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绝世飞刀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我没那样的同学!
    第一百三十七章 我没那样的同学!

    没有人打扰,一夜不知不觉过去,之前对抗忘情水累了,白韵和任飞舞都一觉睡到了天亮。

    “啊。”

    任飞舞起床发现不是熟悉的环境惊叫出声。

    聂辰这会儿已经结束了修练在楼下客厅内,听到任飞舞的叫声,聂辰扬声道:“任飞舞,白韵,都起床了,太阳都晒屁股了。”

    “聂辰,衣服――”听到聂辰的声音任飞舞立刻想了起来她是在聂辰这里睡着了。

    “衣服在你们门口。”

    白韵这会儿也醒了过来,听到聂辰的声音,两女的赶紧小心地开门取了门口的两个袋子。

    “咦,两套衣服,价格还挺贵。”任飞舞看着从袋子里取出的两套衣服眼神有些异样。

    虽然从小到大得到的礼物不少,但是长大之后,任飞舞可没有收过任何男性朋友这样的礼物。

    进入卫生间,任飞舞洗了个澡,望着镜子之中自己完美的身体,任飞舞轻哼一声:“小样,这么好的机会都不珍惜,活该你以后打单身。”

    换上其中一套新衣服,任飞舞眼睛发亮了,聂辰这眼光还不错,换上这一套衣服比她之前的那一套还要好看一些。

    “飞舞。”

    白韵在门外轻轻敲门,任飞舞赶紧打开了门,看到白韵她眼中也露出赞赏之色,白韵的衣服同样极为不错,换上比昨天穿的普通的衣服好看许多。

    “白韵,聂辰那家伙似乎昨晚也没有去你的房间。”任飞舞将白韵拉到了房间中小声道。

    白韵脸一红连忙道:“没有没有。”

    “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你看白韵你多漂亮,聂辰那家伙怎么忍得住的呀。”任飞舞娇笑道。

    白韵不好意思道:“飞舞,我哪有你漂亮。咱们赶紧下去吧,我今天上午学校里还有课。”

    “好。”

    两女下楼,客厅内,看到从楼上下来的任飞舞和白韵,聂辰眼中露出惊艳之色,两女都刚刚淋浴了,换上了新买的名贵衣服,都是那么的诱人。

    聂辰还真有把她们一起搂到怀中好好亲热疼爱一番的冲动。

    “聂辰,好看吗?”任飞舞下楼了娇笑道。

    聂辰汕笑,刚刚目光并没有怎么掩饰,估计两女都发现他的目光有些不对了。

    “好看吧?可惜哟,某人昨天晚上没有珍惜机会,不然可以享享齐人之福了。”任飞舞笑嘻嘻地道,“白韵,你说是不是?”

    白韵脸红红地道:“飞舞你别乱说了,聂辰,谢谢你的衣服。”

    白韵并没有提多少钱要给聂辰钱,以聂辰的身家那只是一点小钱,提这个还太见外了一些,伤感情。

    聂辰呵呵笑道:“你们穿着满意就好。”

    任飞舞轻哼道:“某人昨天是不是偷看了,不然怎么对于我们需要多大的衣服那么清楚?衣服比我们自己买的都合身。”

    聂辰翻了翻白眼:“飞舞,昨天没有对你怎么样,你是不是不满意了?如果下次再有这样的机会我可不会客气。”

    “就怕你没有那胆子哦。”任飞舞娇笑道。

    聂辰无奈地道:“好了,懒得和你扯了,赶紧的吃完早餐做你们自己的事情去。”

    “飞舞,快过来,这早餐看上去还不错。”白韵已经到了餐桌边上招呼道,餐桌之上摆着六样不同的早餐。

    三人都坐下,白韵先吃了一个饺子,饺子入口,她眼中露出惊讶之色,饼子的味道太好了,一口下去,鲜美的感觉充满了整个口腔。

    “咦……聂辰,这早餐不错啊,哪一家早餐店的,以后我让他们送餐。”任飞舞吃了一个小笼包眼睛发亮地道。

    “帝临楼。”

    聂辰的话让任飞舞差一点噎到,她赶紧喝了一口牛奶不可思议地道:“聂辰,你这也太奢侈了,让帝临楼送早餐过来,这样的一份早餐,那不得上万?”

    “不到,也就九千九百九十九。”聂辰轻笑道。

    任飞舞翻了翻白眼:“奢侈,太奢侈了,怪不得这么好吃,原来是帝临楼的早餐,不过这早餐我订不起。”

    “怎么会,你订一人份的也就三千六百六十六,一年也就百万,一百年都只有一个亿。”聂辰认真地道。

    任飞舞可是土豪妹,若是一直订下去,他能赚到不少。

    作为老板,聂辰表示有这样的机会得为帝临楼拉拉生意。

    “哼哼,没钱。”任飞舞轻哼道。

    白韵默默地吃着东西,聂辰望向了白韵道:“白韵,在想什么?”

    白韵摇了摇头,神情有些欲言又止。

    “白韵,是不是觉的这样太奢侈了,我们吃这么奢侈的早餐,但是有的人却连饭都吃不上?”聂辰道。

    白韵抬头望向了聂辰,她确实是这样想的,想到这个她有些不安,这么奢侈真的好吗?

    聂辰笑道:“其实我也没有这么奢侈,只是你们昨天晚上消耗比较大,让你们早餐吃好一点精神一点。另外,用自己正当手段赚来的钱消费,这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这几年我公司捐出去的钱都可以买两辆飞舞那种车子了。”

    任飞舞心中一喜,聂辰之前都是叫的任飞舞,刚刚是叫的飞舞,看来昨晚上虽然没有发生什么,但是他们的之间的关系还是有了不小进展。

    白韵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聂辰,我不是觉的你是那种为富不仁的恶人,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之前你一直很朴素。”

    聂辰淡笑道:“之前修练需要。”

    任飞舞转移了话题道:“聂辰,昨天晚上那一个,是叫徐阳吧?他是你的同学,你觉的应该怎么处理才好?”

    昨天最开始不知道,但如今任飞舞他们可是很清楚徐阳搞鬼了,若非聂辰他们的能量不小,若任飞舞她们并不是开车过去的而且后面让徐阳送,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说到这个,白韵的眼中都充满着怒火。

    她们是修练者,昨天晚上都控制不住自己,如果不是修练者,那昨天晚上她们绝对失去意识只能任人玩弄。

    聂辰眼神冰冷地道:“我没有这样的同学!”

    不认识的人这么做聂辰心中也会充满怒火,徐阳是他的高中同学,他这么做只会让聂辰更加的愤怒!

    聂辰不蠢,徐阳这不是临时起意,那么强效的药不是轻易能弄到的,他肯定之前看到白韵就打上了白韵的主意,后来一再让他带白韵过去绝对不安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