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追妻,临时新娘计划 > 第25章 我以为你会窝囊下去
    到底是身份高贵的千金,从小捧在手心里长大,又怎么会受半点委屈,高傲,蛮横,上次去参加萧筠庭的家宴,全家人数她反对的最厉害,这点尹黎落绝对是见识过的,此时此刻,她以为萧玉润会和她干一架。

    没想到画风突变般的,萧玉润竟然掩嘴哭了起来,她的肩膀一颤一颤的,哭声更是惹人怜爱。

    尹黎落顿时傻眼了,孙清源心疼了,站起身朝她吼了一嗓子:“你还知不知道羞耻二字怎么写?”

    继而转身去安慰在一旁哭的梨花带雨的萧玉润。

    哭其实是一门技术活,但是怎么把’哭‘哭的漂亮,哭的楚楚可怜确实是一门更难的技术活。

    萧玉润本就长的可爱,如洋娃娃般,又一身洋里洋气的打扮,别说是男人,就算是女人看了这副委屈样也会心疼上几分。

    尹黎落在一旁呆呆的看着,心灰意冷,就在她打算拿起桌子上的菜单转身离开时,没想到萧玉润竟然避着孙清源给她一个鄙视的笑容。

    那耀武扬威的模样,直看的尹黎落恨的牙直痒痒。

    她忍,再忍,实在对不起,忍不住了。

    她一个大步走过去,拽住萧玉润的胳膊就把她从孙清源的怀里拉出甩向一边,指着她义愤填膺道:“你这个女人还真不知道廉耻。”

    场面失控,三个人都愣了,更是引得餐厅的饭客频频回头观望。

    孙清源怒了,他那儒雅,温润的脸上,尹黎落第一次看见了愤怒,他一把抓住黎落的手腕,满面失望的说:“认识了你这么多年,真的是我瞎了眼,没想到你是这么一种人,以前你再怎么胡闹,再怎么任性,也有一个度,可你看看你自己,现在都成什么样了?“

    尹黎落顿时觉得好笑,以前不管遇到什么事,她都会冲在面前,而他还拥着她说:“落落,你说说你这么胆大妄为,以后谁还敢娶你,不过幸好你遇见了我,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性格。”

    孙清源已经快速的奔到萧玉润的面前,对她嘘寒问暖,

    萧玉润委屈的更厉害了,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看向尹黎落时,是充满恐惧的。

    她深吸了一口气说:“你说我任性,说我胡闹,可你了解她萧玉润多少?你又认识她多长时间?”

    孙清源低头看了看怀中的人儿,脸上是不着痕迹的轻柔笑意:“至少她比你强,纯真,善良。”

    纯真?善良?尹黎落继续冷笑,嘴角自嘲的笑意不断的扩大:“说到底,你就是怕你爸妈百年之后遗产不留给你,而留给你那个傻了的弟弟,看我们尹氏破产,迫不及待的划清界限,好攀上树大根深的萧家,是我瞎了眼,居然认识你这么一个窝囊胆小,薄情寡义的混蛋。”

    “你闭嘴。”

    她讽刺的笑,决然的转身。

    听闻风声赶来的餐厅经理看着这一片狼藉,顿时不淡定了,他冲着尹黎落的背影喊道:“你给我回来,惹了事就想跑,这个工作你还想不想要了,扣工资,扣工资。”

    身后是经理低声下气道歉的声音:“孙少爷,萧小姐,真是对不起,对不起,我给你们换一个地方,今天晚餐全免,你们大人不记小人过……”

    说起晚饭,她现在好像也还在饿着肚子,那对狗男女,尹黎落踢飞了路边的一个石子。

    等等?晚饭?她好像又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中午答应过萧筠庭,晚上回家给他做红烧肉,天呐,怎么最近总是发现脑袋不够用。

    急急忙忙赶回公寓时,萧筠庭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半躺着玩手机,尹黎落拍着胸口,喘的上气不接下气,先认错总是没错的:“那个,萧先生,对不起,对不起,我现在马上去做饭。”

    萧筠庭没搭理她,继续低头玩手机,就好像眼前没有这个人一般。

    她局促的站了一会,悻悻的跑去厨房。

    做饭的期间,萧筠庭接了两个电话,去了一趟卫生间。

    不是她观察的太过仔细,而是关于消失的这一段时间,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难道直接跟他说,和他妹妹打了一架,然后才回来晚了。

    尹黎落愁啊,夹着一块肉,等油热。

    突然,她手一松,肉掉进了滚烫的油锅里,她反应过来,顿时惊呼了一声。

    晚饭终于做好,一荤一素一汤,饭菜端上桌的时候,萧筠庭正打完电话回来,他把手机随便往沙发上一扔,在餐桌边拉开椅子径直坐了下来。

    突然开口说道:“我妹妹刚才打电话来,你猜她说了什么?”

