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38章 麻烦小太妹
    因为下午还有课,安恬离开公司就直接打车去了画室,却不想刚到校门口,就碰到了个意想不到的人。

    “岳小姐?”饶是安恬再想维持住面上的冷静,语气里还是忍不住惊讶。

    没错,等在校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有过一面之缘的岳佳琳。

    “巧啊,安小姐。”岳佳琳笑了笑,踩着细高跟儿,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安恬面前。

    “我看不是巧合吧。”因为对方穿着细高跟儿,安恬生生矮了小半个头,对方那居高临下的气势令她很是不舒服,干脆后退两步拉开距离,输身高不输气势的微扬起下巴,“岳小姐专程到这里等我,是为了顾裴琛?”虽然是疑问句,语气却很笃定。

    岳佳琳静静的与安恬对视了一会儿,忽然就笑了,“安小姐还真是让我意外,没错,我就是为了裴琛专程在这儿等你的。”

    “为了裴琛?”安恬哼笑一声,“就是不知道岳小姐是以什么立场,青梅竹马,还是前女友?不过我想,不管是以哪一种,岳小姐现在,都没有那个立场吧?”

    “他都告诉你了?”岳佳琳脸色一变,笑容当即就端不住了,咬牙缓了缓,才僵硬的勾起嘴角,“那他有没有告诉你,我们究竟是为什么分手的?”

    “你们为什么分手,跟我没关系,也不感兴趣。”安恬想也不想就道。

    “据我所知,你已经和裴琛同居了吧?”岳佳琳忽然凑近安恬耳边,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关你什么事?”那喷在耳边的热气激起安恬一身的鸡皮疙瘩,下意识的往一边让开了。

    岳佳琳也不介意,纵了纵肩道,“那你和他同居也有段日子了,可知道裴琛那别墅里,其实有间常年上锁的禁室?除了吴姐和他自己,谁也不准擅入。”

    安恬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岳佳琳,眼神明显带着戒备。

    安恬的反应看得岳佳琳心情大好,嘴角的笑容总算不那么僵硬了,“那我现在就偷偷告诉你,那里面珍藏的,其实……就是裴琛心里的白月光,你和我,都不过是个替身而已。”

    岳佳琳说完抬手指了指自己右眼角的红色泪痣,不再废话,径自和安恬擦身而过,上了路边停放的一辆红色法拉利。

    岳佳琳的居心叵测傻子都能看的出来,所以安恬并没有将她的话放在心上,哼了一声,径自朝校门走去。不就是拐着弯提醒自己不是顾裴琛的初恋么?都是成年人,谁心里还没有个年少轻狂时留下的白月光呢,还替身,啧啧,以为自己是演偶像剧呢?

    安恬咬牙切齿想的有些入神,肩膀被拍吓了一大跳,转身就见刘洋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想什么呢,叫你半天都不应?”嘴上这么问着,刘洋却扭头望了眼法拉利开走的方向,“刚那女人是谁啊?看她和你说话皮笑肉不笑的,该不会是你情敌吧?”

    “刘老师,你个大男人这么八卦,你女朋友造吗?”安恬翻了个白眼,转身继续往前走。

    “我女朋友啊……”刘洋弹了弹手里的教案,笑容里有着几分不易察觉的苦涩,“被人拐啦!”

    “啊?”安恬听得一愣。

    “没什么,走吧。”刘洋将教案往腋下一夹,单手插在裤兜里,步伐潇洒。

    安恬忍不住拿眼角瞥了刘洋一眼,不得不说,刘洋除了性格不靠谱,外表看着还是帅哥一枚,瞧着人模人样的,不熟悉的人肯定看不出来,这丫其实内里就是个抠脚大汉。

    “比赛结果下来了吗?”摇了摇头,驱散脑子里的吐槽,安恬问道。

    “还没,不过应该就是这两天吧。”顿了顿,刘洋接着问安恬,“咱们这届差不多快毕业了,你真打算在画室一直这么干下去啊,你素描可是个好手艺,真不打算换个行道?”

    “换什么?”安恬问的漫不经心。

    “换什么也比现在呆在画室高不成低不就的好吧。”刘洋微皱眉头道。

    “我无所谓啊。”安恬纵了纵肩笑道,“我就是这么个胸无大志的小女人,你不早就已经习惯了吗?”

    刘洋看着她没有说话,只是暗暗叹了口气。身为好友兼暗恋着,他可是知道的,安恬当初是学的设计专业,当初还是尖子生毕业,那一手素描和暗藏的设计天赋,随便到哪一家大公司都能出人头地,可他就是想不通,有着这能耐,怎么就偏偏这么玩物丧志呢,难道就因为一个安家?

