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追妻,临时新娘计划 > 第49章 是她先惹的我
    幸亏没下床去看,要不然还不得背过去,尹黎落呵呵的笑了两声说:“可能是吧!没打扰你睡觉吧,要不然你现在再躺会。”

    尹父摆了摆手:“不躺了,这一躺就是几个月,跟躺不够似的。”

    尹黎落低头,抿了抿嘴,闭了闭眼睛,这时,她突然感觉到尹父发颤的手掌,她一个心慌,他起头:“爸,你怎么了,怎么手在发抖,您哪不舒服吗?”

    尹父勉强笑了笑,低头看着两人相握的手,语气忽的放慢说道:“落落,爸爸要和你说说你生身父母的事?”

    生身父母?这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很遥远的词汇,遥远到什么时候?记忆力从未有过这么一个人。

    她在人生初识,有记忆的那个瞬间,脑海里只停留在福利院的那个大院子里的场景,后来遇到了尹权,再后来到尹家当起了千金大小姐,再大一点时,尹家和孙家联姻,遇到了孙清源,可以说在尹氏破产之前,她过了人生中最快乐,最幸福的这些年。

    关于亲生父母到底是谁,她的内心虽然存在着一丝小小的激动,但想知道的真相也并不是那么浓烈。

    “爸,今天我们先不说了,你先好好休息,改天再说。”

    “不行。”尹父突然变的严肃打断她:“落落,爸是什么样的身体,爸清楚的很,以后不能依靠我们了,你还有可依靠的人。”

    尹黎落无声,只是静静的看着,倘若她真的可以找到亲生父母,她也绝对不可能去相认,既然生了她,那为什么又要把她丢掉,无论有怎样的苦衷,都是无法原谅的过错。

    尹父眨巴眨巴眼睛,继续说道:“刚收养你的那段时间,我和你妈也想过就此把你当做亲生女儿留在身边,至于你的亲生父母,能不出现最好永远不要出现,可是等你大了一些,我们禁不住心中的疑惑,想着不管如何,都要给你一个答案,让你有自己选择的答案,从那以后,就开始暗中调查你的身份。”

    养在福利院的孩子大多是养不起,怕负担,所以直接选择丢弃,再或许是什么未婚女孩,怕影响日后的人生,留着个孩子是拖油瓶,可是不管是哪一种,都逃不开被丢的命运。

    她笑了笑,无所谓的问道:“那后来查到了吗?”

    尹父满眼失望的摇了摇头:“你的身份就像是有人刻意隐藏一样,查不到任何的踪迹。”

    “落落,我听说你不是有一条随身带在身上的项链吗?”

    尹黎落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关于这条项链,记忆中模糊又清晰,最后她说道:“早在福利院的时候就丢了,不知道是被同院的孩子抢走了,还是遗忘在了那个房间里,不过现在这一点都已经不重要了。”

    尹父点了点头,突然陷入了沉思,也没在勉强。

    尹黎落起身走到桌子旁,提起茶壶往杯子里倒水。

    这时,尹父突然说道:“改天你把清源和你哥叫过来,爸有话对你们说。”

    触不及防的,她手一顿,水直接倒在了桌子上,浸了一滩的水渍,尹黎落暗暗惊呼了一声,后退了两步,在不动声色中继续倒水。

    茶奉到尹父手心里之后,她才小心的探寻着:“爸,你把他们叫过来是有什么事?”

    显然,尹父半句不肯多透露:“你们到齐以后再说。”

    下午的时候,她试着联系尹权,可是手机依旧无法接通,可是就算联系到了她大哥,那么孙清源呢?

    总不可能再请他帮一次忙吧!不不不,这次打死也不干,况且,他不都是快要结婚了吗?

    三点时,突然有护士过来告诉她,关于珠宝店被洗劫一事,有警察来找她做笔录。

    当时大概是八点多,过了上班时间,尹黎落才姗姗来迟,因为是早晨,并未有什么顾客。

    因为萧筠庭不把她调回去这事,心生小别扭,后来经理把她调去后台清点货物。

    当她听到前面柜台发生响动之后,那也是那群亡命之徒抢劫完毕。

    她回到柜台的时候,看到满地的狼藉以及所剩无几的珠宝基本上是吓傻了,这时,那群人正打算拿着珠宝撤退的时候,有几个员工冲上去,本欲夺回被抢的珠宝,没想到却突然激怒了他们。

    手上提着二十寸见长的西瓜刀,两个员工当场躺在了血泊中,尹黎落即使害怕,但也拼着胆子上前,有三名员工被捅成了重伤,而她胳膊也被划上了刀伤,如果不是另外一名受伤的与员工紧紧的拽着她,不让她上前,恐怕今天趟在太平间的就是她了。

