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39章 李菲丑闻
    安恬虽然没把闫梦雪个孩子放在眼里,但还是被膈应得不轻,好在对方也没那条件每节课来闹。心里下了决定,回头得给刘洋通过个气儿,以后高三二十三班的课她都不上,要是今天这样实在不得不上的情况,到时再随机应变好了,倒不是怕了闫梦雪,就是觉得自己是个成年人,跟个青春期中二病晚期的孩子针尖对麦芒没意思。

    想到那个闫梦雪,安恬叹了口气,不过还是僵硬着姿势坐在人工湖边的长椅上一动不动,心情再郁闷,她也没忘记自己现在还是学生笔下模特的事。

    哎,就是这活儿也太遭罪了,就僵着一个动作坐了还不到一节课,这腰感觉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真不知道这些学生怎么画的这么慢,这眼看都快到下课时间了,居然没有一个完成的。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这一身颜料糊的很不舒服。

    所以下课铃一响,安恬也不管他们画没画好,宣布一声下课,起身伸了个懒腰,就撂挑子走人了。最后还是去找了个女老师,借了宿舍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这才舒坦了。

    接下来的课没有闫梦雪捣乱,倒是过的很顺利,但老天显然是不想安恬这一天这么快就恢复平静,刚走出校门,就接到了安家的电话。电话还是她小姑安澜打的,异常严肃的口吻要求她立刻回安家一趟,都没给她拒绝的机会,就挂断了电话。

    收起手机,安恬还有些愣神,不知道安家人这是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了,直到拦了出租车前往安家的路上,才恍然想起一件被自己遗忘了的了不得的事。

    难道是因为安璐被黑打?

    不过想想又觉得不可能,要真是因为安璐,那就不会是安澜给自己打电话了,而且事情都这么久了才找自己,那安家人的反射弧也长的太可怜了点。

    不过想起安璐,安恬倒是顺带想起个被自己遗忘的人,那就是李菲。只教训了安璐,李菲的账还没算呢!

    安恬很快就赶到了安家,还没进门,就听到李菲嘤嘤嘤的哭声,冷不丁打了个寒颤,心道幸好是大白天,这要晚上听见,非得吓出个好歹来。

    “你别再哭了,一会儿安恬回来我好好问问她!还没嫁出去就不念亲情情分了,有种做白眼狼,那就别姓安!”嚷嚷的不是别人,正是李菲的母亲安澜。

    听到安澜的喝骂,安恬意外的挑了挑眉。她这小姑向来沉得住气,究竟是什么事情竟然让她这般方寸大乱?

    心里好奇着,安恬脚步不停的朝大门走去。

    “姑姑似乎对我意见很大,不知道我这又是哪里冒犯你们了?”安恬进门的时候就朝李菲望了一眼,那满身狼狈一脸泪痕还真不是假的,而且脸似乎有点肿还给有抓伤,那是真出什么事了,不过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要知道她是想教训李菲来着,可不是给忘记动手了吗?

    见到安恬,李菲嘤嘤嘤的哭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充满仇恨的凌厉瞪视。

    安澜倒是反应没那么激烈,但紧皱的眉头却透着一股子凛然的阴郁,静静的看了安恬一会儿,这才语气沉冷的开口道,“安恬,我们家小菲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李菲什么事?”安恬一头雾水的再次瞥了眼李菲。

    这时挨着安老太太坐在沙发上的王秀玲接过话道,“小菲的事情闹的动静可不小,各大媒体都传疯了,而且她被公司雪藏,就是顾裴琛下的命令,你不会不知道吧?”

    “哦?”安恬惊讶的挑了挑眉,掏出手机道,“你们先等等,我用手机刷下娱乐新闻了解一下。”

    “你装什么蒜啊?”安恬的态度看在安澜母女眼里那就是活脱脱的挑衅,安澜当即就端不住了,大声质问道,“别以为你装出一副无知的样子,我们就不知道小菲的事是你干的!要不是你给顾裴琛吹耳旁风,他会想着对付小菲一个小小的艺人?我们家小菲究竟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这么害她!你教他她以后要怎么做人?!”

    面对安澜的咆哮,安恬眼皮都没颤一下,低头专注的刷着手机网页,“哟,我道是什么事呢,原来是勾引有妇之夫,企图潜规则上位,结果却在和男人酒店滚床单之时被人家老婆抓个现形啊?啧啧啧……瞧这尺度,多亏打了马赛克,不然长针眼儿该多难受啊……还有这什么蘼色派对的花魁皇后,昔日清纯佳人其实是个人尽可夫的交际花,瞧瞧这形容还真形象。”

    安恬故意口述新闻内容气安家人的同时,心里也暗暗震惊了把,原本以为李菲顶多就是个利用潜规则往上爬的艺人,却没想到她居然还玩儿的这么嗨这么无下限。不说李菲是安老太太的外孙女,就她自己家虽然比不上安家财大气粗,但也算的上小富了,一个不缺钱不缺吃穿的大小姐,有必要这么作践自己吗?

