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追妻,临时新娘计划 > 第52章 她被我气走了
    萧筠庭赶到医院时,走廊里人来人往,而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缩倦在角落,头埋在臂膀间的尹黎落。

    纤瘦的身体显得此时的她更加的脆弱,他慢慢的走近,皮鞋的声音踏在地板上,格外的清脆,不断有人从他身边走过,而他的目标就只有眼前那蹲在地上的女子。

    他停住脚步,随意的站着,双手放在裤子口袋中,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尹黎落,这点小灾小难就把你打趴下了,以前见你不是挺能耐的吗?”

    尹黎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忽然听到声音,忍不住浑身打了一个颤,她缓缓的抬起头,泪眼朦胧,带着些许的鼻音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从小到大,我没有亲人,没有父母,是他们给了我一个家,给了我所有的温暖,所以现在,我不想让他们出事。“

    萧筠庭内心深处似乎被触动,他的眼里有一丝泪腺在缓缓的流淌,他突然蹲下身,把尹黎落的头按在了自己的胸膛,无言的安慰。

    手术进行了三个小时,期间萧筠庭出去了一趟,等他再回来的时候,手术已经结束,他走到病房门边时,病房的门半开着。

    而尹黎落就跪在她父亲的床前,床上的尹父闭着眼,口中插着氧气罩,这时,有一个护士正从病房里走出去。

    他拦住了她问道:“手术怎么样了?”

    护士看了萧筠庭一眼,叹了一口气说:“命暂时是保住了,不过身体很弱,能不能醒过来还另说。”

    早前,他曾经向徐智申了解过尹父的情况,虽然也比较危险,但现在的这份危险来的太快,不合常理,他立刻说道:“这次突然发病,什么原因造成的?”

    护士疑惑的摇了摇头:“不清楚,还是要去问主治医生,不过在手术进行中,听医生提起过,好像是受到了什么重大打击。”

    萧筠庭点了点头,让开了一条路,他之所以会那么问护士,全是因为,醒过来的尹父身份太过敏感,他所不知道的萧氏和孙氏有可能对他采取了什么措施,现在看来还真有这么回事。

    尹黎落从病房出来的时候萧筠庭正在外面长椅上低头坐着,而旁边不远处有三三两两的小护士聚在一起议论纷纷,还时不时的把目光看向他。

    她视而不见,慢腾腾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说出来的话却已经是沙哑:“萧先生,谢谢你。”

    萧筠庭突然抬起头,眉宇间是深不见底的深邃,厚度适中的嘴唇紧紧的抿着,读不懂是什么表情,他说:“你不用谢我,我要你马上好起来,好好的工作。”

    她低下头,咽下哽咽,低低的说道:“我会的。”

    萧筠庭站起身打算离开。

    尹黎落一个激灵也跟着急忙站起身:“萧先生。”

    他转过身看着她。

    尹黎落吸了一口气强硬的说:“今天我在医院碰到了萧玉润和孙清源,后来我问了护士,在发病前,确实是有一男一女进入到我爸的病房,如果查清这件事情是真的,我不会放过他们。”

    萧筠庭怔了一下,突然歪着嘴角笑了起来:“你还有力气想着报仇,看来不会有什么事。”

    他嘴角噙着笑,转过身大步的朝另一边走去。

    那句话,怎么越想越觉得心里不舒坦,虽然她从未有过害人之心,但是别人假如想要害她,她也不是吃干饭的。

    尹黎落之所以把这件事向萧筠庭提一下,主要是因为萧玉润是他的妹妹,他这什么也没说,是怎么个意思?

    下午的时候,徐智申终于联系到了尹权,当时尹黎落正在病房门前守着。

    尹权火急火燎跑过来的时候,她心里无名的怒火突突的燃烧着,二话没说,走过去就给她大哥一巴掌,义愤填膺的吼道:“躺在里面的可是你的亲生父亲,你半点责任都没有,还配不配身为一个儿子?”

    尹权被打歪了脸,他只是四稳八摇的站着,没有任何的反应。

    身上散发着一股酒味,也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收拾自己,头发凌乱,衣服凌乱。

    他突然抬起头,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顿时伸手推了尹黎落的肩膀一把,痞气之极的说道:“你在我这撒什么泼?有本事把你那有钱的老公叫来给爸治病,哦,对了,人家根本就不买你的账吧,你拽什么拽,尹黎落,我现在告诉你,你已经不是尹家的女儿,给我滚。”

    她突然红了眼眶,尹权已经不止一次撵她,更不止一次说她不是尹家的女儿,即使有再坚强的护盾,也总有捅破的那一天。

    她强忍着泪意,抬起头充满质疑的看着他:“你非要这么阴阳怪气的和我说话是吗?”

