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穿越女儿国 > 第五十六章贪欲又现
    重逢即是喜悦,无需太多的话语诉说,天一女神已然把这些美人鱼说服,小石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不说别的,光是那神奇的水系法术,就足以让小石瞠目结舌,如果不是水神出手,杏花村能不能战胜这些鲛人还真的难说。现在这些强大的水系精灵,为杏花村所用,小石就开心的不得了,而且对方还是美人鱼,更是远古时期最强大的鲛人,看着那一地的珍珠,那全是鲛人悲伤的泪水所化。看着那满地的珍珠,小石在水神和鲛人抱头痛哭的时候,悄悄的安排几个女孩,把掉落在地上的珍珠全都收集起来。

    这可是以后幸福生活的保证,看到那一粒粒浑圆晶莹的珍珠,小石看向鲛人的眼神也不同了。

    “这哪是美人鱼啊,分明是下金蛋的鸡么。”倘若自己能有办法让她们每天痛哭,那以后的日子可就好过了,再也不用担心钱不够花了。可是怎么才能让鲛人哭泣呢,一时间,小石心里又莫名的有些异样,可是此时他却并未觉。只觉得内心无比煎熬,仿佛得不到鲛人的眼泪,自己都会死去。

    “痛苦是泪水的源泉,让她们痛苦就好,你就能获得无尽的财富。”心里一个阴冷的声音响起,同时一股寒气,也在心底散开来,一瞬之间,小石无比的畅快,仿佛在炎炎夏日,咬下一大块雪糕,那种畅快自如真是无法形容。

    “可是怎么才能让她们痛苦呢”小石闭上了眼睛,开始跟内心的那个声音交流。

    “疼痛,只有疼痛可以让她们痛苦,让她们哭泣。”阴冷的声音仿佛感觉到了小石的神念,一瞬之间,这股阴冷的气息包裹起小石,原本细微的声音,此时也响亮起来。

    “严刑拷打是吗”小石仿佛又陷入了之前的状态,整个人都沉浸在无边的贪欲之中。

    “没错,拿鞭子打,拿刀子割,拿火烤,用尽各种办法。”阴冷的声音越来越兴奋,几近癫狂。

    小石猛的睁开眼睛,擂鼓瓮金锤突兀的出现在手中,眼睛里闪烁这诡异的金色,不似佛家那样圣洁的华彩,这个金色就像是金子出的光芒。

    幻境世界虽然给予每个冒险者强大的力量,可是也把人的**无限扩大,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小石几次在**里挣扎,可是每一次都有贵人相助,第一次初遇水神,情!欲突显,第二次,大战南唐,杀欲又生,而这一次,初识鲛人,贪欲再起。

    缓缓走向鲛人,一切都与平时无二,擂鼓瓮金锤缓缓举起,巨大的鼓面犹如磨盘一般,娇小的鲛人,竟不及金锤的一半,这一锤砸下,必死无疑。原本刚刚被水神说服的鲛人,若是遭到小石的攻击,恐怕就是水神恢复了当年的法力,也没有办法把她们留在这里。

    谁也没有现小石的异常,除了一人。就在擂鼓瓮金锤即将落下之时,一道棍影突兀的扫了过来,小石早已被贪欲吞噬,眼里只有鲛人,那还有其他。根本就没有现这突兀出现的棍影,一击之下,小石整个人直直的倒飞出去,一对金锤也掉落在地。攻击之人,也是留有余地,并未直击要害,只是攻向了不太要紧的部位。可是饶是如此,小石却也半天都站不起来,整个人爬着地上,抽搐许久。

    “秀娘,你要造反吗?”吕婵一声娇呼,手中方天画戟婉若蛟龙般击出,直取秀娘。而两旁众女,却都未从这样的变故中回过神来,自然也未注意到小石的异常。众女却是奇怪,这秀娘好端端的,为何要向小石攻击。各种利害关系,却是百思不得其解。鲛人却也暗暗叫苦,这天一水神是不是睡傻了,这样的势力怎么能带领鲛人复兴,还没怎么呢,就开始内斗了。

    在她们眼里,现在的情况却是最清楚不过了,那个用棍的女将,肯定是奸细杀手之类,想要杀死这里的领。可是这领也太大意了,竟然没有任何防备。

    “住手。”这一击之下,小石的气息都不平稳,可是整个人的神智却是清醒过来,他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知道秀娘是在救自己。随即咬紧牙关,堪堪说出两个字。

    但是,吕婵的方天画戟何等厉害,小石还未来得及阻止,如同蛟龙般的戟身已然砸到了秀娘身上,巨大的力道,饶是以力量著称的秀娘,也是招架不住。一击之下,竟被击飞好远,直直的摔在地上。此时秀娘才明白两人的差距,之前二女有过一次交手,可是那时,小石设计,让吕婵放水,并未使出真功夫,好以此招降桃花村众女。秀娘一直以为,自己与吕婵只不过相差一点,却不曾想到,吕婵一击竟有如此之威。杏花村的女兵们虽然反应慢,可是也是在杀场浴血过的老兵了,顷刻之间合围过来,死死的压住秀娘。

    “住手,放开秀娘。”小石挣扎着站了起来,一旁的金山娇赶忙搀扶。

    “刚才我入魔了,是秀娘救了我,快放开。”小石赶忙解释,这秀娘与吕婵都是忠心不二,可是就是二人性格不合,之前吕婵借机打压秀娘,今日又是这样,恐怕这二人的梁子是结深了。

    “快扶起秀娘”小石也知道,这样忠心护主的人,得一个已然是不易,自己竟有幸得到两个,自然不能让任何一个受到委屈。心里害怕秀娘有佯,却也没有想到,为什么秀娘会看出自己入魔。

    就在杏花村众女慌乱之际,通天河上,突然水波翻滚,水波之下,隐隐显出一个身影,人身鱼尾,却是与鲛人一般无二。可是这个鲛人的尾巴,却是异样的红色,在众鲛人中十分醒目。

    在众人说话之间,这鲛人暗运法决,在她身下,突兀的出现一道水柱,水柱喷射而出,托举着这红尾鲛人,落到众人身前。

    大祭司湘灵一看来人,不禁大喜,“是爱娇。”当下心里还暗暗埋怨,这个丫头每次都是这样,总是害的众人担心半天,却又总能化险为夷,出现在众人面前。

    只是,爱娇口中吐出一口水来,咳嗽几声,喘着粗气说道,“快跑……蛇……蛇人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