管思莹还是没有清醒过来紧张地问道。

    聂辰微微笑道:“阿姨放心,思莹的问题基本上已经解决了,不过她这会儿还醒不过来,傍晚时候应该就可以了。”

    “傍晚就可以醒来?”管思莹父亲有些激动地道。

    聂辰点头:“嗯,傍晚肯定可以醒过来,这一个时间你们尽量不要吵到思莹。叔叔阿姨,我还有点事情,傍晚的时候再过来看思莹。”

    今天中午任飞舞父亲约了吃饭,这个聂辰可没有忘记,如今距离十二点只差十多分钟,约的十二点估计赶不过去了得十二点半才能到了。

    “好,好。”管思莹父亲连忙道,他不能确定聂辰是不是真的治好了管思莹,但聂辰的语气还是挺自信的。

    管思莹父亲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选择相信聂辰。

    “叔叔阿姨,那有什么事情你们就给我打电话。”聂辰道。

    离开病房,聂辰立刻给任飞舞那里去了一个电话,中餐的时间改在了十二点半。

    “这家伙。”

    挂断电话任飞舞有些郁闷了,这一顿饭只有她,她父亲还有聂辰,聂辰之前没有通知,她以为就十二点,这会儿她和她父亲都已经到了帝临楼这一边。

    “爸,聂辰有事情耽搁了,十二点半才能过来。爸你别生气,如果不是有重要事情聂辰应该不会迟到的。”任飞舞小声道,她为聂辰辩解了一句。

    任承虎望了任飞舞一眼,任飞舞居然为聂辰辩解,而且有些紧张怕他生气,只怕聂辰在她的心中印象更加的深刻了。

    “飞舞,聂辰救了我的命,我自然不会因为这点事情生气。”任承虎缓缓道。

    任飞舞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笑容,不过任承虎下一句话就让她笑不出来了。

    “飞舞,你和聂辰还是要适当地保持距离,做普通朋友没有问题,关系再好一些的朋友也可以,但是,你和他不可能在一起,明白吗?你和黑龙会韩玉山的婚事我已经同意了,你还有两个月二十岁,在你二十岁生日的时候,我会宣布你和韩玉山的婚事。”

    任飞舞脸色苍白地道:“父亲,怎么会这么快,你之前不是答应过了,起码二十二岁才考虑订婚的事情?”

    任飞舞刚刚是叫的“爸”,这会儿又变成了“父亲”,她叫任承虎只有在心情很好的时候或者有些有求于任承虎的时候叫。

    任承虎沉声道:“这一次差一点死去,在情况变得很严重之前,我与黑龙会会长韩世千进行了通话确定了你的婚事!本来不需要这么急,但是如果不同意,只怕我一死,黑龙会就会大举进犯我们虎啸盟,虎啸盟会损失惨重。”

    任飞舞沉默不语,她一时之间根本就接受不了这样的消息,她以为最终自己父亲还会顺着自己心意的,可是任承虎还是定下了她和韩玉山的婚事,虎啸盟和黑龙会都是极为强大的势力,定下的婚事想更改谈何容易。

    “飞舞,你不要任性了,韩玉山是有些花心,为人也有些阴狠,但我们是黑道势力,为人仁慈这并不是什么好事!至于花心的问题,男人又有多少不花心的,你如今有些喜欢的聂辰,还不同样有些花心?”任承虎道。

    “他没有。”任飞舞辩解道。

    任承虎摇了摇头:“你,凤影彤,管思莹,他都走的比较近,还有那一个白韵也走的有一些近,一个个都很漂亮,这不是花心是什么。是,他如今是还没有选择,一个个走的近一点也无可厚非,但是到时候选择了就会与其余的斩断联系?未必!”

    任飞舞有些无言以对,这个她不太好反驳。

    “飞舞,你和聂辰可以做朋友,但是,做恋人绝对不可能!他面临的麻烦不小,也未必还能活很长时间。”任承虎道,以他的渠道,他已经得到一些消息,有一些势力已经在暗中行动,当然,它们这会儿行动不是为了杀聂辰而是为了探聂辰的底。

    如果聂辰背后有更厉害的强者或者强大的势力,那聂辰就像打了几十米深地基的大厦风很难吹倒,如果没有,那聂辰自身的实力虽然,被击杀,一切都会飞灰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