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40章 和岳佳琳宴会撞衫
    因为安庆明是长子顺位继承人,所以安老二老三两家都是单独住在外面,除了在家族企业有控股,自己也有自己的事业,非过年过节或者大日子一般不会来安家,今儿两人一起过来,还脸色这么难看,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和李菲的事情有关,比起安老太太一伙子做戏,这两人才真的是生气,毕竟都是安家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父辈里三兄弟也个个不是好相与的,碰上就是针尖对麦芒,这样的家庭大戏肯定很精彩,不过安恬没有看戏的兴趣罢了。看到两人一如既往的没有打招呼,径自就擦身走了过去。

    被无视的两人原本就阴沉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难看。

    老三安庆荣转头剜了安恬背影一眼,啐了一声唾沫骂道,“什么玩意儿!”

    老二安庆忠推了推脸上的无框眼镜,“管那私生女做什么,走,进去。”

    “这是找了个有权有势的未婚夫,就目中无人了!”安庆荣还是满脸愤懑。

    “就是没找到有权有势她也没把谁放在眼里过。”安庆忠说着,率先加快了步伐朝安家大门走去。

    安恬走的不快,自然是将两人的对话听在耳里,除了对安老二粗俗的膈应,其它倒是没什么感觉,毕竟这种排斥她早就习惯了。

    这一趟折腾出来,天色已经不早了,赶回去帮忙做饭是不可能,竟管如此,安恬还是小跑到路边拦了辆出租车,不想让顾裴琛等太久。

    果然,她这刚上车没一会儿,顾裴琛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安恬看着来电显示笑了笑,就划屏接通了电话,刚喂了一声,就被顾裴琛给抢了白。

    “晚上八点有个宴会的参加,你陪我一起去,礼服我之前已经让小张先给送家里了,你换上等我,我这会儿还在回家的路上,一会儿就到。”

    “啊?”安恬有点懵,“可是我也在赶回去的路上。”

    “没关系。”顾裴琛顿了顿,“时间上来得及。”也没问安恬这时候没回家是干什么去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安恬看着手机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才对司机师傅道,“师傅麻烦你快点,我赶时间。”

    竟管两人都是在路上赶路,但安恬还是比顾裴琛先一步到家。

    一回到家,安恬就拿着吴姐递上的礼服盒子去了楼上,急急忙忙的开始更换打扮。礼服是一条鎏金纱的抹胸长裙,简单却不失贵气优雅,穿在安恬身上恰到好处,衬得她身段玲珑高挑,一颦一笑间都不由带上了一股子婉约知性,几乎是瞬间就从灰姑娘变成耀眼动人的公主,整个人的气质都随之提升不少。

    等安恬梳妆打扮好下楼,顾裴琛刚好走进家门,看到安恬的第一眼就惊艳的愣住了。

    两人对视好一会儿,顾裴琛忽然几步走到安恬面前,伸手将人搂在怀里,“真好看。”

    “人好看还是衣服好看?”早就在同居的这段日子被搂来抱去的习惯了,安恬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反而挑了挑眉调侃道。

    “都好看。”顾裴琛低头在安恬额头落下一吻,“好看的都后悔带你出去了,真想就这么给私藏在家里,谁也不给看。”

    “难怪一身烂桃花,可算是怎么招来的了。”安恬翻了个白眼,一把推开顾裴琛就朝门外走,“不是赶八点,吗?再不走可就迟了。”

    顾裴琛愣了愣,向一边的吴姐点了点头,转身跟上安恬的脚步,故意道,“怎么一股子酸味儿,中午不还说不吃醋不介意的么?这是反射弧绕地球,这才接上轨?”

    安恬扯扯嘴角,“呵呵。”

    这不提还好,一提起来,安恬就想起岳佳琳在校门口给自己说的那番话,以及找事儿的闫梦雪,虽然当时并没有真的把那些当回事,可这回头想起还是堵心膈应的。

    “你这呵呵是什么意思?”顾裴琛眉头一挑,如果说刚才只是开玩笑,那么现在他很确定,对方的确心里不舒坦。

    安恬笑得意味深长,“你猜。”

    顾裴琛被噎的一脸无语,唯有六个特形象的点点足以表达他此时此刻的心情。

    这是两人同居以来,第一次一起去参加宴会,安恬虽然表现淡定,心里其实还是有点小紧张。毕竟安恬在安家不受待见,从小到大除了安家自己举办的宴会,就没有被带着参加过别人家的。

    然而,等到了地方,安恬所有的紧张都化作了无语。因为宴会的主办方不是别人,正是闫家,早知道这样,她说什么也不会来。

    尤其是远远看到闫梦雪端着香槟朝这边走来,安恬简直想感叹一声,冤家路窄了。

    “顾大哥。”人还没到近前,闫梦雪悦耳含笑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虽然妆依旧上的很浓,但下午那浑身小太妹的痞气已经褪了个干净,刻意忽略站在顾裴琛身边的安恬,笑着给顾裴琛碰了碰杯,“你怎么现在才来,爷爷刚还在念叨你呢。”

    “路上堵车耽搁了。”顾裴琛没什么应付小孩子的耐心,随便找了借口搪塞,“老爷子人呢?”

