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追妻,临时新娘计划 > 第54章 别人哪能欺负得了她
    新的一天,尹黎落去总裁办公室找萧筠庭的时候,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收拾整齐,空无一人,这么快就走了?

    她的心里有说不上来的失落,男助理王章也不在公司,为什么他就能去,而她就不能去了?

    本来是挺颓废的,又正好赶上梁兰出院来公司上班的日子,而且萧筠庭走之前也在公开会议上做过说明,表示关于梁兰被推到一事,尹黎落会公开道歉。

    于是这一天,所有人都在期待着这场好戏,在公司的餐厅中时,香儿看着前面虽然被白纱布包着额头的梁兰,但还是来势汹汹,她扬着胜利的嘴角,仿佛在宣布着所有的主权都是她的。

    香儿心慌的拽了拽旁边尹黎落的衣袖,不确定的问道:“真的要道歉吗?对不起,这事都怪我!”

    尹黎落毫不在意的慷慨淋漓的妩媚一笑:“不就是道个歉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说着,她大步跨上去,在一脸等着看好戏的梁兰的身边停下脚步,吸气,吸气,再吸气,她个子很高,怎么感觉她才是被欺负的那一个,一闭眼快速的说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不知道原来你走路那么的不稳,轻轻一碰就倒了,还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以后我一定给你做牛做马补偿你,或者给你买副拐杖,教你怎么走路!”

    道歉的话一出,周围的人顿时传来了隐隐的笑声,也不知道他们笑啥,总之是道歉了。

    梁兰显然是不接受这种道歉,气急败坏的指着她:“你这是什么态度?”

    尹黎落顿时诧异了:“我都说跟你做牛做马了,你还不满意?”

    她不给梁兰任何反应的机会,急忙向旁边看热闹的人群说:“你们都看到了,帮我做个见证,我是真道歉了,做牛做马的那种。”

    完了之后还加了一句:“特真诚的。”

    然后哄堂大笑,尹黎落拍拍手,笑的一脸坦然,转身拉着香儿就走。

    梁兰的脸色直接白了又红,她跺跺脚冲人群吼道:“你们笑什么笑?”

    刚走了两步,突然看到餐厅的玻璃门边站着一个身影,那眉眼带笑,清瘦的身影仿佛把所有的阳光都吸引了过来。

    尹黎落立刻松开香儿的手腕跑了过去,兴冲冲的说道:“智申,你怎么来了?”

    徐智申笑了笑,抬起头把她下巴上一颗白米饭拂了下来说道:“听说你又闯祸了,所以过来看看。”

    尹黎落被那暧昧的动作惊了一下还未反应过来,没想到他又说出那么一句惊人的话来,瞬间不好意思了,尴尬的笑了笑说:“我是来道歉的。“

    徐智申也不介意,主动结束了这个话题,说道:“吃饱没,要不要再出去吃点。”

    “不用了。”尹黎落拜拜手说:“我现在要好好工作,努力的工作,争取闯自己的一片天地,再也不用看这些人的脸色了。”

    “行,支持你。”

    尹黎落喜滋滋的点了点头,忽然想起后面还有香儿,转过身说道:“我给你介绍一下,我在这个公司唯一的朋友。”

    “哎,人呢?”后面已经空空如也,尹黎落瞬间疑惑了:“刚刚还在这,现在怎么走了?”

    徐智申走上前两步说:“我刚刚看她接了一个电话,好像就走了。”

    其实对于香儿这个人,尹黎落原本是不打算深交的,对于她来说,第一次见面就出卖的人,以后也必定是仇人,可是自从她帮了她的弟弟,她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她想要感激的心情。

    她撇撇嘴说:“可能是有事吧,我们也走吧!”

    下午下班的时候,一下了公司的大楼,正看见徐智申的车停在下面,他摇开车窗说:“黎落,上车,我带你去吃饭。”

    吃饭?那怎么好意思啊,但是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尹黎落愉悦的跑到副驾驶坐上,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发动引擎,车子急速的向前行驶着,寂静无聊,尹黎落顺势开口问道:“哦,对了,智申,我爸的情况怎么样了?”

    徐智申得空看了尹黎落一眼,扯了扯嘴角宽慰的说道:”暂时没什么大问题,还在昏迷当中,你也别太担心。“

    她突然就愁眉苦脸了起来,好不容易醒了过来,结果现在又陷入了昏迷,但凡提到这事她就烦躁不堪,外加莫名的愤怒。

    尹黎落很是疲惫的低下头,声音也有些低:“上次手术费的钱我还差两万,我想……”

    “手术费的事你就不用着急。”徐智申突然开口打断道:“尹权已经垫付上了。”

    尹权?他哪来的钱?

