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追妻,临时新娘计划 > 第47章 别怕,是我,没事了
    卖场的珠宝店被围个水泄不通,警方很快赶到,封锁了现场,拉起了警戒线。

    光洁如斯的大理石地板上,躺着两具尸体,周围血迹斑斑,红艳艳的一大片,法医正蹲在地上检查死者伤口,几个警察正在向店内的其他员工了解一些情况。

    原本放在玻璃柜子中琳琅满目的珠宝此时被洗劫一空,玻璃片碎了一地。

    萧筠庭赶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么一副画面。

    他被拦在警戒线之外,人高马大的往旁边一站,脸色阴沉的吓人:“让开。”

    王章见此立刻上前解释道:“警察先生,不好意思,我们是这的东家。”

    守门的警察这才狐疑的把萧筠庭看了又看,放了进去。

    萧筠庭立刻大步走过去,蹲在两具尸体旁边声音低低的说:“对不起。”

    掀开白布,他紧绷的神经才稍稍得以舒展,却又站起身边朝柜台后面走去,边对跟上来的王章命令道:“你到医院去看看,确认三名重伤员工的身份。”

    王章立刻应道:“是,总裁。”

    满地的狼藉,有好几处的柜子也已经被破坏的惨不忍睹,残留的珠宝散了一地。

    萧筠庭直接无视这些,开口急切的喊到:“黎落,尹黎落,你在哪?听到就赶紧给我应一声。”

    地板上留下一滴一滴的血迹,脚步声渐近,终于,他在那柱子旁边,柜台与柜台处连接的角落中找到了蹲在地上,抱着膝盖,瑟瑟发抖的尹黎落。

    她的胳膊还在流血,染红了衣衫。

    他心忽的一颤,上前两步半跪在地上,抬起双手按住她的肩膀,语气难得放的温柔,甚至有些小心翼翼:“黎落,黎落。”

    尹黎落还陷入刚才可怕的事件中无法回过神来,她的整个身体都是颤抖的,尤其是在感受有人碰她,顿时发狂,双手不停的拍打着,口中还带着隐约的哭腔。

    萧筠庭的眉头紧紧的撇着,一把抱住她柔声安慰道:“黎落,别怕,是我,没事了,没事了。”

    尹黎落的情绪这才稍稍的安稳下来,缓缓的抬起头,在看到那张熟悉的容颜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紧紧依偎在他的怀里,熟悉的感觉,熟悉的气味让尹黎落在经历了那场可怕的事件之后,终于平静了下来。

    萧筠庭把尹黎落送到医院,看着她睡下之后才离开,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只是一些皮外伤,但是受到了过度惊吓,打针镇定剂,睡一觉也就没事了。

    从医院出来后,他直奔市里警局的刑警队。

    一路上所有的人都对他退避三舍,因为有点眼力劲的人都知道他现在的这副表情,很愤怒,愤怒到眼里都能喷出火来。

    商业上的案子致使他没少来过警局,而警局里的警员无一不例外的都认识这个频频出现在电视上的商业巨擎,但更多是绯闻。

    走到警局办公室门前,一脚踹了开,一脸寒冰的大步跨了进去,双手撑在办公桌上,抬起头看着穿着一身制服的警察局局长袁野冷冷开口问道:“那帮亡命之徒抓到了吗?”

    袁野我正在为这个案子头疼,萧筠庭满身火气的闯进来,让他更加的头疼。

    他站起身,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劝慰的说道:“筠庭,你先别急,坐下来慢慢说!”

    萧筠庭眸光中的怒意未退,直起身子,移动脚步,稳稳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老袁,我的性格你知道,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解决这件事我用的方法就是以恶治恶。。”

    袁野直点头:“知道知道。”

    两人虽没有深交,到底是情面上的朋友,双方的面子还是要顾及。

    萧筠庭也不跟他多费口舌,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三天,我限你三天之内,抓到那群亡命之徒,要不然,我自己动手。”

    袁野立刻为难,他双手放在桌子上交握着,愁眉苦脸了一阵才说:“筠庭,你可能还不知道,这伙亡命之徒我们追了很久,一女五男,六人组合,个个高学历,有的甚至还是刑警队出身,现在我们面临的是一伙高级作案分子,这事得从长计议,万不能马虎。”

    萧筠庭冷笑,还高级分子?他整个眼神里充斥着的全是不屑。

    “从长计议?老袁,亏得你这话也能说出口,我底下的员工就活该给捅死?”

