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绝世飞刀 > 第二百四十七章刀帝称号!
    第二百四十七章刀帝称号!

    “哗啦啦!”

    那一个傲气青年恐惧地望着聂辰,他的裤档湿了,黄黄的液体不断地流了出来,这一个青年竟然被吓尿了!

    “哈哈!”

    “活该!”

    周围不少人大笑,聂辰淡淡地道:“你倒是尿得及时,算你走运。”

    “老班长,走吧。”

    聂辰望向了董松武,董松武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不过他眼中有着担忧之色:“聂辰,这样真没有问题吗?”

    “放心,不会有什么问题。”聂辰笑道。

    董松武道:“聂辰,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对了,这一位是我女朋友,我们今天本来是去白玉寺玩玩的,闹成这样子还是不去了。聂辰,你们也下山吧?我请你们吃个饭。”

    “老班长,我们还有事情去白玉寺,吃饭以后吧,有机会的。”聂辰道。

    “那行,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如果有什么问题你打我电话,大家一起想想办法。”董松武笑着道。

    “嗯!”

    聂辰点头,董松武带着自己女朋友很快离开。

    聂辰重新望向了那几个家伙,他们这时候还没有走,三个是暂时痛得走不了,还有一个聂辰没有发话不敢走。

    “你叫聂辰,我叫住你了,惹到了我们,你绝对的死路一条!”那一个狗腿恶狠狠地道,他胆子倒还不小。

    “高丽朴家?”

    聂辰冷笑道,“回去打听打听,如果你们想找我麻烦,我随时奉陪,再去找我同学的麻烦,借你们自己的话,我要你们家破人亡!”

    “记住了,我叫聂辰!”

    说完,聂辰招呼着白韵继续上山,什么朴家,他根本就没有放在眼中!或许朴家在高丽比较厉害,但是,那又如何?

    血族罗伦家族的强者聂辰都敢杀!

    “爷爷。”

    聂辰他们消失不见,那一个高傲青年他们赶紧的离开了,到得一个没有什么人的地方,那一个高傲青年愤怒地拨通了自己爷爷的电话。

    “乖孙儿,出了什么事情?”电话那一头一个老者道。

    那高傲青年眼中凶光闪烁,他咬牙切齿道:“爷爷,我要炎黄国荣城这一边被欺负了,我要杀一个人,我要杀了他全家再夺了他的女人!”

    “乖孙儿,你身边不是跟了两个保镖,他们都有凡境初期的修为啊。让他们出手,杀一个人没有问题,不过如果杀了就赶紧的回来,不然多多少少会有麻烦。”电话那一头那老者微笑着道。

    “爷爷,他们被人卑鄙地伤到了,爷爷,你要派几个真正的高手给我,他们不中用。”那高傲青年道。

    电话那一头的老者惊讶地道:“伤到了他们?”

    凡境初期那也是普通兵王级的实力,一个打一二十个普通人都没有问题,伤到他们可不容易。

    “爷爷,你给我派一个凡境巅峰的高手来好不好?”

    那老者道:“乖孙儿,知不知道对方叫什么,爷爷先查一下对方的身份。”

    “爷爷,这个我知道,他叫聂辰。”

    “砰!”

    电话那一头,那一个老者手中的茶杯顿时从手中掉落落到地上砸得粉碎。

    不过,这一个老者根本没有管那茶杯,他急迫道:“乖孙儿,对方是不是二十来岁?对了,你还想抓他的女伴,他的女伴是不是很漂亮?”

    “对啊。”

    电话那一头那一个老者心中充满着惊惧:“你赶紧的回来,立刻在最短时间内乘飞机返回!对了,绝对不允许去报复他!”

    “爷爷,我们朴家可是大高丽帝国最强的十大家族之一,还怕了他一个年轻人不成?”

    “臭小子,你知道他是谁?现在全球最不能惹的年轻人之一!聂辰,黑三角活着出来的三个强者之一,一回来就斩杀了海皇帮十个地境级别的强者,一个快天境后期的强者,推测实力已经达到了天境巅峰!”老者呼吸急促地道。

    “荣城的帝临楼就是聂辰的产业,地下世界聂辰如今已经有了一个名号,刀帝!”

    那一个青年被吓傻了,他不知道聂辰的名字,但是,天境强者有多强他知道一些,聂辰竟然击杀过天境中期的强者?