    一想到这,刘洋就为安恬感到不值。

    两人并没有一同去画室,下午刘洋另外有课,画室的美术课就由安恬负责,所以两人在拐过一栋教学楼后,就各自分道扬镳。

    学校就一个美术特长班,别的老师都是一天两节课或者一节课,画室却不行,因为是靠特长提高升学率,所以学校每个班的美术课都是正式轮流排列下来的,所以这样一来,画室几乎是节节有课,上午下午都没得休息。

    下午刘洋除了自己的数学课,还要给个物理老师代课,也是没空,所以也就意味着下午的绘画课都得安恬一肩挑。

    好在绘画课不比其它,不需要嘴不停歇的讲课,只需要看着大家安静画画,不对的地方指点纠正下就成。

    所以说,这其实是个很惬意轻松的工作。安恬不是第一次一肩挑,也没觉得压力,但今天,显然是个意外集发日。

    刚推门进去,就被门框上的颜料兜头淋了一身。

    原本嘈杂的画室因为这突来一幕,瞬间鸦雀无声。

    从来没被这么恶作剧过,安恬气得不行,可被颜料糊了一脸,连深呼吸都做不到,咬牙站了半天才压下了脾气,抬手抹掉糊在眼睛上的颜料,冷冷的扫视在座众人。

    “谁干的?”安恬语气很平静,却蕴藏着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

    大家面面相觑,皆是一脸茫然。

    安恬眯着眼一一从这些孩子脸上看过去,很快就锁定在角落一个翘着二郎腿痞里痞气的女同学身上。

    女同学一张脸上浓妆艳抹画得跟个鬼似的,虽然穿着校服,领口却刻意开的很大,里面的光景几乎若隐若现,及膝的裙子也刻意给裁剪掉了两公分,一看就是个问题学生,而且还是个生面孔。

    “你就是安恬?”不等安恬开口质问,那女生就起身背靠着墙,率先开了口。

    “我是。”安恬无视狼狈的径自走进画室,和女生遥遥相望,“你是哪个班的学生,之前可没在画室见过你。”

    一个男同学捂着嘴小声对安恬道,“安老师,她是高三二十一班的,叫闫梦雪,是今天刚转来的新生,据说还是专程为你才转咱们学校来的。”

    “哦?”安恬听到男同学的话挑了挑眉,“这么说,我身上这颜料,是闫梦雪同学给的见面礼咯?”

    “是啊。”闫梦雪目中无人的仰着下巴,眯缝着烟熏绿闪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安恬,“这份见面礼,安老师还喜欢吗?”

    安恬咬着牙脸色一沉,伸手一指门口,“出去!”

    闫梦雪却动也不动,“那家伙说的没错,我闫梦雪就是专程为你转学来的,我就是想看看,你一个私生女,究竟是凭哪点勾搭上顾裴琛的。”

    安恬呼吸一滞,她本来不想跟个小屁孩儿计较,顶多赶出去就算了,但没想到这闫梦雪居然开口就踩了雷区。

    “想知道?”收回指着门口的手,安恬眼神泛着森冷,“那我就告诉你,我的确是个私生女,但你信不信,就咱俩现在站一块儿,顾裴琛情愿看我这一身颜料,也不屑看你这鬼样子一眼,私生女怎么了?私生女我行得正坐得端,而且我的事也用不着你个外人来指手画脚!可是你呢,父母花钱是让你来学校学知识的,不是让你来做流氓的!你想混成社会上的小太妹?很抱歉你来错地方了,你现在马上给我滚出去!”

    “啧啧,口气倒是不小。”被安恬这么一通喝骂,闫梦雪却无动于衷,脸上依旧挂着轻佻蔑视的冷笑,“你有本事,就让学校把我给开除啊!哦……我忘了,你是顾裴琛的未婚妻嘛,不过你不妨试试,看看他会不会为了你,得罪我们闫家。”

    安恬眯眼看着闫梦雪,“你滚不滚出去?”

    “不。”闫梦雪一脸挑衅的看着安恬。

    “好。”安恬冷笑着点点头,不再给她废话,而是转头对其他同学道,“同学们听好了,今天这节课该为室外写生,大家现在就跟我走吧。”

    安恬说完就转身往门外走,被一个坐在门口的一个女生给叫住了,“安老师,你这身不处理一下吗?”

    “不用了。”安恬指了指自己,“今天的主题就是我,我给你们做模特,所以,尽情发挥你们的才华吧。”说完冷冷的看了闫梦雪一眼,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心里却在暗骂顾裴琛烂桃花,连十几岁的未成年都不放过,简直妖孽不能忍!

    见罢,其他人不再迟疑,纷纷背起画板拿起面前的画具,就跟了出去。

    闫梦雪没料到安恬居然会来这么一出,猛地站直身体,瞪着瞬间变得空荡荡的教室,气得一脚踹翻了面前的凳子。

    “以为这样躲出去我就拿你没办法吗?哼!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走着瞧吧!”闫梦雪咬牙露出一个狰狞的冷笑,这才空着手也跟着出了画室。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