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从凡间来 > 第九十九章 大采购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许易深知,便是一砖一瓦都有其用处。

    眼前的白如水,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人,但正是这些小人,在第一线维持着广龙堂的运转。

    而且,这些小人不是草木石瓦,而是有七情六欲的人。

    许易从不会忽略这些小人物的欲望,更知道用什么办法,能让这帮人效死力。

    许易一番话出,白如水猛地叩起头来,撞的地面咚咚有声,高呼道,“谨领堂主法旨,如水等奴仆必誓死效忠堂主。”

    白如水实在太激动了,许易这番话,简直说到了他的心坎里去了。

    他们这帮人,若谁能得一张告身,便能若得了这一世的保障。

    修炼界并不是所有的修士都在求长生,诸如白如水这等人,早早就碰到了修炼一道的天花板,注定会在天道规则下,化作凡人。

    无法修得长生,固然残酷,可人总得面对现实。

    一旦面对了现世,自然能意识到荣华富贵,才是这一世的终极追求。

    而那张告身,对白如水等人而言,就是荣华富贵的保障。

    而许易在这个时候许诺,且是对他一人说出,白如水自然另有一番解读。

    他认为堂主大人这是在暗示自己,暗示那些令牌告身中,必定有一枚是属于他白如水的。

    许易不在乎白如水怎么想,他只需要鼓舞士气,再坚持这最后一回。

    许易挥退了白如水,很快,白如水引着个斗篷人入内。

    那斗篷人捂得极为严实,整个面目也拢了黑纱。

    斗篷人立在许易身前三丈,沙哑着声音道,“我几番相约,许兄都不至,今日反来请我,不知何事?”

    许易笑道,“特来请尊驾看一场戏法。”

    “戏法?”

    斗篷人奇道。

    “正是!”

    许易朝西面的石门一指,“请!”

    那处正是炼房。

    ………………

    轩阔的大厅内,数十颗鲛珠镶在四壁,散发着皎洁清丽的光芒,将整个大厅映照得纤毫毕现。

    饶是早有心里准备,真等跨进厅来,许易也吃了一惊。

    整个大厅内,黑压压站了一片,粗粗一数,竟多达三百余人。

    许易分明记得第一次开盘,来了十余个客商。

    第二次多些,足有五十余人。

    却怎么也想不到,这第三回竟来了三百余人。

    这些人敢来,肯定是有符合最低要求的基础数目的丹材出售。

    见得许易到来,场面顿起嗡嗡,许易抬手一礼,“废话我就不说了,还是老规矩。”

    很快,便有一队队随侍,将众人引着朝左侧的游廊行去。

    即便是来了三百余人,随侍的配备也丝毫未有不足。

    许易暗暗赞叹白如水那帮家伙果然堪用。

    不多时,已颇局促的大厅,已变得空空荡荡,荒祖如幽灵一般的身影,忽然从西北门窜了进来,“成交了,那三家好黑的心肠,他们三家准备的量,竟已和前一轮所交易的全部丹材持平。摆明了是想将咱们撑死,公子,为了收他们三家的货,咱们的备用元丹已经消耗了一半还多啊,剩下的那些人,就算储备量再少,也必定比那三家多啊,这可如何是好。”

    荒祖一脸的忧色。

    他弄不明白自家公子怎么来的那么多元丹,但眼下的情况是,即便有那么多元丹,依旧无法应付眼前的场面。

    这场仗,模糊到让荒祖看不到任何的胜算。

    许易道,“不必多想,就是一笔买卖,成不成,都不打紧,你何必这般焦虑。行了,大戏既然演完了,让群演都出来吧,时间再久些,恐怕就要惹人生厌了。”

    不是恐怕,而是已经惹人生厌了。

    原来,许易适才的所谓老规矩,其实就是做个那三家客商看的。

    其余人等都没有成交,只要王七绝、雷千啸、左风三家派来的卧底客商,均成交了。

    从这个角度上说,其他客商都被许易戏耍了,成了许易指导的这出大戏的免费群演。

    “许堂主,这是何意,莫非拿我等作玩笑?”

    “是不是许堂主元丹准备的不充足,没那么大锅,却非要来这么多米?”

    “广龙堂到底是什么意思,莫非是想用这等玩笑,来证明自己的影响力,自绝于天下?”

    “姓许的,老子这回为了你,快要倾家荡产,你若敢不给个说法,老子拆了你的广龙堂!”

    “…………”

    一时间,众声皆乱,鼓噪一片。

    许易抬手虚压,气沉丹田,暴喝道,“诸位何必着急,许某还没那么无聊,请诸位前来,就为开个玩笑。若是诸位不愿听许某说,想要继续乱下去,许某就给诸位一个时辰,待诸位吵够了,许某再来说话。”

    他这般一说,场面立时肃静了。

    众人皆盯着他,许易摆了摆手,两队随侍到来,捧着一摞摞的蒲团。

    很快,三百余蒲团发下,众人皆在蒲团上落座了,独独许易在前站了。

    他含笑道,“许某先与诸位陪个不是,先前的唐突,非是许某诚心为之,而是不得已。诸位能来,已算是给许某面子了,便是许某的朋友,既是朋友,许某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今番许某到任广龙堂,其实很多朋友都知道,乃是肩负着拯危救亡任务的。庆兴城中,有四个堂口,许某可以毫不讳言的说,其他三个堂口在广龙堂大乱的当下,是处于嫌疑之地的,所以许某会特别关照。”

    “先前要诸位白走一遭,对许某而言,却意义重大。其中有三位客商却是成交了,这三家正是其余三个堂口派来的卧底,当然,也许人家真的是关心我广龙堂收揽丹材不足,特地好心地来帮帮场子。”

    “我也不瞒诸位,三大堂口的商客,这次向许某总计出售了十三万元丹的丹材。”

    话至此处,满场一片哗然。

    说着,许易出示了三张交割单据,文字如铁,红印似血。

    这下,场中的哗声更大了。

    许易道,“诸位试想,我既连对头的丹材都肯收,难道会不收诸位的么?所以诸位何必着急。”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