    尹黎落眸光一凝,睁大眼睛抬头看着他,可是对上他那玩味的眼神,只是一瞬间又低下头,这个萧玉润早知道不是什么好鸟,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她终于是见识到了绿茶婊的威力。

    萧筠庭指了指餐桌的另一边空位:“坐。”

    餐桌曾长方形,尹黎落解了围裙,绕到他对面,胆战心惊的坐下,头顶是明亮的吊灯。

    萧筠庭随意的靠在椅背上,双手交握着放在桌子下的腿上,弯了弯嘴角说:“我妹妹打电话向我哭诉,说你把她给打了。”

    “什么?”她突然抬起头,干干的笑了两声,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怎么可能,呵呵。”

    他没吭声,继续弯着嘴角看着她。

    尹黎落顿时泄气:“好吧,我承认,我们是见过面,但我绝对没打她,顶多是推了两下而已。”

    越说到最后声音越小,是想打来着,要不然解不了这心头之气。

    就在她低头准备承受着萧筠庭斥责或者惩罚之内的话。

    对面忽然传来有一下没一下的掌声,她诧异之余,抬起头。

    萧筠庭轻悠悠的说道:“什么时候胆变这么大,敢推人了,她是萧家的掌上明珠,这个家你还想不想待了?不过,终于让我看到了你不一样的一面,我还以为你会一直窝囊下去。”

    窝囊?呵呵,窝囊从来都是她形容别人。

    可是怎么没声了,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了?

    尹黎落小心翼翼向正在吃红烧肉的萧筠庭问了一个胆大的问题:“萧先生,我想问,假如你媳妇和你妹妹打起来了,你会帮谁?”

    这个问题一出,萧筠庭明显一愣,刚塞进嘴里的红烧肉也差点被吐出来,他抽出纸巾擦了擦嘴角的油渍,皱着眉头,脸色很是不悦:“你们女人是不是都喜欢问这种无聊的问题?”

    无聊吗?不觉得啊,重要的不是答案,而是在听到这个问题之后,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看来这个饭前谈话到此为止了,尹黎落笑了笑,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筷子开始吃饭。

    萧筠庭随意一瞥,突然看到她手背上红肿的一片,不动声色的清了清嗓子说:“妹妹只有一个,但媳妇想要随时有。

    啥?尹黎落又是一个激灵,所以说他这是果断的帮自己的妹妹?

    晚饭过后,萧筠庭如一只优雅懒散的大猫,头枕在抱枕上,拿着遥控器随意的换着台,他朝厨房看了一眼扬声说道:“尹黎落,碗放那,我明天叫张妈过来,你把医药箱找来。”

    一听医药箱,尹黎落跑了出来着急的问道:“萧先生,你哪受伤了吗?还是生病了。”

    他不耐烦了,扔了遥控器,坐起身盘着腿:“叫你找你就找,哪那么多废话?”

    “哦,好,马上。”

    她找来医药箱,在萧筠庭身边坐下,还顺带把箱子打开,未来得及说上一句话。

    萧筠庭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拽过她的手,一只手去拿酒精和棉花,顿时她手上刚才烧红烧肉不小心烫伤的地方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她想把手抽回去,却硬是被某人大力的禁锢住,尹黎落干干的笑了两声说道:“我没事,待会自己擦。”

    他没吭声,更没放过她,低头径直在那受伤的手背上涂涂抹抹。

    “啊,疼。”她一个没忍住,低呼了一声。

    萧筠庭抬起头看她一眼:“不是没事吗?你疼什么?”

    都说萧大少爷冷酷无情,可就和他相处的这段时间来看,他除了耍点酷,口是心非,嘴巴毒了一点,哪和冷酷无情沾点边了,瞧瞧,这还在给她涂药呢!

    “好了,暂时先不要碰水,休息两天。”他把酒精,棉花及膏药又重新装回了医药箱里,站起身向浴室走去,在走了两步,又突然转过身说:“我们虽然有协议在身,但是我不会限制你的自由,所以你去什么地方不用向我报备。”

    周三,是样品珠宝展示的时间,总共是五件,会评选出一款最好的精品,加大力度宣传,投入市场。

    展示会订在下午六点,地点订在公司三楼;

    尹黎落从早上一直忙到下午,连饭都没来得及吃上一口,她这总裁助理的工作是很闲,可是一旦赶上这种活动,其他部门又调不出人来,所以重担全部都压在她一个人的身上。

    从布置场景到贴宣传海报,再到桌椅摆放,调麦,大小事全部都是她亲力亲为。

    不得不说,尹黎落在这方面也确实是有天赋,以前在高中,大学时,不管班级里有什么活动,她一定是第一个积极参加,总是会把现场布置的妥当稳贴。

    她真是该为自己的敬业精神点个赞,就连中午说好要和张妙一起吃顿饭也给推了;

    在反复确认没有问题之后,也已经是下午三点。

    她打算先去随便吃点东西,填饱肚子。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工作套装没有任何不妥之后,这才往门外走去。

    突然迎面撞上一个人,她揉了揉额头,后退了两步,本就饿的头晕脑胀,现在很想破口大骂,可是在抬起头看到眼前的人及那个人手里提着的盒饭时,所有不愉快的事全部抛到了瓜哇国。

    “徐先生,你怎么来了?”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