    “爷爷他在休息室,我这就带顾大哥过去?”闫梦雪笑眯眯的道。

    “不用麻烦。”顾裴琛道,“我们自己过去就好。”

    听顾裴琛的意思是要带着安恬一起过去,闫梦雪终于不把人当空气了,伸手就给拦了下来。

    “这位想必就是安恬姐姐吧?”闫梦雪故意装出不认识安恬的样子,一脸天真的道,“姐姐这指甲做的好漂亮,不知是在哪家美甲中心做的?”喊姐姐也是出于私心,仿似喊嫂子就坐实了安恬是顾裴琛未婚妻事实似的,虽然有些幼稚,但她就是觉得这样心里暗爽。

    安恬似笑非笑的看着闫梦雪,“是吗?闲来无聊自己做的,不过我觉得,远没有今天那一身颜料好看。”

    闫梦雪没想到安恬居然敢在这样的场合拆台,脸色当即就绷不住了。

    顾裴琛敏锐的察觉出两人之间的气氛诡异,问安恬道,“什么颜料?”

    “没什么,就是今天上课遇到个捣蛋学生,恶作剧泼我一身颜料而已。”安恬看着闫梦雪。

    顾裴琛一听这话就皱起了眉头,怀疑的朝闫梦雪看去。

    “安恬姐姐还是老师啊?”闫梦雪反应倒是很快,随即装傻充愣,“难怪你这指甲做的这么漂亮,简直比专业的美甲师做的还要好看,安恬姐姐,你可以教教我吗?”

    安恬简直忍不住为这丫的厚脸皮点赞,笑了笑道,“教你啊,这个可不比人体涂鸦,不好学的,哎,说起来下午那捣蛋学生倒是跟你长得挺像的。”

    “呵呵……”闫梦雪干笑两声,小心翼翼的瞥了脸色不佳的顾裴琛一眼,继续装,“是吗,那还真是太巧了!”

    “是啊,真巧。”安恬皮笑肉不笑的刻意咬重了巧的发音,不打算继续给小屁孩儿斗法,转头对顾裴琛道,“不是要去给主人家打招呼吗?我们走吧。”

    “嗯。”顾裴琛点了点头,带着安恬离开之前回头望了正笑的一脸无害的闫梦雪一眼,这才问安恬,“你说的那个人,就是闫梦雪?我记得她是念得贵族学校吧,怎么去了你们那学校?”

    安恬翻了个白眼,“爱情的力量啊!”阴阳怪气的叹了一声,这才撇撇嘴角道,“人家可是专程为了你才转学过去的。”

    顾裴琛眉头微挑。

    “就为了给我这捷足先登的未婚妻使绊子。”安恬说完颇是感叹的摇了摇头,“衣冠禽兽啊,连小女生都不放过,哎!”

    “胡说八道什么呢?”顾裴琛一脸好笑的看着安恬,“行了,一会儿见了闫老爷子,我会和他说说的。”

    对于顾裴琛的说法安恬不置可否的纵了纵肩,她本来就不是被人打了脸还卖笑的圣母,这要是没遇上这一遭就算了,她也没打算专程给顾裴琛提这事儿,但既然今晚在这里遇上,而且对方还不知死活的挑衅,那她也就没必要再憋着忍着,管它是不是以大欺小。

    顾裴琛身份摆在那,上赶着套近乎的人不少,尽管是说去休息室见闫老爷子,一路走来却被拦着推杯换盏了好几次,虽然他都只是意思应付一下,这磨蹭着还是耽搁了不少时间,等好不容易得空打算拐弯去休息室,却不想迎面又碰上个熟人。

    不知是不是巧合,岳佳琳今晚穿了件和安恬一件的鎏金纱抹胸长裙,看到两人柳眉轻佻,笑盈盈的就端着香槟迎了过来。

    “才来?”打招呼的同时,岳佳琳姿态优雅的和顾裴琛碰了下杯,随即浅抿了一口。

    “路上堵车。”顾裴琛点点头,找了个同样的借口,幽深的眸子状似无意的看了岳佳琳的礼服一眼,晃着酒杯没有喝。

    岳佳琳也不介意,笑眯眯的转头又给安恬碰了碰杯,“安小姐,又见面了。”

    安恬勾了勾嘴角,扫了岳佳琳的裙子一眼,却转头将酒杯递给顾裴琛,“裴琛,我不想喝了。”

    “不想喝就放着。”顾裴琛接过酒杯,转身就放在了路过的侍者托盘上,问安恬道,“要喝饮料么?我去给你拿。”

    “不用了。”安恬笑着摇了摇头,“不是要去看闫老爷子么,我们走吧。”

    “好。”顾裴琛点点头,随即对岳佳琳道,“我们就先过去了,你随意。”

    岳佳琳嘴角噙笑,不在意的举了举杯,转身走开了。

    安恬却因为和岳佳琳撞衫的事,心里梗着一根刺。这女人……好真是不噎人不罢休啊!

    撞衫一事,安恬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真是巧合。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