    袁野着急的又扶了扶眼镜:“别激动,别激动,现在不是正在商量了嘛,我会通知市里所有的特警,全力侦破此案!不光是你,我们身为警察,肯定是要还人民群众一个公道。”

    “记住,你的时间只有三天。”他愤然起身,大力的拉了拉自己的西装外套:“如果到时候你们这帮靠人民养活的废物不能侦破此案,别怪我亲自动手。”

    说完,他转身大步走出了局长办公室。

    袁野倚在办公桌上直叹气,他才四十岁不到,可头顶上的头发已经越来越少,这世界上的罪恶分子,抓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尹黎落醒来的时候,天已经模模糊糊擦了黑,下意识的动了动手臂,谁知扯动伤口,疼的厉害。

    受伤那会倒是没怎么有知觉,现在竟然使劲的疼。

    她艰难的坐起身子,病房的门也被人推开。

    抬去目光,惊讶的道:“妙妙,你怎么来了,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在医院?”

    “黎落,你终于醒了。”张妙提着保温壶进来的时候,语气里难掩激动:“那个萧总裁给我打电话,说你受伤了在医院,真的是把我吓了一跳,怎么样,现在没事了吧?”

    萧筠庭?

    尹黎落有一丝窃喜,咧开嘴笑了笑说:“我没事了。”

    “哦,对了,这件事不要告诉我大哥,他那个急性子指不定又惹出什么事来。”

    张妙拧着保温壶盖子的手突然一顿,勉强挤出一丝微笑:“知道了。”

    尹黎落侧着身子,盯着张妙的侧脸看了又看,狐疑的问道:“妙妙,你怎么了?还是说你和哥哥也吵架了?”

    张妙面对着桌子低着头,闻言,似是触动到了泪腺,突然抬起手捂着嘴巴轻轻抽噎了起来。

    这是唱的哪出,她只是问了一句话就把她给弄哭了?

    尹黎落顿时着急了,本想坐起身去安慰她,却不小心触碰到了伤口,惊呼了一声。

    张妙急忙去扶她,带着哭腔说道:“你有伤就不要乱动嘛!”

    尹黎落顺势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抬起头严肃的问道:“是不是我哥不让你再待在他身边?”

    张妙低着头,红着眼眶点了点头。

    这个尹权还真是不知好歹。

    她心里纵使有气,现在也不是发作的时候,也只能尽量安慰着她。

    “妙妙,你也别太着急,我哥哥,我了解的,他身上就是有那种身为富二代的臭毛病,又加上刚出看守所出来,心里肯定是不舒坦,你就让他自己好好想想清楚,等过段时间肯定会自己回来找你的。”

    即使知道,这种说法参假的水分较多,但张妙还是带着希翼的眼神不确定的问道:“真的吗?”

    她重重的点了点头。

    打发走了张妙,尹黎落才开始享用晚饭,以她那胡思乱想的性格,待在她身边陪她一夜,还不把她愁坏了,索性就让她回去忙她的工作,忙起来的时候才不至于想那么多。

    吃完张妙带来的粥,肚子有了热量,瞬间觉得浑身舒坦了很多。

    这个尹权,看来她真的得找他好好聊聊。

    护士来换了药,尹黎落躺在床上,没有任何一点睡意,他一直在琢磨着萧筠庭今天晚上会不会过来。

    想了好一会,她突然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抬起一只手狠狠的拍了拍脸颊:“尹黎落,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他和你非亲非故的,把你送到医院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记住,你们只是合约关系,合约关系,他那么花心,而且人品真的不怎么样,你怎么能喜欢他。”

    喜欢?尹黎落又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再没睡意,索性起床走出病房,她已经一天没有去看尹父,现在纵然想去,也万万是不能,她穿着一身病服,别再让父亲看了之后又担心。

    可是不知不觉之间,脚步已经走到了尹父的病房门外,尹黎落看了看,他们住的本也就在同一家医院。

    隔着门缝,她伸头朝里瞧了瞧,尹父已经睡下,她放心的点了点头,本想转身离去。

    这时,两个值夜班的小护士在走道旁一排椅子上聊起了天:“哎,看,这个病房里住着的就是前尹氏集团的董事长。”

    女人闲着无聊的时候,就是喜欢八卦,尹黎落笑了笑,并不打算理会,可是接下来另外一个护士说的话却瞬间让她怔在了原地。

    “我知道,就是前两天,有一个人突然找到了我,让我把一叠报纸送到尹董事长的那个病房,就会给我一笔钱,当时我没多想啊,就去了,可是后来……”说到这,她突然紧张兮兮的朝四周看了看,尹黎落下意识的侧过身子,那护士见无任何异样,才放心的继续说道:“那个尹小姐突然就把我大骂了一顿,然后才知道那些报纸是尹氏破产的消息。”

    尹黎落已经浑身僵硬,她紧紧握着拳头,脸色变的惨白。

    而另外一个小护士还在好奇的叽叽喳喳的问道:“真的,假的?我怎么没遇到这样的好事,可是那个人是谁啊?为什么要你把报纸送到尹董事长的病房?”

    “我哪知道,反正我也没伤谁,没害谁,有钱拿就行。”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