    回忆至此,但凡想起那血腥的画面,她还是心有余悸,脸色忽的变得惨白,尹黎落捂着胸口,咽了咽口水说:“他们总共六个人,好像还有一个女人,一切都像是有预谋性的,摄像头全部被破坏,正好赶上我们的保安那天早上调离去了别的地方,他们都戴着面罩看不清容貌,但是有一点我记得很清楚,里面有一个光头,哦,对了,我想起来……”

    尹黎落突然一声惊呼,心跳骤然加速,坐在床边的两名警察互相对视一眼。

    她忙继续说道:“那个光头和那个女人我之前见过,前段时间,我们珠宝店卖出一枚钻戒,事后,买珠宝的那两名顾客说我们卖假珠宝,去而复返,为此还到我们店里大吵了一架,隐约觉得似乎就和那两个人有关系。”

    两个警察顿时兴奋了起来:“那尹小姐,还记不记得他们的相貌?”

    关于相貌问题,因为尹黎落一直学的是珠宝设计,所以对每个物体的每个细节,都会记得很清楚,她点了点头说:“记得几个大概的相貌特征,你们有纸吗?我画下来吧?”

    她闭了闭眼,努力回忆两个人的样子,一会皱眉,一会又摇头,那个男人的相貌倒是记得很清楚,他的个子大概是一米七三左右,圆圆胖胖的,脸也很圆,是光头,没有任何头发,鼻子很大,但眼睛很小,没有眉毛。

    至于那个女人,当时她一直低着头,一副很害怕的模样,不怎么抬头,但是可以记得的是她有一头美丽的秀发,个子很高,大概在一米七零左右,很廋:“哦,还有,她的鼻梁山根处有一颗痣。”

    尹黎落又看了看,才确定的点了点头,这才把两张画像递给两个已经等了很久的警察。

    警察接过之后,拿起画像看了看,画的惟妙惟肖,就好像将要触摸到嫌疑人一般,很是惊喜:“尹小姐,谢谢你的配合,如果真的破了这个疑案,尹小姐绝对是头功,我们现在回局里报告,麻烦随时保持手机畅通。”

    尹黎落挥了挥手,笑了笑说:“你们放心吧,我在医院不会跑的。”

    “如果这个案子真的能破,也好还我死去的同事,及那些受重伤的同事一个交待。”

    两个警察对视一眼,心情也骤然陷入了沉郁当中,对于没能保护好人民群众,他们也表示十分的愧疚。

    问话结束后,也已经过了晚饭的时间,护士见警察走了之后,才把饭菜送到了尹黎落的病房,当时她正坐在病床上摆弄手机,想着到底该不该给萧筠庭发个信息?

    可是这都连续几天了,他没来看过她,也没打电话问候一下,真的有那么忙?还真是不信了。

    就在她打算直接打电话杀过去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打开,护士端着食盘走了进来:“吃饭了。”

    尹黎落放下手机,看着护士利索的已经在她病床上支好了小桌子,食盘被放在了上面。

    为啥她越想越觉得,那句‘吃饭了’的语气,有一种狱卒给犯人放饭时的那种怪味。

    尹黎落拿起筷子低头看着桌子上的饭菜,一碗米饭,一盘花生米,外加一个青菜,顿时就郁闷了,这是什么搭配?

    她放下筷子,朝正在往病房门外走去的护士说道:“等一下。”

    护士转过身。

    “为什么不是粥?我一个病人躺在床上,吃米饭能消化的动吗?”她伸手往碗沿上触了触:“而且还是凉的,你打算喂猪啊。”

    护士不冷不热的说道:“有吃的就不错了,你还挑三拣四,真以为你还是以前的大小姐。”

    这话说的,尹黎落十分不爱听,这吃饭和大小姐有半毛钱关系,她被以前的那些认识的人冷嘲热讽也就忍了,想不到连一个小护士也来奚落她,实在是忍无可忍。

    她把桌子一推,往后一靠,命令的说道:“给我重新换晚饭。”

    护士的双手往上衣口袋里一放,瞥了一眼说:“爱吃不吃。”

    转身就往外走去。

    这下尹黎落真的是怒了,坐起身,不可思议的愣了好一会,端起小桌子上的饭菜就往地板上砸去:“你算哪跟葱,竟然也敢在我这耀武扬威。”

    瓷器撞击地板的声音,一声声脆响传来,护士顿时抱头缩在角落。

    无可厚非的,这事又惊动了院长。

    院长推门而入的时候,着实被眼前的状况惊了抹了一把眼睛,他看着床上气定神闲的尹黎落:“怎么又是你。”

    什么叫又?哦,想起来了,还有前几天晚上的打架。

    她侧过头看了一眼,继续靠在床上抱着胳膊,风轻云淡的说:“是她先惹的我。”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