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35章 你对我做了什么
    “喝酒吗?”

    安恬正纳闷儿的不时张望,就听顾裴琛突然问了一句。正要拒绝,却被向敏抢过了话头。

    “喝,吃这个不喝酒,那简直没意思!”向敏一口咬掉竹签上的螺蛳肉,“我给你说啊,咱们安恬喝酒可厉害了,只要不合杂,放倒一片没问题!”

    安恬一听就急了,“你胡说什……”

    “那敢情好,这么干吃着的确没劲,那咱们叫上几瓶好好喝个?”顾裴琛不动声色的打断安恬的抗议,眯眼浅笑的样子简直就是一只修炼成精的老狐狸。

    “还是算了吧,这路边摊的酒都是廉价啤酒什么的,可跟你平常喝的那些洋酒没法比。”安恬说的是实在话,在她看来顾裴琛吃路边摊就已经够稀奇的了,要是再拿着瓶几块钱的啤酒对嘴吹,那画风也太崩了。

    “啤酒我的确何不惯,不过二锅头我倒是挺喜欢的。”顾裴琛说罢扭头就冲老板喊道,“老板,来一打啤酒两瓶二锅头!”

    安恬当即就被惊到了,“喂!你叫那么多干嘛?”

    “叫了未必都喝啊,关键是那个气氛。”顾裴琛说着扭头问向敏,“你说对吧?”

    “就是。”向敏赞同的点头,完了还特豪气的拍了拍安恬的肩膀,一边伸手又拿起一串烤里脊一边道,“别担心,有你男人在,用不着你花钱的!”

    老板很快就把啤酒和二锅头拎了过来,两人谁也没管安恬,就那么不分性别不顾身份,豪爽的一人一瓶啤酒嘴对瓶口吹了起来,俨然忘却矜持优雅为何物。

    安恬在一边看得瞠目结舌,稀里糊涂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被带进拼酒行列的。一开始三人还对瓶吹,后来终于是让美食占了上风,弃了豪爽,用酒杯斯文喝了起来。

    安恬酒量的确不差,向敏都醺醺欲醉的说起了胡话,她还眼明心亮。顾裴琛看在眼里,暗自叹服之余,却没有忘了向敏说过她不能喝杂酒的事,心里一直在算计着时机。趁着安恬拿肉串吃的功夫,顾裴琛给她倒酒,不动声色的就将二锅头混了进去。

    安恬吃完肉串端酒喝,完了咂巴咂巴嘴,“这酒味道怎么怪怪的?”

    “应该是肉串抢味儿了。”顾裴琛说着端起面前的酒杯也喝了一口,“我喝着就还是那味儿。”

    “哦。”安恬傻傻的信了,仰头将杯里的酒给喝干了,而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不负顾裴琛所谓的一杯趴,瞬间醉成了一滩烂泥。

    “还真是一杯倒啊!”顾裴琛摸着下巴,挑着眉,笑得一脸的奸诈。

    顾裴琛招来老板结了账,打电话叫助理过来接送向敏,然后起身过去打横抱走了醉得人事不省的安恬。

    顾裴琛没有送安恬去向敏那也没有送她去安家,而是直接把人带回了自己别墅。

    吴姐来开的门,一眼看到顾裴琛怀里的安恬还愣了愣,随即就面色如常的侧身让出道来,“顾先生。”

    顾裴琛点点头,什么也没说,径自抱着安恬上了楼上的卧室。

    吴姐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明智的不上去打扰,默默的关门回去继续睡觉了。

    话说楼上,顾裴琛将人放到床上,撑手于安恬头两侧,倾身压下,欲要进行下一步动作的他却突然顿住了,倒不是他突然君子觉醒,而是……有点煞风景!因为,这丫睡的太死了,不能忍的是,居然还流口水!

    顾裴琛嘴角抽搐的绷了半天,最后还是忍无可忍的起身去浴室放好热水,又出来剥了安恬身上的衣服,把人给抱去洗澡。

    这洗澡也是个折磨人的技术活啊,因为安恬醉得人事不省,睡的太沉,一进浴缸就直往下出溜,被呛了都不醒,只本能的张嘴咕噜噜吐水泡,顾裴琛必须时刻警醒别把这货给不小心淹死,还得时不时手忙脚乱的水底捞人,一来二去,自己还没下水,就被某人无意识的扑棱成了落汤鸡,洗个澡简直比打仗还要兵荒马乱。

    等好不容易把安恬洗好捞出浴缸,顾裴琛自己已经浑身往下淌水了。一步一步水洼的走出浴室,此刻的他心里特别的郁闷,早知道就干脆一起鸳鸯浴了,也好过现在这样水鬼似的操蛋样。

    不过也就是咬牙切齿的想想,要是把持不住,受罪的还是安恬,好歹是两人的第一次,可不能给对方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

    把安恬赤果果的塞进被窝,顾裴琛也没给她穿衣服,转身就进浴室扒拉掉身上的衣服洗了个战斗澡。等他洗完出来,安恬已经搂着被子裹成了蚕蛹,不过幸好没有再煞风景的流口水了。

