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绝世飞刀 > 第六百八十六章任家惊变!
    第六百八十六章任家惊变!

    马上就要过年,陪了聂辰一些时间,管思莹,白韵,任飞舞都离开了逍遥岛,她们今年还是得在老家过年。

    不过聂辰倒不是孤单一人,凤影彤留了下来,凤影彤父母已经死了的,凤家其余的亲人也不怎么亲。

    凤影彤还有凤正阳这一个爷爷,但凤正阳没有什么时间过年,他进入炎黄秘境不少时间,留下的事情一大堆。

    “聂大哥,我们到处转转吧,到处旅游一下,在逍遥岛这一边,等着其余人过来拜年没有多大意思。”凤影彤娇声道。

    “咱们都还年轻呢,别弄得和老爷爷一样等拜年。”

    聂辰笑道:“好啊,那你想去哪里玩?”

    聂辰心中有些惭愧,他给凤影彤她们的东西不少,但是其实陪凤影彤她们的时间还是少了。

    普通女生能享受到的许多幸福凤影彤她们享受的比较少。

    “随便转转就可以了,咱们注意别让人认出我们来就可以了。”凤影彤笑嘻嘻地道,以他们如今的知名度,以真实的模样出门,那就算不被围观也会有许多的人注意他们,肯定是玩不好的。

    “行!”

    交代了墨卡他们一下,聂辰和凤影彤很快离开,炎黄国,其余的国家,不少的地方留下了聂辰他们的足迹。

    转眼到了初二。

    “影彤,你去看看爷爷,我得去一下白叔管叔任叔他们家里。”聂辰笑道。

    虽然还没有结婚,但是白韵她们都已经跟了他,这个全球皆知,初二的时候上门拜访一下是应该的。

    管思莹,白韵,任飞舞她们家里的房子都在荣城这一边,很快聂辰就到了荣城。

    聂辰先到了白韵这一边,白韵家里不少的客人在,聂辰只是坐了一会儿留下礼物就离开了,前往了管思莹家里。

    管思莹父母他们如今还是换了住的地方的,是一个比较大的别墅,聂辰车子到这一边就听到了别墅中的声音。

    “表妹子,你说句话啊,想当年你们家还在我们家借过东西呢,你们如今一家三口都元婴巅峰的修为了,韵韵表弟天赋应该是很好的,咱们也不求元婴巅峰,你们只是帮帮忙到元婴初期,不是很难吧?”

    “如果你们觉得元婴初期不行,那我降低一些要求,丹境巅峰怎么样?我都查了资料,丹境巅峰比元婴巅峰低很多很多了。”

    “咱们可是亲戚,亲戚帮这么一点忙不行吧?”

    聂辰眉头皱了起来,这谁啊?

    这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一开口,竟然让管思莹他们帮着提升到元婴初期的修为,还元婴初期不行就丹境巅峰,似乎丹境巅峰还很勉强。

    “思莹啊,你表弟你以前也是见过的,你就帮帮你表弟?咱们是亲戚,到时候你表弟的实力强了,也能帮上你的忙啊。表妹子,思莹,我和你们说啊,聂辰可不止思莹一个女人,你们得想办法从聂辰那里多弄一些东西,家族强大起来了,聂辰到时候也会在乎思莹一些,思莹你说是不是?”

    管思莹站了起来走向了门口。

    一个妇人连忙起身拖住了管思莹的手道:“思莹,你别走啊,咱们亲戚,这么一点小要求都不答应吗?如果丹境巅峰你还是觉得不行,丹境后期怎么样?要不丹境中期,最低最低,也不能低于丹境初期啊!”

    “思莹,表妹子,如果你们不答应,我可就在你们家里不走了。”

    管思莹冷着脸道:“聂辰来了,你有什么话,直接和聂辰说吧。”

    那一个妇人脸色一变。

    管思莹打开了门,聂辰已经到了门口,他的手里提着不少礼物。

    “叔叔阿姨,新年快乐。”聂辰进了门笑着道。

    管思莹指了指聂辰的手道:“聂大哥,你这里怎么回事,有血。”

    聂辰拿过了一张纸巾擦了擦手上的一些血笑道:“没什么,刚刚去了一趟飞舞家里,飞舞家里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亲戚年三十就到了她家里缠着要好处,缠了两天飞舞他们不好处理就让我处理了一下。”

    “一年才开头,也不好杀人,砍了他一只手让他滚蛋了,如果再不知天高地厚,过段时间叫个人去杀了他就好了,不是什么大事。”

    那一个妇人脸色苍白,她脚步悄悄地挪向了门口。

    如果换一个人这么说,这一个妇人绝对是不相信的,她肯定认为对方在吹牛,但聂辰说这话,她不敢不信!

    之前东岛国,死亡一千八百万,这倒不是聂辰直接出手!

    逍遥岛那一边,聂辰下令,刘家等三个强大势力五百来人全部被处死!

    这一个最开始没有曝光,但是后面网络上出现了这方面的消息。

    而且,这一个妇人知道聂辰如今是封号上将,拥有军权,拥有执法权,就算在这里杀了她那也屁事没有!

    “思莹,这一位是?”

    聂辰指了指那一个妇人道。

    那妇人身体一僵,她脸色苍白地道:“我只是过来串个门的,我这就走,这就走。”

    说完,这一个女人打开门跌跌撞撞地迅速离开。

    门关上,管思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管思莹母亲不好意思地道:“聂辰,大过年的,让你看笑话了。”

    “阿姨,没事,这样的人这世界上有不少。思莹,其实这样的,你直接灵魂暗示让她离开就可以了。”聂辰轻笑道。

    “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帮关系好的亲戚还是可以的,但关系不好的亲戚那就算了,要求过份的也没有必要帮,帮了他们也不会知道感恩。”

    管思莹母亲无奈地道:“聂辰,是阿姨拉不下脸来,她一大早就过来了,开始还只是叙叙旧,没想到越来越过份。当年确实借过她家里的东西,不过只是一点小东西,她到我们家里借东西的次数更多,思莹之前考上大学学费少了我们想她家还之前借的一些钱,拖了好久没还,后来咱们两家就淡了联系。”

    管思莹道:“妈,没必要说这些了,再有这样的过来,直接催眠让他们离开就可以了。聂大哥,你刚真去了飞舞家里?”

    聂辰摇了摇头:“还没呢,刚去了韵韵家里,飞舞家里下午再去吧,阿姨,中饭我可在这里蹭了啊。”

    “行,行,阿姨做饭。”管思莹母亲笑呵呵地道。

    “滴滴。”

    刚坐了十分钟,任飞舞的电话过来,聂辰接通了电话,任飞舞有些带着哭音的声音传了过来:“聂大哥,你快过来一趟吧。”

    “我们家出事了,大哥死了,还有嫂子,大哥的两个孩子也死了,我们检查了,但还没有发现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