    而且,聂辰竟然有了“刀帝”这样的名号,在地下世界,皇,帝,尊,这样的名号可不是随随便便能拥有的。

    就算“王”这样的名号一般的天境强者也得不到。

    瞬间这一个青年觉的自己刚刚那一泡尿无比的英明,如果不是那一泡尿,只怕他这会儿蛋蛋也已经碎了!

    “赶紧的回来,世界天榜争霸赛就要举行了,我们高丽帝国有极为厉害的顶尖强者出手,如果聂辰死在天地岛,到时候你想做什么都可以!”老者道。

    “爷爷,我马上回。”

    ……

    “静悟大师,我们又见面了。”聂辰微笑着道。

    “静悟大师。”白韵行了一礼。

    静悟大师震惊地望着白韵,从白韵身上他感觉到了极强的佛性,这种佛性比他身上的佛性还要强大得多。

    “聂施主,白韵女施主这是――”静悟大师不可思议地道。

    上次一别过去还没有太久,这么短的时间,白韵就领悟达到了这样的地步?这样的速度,静悟大师感觉自己这一辈子白活了。

    聂辰微笑道:“静悟大师,白韵得到了一点佛缘,修为和对于佛理的了解都有了不小的提升,白韵体内那一个凶魂应该是不需要麻烦静悟大师您了,不过之前静悟大师的帮忙我们记在心中,今天是过来感谢静悟大师的。”

    “聂施主言重了,贫僧之前也没有帮到多少,而且白韵女施主与我佛有缘,这感谢聂施主万万不要提及了。”静悟大师连忙道。

    “如果一定要感谢,贫僧想与白韵女施主切磋一下佛理。”

    聂辰望向了白韵,白韵微微笑道:“静悟大师,当然没有问题。”

    “白韵女施主,敢问--”静悟大师微笑着提问,问的是佛门道理,佛门禅机,聂辰表示听着相当的费力。

    听不懂。

    不过落到白韵的耳中,静悟大师的问题却简单,最开始静悟大师也不会问很高深的,那就不是交流,是故意为难人了。

    “大师,我认为你刚刚此言当如此解……”

    白韵微笑着回答,有得到这一次的传承之前,白韵对于佛理的了解是远远无法和静悟大师相提并论的,但是,她如今对于佛理的了解已经极为深厚,许多的东西聂辰听上去天书一般,但是对于白韵来说很简单。

    静悟大师最开始还打着指点一下白韵的想法,越到后面他越吃惊,到最后面,根本不是他指点白韵,是白韵在点醒静悟大师了。

    有的东西白韵了解还是不如静悟大师全面,但是,对于一些佛理的理解,白韵这会儿要深刻许多,她得到的可是十分厉害佛门高手的传承,哪怕白韵如今还只是领悟了其中一丁点,那也不是静悟大师如今能比的。

    不断的讨论中,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傍晚,静悟大师身上隐隐的出现了突破的气息,他本是天境初期的修为,这会儿竟然要突破到天境中期了。

    十分钟过去。

    “多谢道友!”

    静悟大师起身竟然对着白韵行了一礼,他已经突破了,卡在天境初期十多年,终于成功达到了天境中期修为。

    “静悟大师,你言重了。”白韵连忙闪到了一边道。

    “应该的,道友佛理深厚,老道不及。道友千万别再叫大师了,老道当不得大师之语。”静悟大师正色道。

    聂辰轻咳道:“静悟大师,你比我们年长许多,叫一句大师也是应该的。静悟大师,天色已晚,我们就先告辞了。”

    静悟大师看了看天,太阳都要落山了。

    “聂施主,抱歉抱歉,耽搁你们这么多的时间。聂施主,寺中斋菜估计你们吃不习惯,那老道就不多留你们了。”静悟大师微笑着道。

    “告辞!”

    很快聂辰他们离开了白玉寺。

    “白韵,厉害啊,你和静悟大师一番论道,居然让静悟大师突破了。”聂辰笑着道。

    白韵不好意思地道:“聂辰,不是我厉害,是我得到的传承比较厉害。而且静悟大师能突破也和他多年的修练分不开,否则是不可能这么短时间内突破的。”

    “嗯,那也是。”聂辰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