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追妻,临时新娘计划 > 第33章 落魄千金连灰姑娘都
    诚然,尹黎落确实是窝囊,一提到钱就焉了,她低眉顺眼的道歉:“对不起,萧先生,我只是随口一说,你就当做随耳一听。”

    两个男人相视一笑,真是说不出的默契,而她就郁闷加窝火了,从来还没被人这么威胁过。

    萧筠庭的心情显然是很好,多吃了两块红烧肉,尹黎落发现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但凡是在家做饭,饭桌上都必定会有一盘红烧肉,他到底是有多么爱吃这满嘴冒油的猪肉,难道都吃不腻?

    吃完午饭之后,两人说打高尔夫,尹黎落本来没打算去。

    谁知道萧筠庭大手一挥说道:“你跟着去,捡球,倒水,干的好,钱不会少了你的。”

    两个大男人走在前面,而她扛着打高尔夫的物品跟在后面,早已把萧筠庭骂了个千百遍,这分明是在诱惑她,行为恶劣,很恶劣。

    徐智申回头看了一眼说:“筠庭,我看她的白眼都已经翻到脑袋后面了,你确定不去帮一把?”

    萧筠庭眉头一挑,回头之后再转过头来说:“没有,我看她很乐在其中,很兴奋的那种。”

    徐智申无奈的摇了摇头,后退了两步与尹黎落并排走着,说:“我来拿吧!”

    她颓废的小脸顿时阳光灿烂,刚想把自己身上的负重一股脑的全部抛出去。

    没想到萧筠庭竟然在面前警告的咳嗽了起来,她的小脸再次拉下,认命的的说道:“不用了,这么点东西我还是可以拿得动。”

    天高海阔,一眼万里,到处青翠一片的高尔夫球场。

    尹黎落一边愤愤不平的瞪着远处玩的正嗨的两个大男人,一边揉着自己已经酸了的的手臂,过分,太过分。

    她戴着遮阳帽,端着水盘,一步一步的向两人走去,白色的小球飞远,再飞远,看上去竟有那么一种苍凉的意境。

    徐智申再次打飞一只球,球杆在脚边趋势待发,他说:“你真的就打算一直拖着她?”

    萧筠庭杆下的球同样被打飞:“我这是在帮她?”

    他不置可否:“我可不怎么认为,这就好像你把别人打了一顿,又给了一颗糖,人家到底是该怨恨你,还是应该记着你的恩情?”

    萧筠庭突然笑了笑,把球杆往地下一杵,双手撑在上面,一扭过头正看到远处的尹黎落端着盘子走了过来,他把声音压低了一分说道:“我可不指望她记住恩情,别怨恨就成。”

    “行了,这事以后不许再提了,她过来了。”

    萧筠庭把杆子一扔,迎了上去,毫不客气端起盘子上的果汁,大口的往嘴里灌,喘了一口气说:“不错,有进步,很有眼力劲。”

    尹黎落瞥了他一眼,没吭声,径直把另一杯果汁送到了徐智申的面前,他把杆子换到左手,端起果汁,微微笑意:“谢谢。”

    这话听着才让人舒服嘛!哪像某人,没礼貌。

    一杯果汁下肚之后,整个人凉爽了很多,困意也来了,萧筠庭去揽徐智申的肩膀,回头对尹黎落说道:“你别傻站着了,赶快去把我们刚才打的球捡回来。”

    尹黎落被太阳晒的心里直着急,她正擦着汗,萧筠庭的声音突然就传了过来,顿时不满了:“萧先生,我……”

    “不许讨价还价。”

    她低下头,闭了闭眼,好吧,忍,再忍。

    两个大男人坐在太阳伞下,品着冰水,偶尔聊上两句。

    萧筠庭眯着眼看着远处尹黎落小小的身影,对面是组团比赛打高尔夫球的人。

    两人聊聊近况,聊聊在各自领域的成就,本就是无话不说的好兄弟。

    徐智申显然是没什么心情,一直在注视着前面一会站起身,一会蹲下身的尹黎落,他移下目光,再抬起头时说道:“哦,我突然想起,我待会还有一台手术,今天就到这了,下次有机会再过来。”

    萧筠庭显然是很扫兴:“这才玩多长时间。“

    “救人如救火,下次吧!”

