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追妻,临时新娘计划 > 第51章 别人的破鞋你当成宝
    过了两天,网上突然铺天盖地的传来盗窃六人团伙两人已归案,正是男光头男和那个女人,虽然四人扔潜逃在外,但这对于警局来说绝对是一项重大的突破案,而且珠宝也已经追回了大半。

    尹黎落作为对案情有重大帮助的人,自然是接受了警局的褒奖,一上午,她的病房异常的热闹,不断有记者出入。

    下午的时候,记者才逐渐散去,她胳膊上的伤只需再换一次药就可以出院。

    尹黎落盘腿坐在床上,不断的拨打着尹权的手机,可提示她的不是关机就是无法接听,这是尹权故意不接她的电话。

    突然就很奇怪,以尹权的性格,虽然他们俩经常闹矛盾,但也是过后几天便会重归于好,这是他第一次不理她这么长时间。

    这时,病房的门传来一阵敲门声,尹黎落头也没抬的应道:“进来。”

    她放下手机,撸起自己的袖子说道:“是不是要换最后一次药?”

    可是当她抬头看到面前穿着一身白大褂,穿着药盘的人是谁时,顿时愣了一下,惊喜了,急忙下床:“咦,智申?怎么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徐智申笑了笑,走过去,把药盘放在病床旁的桌子上,扶住尹黎落的肩膀把她轻轻的按坐在了床上,这才开口说道:“那边的事忙完了,提前回来的,昨天晚上的到的利旧市,我可是听说了你的光荣事迹,怎么样?胳膊还疼吗?”

    她那哪是什么光荣事迹,纯属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不过还是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不疼了,早就不疼了,

    徐智申点了点头,拿起桌子上的酒精和纱布:”我来给你换药。”

    她撸起宽松的病服袖子,胳膊上包的一大块纱布依旧很扎眼,徐智申微微弯腰,专注且熟练的用剪刀把纱布拆了下来,顿时一个冗长的口子现与眼前,不过已结痂,红肿也已经消了下去。

    他去那药水,无意间瞥见她手腕上的一条疤,这条疤虽触目惊心,但可以看的出年代久远,眉头忽的皱起,同样一条疤,他好像在另外一个人的手腕上也看到过。

    尹黎落见他盯着自己的手腕,立刻有所悟,开玩笑的说道:“你是不是正在想,这条疤是不是我割腕自杀不成留下的?”

    “什么?”他抬起头看她。

    她立刻咧开嘴笑了:“其实这个疤什么时候留下的,我也不记得了,在手上那么显眼的位置,是不是很丑?所以每次我总戴块表遮起来。”

    徐智申修长,白净,骨节分明的手轻轻的附上去,另一只手利索的给她上药,过了一会才说:“不丑。”

    换完药之后,徐智申正在收药盘,而尹黎落盘腿坐在床上,捧着下巴看着徐智申,这是她尹氏集团自从破产之后交的第一个朋友,是真正意义上的那种朋友,不和利益沾边,不和钱财沾边。

    徐智申突然抬起头说道:“对了,黎落,我听说尹权已经从公司辞职了?”

    触不及防的,她一时没能反应过来,愣了一会才说道,不再捧着下巴,双手随意的搭在腿上,提起这件事倒是挺尴尬的:“智申,这件事我觉得我应该向你道歉,本来你好心给我哥介绍工作,没想到他却让你失望了。“

    他直起身子,搬来一张椅子,坐在尹黎落的对面,无所谓的说道:“不是什么大事,别放在心上,况且大家也都是朋友,我了解了一下情况,这件事确实是我朋友公司经理的错,只不过尹权没有找到正确的解决方法,所以才出来解释这件事,你放心吧,我已经和我朋友解释过了。”

    为什么徐智申每次做的事情都觉得让她特别的暖心,特别的放心,她顿时感动的稀里哗啦:“谢谢你。”

    “不客气。”他眉眼弯弯的笑了起来:“正好今天你出院,晚上把尹权叫上,还有妙妙,我们大家坐在一起吃个饭。”

    一提起这事,尹黎落又郁闷了,她低着头,扣着手指,静默了一秒说道:“自从他在公司闹出打架的事件之后,就一直联系不到他。”

    徐智申突然皱起了眉头:“怎么会这样?”

