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绝世飞刀 > 第九十四章 当年的事故
    第九十四章 当年的事故

    “聂辰,怎么了?”白韵吓了一跳道。

    聂辰深吸了一口气道:“白韵,我父母是那一天死的,地点也对,你看到的应该就是我父母被车撞身亡。”

    白韵傻傻地望着聂辰。

    聂辰沉声道:“白韵,我知道你记忆力是极好的,当年的事情想必你印象很深刻,我想你好好地回忆一下然后告诉我所有你知道的,你刚说感觉那个是故意杀人,为什么你有这样的感觉,会不会是情急之下踩刹车踩到了油门上面?”

    白韵轻出了一口气道:“聂辰,你先让我缓一缓。”

    “嗯。”

    好一会儿过去,白韵回忆地道:“最开始那一辆车并没有启动它就是停在路边,那时候是没有红绿灯的,到了路口那一对夫妻可能看车到了就放慢了速度等它先过去,那一个货车也减慢了速度看上去它就要停下等行人先过。”

    “可就在那一对夫妻要过去的时候,货车猛地加速一下子就撞到了那一对夫妻,给人的感觉,它就是要撞那一对夫妻。”

    聂辰询问道:“白韵,车子放慢速度之后启动之时,是突然全力加速,还是先缓慢加速,再全力地加速?”

    “聂辰,就是突然全力地加速,那一辆车的动力可能还改装过,那时候我也不懂,现在我想,那种加速对于货车来说可能快了一些。”白韵道。

    聂辰眼中精光闪烁,如果是缓慢加速再突然加速,可能对方急情之下踩错了,但如果是直接突然全力加速这个有问题。

    明显前面有人的情况下,谁会踩死油门全力加速?

    “白韵,你觉的是我父母走到车子前面在先,还是司机踩下油门加速在先?”聂辰沉声道。

    白韵道:“应该是他们走到了车子前方中间的时候司机加速的,所以我当时感觉这个不是意外,不过我那时候还小,警察虽然来了但是我没敢说什么。聂辰,对不起。”

    “这不怪你。”

    聂辰摇了摇头道,那是八年之前了,当年他只有十二岁,白韵那时估计十二岁都没有,她害怕是正常的,而且白韵那时候那么小,她就算和警察说,警察还能信她一个小孩子的?

    “白韵,你已经帮了我很大忙了,你说的这些对于我十分重要。虽然过去了八年,不过这一个事情我肯定会调查清楚。”聂辰沉声道。

    如果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杀人,那有人得为此付出代价!

    聂辰一直以为他父母是意外身亡!

    “白韵,今天没心情去买衣服了,陪我去派出所看看。”聂辰道。

    “好。”

    白韵点点头,不过她觉的聂辰查出来的希望不大,当年并没有摄像头,而且事情过去了八年,寻找目击证人这个很困难。

    就算找到了目击证人,也难以通过目击证人的话给司机定罪啊。

    车子很快到了那一个派出所门口,已经过去了八年,现在的派出所和当年相比有了不小改变,但还是可以看出来当年的一些模样。

    当年聂辰跑了这里不少趟。

    “聂辰,只怕这一个事情警察不会重新立案调查,毕竟已经过去了八年,而且当年是结案了的。”白韵道。

    “我知道有困难,但是再困难我也会调查下去。”聂辰沉声道。

    就在这时,聂辰眼睛一看,他看到了一个熟人,是顾白峰之前开车撞他时候带头过来的那一个交警队长。

    顾白峰之前威胁过他,但很快顾白峰就到牢里凉快去了,这会看那交警队长的样子,似乎还小升了一点。

    对于这一个交警队长聂辰可是有好感,以顾白峰的身份地位,当时他公事公办没有一点偏向顾白峰的意思。

    当时他的座驾可不是如今八百多万的拉贡达只是一辆破自行车。

    “同志,还记得我吗?”聂辰下车走了过去。

    “你是聂辰?”

    那一个队长脸上露出微笑道,聂辰之前让他拖回来烂了的法拉利跑车可为警队增加了不少经费,他也得到了一笔功劳,再加上他之前是刑警大队大队长关系还是有一些的,如今已经是一个交警中队的中队长。

    “对。”聂辰点头。

    那队长伸出手道:“你好,我是陈剑南,之前多谢你了。”

    聂辰与陈剑南握了握手道:“陈队,是我该谢你帮我回收了一下垃圾。陈队,看你的样子升官了,不知道陈队能不能帮我一个小忙。”

    陈剑南微微皱眉道:“聂辰,如果不是违法的事情肯定没有问题,如果是违法的问题我就帮不了你。”

    “陈队放心,不违法,陈队你看是到我车里面谈一下还是去里面谈方便?”聂辰道。

    陈剑南望了聂辰身后不远的车一眼,他一下子就认出来了那车,不过他并没有太惊讶,顾白峰进监狱了这他早就知道了,聂辰既然有这样的能量让顾白峰进监狱,那买一辆几百万的车自然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到里面谈吧,我如今也是有办公室的人了,哈哈。”陈剑南笑道。

    聂辰对着车里面招了招手,白韵下车了,很快聂辰他们一齐到了陈剑南的办公室。

    “陈队,是这样的……”聂辰将情况完完整整地说给了陈剑南知道。

    等聂辰说完,陈剑南思索了好一会儿才道:“聂辰,如果白韵的记忆没有问题,这有可能不是交通意外。不过如果不是交通意外而是刑事案件,那这一个事情就不归我管。八年了,证人估计是找不到了,找到了这么久的时间证词的用处也不大,这样吧,我先帮你查那一个司机在哪里,从他身上看看能不能打开突破口。”

    说着陈剑南笑了笑道:“当年并没有监控摄像头,不过还好那时候已经用上了电脑,不然八年前的资料可也不太好找。”

    很快陈剑南从电脑里面调出来了当年的资料。

    资料中有一个座机的号码,这年头一般没有什么人用座机,但是陈剑南还是拨了过去。

    “喂,请问是熊伟家里吗?我找熊伟。”陈剑南开口道。

    电话那一头苦涩地道:“你是伟子什么人,伟子八年前就死了,他去爬山摔下了悬崖,六月份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