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绝世飞刀 > 第一百零一章 你对她有意思
    第一百零一章 你对她有意思

    管思莹心中喜悦,只是,自己和聂辰目前是什么样的关系?这样的情况,一般朋友可远远达不到,就算很好的朋友估计都没有这么大方。

    “思莹,别想太多,我告诉了你我自己又不会少一点,而且我们是朋友,你的实力强大了对于我也是有好处的。”聂辰微笑道。

    “再说了,你之前不是给过我那一个法盘么?那样的法盘如果有人卖,百亿一个我立马想办法买下来。”

    管思莹心中震惊,那一个法盘价值那么高?

    “哼哼,之前一百万还想买那个。”管思莹娇哼道,不过她没有任何要聂辰把那一个法盘还给她的意思。

    聂辰笑道:“那东西一般人拿了也没用而且说不定还会带来巨大的灾难,拿出去,估计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它真正的价值。”

    管思莹眼中露出担忧之色道:“聂辰,你说地底真的封印着妖魔邪道,到时候他们会从地底出来吗?”

    “会,早晚的事情。”聂辰微微点头。

    管思莹眼中露出坚定之色:“那我一定尽力地提升自己的实力,灾难来临,能保护多少人就尽量保护多少人。”

    聂辰道:“思莹,就算有妖魔邪道出来也没有这么快,你别着急。你修练的是精神力,修练的是灵魂,这个急不得,急了容易出大问题。”

    “嗯。”

    管思莹轻轻点头,她忽地转移了话题目光有些闪烁地道:“聂辰,你刚刚说到一个叫凤影彤的,她长的是不是很漂亮?”

    “这个……和你差不多。”聂辰轻咳道。

    聂辰心中有一点点异样,管思莹这么说难道是试探他对他有意思?若是没有收到那一条死亡短信,聂辰觉的自己这会儿肯定会表白一下,毕竟无论管思莹还是白韵都是他很喜欢的类型,无论哪一个成为女朋友都极为不错。

    “你对她有意思。”管思莹道,她的语气很肯定。

    聂辰怔了怔。

    管思莹神色恢得了正常,她指了指自己脑袋:“刚刚我精神力波动了一下,精神力感应判断出来了这一点。”

    刚刚管思莹真的有试探聂辰的意思,她对于聂辰好感很强了,但是判断出来聂辰对凤影彤有意思,管思莹心中的想法迅速地熄灭了,她对于聂辰的好感还在,但是那种想和聂辰恋爱的感觉一下子就没有了。

    聂辰心中苦笑,管思莹这精神力波动还真是“及啊”啊,正好感应到他对凤影彤有意思,怎么之前没有感应?如果那时候有感应的话,管思莹估计感应到的就是他对她自己有意思了。

    管思莹望向了那一大束玫瑰:“聂辰,这一束花我就收下了,不过这样的玫瑰送给我不太合适,以后还是送给你中意的凤影彤吧。”

    聂辰:“……”

    无语啊无语,聂辰郁闷了,这个解释都不好解释啊!

    刚刚管思莹感应到了,他说对凤影彤没有意思这管思莹肯定是不会相信的,说对凤影彤有意思的同时对她有也有意思,对白韵也有意思?

    这个说出来还不如不说出来。

    虽然说没有确定自己的感情之前,一个男的同时对几个优秀的女性有好感是正常的,但是当面说出来,管思莹能接受这一点才怪。

    “罢了,没有解决那一个发死亡短信的混蛋之前,找一个女朋友也不太好,说不定就害了对方。”聂辰心中暗道。

    “聂辰,我想自己一个人安静地休息一会儿。”管思莹道。

    “那你好好休息。”

    聂辰心中暗叹了一声起身离开了房间,管思莹眼中露出黯然之色,她知道或许聂辰也有些喜欢自己,但是喜欢自己的同时还喜欢另外一个女人,管思莹无法接受这一点,既然这样,有没有缘份,交给时间去判断。

    从医院离开,聂辰返回了小破屋。

    “车子买了,房子或许也该买一套了,这地方安全性太差。”聂辰心中暗道。

    这一个房子并不大,他进入修练空间中修练的时候,如果有人进入这一个房子没有找到他,那容易被人怀疑。

    “滴滴。”

    有电话过来,聂辰一看电话,是陈剑南打过来的。

    “陈队,案情是不是有进展了?”聂辰接通电话有些急迫地道。

    电话那一头陈剑南连忙道:“聂辰,案情比较复杂暂时还没有结果,我打电话给你是感谢你,我已经接到了通知明天重新回归刑警大队,还是原来的大队长。”

    “陈队,那恭喜你啊。”聂辰笑道。

    “聂辰,谢谢!”

    陈剑南感慨不已,从刑警大队大队长降到一个小交警他当然是不乐意的,可如果没有人帮忙,就他得罪的人,只怕一辈子都上不去了。

    “陈队,别谢我,这本就是你的位置,你如果没有能力或者人品不过关我也不会帮这个忙。”聂辰笑道。

    陈剑南郑重道:“聂辰,你父母的案子我明天回去就立刻亲自带队调查,只要有一点蛛丝蚂迹绝对查出来。”

    “陈队我相信你的专业能力。”聂辰道。

    挂断电话,聂辰眼中寒光闪烁,若他父母真的是被杀害的,不管凶手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身份他都不会饶了对方。

    “滴滴。”

    刚挂断电话居然又有电话过来,是任飞舞的电话,聂辰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接通了,任飞舞那里他想保持着一些距离,但是今天中午任飞舞的情绪很不对,喝了不少的白酒,而且哭了,好歹是朋友,这时候电话都不接太不够意思。

    “聂辰,距离你房子比较近的那一条烧烤街你知道吧?能不能陪我过来喝点酒说说话。”任飞舞道,听她的声音似乎已经又喝了酒。

    聂辰暗暗皱眉,任飞舞中午可是喝白酒喝醉了,晚上又喝酒?

    “我知道,马上过来。”

    过去了估计要喝酒,聂辰没有开车,走路过去也近。

    不到十分钟聂辰就到了烧烤街这一边,任飞舞这样的美女无论在哪里都是焦点,顺着不少男人的目光聂辰很快就发现了任飞舞,任飞舞桌面上已经好几个空的啤酒瓶子,不过周围倒是没有围着找她麻烦的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