    顾裴琛俯视打量着被子里只露出个绯红小脸的人儿,嘴角勾起愉悦的弧度,幽邃的深眸涟漪缱绻,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俯身亲吻了下安恬鼻尖,顾裴琛随手将腰上的浴巾一扯一丢,拉开被安恬裹在身上的被子也钻进了被窝,伸手将瞬间蜷成团的人儿抱进怀里,一个翻身就压了上去。

    “唔……”这翻来压下的动作过大,安恬不舒服的嘤咛一声,皱眉不满的嘟了嘟嘴,又继续安然的睡的香甜,压根儿没意识到此刻的危险。

    那声嘤咛不过是条件反射的抗议,听在顾裴琛耳里却仿似羽毛撩在心尖,眸色一深,当即就对着微微翕张的肉嘟红唇吻了下去。

    双唇相触的瞬间,就好比热油遇上火焰,仿似空气中都能听到激情的噼啪燃烧。顾裴琛一手扣住安恬的后脑勺,一手扣着安恬的腰,让两人身体更加紧密贴合的同时吻得更加霸道入深,用风卷残云形容也不为过,那狠劲儿,简直恨不得将安恬整个吞吃入腹才甘心似的。

    “唔……啤,啤酒鸭……不,唔,不好吃……”就在这激情燃烧的时刻,被吻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安恬忽然嘟哝着甩手就给了顾裴琛一巴掌,随后一秒不停,双手胡乱划拉着就想逃。

    被甩了一巴掌的顾裴琛瞬间一怔,还以为安恬被折腾醒了,一看之下才发现是在发梦,顿时哭笑不得。

    “啤酒鸭不好吃,嗯?”顾裴琛眯眼捏住安恬的下巴,一手控制住她不安分划拉的手,“不好吃今儿你也得给我咽下去。”说完不再迟疑,再次低头封住那嘀咕梦呓的嘴巴,耳朵总算安静了,但安静是短暂的,很快就在顾裴琛霸道的攻城掠地下再次响起了嗯嗯啊啊的缠绵唱和。

    窗明几净,阳光暖暖的打照在房间每一个角落。

    安恬被光线刺的醒了过来,睁眼的瞬间还有些发懵。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不是自己熟悉的房间,惊得当即坐起身来,却因为身体的不适嘶了一口凉气。

    心里咯噔一跳,安恬下意识的掀被查看自己的身体,在看清上面斑驳的痕迹时,只觉脑子嗡的一声,瞬间炸了。瞪着眼睛刚要尖叫,谁知还没出声,就被骤然响起的男声先声夺人。

    “你对我做了什么?”

    安恬到嘴的尖叫喉头一哽,扭头就见身边顾裴琛一脸冰寒的看着自己,虽然躺着没动,但那浑身凌厉尖锐的气场却不减分毫,直教人不寒而栗。

    被顾裴琛冰冷的眼神看得头皮发麻,安恬张了张嘴,愣是没找着语言。

    将安恬的反应看在眼里,顾裴琛心里暗喜,面上却冰冷依旧,拥着被子也坐起身来,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皱着眉头一脸的痛苦。

    “你怎么在我床上?”过了好一会儿,顾裴琛这才放下手,掀被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安恬身上遍布密集的吻痕,再看向安恬时眼底又是震惊又是无措,“我们……你,你对我……”

    安恬深深觉得,这一刻,她三观尽碎雷成了傻逼。

    “不是,你是不是拿错台词了?”好半响,安恬才气弱的找回自己的声音,心情复杂的都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好了,“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是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你这一副小媳妇儿被强的嘴脸到底还要不要脸啊?!”

    “我做了什么?”顾裴琛扶着额头,继续装,“昨晚不是你送我回来的么?不好意思,昨晚喝断片了,我实在没有印象……”

    顾裴琛话没说完,安恬就炸了,一巴掌甩在他胳膊上,“顾裴琛你他妈什么意思?!喝断片没印象?你他妈占了便宜还卖乖,做贼的喊抓贼!怎么着,想赖啊?!是不是接下来就该昭告天下,我安恬不知检点趁你喝醉爬上你的床逼你酒后乱性,解除婚约啊?!”

    顾裴琛深谙见好就收之道,顺势就把安恬抱进了怀里,“恬恬你别激动,我只是喝太多不记得,没说要赖要解除婚约啊!我们本来就是未婚夫妻,这样其实也没什么,很正常的,你别激动,冷静,冷静啊!”

    顾裴琛用了力,安恬自然是挣扎不过他的,更何况是眼下浑身酸痛无力,简直就是战渣,没一会儿就歇菜,软在了顾裴琛怀里。但心里是真委屈啊,尼玛有这么坑爹的吗?自己稀里糊涂被吃干抹净就算了,居然还大清早遭此惊吓,简直最坑爹没有之一!

    “你贼喊捉贼,你无耻!”半晌,冷静下来的安恬哽咽控诉。

    “我就是太震惊,没反应过来。”顾裴琛趁机上下其手吃豆腐,睁眼说瞎话简直炉火纯青。

    “你那眼神冷的像是要吃人。”重点偏了的安恬吸了吸鼻子,继续窝在某人委屈控诉。

    “我那是条件反射。”顾裴琛继续瞎扯。

    安恬默了,多么高深的应对,她竟无言以对。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