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穿越女儿国 > 第十四章一夜暴富
    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赵总的秘书就送来了合同,小石粗略看了一下,就签字了。

    而后告别他们,小石回到住所,在一楼的房子里,把野鸡拿出来,这次足足有五百只。

    之后又雇了几个货车,过来拉货。一时间也找不到有冷藏功能的,只能用普通的货车,不过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到也不耽误。

    按照之前的地址,送到赵总的厂子。这时赵总竟然还没有回来。

    工人们称重清点完毕,赵总才姗姗来迟。

    “小王兄弟真是神,没想到你这么快”赵总还是一脸笑容。

    “赵总,一共21ooo斤,咱们的合同可是说的日结”小石也不理他,直接进入正题。

    “多少?”赵总一脸惊讶,转身看向负责统计的工人,工人马上把单据拿过来。

    一天2万斤,一个月就是六十万,虽然达不到规定数字,这可这个数也不是他能承受的,要知道,这生肉的保质期可不长。

    不过转念一想,这有可能是小石唯一的库存,心中也就坦然了,今天先给了钱,看他明天怎么办。

    想好之后,马上安排财务取钱,转身又看向小石。

    “小王呀,这个可是有点少啊,咱们的合同可是12o万的,一天最少4oooo,你这才到一半”赵总表示着自己的不满。

    “放心,从明天开始就多了,不会耽误您的事”小石赶紧解释,一直到此时,他还不知道赵总心里的小算盘。

    很快,赵总的手下就把钱送来了,42万,整整一皮箱,拎起来还挺沉的。

    小石一阵飘飘然,自己居然还能拥有这么多钱,昨天的四万已经让他惊讶不小,没想到今天就翻了十倍。

    4o万要数也要数好久,即使现在放弃杏花村,自己也可以过上富足的生活。

    可是这个念头马上被他宁灭了,如果没有杏花村,没有那些女孩,他什么都不是。此生只有杏花村负小石,小石绝不负她们。

    走到没人的地方,赶紧把钱放进包裹,这么多钱,拎起来也挺沉的。

    回到杏花村,顿时赶紧气势就不一样了。自己终于要摆脱打白条的命运了。

    “相公,你回来了”金山娇依旧在传送阵旁等着小石,小石心里不禁一暖,有人关心自己真好。

    不待说话,一把抱住她,在她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哎呀,再让人看见”

    “咱们有钱了”说着,小石把刚才的事全部告诉金山娇。

    “不过,接下来,姐妹们要辛苦了”小石说道,想要完成任务,必须把二十四小时内所有的野鸡都收集起来,这就要求晚上也要有人在那里守怪。

    “只要你不辜负我们,姐妹们肯定都愿意”

    叫过雅芳来,把任务安排给她。村里的女孩排好时间,分成几组,每组几个小时,就向站岗一样。雅芳领命,赶忙去安排人。

    “今夜,你不要在我这睡”送走雅芳,金山娇就开始赶小石走。

    “为什么”小石一阵纳闷,自己好像也没惹到她。

    “你是属于所有姐妹的,不能我一个人霸占”金山娇解释道。

    “什么”小石一阵头大,居然还有女人会这么说。

    “可是……”小石不知该如何说。

    “这么多天了,你一直在我这,其他姐妹也该心凉了。你去她们那吧,我的男人,就该拥有很多女人”

    “这……”小石的观念还是转变不过来,毕竟从小就接受一夫一妻教育,谁能一下接受这些。

    “快去吧”说着金山娇开始往外推他。

    “你跟我一起去”说罢,小石抱起金山娇,朝着秋月的院子走去。

    金山娇一脸羞红,却又不敢声,生怕惊醒其他姐妹。

    突兀的闯入秋月的房间,金山娇和秋月对视一眼,瞬间明白了小石的意思。不禁又羞又恼。

    小石却不管其他,直接把灯吹灭。

    一时间,屋内春情荡漾,娇喘连连。片刻之间,小石已经褪去两人的衣服。两具同样完美的躯体呈现在眼前,却也是难以抉择。

    高山密林,无尽春色,美不胜收。密林深处,突兀的闯入一物,秋月一声高鸣,瓜熟蒂落,化作片片落红。

    一夜左右逢源,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直至筋疲力尽,小石才安静下来。怀抱二女,极尽幸福。

    “坏死了,刚才弄那么久”

    “这还是两个人,她替你分担了那么多”

    “昨夜姐姐真是辛苦了”

    “相公可比昨夜厉害多了,这都是妹妹的功劳”

    “……”

    ……

    次日清晨,三人都很晚才起来。

    收拾妥当,小石把昨天定好的事说出来。

    “今天我想去秀云城”

    “去做什么”金山娇问道。

    “找一些村里需要的人才”

    “她们正要抓你,你自己却送上门去?”金山娇马上反对。

    “没关系的,只要小心一点,肯定没事”小石说道。

    “那把村里身手好的姐妹全带走,我也要跟你去”金山娇最是在意小石。

    “也带上我”秋月也说道,新婚燕尔,自然不愿与他分开,何况这件事最初就是她们定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