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绝世飞刀 > 第二百四十九章相互威胁!
    第二百四十九章相互威胁!

    聂辰道:“正阳爷爷,之前裘宽打电话给我一副命令的语气让我参加世界天榜争霸赛,我拒绝了,后来他又打过来我没有接然后直接把他拉黑了,估计就是这个原因。”

    “唉,肯定是这个原因,裘宽心眼小,而且裘家的实力不低,他的脾气也不小。聂辰,你先不要轻举妄动,我帮你活动活动,这事情不算什么大事,到时候你服个软如何?这事情就让它这么过去了。”凤正阳道。

    聂辰沉声道:“正阳爷爷,这事情我可不会服软!”

    “我可不是他裘宽的下属,他有什么资格命令我在我面前摆谱?客气一点,这样的事情我答应也没有什么,他不客气,我的骨头也没有那么软!”

    凤正阳苦笑,聂辰这里果然是说不通啊。

    “聂辰,硬拼硬,只怕你会吃亏。帝临楼那里死人了这是实情,查下去他们肯定可以查到证据,到时候要捉拿你你怎么办?你杀士兵,那是与国家对抗,必败无疑,你不反抗,那就会被抓起来,最好的结局也只是你躲起来。”

    聂辰沉声道:“正阳爷爷,如果炎黄国这里容不下我,地球这么大,我在其余地方一样可以生活的很好!”

    “你啊你,这里是你的家乡,你舍得离开吗?”凤正阳道。

    聂辰皱眉道:“正阳爷爷,海皇帮他们是地下世界的强者,他们逼上我帝临楼,我杀了他们,这也不违地下世界的规矩吧?”

    “当然,这肯定不违地下世界的规矩。”

    “只是天刀部队行动肯定不会以地下世界的规矩拿你,天刀部队会以明面上的法律拿你,到时候舆论可能还会对你十分的不利!”凤正阳道。

    “聂辰,男子汉能屈能伸,偶尔低个头也不是什么大事,其实也不算低头,你答应去参加世界天榜争霸赛就可以了。”

    聂辰眼中精光闪烁:“正阳爷爷,抱歉,这个软我真不会服!他裘宽派人查封了我的帝临楼,我还服软,有这样的道理?裘宽过来道歉,这事情可以揭过去,否则我会自己讨一个说法!正阳爷爷,麻烦你和上面递个话,我聂辰是炎黄子孙,我的血管里流的是炎黄一族的鲜血,我对国家没有任何的恶意,但是,我聂辰体内的血是热的,我的骨头也不是软的,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

    凤正阳无语,聂辰话说到了这份上,他真是不好劝了。

    “正阳爷爷,我聂辰没有对不起国家吧?”

    “希望这事情能给我一个说法!”

    凤正阳叹气道:“聂辰,裘宽已经出手,让他收手都没有这么容易,裘宽好歹是天刀部队的副部长,可以说代表的是天刀部队的颜面,如果他还没有出手阻止还方便一些,这时候,天刀部队部长也不好插手。”

    “而且,天刀部队部长杨元宏和你的关系也不好,杨青云是他的侄子。这事情,十有八九杨元宏是会袖手旁观的,上面也不好折了天刀部队的威严,你吃亏几乎已经是肯定的事情,上面最多也就让裘宽的人撤走,道歉,给你一个说法,只怕不会。”

    聂辰眉头紧皱,就算这时候立刻将人撤走,帝临楼的声望也降低了!

    帝临楼这样的奢华消费场所,声望可是很重要的!别人提起帝临楼,说帝临楼死过人,然后还让人查封过,一些客人说不定就不到帝临楼了!

    “正阳爷爷,天刀部队查封帝临楼,我忍,我不会反抗!但是我帝临楼被查封,这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就算了!”聂辰沉声道。

    “正阳爷爷,我先挂了。”

    聂辰说完挂了电话,凤正阳眼中露出担忧之色,他立刻联系上面,只是,联系好一会儿,联系好几个人,凤正阳并没有得到乐观的回复。

    天刀部队的实力可不低,那些人虽然知道聂辰的实力不低,但是他们可不认为聂辰的实力如今强过天刀部队!

    此其一!

    其二,聂辰之前收了那十来个强大势力的钱,他们都是有自己的关系网的,明面上不得罪聂辰,但是暗中使伴子是肯定的!

