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追妻,临时新娘计划 > 第23章 呃,今天不方便
    尹黎落束手束脚的站着,破坏了他们的好事,表示很愧疚,女人走到她身边瞪了又瞪,她抱歉的笑了又笑。

    “尹黎落,你还在那傻站着干嘛?我让你过来你没听见?”她还在自己的小心思中酝酿,萧筠庭突然一个出声,她顿时一个激灵;

    ‘哦’了一声,慢慢的走了过去。

    这个萧筠庭到底想干嘛?不会是她打扰了他的好事,他想让她补偿吧,瞧瞧,他已经站起身,朝她这边走过来了。

    对,先下手为强。

    她急忙抬起头紧张兮兮的说:“呃,那个,萧先生,我今天不方便。”

    萧筠庭眸光一凝,止住了脚步,愣了一下,突然笑了,眯着眼睛危险的逼近她:“你在想什么?我说过,我对你没兴趣。”

    尹黎落顿时尴尬,脸瞬间被憋的通红,说到底还是因为昨晚那件事。

    但是两人都心照不宣的选择忘记。

    萧筠庭直接绕过她,走向一旁的真皮沙发上,径直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翘着二郎腿品了起来,看了一眼尹黎落说:“过来坐。”

    她顺从的走过去再他对面坐下:“萧先生,是有什么事?”

    “嗯。”他斟酌了一会,放下杯子,靠在沙发上,不停的转动着小拇指上的长戒指:“我说过,我不会让你义务劳动,这次给你一个大的奖励,当初携尹氏资金出逃的那位元老,现在正在警局的看守所里。”

    尹黎落的眸孔瞬间睁大,浑身细胞都在昭示着此时此刻的不置信。

    那位元老姓邓,不仅是跟着父亲一下打下江山,流过血,流过泪,而且私下里两家关系也很好。

    当初尹氏岌岌可危,她选择信任他,所以才把公司的大小事交给他,没想到他竟然可以不念一点旧情,携资金跑路,导致尹氏破产。

    看守所里,两人面对面坐着,中间隔着一层铁栅栏。

    尹黎落就坐着静静的看着他,他一身囚服,耳边的头发似乎几个月没见,又灰白了一些,可是但凡想到,她如今会落到如此地步全都是拜他所赐时,心中的愤怒始终无法平息。

    他一直低着头,甚至不敢抬头看她的眼睛。

    尹黎落咬咬牙,强忍着内心的翻江倒海说:“邓叔叔,这是最后一次叫你,我只问你一句话,为什么?我父亲待你如亲兄弟般。“

    邓秋抬起头,满面愧疚,他嘴唇在颤抖,就连放在腿上的双手也在发抖,他道:“小落,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你们家,我知道是我该死,是我犯糊涂,可是我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我的老婆,还有我的儿子,他们,他们……”

    说到最后,他已经泣不成声,双手掩面,老泪纵横。

    尹黎落也止不住的内心颤抖:“阿姨,他们……”

    “在海上出的事故。”

    从看守所出来的尹黎落,反倒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她和警方表示不再追究邓秋的责任,但这并不代表法律会放过他,就像他自己所说,他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只是这惩罚的代价是家破人亡,这一点是她绝对不想看到的。

    不过他的最后一句话却是让她耿耿于怀,他说:“当初我做了初步的估算,就算把剩余的资金全部填上,也免了尹氏被破产的命运,这么大的一个公司说没就没了,难道你从没怀疑过这里面的隐情吗?”

    像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自从父母发生车祸住院以来,她就为了医疗费忙的焦头烂额,根本就没有剩余的精力去管这么大的公司是怎么没的。

    就在她还在为这事苦恼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医院的电话。

    火急火燎的赶到医院时,整个人都在颤抖,向坐在长椅上的张妙和蹲在墙角抱头的尹权大吼道:“怎么回事?我昨天来看还好好的,为什么会进急救室?”

    张妙站起身去安慰她,眼里同样闪烁着泪花:“黎落,你别太担心,叔叔一定会没事的,我已经打电话叫智申来帮忙了,他是医生,又是国外留过学的,一定有办法。”

    “妈妈呢?”尹黎落嘴唇泛白,无论如何也无法冷静下来,她转向尹权质问道:“哥,妈妈呢?”