    几乎在安恬话音刚落,李菲就蹭的站起身来,作势就要扑过去给安恬干架,被安澜给及时拉住了,“安恬,你来我们安家也十几年了,安家抚育你长大成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这做姑姑的虽然是嫁出去的女儿,可身上怎么也流着安家人的血,小菲是平时与你关系不近,但你们好歹是一脉传承的亲姐妹,你说你把她害得这么惨不知悔改就算了,居然还这样落井下石羞辱人,你还是人吗你?!”

    “不知悔改的是你们自己吧?”安恬简直要被安澜这倒打一耙的功力给气笑了,慢条斯理的收起手机,“又不是我让她偷人去卖的,丢安家人的是她又不是我,她惨她活该,跟我有半毛钱关系?我干嘛要悔改?与其揪着我当出气筒,不妨多花心思想想,你这么个残花败柳的女儿,将来要怎么给嫁出去比较现实。”

    安恬说完也不继续往里走了,就退后一步靠在门框上,双手环胸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慵懒样,眼睛却冷冷的看着在座众人,视线在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的安老太太身上顿了顿,最后落在手脚打着石膏的安璐身上,意外的挑了挑眉。看来上次那顿黑打把人伤的不轻,居然这么久了还能看出猪头痕迹,也不知这安璐是怎么向家里人解释的,安家人居然就这么平静的接受了她遭黑打的事实,还是说是调查了,没结果所以才放弃了?

    “我没有!”场面诡异的静了几秒后,李菲忽然哭喊道,“我根本没有做那些事,都是你!是你让顾裴琛陷害我的!都是你!”

    “既然你这么笃定,那要不我现在就给裴琛打电话,你们当面对质怎么样?看他有没有那个闲情逸致舍弃大生意不做,浪费大把时间金钱去陷害你。”说罢,安恬拿出手机就要拨顾裴琛的号码,刚要点拨号键,就被安老太太的突然出声给打断了。

    “够了!”安老太太拐棍一杵站起身来,锐利的目光冷冷扫视众人,最后定格在李菲狼狈的脸上,“你闹出这种丑闻还有脸了?早就说娱乐圈不是正经人混的你偏不听,现在做出这种丑事不思悔改就知道哭哭闹闹,既然没脸见人那你就别活着丢人现眼,干脆死掉干净!还有你!”转眼又瞪着安澜,“孩子出了这么大事,你们做父母的首要不是想着怎么善后,居然跟着胡闹,你们这脑子都让猪拱了是不是?!”

    已经很多年没见安老太太发这么大火的安家人全都怔住了,尤其是安澜李菲母女更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妈您……”

    “外婆……”

    安老太太阴沉的脸色丝毫不见好转,锐利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瞪着母女俩,可见这次是动了真怒,“想要进我安家大门,就跟我本分点!”

    “妈,小菲她又不是什么一线大明星,事情解决起来不来,大不了把人先送出国避避风头,过段时间自然就消停了。”王秀玲接受道小姑子的眼神,忙起身扶着安老太太规劝,“小菲她就是年轻不懂事,你别给小孩子怄气,当心气坏了身子。”

    安庆明见老婆这么说了,瞪了安恬一眼,也跟着起身劝道,“是啊妈,事情出都出了,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应该想办法把事情给压下来,我看秀玲的建议就不错。”

    夫妻俩一唱一和的劝着,安老太太这才缓和了怒气,任两人扶着坐了下来,脸色却依旧不怎么好。

    “既然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不想继续看安家这出虚假的闹剧,安恬打了声招呼,转身就走。

    “有空的时候记着多回家看看。”安老太太没有挽留,只是头也不转的叮嘱了这么一句。

    果然是做给自己看的。

    安恬撇了撇嘴角,一言不发的径自走出门去。

    一开始她还没看出端倪,是在安老太太发火的时候才瞧出猫腻的,很显然,这家人一唱一和就是在做戏给自己看,李菲的事情老太太应该早就有了主意,找自己走这一趟,重点不过是最后一句话。

    想到这里,安恬嘲讽的勾了勾嘴角,还真是一家好演技,就李菲一个人混迹娱乐圈真是白瞎了。

    不过提起李菲,安恬又不禁陷入了深思。李菲不过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艺人,在那个圈子又长袖善舞基本不怎么得罪人,一般情况下不可能有人花大本钱挖她那些丑闻爆料,然而这事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并非是巧合,难道,真跟顾裴琛有关?

    安恬想的入神,差点和迎面走来的人碰个正着,抬眼就看到安家老二老三阴沉的脸。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