    “这样吧,我来想办法,你好好养伤,我先去上班,到时候电话联系。”

    他站起身,把椅子放回原处,端起药盘就要往病房门外走去。

    “智申。”她咬了咬嘴唇,看着那个即将消失的白色身影,还是鼓起勇气说道:“前几天我爸说要见我哥和孙清源,但是联系不到我哥,而我和孙清源……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徐智申止住脚步,缓缓的转过身,略一思索,开口提醒道:“黎落,你有没有想过,或许你父亲早就知道了这一切的事情?你想想,他在商场曾叱咤几十年,又怎么可能看不出你的这点猫腻,况且,我觉得叔叔还是有那个承受能力,所以你还是实话实说的好,我说话难听,你也别太介意。“

    徐智申的话,尹黎落反复的想了想,觉得说的很对,这件事情总不可能一直瞒着,而且假如她下次去看父亲,万一再提起这事,她该怎么应对?是不可能再请孙清源帮忙。

    另外一方面,父亲都能对公司破产的事情做到平静如水,她和孙清源分手真的不算什么大事。

    想了想,尹黎落决定等下午出院手续办完之后就到父亲的病房说明情况。

    想什么来什么,这句话在她面前可以说是表现的淋漓尽致,她拿着出院单去找她的主治医生签字时,当时办公室里坐了两个人,一男一女,那个女子的手指好像是割破了,正在包扎。

    可是伴随着开门声,三个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投了过来,尹黎落当时就震惊了,竟然是孙清源和萧玉润。

    她现在心中也只有冷笑的份了,既然遇到了,那绝对不应该有任何的窘迫,被人说成心虚,旧情难忘就不好了。

    尹黎落很快恢复表情,看都没看两人一眼,仰着下巴高傲的坐到一边的椅子上等着。

    萧玉润移回目光,噘着嘴,毫不知道收敛的的咕哝着:“她怎么会在这?”

    孙清源的余光还未从尹黎落的身上移过来,愣了一会,医生正在帮萧玉润上药,顺势接口道:“萧小姐还不知道?前段时间尹小姐上班的珠宝遭到了抢劫,受伤来了医院,为此还是帮警察破获重大案件的关键证人,那珠宝店好像还是萧家旗下的吧!“

    萧玉润不屑的切了一声,冷嘲热讽的说道:“不就是画两张画像吗?还真把自己当成了英雄了,还真是可笑,再说了,我们萧家家大业大,可不差那一家珠宝店。”

    尹黎落立刻低头笑了笑,像那种从小娇生惯养,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公主,她还真的挺期待落魄的那么一天。

    她傲娇的伸手捋了捋额前的碎发,不动声色的说道:“那我就等着萧小姐差那一家珠宝店的时候。”

    手已经包扎妥当,而萧玉润的生活模式就是所有人都必须顺着她,但凡有一点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大小姐脾气马上就会上来,她沉不住气,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指着尹黎落就说道:“你是不是非要和我过不去?不就是因为清源选我没选你吗?”

    说到这,她突然又掩嘴笑了起来,双手优雅的抱着胳膊:“也是,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什么身份?清源选了我才是真正的明智之举。”

    是,她一直对孙清源背叛自己这事耿耿于怀,心中十分不舒服,但是她还没必要为一个胆小懦弱的男人给自己找不痛快。

    她也不恼,轻悠悠的说道:“到底是谁和谁过不去?大概连萧小姐也觉得抢了我本来的男朋友,所以啊,一见到我,总是免不了讽刺两句,看来我对你的威胁还真是挺大的,你还真把别人的破鞋当成了宝”

    “你这个贱女人,我不允许你在这胡说八道。”萧玉润优雅的气势一秒破功,完全是一副要撕了尹黎落的气势。

    孙清源在中间顺势抓住了她的胳膊,轻声细语的劝说道:“玉润乖,别再闹了行不行?这是在公众场合,你能不能顾忌点你的大小姐形象。”

    她一向最在乎的就是面子,听孙清源那么一说火气才稍稍刹了住:“清源,你记住,我这是在给你面子,毕竟闹起来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她悻悻的拽了拽衣服,瞪了尹黎落一眼,跺了跺脚,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孙清源朝已经呆住的医生道了一声对不起,拿起萧玉润的包,转身追了出去。

    尹黎落顿时抬头看天,气的直呼着气。

    她把出院手续往医生的桌子上一拍:“签字。”

    在一楼大厅转悠的尹黎落还在纠结着该怎样把真相告诉尹父,可这时却突然接到了护士的电话:“喂,尹小姐,你父亲突然昏迷病发,我们马上要进行急救手术。”

    话还未说完,尹黎落的脸色忽的变了,拔腿就往三楼的急救室跑去。

    手术已经在进行,急救室的灯也已经亮起。

    尹黎落等在手术室外,急的六神无主。

    她拿起手机,突然不知道该打给谁,她唯一的亲人只剩下了尹权,可尹权又不接她电话,她真的觉得压抑的日子快要崩溃了。

    颤抖的双手把电话拨去了萧筠庭那。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