    萧筠庭没搭声,而是眼睛一直盯着尹黎落所在的方向,他微瞥的眉头突然舒展,紧接着嗖的一下站起身:“坏了。”

    迈开长腿就往尹黎落所在捡球的方向跑去。

    徐智申有些不明所以,目光下意识的投到场内,他们的对面正在打高尔夫球比赛,而下一次进攻的方向正是尹黎落现在捡球的位置,他的心突然提到了嗓子眼,脸色微微泛白。

    同样站起身子朝即将发生危险的地方跑过去。

    尹黎落正在一边擦汗,一边从地洞里捡球,她只是觉得头晕晕的有些难受,好像还出现幻觉了,听到有人在叫在她。

    可抬起头只有不远处正在呐喊的球队。

    她摇摇头,刚站起身,一颗球准确无误的落到了她的脚下,抬起头看到了什么,天呐,铺天盖地的球飞了过来。

    她脑袋顿时一片空白,再挪不动半个步伐。

    紧接着一个人影突然窜到了她面前。

    两人顺势一躺,滚在了草地上。

    那一刻,尹黎落突然就萌生了一个想法,如果她是灰姑娘,那么这个飞奔来救她的男人,就一定是她的白马王子。

    可是,她的幻想还在襁褓中时,一个斥责的声音毫不留情的传了过来:“你是聋子吗?叫那么大声都没听见,真的那么想死?”

    徐智申气喘吁吁赶过来看到的场景就是,萧筠庭紧紧的把尹黎落护在自己的身下,而所有的球全部都往他的背上砸去。

    他急忙挥手示意球队停止比赛,另外一方面急忙扶起躺在地上的两人。

    尹黎落的脚步还有些浑浑噩噩,站起身的时候,踉跄了一步,又差点摔倒。

    徐智申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担心的问道:“看你出了很多汗,没事吧?”

    萧筠庭的背部微微弯曲着,脸色有些苍白,他瞥了尹黎落一眼,不咸不淡的说道:“我看她是被吓傻了,连站都站不稳。”

    “走,回去。”

    她抹了一把虚汗,摇了摇头说:“我没事,走吧。”

    周一。

    尹黎落敲开总裁办公室的门,萧筠庭竟然没来上班。

    她低头看了看手上专治跌打伤的药,默默的收回了到自己的口袋里。

    自从昨天下午高尔夫球结束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萧筠庭。

    其实尹黎落是再清楚不过的,他是身价上亿的总裁,住在公寓又岂止一套。

    偷盗珠宝一事,虽然萧筠庭并没有站出来做任何的情况说明,当然,那是人家亲爹,肯定是要维护的。

    但是时间一长,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最坏的结果不过就是公司的人没人肯接近她,不敢明面上使小绊子,只能在背后耍心眼。

    不过香儿有意无意与她表现出来的亲近,她还是可以感受得到。

    下午的时候,她终于在窗户前看到萧筠庭的车驶进了车库,也不知道他的伤怎么样了?

    尹黎落竟然鬼使神差的打算跑到下面去找他,没想到竟然在电梯门前被梁兰拦了个正着。

    她由于赶着下去,倒也不想和她耗,只冷冷的说了一句:“让开。”

    梁兰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反而还冷嘲热潮的说道:“吆,这是要去哪呢?呵呵,我劝你啊,还是别白费心机了,落魄的千金有时候真的是连灰姑娘都不如,你就别妄想再重新得到王子的怜爱,咱们总裁是什么习性,你会不知道?见一个爱一个,等到时候玩腻了,你只是一个没人穿的破鞋。”

    她冷笑:“我这个破鞋就算再没有人穿,也总好过一双鞋从来没有被人穿过。”

    “你……”

    尹黎落怒了:“你什么你,梁兰,我告诉你,我没招你,没惹你,如果你再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我不会放过你,还有,是你自己没有能力留住你总裁助理的位置,就不要怨天尤人,逮住谁咬谁。”

    梁兰的个子很高,大概在一米七五,笔直苗条的身材,瓜子脸,丹凤眼,也算是一个标准的美女,只不过优越的条件难免使她心高气傲,再者,能进到这个公司上班的,不是有高学历,就是有高背景,要么就是有高人介绍。

    不管她是属于哪一种,这个麻烦尹黎落都不想惹。

    梁兰被憋得脸色由红转青,她高高的自个往尹黎落身前一站,丝毫没有让路的意思:“你说的这些话,我记住了,总有一天我会都还给你,只要我在这个公司一天,就绝不会让你过上好日子,我就等着总裁把你踢下去的那一刻。”

    “叮铃。”这时,在他们旁边的电梯门被打开。

    萧筠庭一身西装革履,面色冷峻,线条坚毅,他双手立于两侧,很自然的放在裤子口袋里,后面跟着王章。

    从电梯下来后,故意不去看尹黎落,不经意间瞥了一眼梁兰,径直就往总裁办公室走去。

    她顿时吸了一口凉气,刚才说的话,总裁听见了吗?没听见吧!

    尹黎落愣了好一会,没有了梁兰的挡路,急忙追了上去,在办公室的门关上的前一刻,一把推了开。

    走进去,束手束脚的站着:“总,总裁,我有话和你说。”

    萧筠庭转过身,朝王章挥了挥手。

    尹黎落见王章走后,急忙走上前两步,本想说关心的话,可话到嘴角竟一下子卡在了嗓子里,他们只是合约关系,她关心的是不是真的有些太过了?

    他拧眉:“有事就说事,你磨蹭什么?”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