    张妙急忙示意她小声点:“黎落,你先听我说,阿姨还在病房休息,没事,没事,病房躺着呢啊!没事。”

    她像是在茫茫大海中终于找到了一叶扁舟,趴在张妙的身上努力的忍着泪腺。

    以前她还是千金的时候,朋友多,基本上没怎么和张妙交心,现在她不是千金了,以前的那些朋友反倒像是空气蒸发了一般,个个消失的不见踪影,而这个从未交心过的张妙,却从始至终却一直守在她的身边。

    尹黎落也承认,这个温婉文静的姑娘确实是比她成熟,比她冷静。

    徐智申很快赶了过来,他由于有一台急救手术,一直到凌晨六点才算结束,这才睡了两个小时,便接到了张妙的电话。

    他一身白衣大褂,头发略微凌乱,脸上是难掩的倦色,他一边穿上护士递过来的皮外套,手套及口罩,一边对尹黎落说:“你别担心,我进去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叔叔的病历我看过,这次突发症状有可能苏醒前的回光返照,不会有什么问题。”

    尹黎落用力的点头,充斥着泪水的大眼睛感激的看着他,双手合十:“拜托了。”

    他点点头,快速走进急救室。

    张妙轻快的说:“黎落,我就说嘛,叔叔肯定不会有事的,智申是医生,他说不会有事就一定不会有事的。”

    她抱紧她,眼泪已经顺势而下。

    手术进行了三个小时才终于结束。

    主治医生说:“抢救成功了,病人心力衰竭,眼看着度不过这个坎,幸亏徐医生来的及时。”

    尹黎落简直就要高兴的昏过去。

    这时,徐智申已经脱掉带血的外套和手套从急救室里走出来,尹黎落简直就像是看到了救命恩人,不顾一切的扑过去,紧紧的抱着他的腰身,不停的道:“谢谢你,谢谢你……”

    徐智申双手举在半空中,忽的愣住了,他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没事,救死扶伤是作为医生的责任。”

    尹黎落松开他,后退了两步,激动的笑着,却流着未来得及擦掉的泪水说:“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以后我做牛做马也一定会报答你。”

    她微微鞠了一躬,便往病房里跑去。

    徐智申抬起手本想擦去她脸上的泪水,可是身前已经空空如也,他收回手笑了笑,心情是前所未有的愉悦。

    做牛做马?

    病房里尹权已经守在了旁边,他跪在床边,紧紧的握着父亲的手。

    父亲忙着工作,而尹权忙着游戏人生,他们的父子关系并不是很好,而且还动不动经常吵架,但只有尹黎落知道,他骨子里是孝顺的,也许因为从小优越的家境,所以才养成了现在的性格。

    都说她哥哥是个无所事事,流里痞气的富二代,基本上没什么优点,现在看来,绝对那些人瞎了眼才会说这些话。

    躺在病床上的父亲,手指突然动了动,尹权顿时欣喜若狂:“爸,爸,你醒了,您睁开眼看看,我是尹权。”

    尹黎落也急忙走过去,蹲在床边:“爸。”

    沉睡了几个月的父亲,终于有了转醒的痕迹。

    他睁开眼,像是一个新生的婴儿,看了好一会,才适应这里所有的摆设,最后目光定格在两个孩子的身上:“权儿,落落。”

    他们点头,喜悦的泪水已经止不住的流。

    父亲的神色忽的变了:“你们的母亲?落落,你妈呢?”

    尹黎落笑了笑说道:“爸,你还刚醒,就顾好你自己吧,还想着别人,妈没事,现在还在病房里躺着呢!等你好点了,我们就带你去看妈妈。”

    父亲狐疑的看向尹权:“真的?”

    他狂点头。

    父亲安心的点了点头,又问道:“你们怎么都来了,公司的事都安排好了?”

    此话一出,兄妹俩的神色皆是一凝,黎落忙抢话拉长音说道:“爸,你才刚醒,能不能不要总操心,公司也好着呢,邓叔叔在暂时帮我们打理,你就索性趁着这段时间好好休息,什么也别想,听到没有?”

    出了病房,尹权很是不解的问道:“落落,你不把公司破产的事告诉爸,这能理解,可是你为什么不告诉爸,邓秋那个老泥鳅背叛了咱们家。”

    尹黎落疲惫的抬起手把额头的碎发一咕噜的拂到了后面,很是惋惜的说道:”除了这个理由,我还真想不到别的,我可告诉你,这件事不能说漏嘴,邓叔叔现在在看守所,阿姨,他们在海里,没了,不管怎么说,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以后不准再提。”

    “这事可以不提。”尹权突然阴阳怪气的紧紧盯着她:“你现在住哪,这事是不是必须和我交待清楚?还有,杨麟那混蛋撤诉的钱你是从哪来的?”

    尹黎落顿时讪讪的直咋舌,翻了翻眼,干干的笑了两声,急忙转移话题说道:“总归是解决了,你就别多问了,我先回去休息了,明天还要上班,今天就由你守着,明天我过来换你。”

    尹权顿时着急上火,追上去一把拽住她的手腕:“你到底跟我跟我说实话?不说话实话我就没你这个妹妹。”

    她顿时无语了:“你能不能不要老拿这个事来威胁我,我还不想有你这么一个哥哥……”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