    “轰!”

    聂辰到车库内,很快他的拉贡达冲了出去前往了帝临楼,距离不远,聂辰很快就出现在了帝临楼这一边。

    这一边如今被拉上了封条,不少的人围观着看着热闹。

    帝临楼可是荣城的坐标建筑之一,是荣城最奢华的场所,这里被查封,估计很快整个荣城的人都会知道。

    聂辰脸色阴沉。

    封条,持枪的士兵,一个个被粗暴赶出来的客人,帝临楼声望大跌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声望起来困难,跌下去容易。

    达到如今的声望帝临楼花了几年时间,可是,只是这么一出,可能两三年的时间帝临楼的声望都恢复不过来!

    “过来,都站好了!”

    帝临楼的高层一个个的被带走了帝临楼,黎正道这一个总裁都被粗暴地推了出来,这一幕落到了许多客人的眼中。

    已经有不少记者到了这一边,他们拼命地按动着快门拍下着一张张的照片。

    不少围观群众也拿着手机录着视频,聂辰刚保证这会儿视频和许多的照片都已经传到了网上,帝临楼要“火”了。

    “裘宽,你真惹到我了!”

    聂辰眼中寒光闪烁。

    “滴滴。”

    电话响起,是一个陌生号码,聂辰接通了。

    “聂辰,现在知道厉害了吧?”电话那一头传过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有一点实力就翘尾巴,年轻人就是不知道收敛!给你一个机会,前往裘部长那里负荆请罪,可以让你的帝临楼免了这一劫!不然帝临楼死十来个人不上报,查封你一年你也没有任何话说,而且,到时候你只怕得坐牢!”

    聂辰沉声道:“你是谁?”

    “我?我是裘部长的参谋,你可以叫我胡参谋,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考虑,你是选择负荆请罪,还是选择到时候坐牢?”

    聂辰冷笑道:“胡参谋,如果我都不选呢?”

    “哈哈哈,聂辰,你以为自己如今已经是丹境强者了么?你的攻击力或许达到了天境巅峰,但是你的修为只怕还没有达到天境巅峰吧?就算你达到了天境巅峰,在国家机器面前也没用!你逃到国外,天刀部刀也可以将你抓回来让你受到法律的审判!”

    “另外,你将被国家通缉,普天之下,哪里会有你的容身之处?”

    “还有二十秒,聂辰,我劝你还是负荆请罪!”

    聂辰深吸了一口气:“胡参谋,让你失望了!你刚刚说的两种选择我都不会选!对了,告诉你一个事情,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希望你还有裘宽身边常年有三五个天境巅峰的强者保护着,不然,你们敢乱来,我也不会对你们客气!”

    “你――”

    胡参谋脸色一变,他的实力可没有多强,如果聂辰这一个拥有天境巅峰攻击力的强者对他出手,他必死!

    至于找三五个天境巅峰的强者保护,那不是扯淡么?天境巅峰的强者如今一个个都是炎黄国最厉害的人物,他们还没有那样的资格享受他们的保护!

    “聂辰,你敢乱来就死定了,你那是与国家对抗!”胡参谋喝斥道。

    “呵呵,你想多了,我怎么会与国家对抗?你们如果死了,那肯定是意外身亡,绝对与我没有关系的!”聂辰轻笑道,“比如说胡参谋,你一脚踩地上,地上一颗生锈的钉子,你感染而死了,不怪我吧?”

    胡参谋寒毛直竖,根据他对于聂辰实力的了解,聂辰肯定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让一棵钉子出现在他的脚下。

    “还有啊,胡参谋你开车经过弯道的时候,正好轮胎爆胎坠下悬崖,这肯定也与我没有什么关系嘛,意外而已,每一年国家都有不少人因为意外而死!”

    胡参谋寒声道:“聂辰,我们出事,就肯定是你的责任,天刀部队饶不了你!”

    聂辰淡声道:“胡参谋,你们很讲法律啊,我这也是和你们讲法律,没有证据,到时候怎么可以乱来?”

    “哼,聂辰,你在帝临楼杀人了,这就已经是铁一般的事实!”

    聂辰笑了:“胡参谋,这个可是需要证据的,目前来说,好像胡参谋还没有证据。胡参谋,我还有事,就先不和你多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