    尹黎落顿时睁大眼睛,很是不可思议。

    到了妙妙所在的酒吧包厢里,她没想到的是,尹权竟然也在。

    他心情看上去似乎不错,在和张妙划拳喝酒,尹黎落的第一反应就是,看来他们之间的关系和好了。

    徐智申从她后面走过:“过来坐。”

    于是她立马明白了,这是徐智申这是为了化解他们之间的矛盾所设的饭局。

    既然如此,她也不能不给面子不是,清了清嗓子,大大方方的走了过去,把手提包往沙发上一扔,端起桌子上的酒杯就朝还在玩的高兴,视她为无物的尹权举杯:“大哥,这杯我敬你,感谢你终于有点责任心。”

    尹权突然一下就僵住了动作,缓了一会,才把目光看向她,扬了扬杯子,眼神有些迷离的说道:“躺在医院的是我父亲,我不救他,还能指望谁,指望你吗?”

    得了,一看这架势,又没戏,也真是枉费了人家徐智申的一番苦心,关于尹权钱的来处,她问过了,说是原先的公司的工资,本身工资就高,尹权也干了几个月,很值这个价钱。

    她扬起脖子,把杯子中的酒一饮而尽。

    走出包厢的时候,她有些迷迷糊糊,但意识尚还算清醒。

    打发出来送的张妙尽快回到包厢,现在的尹权很需要人陪。

    可是她又忍不住拉住她的手问道:“妙妙,你说,我大哥为什么就那么反对我结婚的事,就为了这点小事不惜断绝我们的兄妹关系,我就算想破了脑袋,我也没能想明白。”

    张妙突然就哽咽了,红着眼睛轻轻的拥抱了她,莫名其妙的说道:“爱有多层枷锁,但我到底是输给了你,黎落,这些事情以后你会知道的。”

    她不曾把尹父再次进急救室的原因其实是孙清源和萧玉润的关系告诉尹权,他性格冲动,又那么的不要命,真怕又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所以她选择自己去解决。

    徐智申送她回来的时候,她的精神还有些恍惚,但最终还是努力的微笑,摆了摆手道了一句晚安。

    公寓的门被关上。

    而徐智申的车停在外面,久久未离开,他从车里拿出香烟,连续抽了两根,才稍稍缓解烦躁的情绪。

    可是又忍不住把一直贴身带着的照片拿出来看了又看,那是一张黑白的老照片,里面有他,还有一个他正在寻找的人。

    看了好久才收了起来,拿出手机给萧筠庭打去了一个电话:“你到英国了?见到苏浅了吗?”

    英国的这个时间,大概是中午的的一点,刚过了吃午饭的时间,他从卧室里走出来,来到客厅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那一片沙滩,一只手放在裤子口袋中,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放在耳边。

    本来是高兴的,可是此时此刻,心情却怎么也好不起来:“见到了,她现在正在睡午觉。”

    徐智申还没来得及开口,萧筠庭继续说道:“你那边呢?尹黎落有没有出什么事?“

    他看了一眼公寓的大门笑了笑说说:“没事,她现在已经到达公寓。“

    “你还怕别人欺负她,我到公司的时候,她是在道歉,我看完全就像是她在欺负别人,我偷偷的把她道歉的视频录下来了,待会发给你。”

    挂了电话之后,有信息传入,他立刻点击来看,可能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自从点开视频到结束之后,他嘴角的笑意一直在不断的扩大。

    收回手机,把另一只手也顺势放进了口袋里,看来他的担心是多余的,这个尹黎落从来就不是省油的灯,别人哪能欺负得了她。

    利旧市的公寓内,尹黎落洗完澡,趴在床上,完全没有睡意,甚至是百无聊赖,她在想,现在这个时间萧筠庭在干嘛?

    以他那个性格,不会是又在泡妞吧,天呐,她怎么会有一种凌迟处死的感觉,很想给他发个信息,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想了想,光着脚板跑下床,翻出柜子中一直没来得及看的《临时新娘》的合约。

    关于这个合约,前面的内容大多都是他之前说过的,互帮互利,但最后的两条内容,看的直让她咋舌。

    倒数第一条是:在合约生效期间,女方不得以任何理由爱上男方,否则视为违约,违约金是他全部给她的钱加起来的两倍。

    倒数第二条是:在必要情况下,男方有权利要求女方为其生个孩子,假如生个男孩,五百万,外加一套房产,假如生个女孩,只有一套房产。

    尹黎落看的那叫一个愤怒,自己真的是眼瞎了,怎么当初没看合约,就能胡乱签了,她的脸色青了又红,拿起手机果断的给萧筠庭发去了一个短息:“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