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绝世飞刀 > 第三百三十章血染梧桐
    第三百三十章血染梧桐

    “什么?”

    裘宽脸色大变。

    调任帝都炎黄基地任教官,这可不是什么美差。

    这是从一个实权甚至可以说手握重权的中将变成了一个闲散的中将!一个教官手中能有多大的权力?

    一个没有多少任务的教官,那就更没有多少权力了,如果这是真的,那裘宽知道自己的仕途算是完了。

    “裘将军,恭喜啊。”张霖笑道,他说着将手中的调令递给了裘宽。

    裘宽迅速地看了,看完,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这调令肯定是真的,张霖也不可能弄一个假的过来忽悠他。

    可是,这怎么可能。

    裘宽不敢相信!

    天刀部队的副部长,这可以说是一个呼风呼雨的位置,炎黄基地的一个教官,那远远的不能比。

    “不可能,这不可能,怎么可能把我调走,怎么可能把我调到炎黄基地做一个闲散教官。”裘宽脸色难看地低吼道。

    张霖笑道:“裘将军,是真是假,你打电话询问一下就知道了,对了裘将军,你赶紧的收拾收拾,调令上面写的比较清楚,你明天一早就要前往炎黄基地那一边报道,炎黄基地是紧缺人才啊。”

    “你――”

    裘宽怒视着张霖,“张霖,是你对不对,是你搞鬼!”

    “裘将军,你自便。”张霖淡笑道,他说着心中畅快地离开,看到裘宽这样子,他比大热天口渴喝到了冰水还要爽快。

    “部长,那调令——”裘宽打电话给了杨元宏。

    杨元宏沉声道:“裘将军,组织上有组织上的安排,调令是真的,一切服从组织上的安排,明白吗?”

    裘宽心中一寒,是真的,那调令是真的!

    “部长,是谁在搞我?”裘宽寒声道。

    杨元宏皱眉道:“裘将军,慎言,慎行。”

    说着,杨元宏挂断了电话,杨元宏知道这是一号首长的命令,别说裘宽,一号首长有命令,他也得下!

    “族长——”

    裘宽打电话到了家族,裘家的实力还是很强大的,特别之前地灵境没有封闭之前,裘家的实力很强。

    “小宽,你做的过了,这事情已经无法更改,收拾东西,明天去炎黄基地吧。”裘家族长沉声道。

    “族长,我想知道是谁在搞我,我都没有收到消息,我的位子居然就没有了。”裘宽脸色难看地道。

    裘家族长沉声道:“是一号首长下的命令,聂辰那里,你有时间去道一个歉,聂辰的实力今非昔比,而且如今得到了一号首长的看重。”

    裘宽手中的电话掉落了下去,他神情茫然,居然是一号首长的命令!

    如果是其余人,比如说杨元宏搞他,他还可以想想办法,但是一号首长的命令,他能有什么办法?

    “聂辰,该死的东西。”裘宽心中生出强烈的怨恨。

    ……

    一夜很快过去,这一夜的时间聂辰都在修练,不少的时间在修练紫阳无极功。

    紫阳无极功以后每一天并不需要多少时间修练,但如今还是最开始,聂辰修练可以让自己的紫阳之力增加许多。

    一夜修练的效果很不错。

    特别早上,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聂辰吸收到旭阳紫气,那些旭阳紫气让紫阳之力一下子增加不少。

    “滴滴。”

    聂辰手机收到了消息,已经修练完,聂辰伸手手机就飞到了他的手中,点开消息一看,是任飞舞发过来的。

    任飞舞发过来的是一张极为性感的照片。

    “聂辰,如果憋得难受得话,找思莹和韵韵哦,咯咯!”任飞舞很快又一条消息发了过来。

    聂辰心中苦笑,任飞舞这妖精,如果在这里一定把她给办了。

    修练紫阳无极功本身的火气就比较大,一下子被任飞舞刺激得火气更大了。

    去找管思莹和白韵……聂辰倒是想,但是,她们并没有任飞舞那么开放啊,之前的事情比较特殊。

    虽然之前最后一步都已经发生了,但是如今别说最后一步,亲个嘴,甚至拉拉小手都没有啊。

    “飞舞,下次见面,看我不好好地教训教训你。”聂辰回了一句。

    “来呀来呀,怕你啊?我可是知道的哦,只有累坏的牛,没有耕坏的地。”任飞舞的回复很强大。

    聂辰无语了,他这么纯洁的人,说不过任飞舞这妖精啊。

    “聂辰,你和影彤联系了吗?”任飞舞电话过来了。

    聂辰道:“联系了,不通,怎么?”

