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27章 初上顾家
    从工作室出来,虽然顾裴琛的表情看着并没有什么,嘴角噙着的笑容就没消失过,但安恬就是敏锐的觉出他情绪不对,却又不知道他为什么不高兴。所以打从上车起,两人就保持着一人专注开车一人专注看窗外风景,谁也没有说话,气氛说不出的尴尬沉闷。

    就这么憋了一路,这诡异的气氛安恬实在是扛不住了,这才扭头问顾裴琛,“我们……现在去哪?”

    顾裴琛笑容不减,“你想去哪?”

    “我……”安恬觉得两人这样呆着挺别扭的,想了想道,“要不送我去向敏那吧。”

    “下周我们就订婚了。”顾裴琛却没头没脑的接了这么一句。

    “嗯?”这话题转的安恬没反应过来。

    “要不今天就去我家吃个饭吧,改天再安排两家长辈正式见个面。”顾裴琛道。

    这话也没有哪里不对,但安恬就是一阵不舒服,眉头当即就皱了起来,沉下脸道,“不是,你这见天是遛狗呢,一会儿试礼服一会儿去你家的,还能不能有个准数了?说是试礼服,结果草稿都没出来,我被人摆弄折腾还没怎么着呢,你这闹的哪门子情绪啊?”

    “你想多了。”顾裴琛语气都不带变的,顿了顿接着道,“陈安工作效率挺快的,还以为今天过去能看到成品,没想到……”

    “我就是没想到你这么能瞎折腾。”安恬撇撇嘴,“之前还说是人家看着我没表态觉得不满意主动要重做的呢,还好意思说别人是龟毛。”

    被安恬一通喷,顾裴琛却只是皱了皱眉,叹了口气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闹情绪的,我……就是看陈安那小子在你身上动手动脚,不舒服。”

    安恬眨了眨眼,反应了一会儿才回过味儿来,“哎,闹半天你是在吃醋啊?”

    “嗯。”顾裴琛斜了安恬一眼,面不改色的点点头,承认的真大方。

    本来还想趁机揶揄两句的,可人家大方了,安恬自己反而不好意思了,耳根儿发热,不自在的扭开了脸。

    “那……”

    “你要没准备好,改天再去我家也成,就是我爷爷挺想看看你的,自打知道我们订婚的事,就一直念叨。”就像是安恬肚子里的蛔虫,知道她是要说什么,顾裴琛打断她道。

    “这不没几天到日子了么?就……就今天吧。”安恬尴尬的揉了揉鼻子,“不过就是太仓促,我都没什么准备,哎,你爷爷他有什么爱好啊?你说我这买点什么好呢?”

    “什么也不用,人去就行了。”顾裴琛这下是真的笑了。

    “那可不行。”安恬坚持道,“虽然你这人想一茬是一茬的,不过初次上门礼物还是得准备的,总不好失了礼数。”

    “那好。”顾裴琛点点头,“我爷爷他就是个老文艺,平时没什么特别爱好,就爱喝茶下棋,和老伙伴儿一起拉拉二胡什么的,前阵子他那把二胡正好被大姑家的小孙子给摔折了,要不就买把二胡得了。”

    “这主意不错。”安恬赞同的点点头,顾老爷子这样的人物什么贵东西好东西没见过,所以送礼不在于浮夸贵重,得要投其所好才行。

    为这,两人专程转道去了趟乐器行,挑了把哪里最贵最好的二胡,不过付钱的时候安恬还是偷偷在心里肉疼了一把,就这么一把二胡,几乎花掉她一年的积蓄。

    从乐器行出来,差不多快中午了,顾裴琛先给家里去了个电话,这才带着安恬开车回了顾宅。

    路上还好,两人说说笑笑也没觉得什么,等车子进了顾宅大门,安恬就开始紧张了起来,手心都是汗,走路都快顺拐了。

    “别紧张,我爷爷人很好的,就一乐呵老头。”看出安恬的紧张,顾裴琛捏了捏她的手。

    “嗯。”安恬笑着点了点头,可心里的紧张却一点没减少。

    倒不是因为顾家是高于安家的世家豪门,而是因为顾老爷子这个人。安恬虽然从不关心所谓的上流社会信息,打交道的也都是向敏这样阶层的普通人,交的男朋友还是程远那样的土凤凰,但身在安家,有关顾家的事情还是多少有耳闻的。

    顾家百年前的土匪起家,文革时期误打误撞进了政坛,后来又莫名其妙混上了黑道,一直到顾老爷子那一辈才开始洗白从商,所以可以说,别看顾老爷子他现在没事儿拉拉二胡,喝喝茶下下棋或者拎个笼子遛遛鸟是个乐呵老头,其实年轻时候却是个黑白两道通吃的传奇人物。