    尹权突然后退两步,弯着腰吼道:“是,你的做法令我不齿,我更无法原谅。”

    尹黎落哗的一声,顿时泪流满面,可是却仍是倔强的仰起头:“好,今天你说的话,你别后悔。”

    她撞开了他,直直的跑了出去。

    尹权踉跄了几步,滑落在了墙角。

    徐智申忙完手术赶过来的时候,正看到尹权坐在长椅子上偷偷的抹着眼泪,他看了一圈,也没见到尹黎落的身影,他走过去皱着眉头问道:“怎么就你自己,黎落呢?”

    尹权微微的动了动手,没抬头:“被我气走了。“

    听到这句话,徐智申差点没摔过去,他很是无奈,在尹权的旁边坐下,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劝慰似的说道:“不要再执着了,都是成年人,相信有些道理你也明白,即使现在的处境你无法接受,也无法面对,但到底是已经发生了,你现在只有振作这一条路能走,即使你做了这么多混蛋的事,可黎落从来都没有放弃过你,难道你自己都没有一点的觉悟吗?”

    尹权抬起手揉了揉眉心,烦躁的说道:“我的事情你最好别管,在我父亲的这件事上我是感激你,但是你别仗着这份感激就来说教我。”

    徐智申突然之间哑口无言,看来这个尹权不但是一块石头,而且还是一块顽石,他站起身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好自为之。”

    周一,尹黎落在家修整了两天,心绪恢复了点才赶到公司去上班。

    好长时间没来公司了,竟让她觉得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以此同时,同事之间都在传着前段时间珠宝设计大赛的胜出者是于玉的消息。

    于玉?尹黎落还是有些印象,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那个设计师应该是萧筠庭的小情人,她还撞见过他们在办公室里你侬我侬。

    低头苦笑,很是疲惫的摇了摇头。

    她怀里正抱着文件让萧筠庭签字,看来得硬着头皮进去了,这次,她很是中规中矩的敲门,可是敲了半天门,没反应。

    这时,忘章走过来说:“尹助理,总裁去警局了,他说有什么事等他回来再说。”

    尹黎落‘哦’了一声,点了点头,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

    去警局?想来大概还是因为珠宝店被抢劫的事情。

    利旧市局长办公室。

    萧筠庭强压着怒气,双手撑在桌子上,脸色阴沉的难看,对坐在对面的袁野质问道:“六人盗窃团伙总共抓了几人?”

    袁野冷汗直流,他扶了扶眼睛,心平气和的说道:“筠庭,别激动,别激动,坐下来说,虽然我们只抓了两人,但这已经是重大突破,相信假以时日一定能全部抓获归案。”

    假以时日?他笑了,一拳头捶在了桌子上:“你到底有没有脑子,你还配不配当一个局长?六人团伙还没有全部抓获归案,你竟然就敢把尹黎落的身份曝光,那些人不报复还好说,如果尹黎落出了什么事,我一定跟你们没完。”

    “碰”的一声,他再次往桌子捶了一拳,转身出了局长办公室。

    袁野像是突然醍醐灌顶,整个脸色顿时全白了,他用手狠狠的拽了拽自己的头发,立刻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劈头盖脸的就骂道:“谁允许你们把尹黎落帮我们警局破案的消息给曝出去的,现在立刻全部删除。”

    尹父的手术费还差两万,虽然尹权说了那么绝情的话,但她总不可能不管,可这两万块钱该去哪弄?

    之前本来打算靠设计珠宝大赛的奖金,没想到落选了,可是向萧筠庭开口又实在是太为难情。

    就在她捧着下巴发呆的时候,香儿突然跑了过来,搂着她的肩膀就激动的说道:“黎落,你终于回来了。”

    尹黎落愣了一下,站起身,有了朋友的陪伴,她只是觉得心情没那么的颓废,拍着她的肩膀说道:“怎么?这么快就想我了?”

    香儿低着头,声音也低低的:“黎落,对不起,我要向你坦白一件事情。”

    坦白一件事情?她顿时对香儿说的这话摸不着头脑:“怎么了?”

    香儿闭了闭眼,刚打算开口,征询尹黎落的原谅,又有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吆,这不是我们的英雄回来了吗?”

    两人下意识的一起把目光投去,梁兰正抱着胳膊,一扭三晃的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几个看好事的员工。

    尹黎落瞪过去一眼,咬着牙说:“现在别惹我。”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