    任飞舞有些担心地道:“我听到了一点点消息。”

    聂辰脸色一变:“什么消息?”

    “聂辰,听说影彤被她家里软禁了,你和她的关系应该凤家知道了,凤家家里很可能强烈反对。”任飞舞道。

    聂辰沉着脸,之前联系不上他没有多想,凤影彤是回去祭拜她父母的,说不定关机了想独处一下,但是,听任飞舞这么一说,聂辰觉得有些不对了。

    “飞舞,你这消息可靠吗?”聂辰道。

    任飞舞道:“聂辰,你打电话给凤将军问一下应该就知道了。”

    “嗯,那先挂了。”

    聂辰急急忙忙地拨打了凤正阳的电话,这会儿还很早,太阳都刚刚出来,但聂辰着急,管不了这么多。

    “聂辰,老头子我昨天晚上三点才睡,现在不到五点半,别打电话给我了,我先睡。”凤正阳的声音传了过来。

    聂辰连忙道:“正阳爷爷,您可是修练者,睡两个小时没有这么累的,正阳爷爷,你知道了什么对吧?”

    电话那一头,凤正阳沉默着,他确实知道。

    聂辰如今有着很重要的事情,凤正阳不想聂辰分心,所以并没有告诉他。

    “正阳爷爷,告诉我影彤如今的情况。”聂辰道。

    凤正阳轻叹道:“聂辰,你是不是已经和影彤发生了关系?”

    “呃,是。”聂辰有些心虚地道。

    凤正阳无奈地道:“你们啊,太心急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如今的实力很强了,如果你只是和影彤在一起那没有什么关系,家族里面应该也会同意,但是你还和任飞舞她们几个有关系,这家族里面就无法同意了。”

    “影彤如今被软禁在家族之中了,她被罚血染梧桐。”

    聂辰脸色一变:“正阳爷爷,什么血染梧桐?”

    凤正阳深吸了一口气道:“就是每一天放出不少血来,染红一株梧桐木,若是染红那一株梧桐木,有可能联系到地灵境。”

    聂辰脸色有些阴沉地道:“正阳爷爷,每一天放出不少血,那身体怎么承受得住?就算不死,这么搞,修为也会大大降下吧?而且染红了梧桐木也未必能联系上地灵境吧?如果这样可以,只怕你们早就已经联系上了。”

    “唉。”

    凤正阳叹了一口气,作为凤影彤的爷爷,他自然不希望这样,但是凤家的家规,他也无法违背。

    “正阳爷爷,我得带影彤出来,凤家在什么地方?”聂辰沉声道。

    凤正阳沉声道:“胡闹,聂辰,你以为凤家是你想去就可以去的?你去凤家,说不定一条命就丢在凤家了!”

    “凤家已经存在了几千年,家族内部有不出世的强者,而且还有不少强大宝物,家族区域所在地甚至布置了强大的阵法!你就算实力厉害,你对于阵法一窍不通,陷入厉害的阵法之中永远也不可能走出来!”

    “聂辰,你绝对不能过去,如今众所周知你身上有不少好东西,凤家也并不是一个个的人都那么的正直,明白吗?影彤好歹是凤家子弟,就算吃不少的苦头,性命还是无忧的。”凤正阳道。

    聂辰有些恼火道:“正阳爷爷,难道我能眼睁睁地看着影彤在那里吃苦不成?”

    “聂辰,你冷静一下。”

    “匹夫之勇只会坏事!”

    “你如今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去凤家,明白吗?我听说一号首长昨天和你们吃饭了,而且比较看重你对吧?如果你这一次能表现极好,那一号首长那里就更加看重,你去凤家的危险性就低一些,带走影彤的几率也高一点,明白?”

    聂辰深吸了一口气:“正阳爷爷,我明白。”

    “明白就好,一号首长的看重就是一块护身符,你去凤家,怎么着也得先保证自己的安全。另外,你得知道,影彤也是凤家之人,你去凤家,就算有恐怖的实力,你也不可能杀着进入凤家,这一点想必你清楚。”凤正阳道。

    “正阳爷爷,明白……我可以去展现一下实力,但是,也就只能展现展现,不能硬来。正阳爷爷,影彤暂时应该不会有事吧?”聂辰道。

    凤正阳道:“不会,影彤好歹是修练者,血染梧桐,那也不是一下子要放出许多的血来,以影彤的修为,应该四五天之后才会影响到修为。”

    “呼!”

    聂辰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正阳爷爷,那我就先忙这一边,忙完了这里的事情就立刻前往凤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