    这样的人物一想就不简单,让人莫名就生出敬畏来。

    安恬就觉得,自己这会儿没见到人是紧张,一会儿见了人绝逼腿软。

    “少爷回来了,老爷在花厅那边,正跟陈管家下棋呢。”两人刚从停车场出来,佣人就迎了出来。

    “嗯,我知道了。”顾裴琛点点头,这才拉过安恬做介绍,“这是安恬,恬恬,这是照顾爷爷起居的长嫂。”

    长嫂忙弯腰道,“安小姐好。”

    安恬被她的动静吓一跳,稳了稳心神不自在的应道,“长嫂好。”

    “我们进去吧。”顾裴琛介绍完拉着安恬就径自穿个大门,朝花厅那边走去。

    顾宅虽然是百年世家的豪门,宅子占地也广,却远没有现代建筑的奢华,也不像顾裴琛那的别墅,就是一栋古色古香的四进院。除了进门那跟了时代用了铁艺雕花栅门,划了块地做停车场,其它的都还保持着历史的原貌,九曲回廊,假山流水,还颇有一番时空乱入的意境。

    一路走来,院子大多空置着,却被打理的很好,繁花缤纷绿草如茵,也就是冷清了点。

    而长嫂所说的花厅就在最后一进院子,早些年家里人多的时候住人,后来空下来就让人给辟出来做了花厅。除了院子里原有的花草假山,还特地建了个温室花房,闲来没事老爷子要嘛和管家在这里下下棋,要嘛就是约上老伙计拉上一段二胡,日子过得是相当逍遥自在。

    可不,前面还听长嫂说老爷子在花厅和管家下棋呢,他们过来这会儿功夫,远远就听到二胡响了。

    安恬满心紧张都让这破音的二胡声给抖没了,忍不住笑出了声,“拉二胡呢,咱们来的还真是时候。”

    顾裴琛也笑着摇了摇头,“过去吧。”走了几步又问道,“还紧张么?”

    安恬抬手遮着嘴巴,小小声的道,“都让你爷爷这二胡颤没了。”

    顾裴琛噗嗤一声,跟着乐了。

    两人的动静不小,当即就惊动了那沉浸文艺的两人。

    陈管家看了这边一眼,对老爷子道,“是少爷回来了。”说罢站起身来,等两人走近便点点头,“少爷。”看到安恬顿了顿,“这位应该就是安小姐了,你好。”

    “你好。”安恬忙礼貌的回了一声,这才转头看向一边还架着二胡的老爷子,“顾爷爷好。”说罢从顾裴琛手里拿过装二胡的长形紫檀木盒,“不知道您喜欢什么,听……顾裴琛说您喜欢二胡,所以就去乐器行挑了一把,我对这个也不在行,买的不好爷爷可别嫌弃。”

    “哎哟!”老爷子本来在打量着安恬,对礼物不礼物的也没什么兴趣,但一听是二胡,突然就精神了,伸手就接了过去,打开盒子看到二胡的成色,一眼就看出是把好的,当即就笑眯了眼,“好好,这礼物爷爷喜欢,不过都是一家人不用那么见外,人来就行了,下次可别再这么破费了啊?”

    “顾爷爷喜欢就好。”安恬笑了笑。

    陈管家看了看腕表道,“少爷和安小姐回来了,那咱们也别在这花厅耗着了,还是开饭吧,都这个点儿了?”

    “对对,开饭开饭!”老爷子把拉的二胡递给陈管家,抱着安恬送的那个就不撒手了,单手撑着膝盖蹭的站起身来,率先走在了前头,比安老太太还高寿居然不用杵拐棍还健步如飞,“走,吃饭去!”

    安恬看得咂舌,还纳闷儿顾裴琛和陈管家怎么也不扶着,却见顾裴琛摇了摇头,小声道,“爷爷他不喜欢被人扶着,觉得那是糟老头子的专利,他还老当益壮年轻着呢。”

    安恬又没忍住乐了。

    虽然刚接触,但安恬看得出来,这老人的确不简单,但比起安老太太还是可爱多了。不管他骨子里是个怎样的人,但至少是个相处起来舒服的老人。

    看着顾老爷子的些微佝偻的背影,安恬忍不住转头看了看顾裴琛。别说,这爷孙俩长得还真相,应该说,顾裴琛这大部分的容貌都遗传了顾家的好基因。

    几人从花厅出来,却发现先前挺冷清的宅子突然多出了不少人,大人小孩儿,闹哄哄的还挺热闹,而其中一个还是安恬眼熟的,就是陈安。

    陈安看着花枝招展像个娘娘腔,混在一群人中却很活泼健谈,远远看到他们就跑了过来,“外公!”

    老爷子被那迎风而来的香水味儿熏的连连打了两个喷嚏,嫌弃的躲开了外孙的爪子,“去去去,一边儿呆着,你说你个男的,整天喷香抹粉的,还有你看你这都穿的什么玩意儿啊?”伸手捏着陈安的半透明花衬衫抖了抖就飞快的松手,眉头皱的都快打结了,“这要落在抗战时期,准被鬼子当花姑娘给抓了!”

    这话一出不止安恬和陈管家,连顾裴琛都笑呛了。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