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绝世飞刀 > 第一百三十三章沈尘雪
    第一百三十三章沈尘雪

    聂辰目光扫过去,大部分的人都仿佛没有看到这里的情况。

    这两年时间,孙海和陈亮家里都有了不小进步,刚刚他们进来时,徐阳可是着重地介绍发让孙海陈亮他们都感觉到脸上有光。

    为了聂辰,得罪孙海陈亮还有徐阳,值得吗?

    聂辰心中有些失望,两年了,人心果然变得快啊,大学并没有高中时代那么单纯了。

    “陈亮,孙海,没有必要这样吧,三杯酒聂辰估计就倒了,大家难得见面。”董松武又为聂辰说了一句。

    陈亮瞟了董松武一句淡声道:“老班长,如今可不是高中时候了,咱们都已经上大学两年,上了大学可就半只脚踏进了社会,该有的一些规矩还是得有的,这也是为了聂辰好,咱们老同学罚酒三杯就可以了,真正进了社会如果不懂得规则,那可就不是简简单单罚酒三杯了。”

    “对。”孙海笑着道。

    聂辰暗暗皱眉,这聚会不该来的,不来,一些人在记忆中还是不错的,来了他有些失望。

    不过聂辰也只是失望,他并没有怪那些人不帮他说话,社会现实,他们只是向现实妥协了而已。

    “徐阳,不知道沈尘雪会不会过来?”聂辰询问道。

    沈尘雪也是他们班的同学,很漂亮的一个女生,那时候他们班女生中也就沈尘雪和他的关系还不错。

    这一次过来,聂辰最主要的其实想见一见沈尘雪,话说那时候,聂辰对于沈尘雪还是很爱慕的,不过他专心武道,根本就没和沈尘雪说他的心思,沈尘雪也不知道他真正的情况。

    高中毕业晚会的时候,聂辰其实想和沈尘雪说说他喜欢她,他其实也没有那么穷,但沈尘雪并没有参加毕业晚会。

    沈尘雪的联系方式毕业之后也换了,聂辰几番询问没有结果也就有些伤感地作罢了。

    “沈尘雪?”

    徐阳有些怪异地望着聂辰,“聂辰,难道你不知道沈尘雪已经死了吗?她高中毕业之后不久就去逝了。”

    “什么?”

    聂辰脸色一变,沈尘雪死了?沈尘雪那时候看上去好好的,她怎么就死了。

    董松武轻叹道:“聂辰,沈尘雪同学确实已经去逝了,我也是毕业半年之后才得到了消息,她早就查出来了有着严重疾病,能坚持到毕业都已经不错了。”

    “听说毕业晚会她很想参加但没去成去了医院,十天不到就去逝了,她不想自己死的消息让我们知道,所以住院之时联系方式都换了。”

    聂辰神情有些恍惚,沈尘雪可以说是他第一个心动的女孩子,当年清纯可爱的模样还在他的脑海之中,如今居然已经生死相隔。

    “沈尘雪。”

    聂辰心中喃喃自语,他拿过一个杯子拿过一瓶白瓶,酒倒满,聂辰心头苦涩地一口喝下了这一杯酒。

    “还有两杯,再喝!”孙海笑着叫道。

    徐阳冷笑,这白酒的度数可不低,三杯下去,聂辰十有八九就可以倒地上休息了,他很想看看聂辰的丑态。

    最好聂辰醉了之后那一个美女过来带聂辰回去,那就有机会把那一个美女拿下了。

    徐阳对于白韵还是念念不忘,毕竟那样等级的美女太少了,孙海带的那一个女朋友是全场最漂亮的,但是和白韵相比也有不小差距。

    如果能让白韵成为女朋友,那平时带出去都很有面子。

    “沈尘雪,刚刚那一杯,罚我没有早一点说出来心中想法;这第二杯,罚我自以为是,我以为你就那么绝情地断了联系,所以都没有让人全力寻找,如果全力寻找了肯定可以知道,不说救你,见你最后一面肯定没有问题。”

    聂辰心中自语,他神情木然地又喝下了倒满的第二杯酒,火辣辣的烈酒刺激了聂辰曾经的记忆,这时候回想起来,沈尘雪那时或许对他也是有感觉的,但是她并没有等到他的那一句“我喜欢你”。

    如果当年他不是完全沉迷于武道,早一点知道沈尘雪的事情,以他的能量沈尘雪或许不会死。

    “好了好了,聂辰,两杯可以了。”董松武夺过了聂辰心中的酒瓶道。

    “陈亮,徐阳,大家都是同学,别太过了。”

    董松武还以为聂辰真的是按着孙海他们说的罚酒,实际上,孙海他们在聂辰眼中屁也不是。

    刚刚喝酒,那只是因为聂辰想喝。

    “老班长既然这么说,那就算了,聂辰,以后还是要知道规矩,到了社会上,不懂规矩会吃大亏的。”陈亮淡淡地道。

    董松武拉着聂辰到了他那一桌:“聂辰,坐这,快先吃点东西,空腹喝那么多白酒可不好。”

    刚刚聂辰喝酒的杯子并不是那种很小的,一杯酒估计有二三两,两杯满满的下去有半斤酒了。

    “老班长,尘雪死了,怎么就没有通知一声?”聂辰有些苦涩地道。

    董松武叹气道:“聂辰,不是我不想通知,这是沈尘雪的遗愿,她不愿意自己死的消息大家知道。她家的地址还有她葬在哪里我知道,如果你到时候想去看看,我可以告诉你地址。”

    “告诉我。”聂辰道

    董松武说了,菜一盘盘上了,聂辰沉默地吃了点东西就停下了筷子,这会儿他没有什么胃口。

    聂辰的脑子这时候有些混乱,一直以来,他觉的自己醉心于修练是没有问题的,是十分正确的选择。

    可是,如今聂辰这样的想法有些动摇了。

    真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吗?

    还只过了两年,聂辰还能清楚地记得当初的心动,很多的东西,错过了就错过了,修为不断变得强大,但是如果错过许多美好的东西,值得吗?

    “来,大家喝一杯……聂辰,你怎么回事,这就放了筷子,莫不是嫌我定的酒店档次不够?”徐阳端了酒杯走了过来,见到聂辰居然已经放筷子没有吃东西了,他的脸色不太好看。

    董松武连忙道:“徐阳,你想多了,估计聂辰是知道沈尘雪的事情不开心,沈尘雪当年和她走的比较近。”

    “尘雪当年其实是喜欢聂辰的。”一个女生忽地开口道。

    聂辰忽地望向了那一个女生,那一个女生道:“我那时有一段时间是尘雪的同桌,看到她给聂辰写信,不过我想那信聂辰你并没有收到,尘雪交代了我好几次千万不要说出去,为这个她还请我吃了一顿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