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42章 你会后悔的
    顾裴琛那碗麻辣烫终究还是没吃下去,回到家,安恬想着他宴会上也没吃东西,最后还是进厨房给他煮了碗鸡蛋面。

    顾裴琛也不嫌弃,端着碗就吃。尽管吃的有些急,却仍旧不失优雅贵气。

    “你怎么知道我在那里?”安恬坐在顾裴琛对面看着他吃,见他吃的差不多了才问。

    “本来是让小张送我回来的,经过的时候碰巧看到你停放路边的车了。”顾裴琛喝了两口面汤,拿纸巾擦了擦嘴。

    安恬垂眼看着桌面,“哦。”

    “宴会上的事,对不起。”顾裴琛见安恬一脸闷闷不乐,放下碗筷道,“是我不好,我应该早点带你离开的。”

    安恬沉默半晌才抬眼看着顾裴琛的眼睛,咬了咬下唇,“你那些烂桃花真讨厌!”怒气旺涌的那一瞬间,她甚至想过干脆分手算了,但冷静下来却不甘心,自己的男人,凭啥别人觊觎自己就让啊?特么又不是傻叉!

    安恬的情绪本来让顾裴琛挺不放心的,挺到这话却笑了,挑了挑眉道,“所以,你这到底是在神奇还是在吃醋?”

    “有区别吗?”安恬凉飕飕的飞了个白眼。

    “当然有区别,生气的话,回头我帮你出气,要是吃醋的话……”顾裴琛起身走到安恬身后,按住她肩膀轻轻搂进怀里,头压低,嘴唇贴着安恬的耳畔,气息暧昧的低语道,“会吃醋,就说明你已经爱上我了,我很高兴。”

    安恬一下就怔住了,可还来不及多想,整个人就被顾裴琛打横抱了起来,大步朝楼上走去。

    “喂,你发什么疯啊?”安恬给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攀住顾裴琛的肩背。

    “睡觉。”顾裴琛低头就在安恬嘴角亲了一下。

    “神经。”小声的骂了一句,安恬脸红的低下了头。

    宴会上受的一肚子窝囊气,莫名成了两人感情的催化剂,被某人按着这样那样吃干抹净之际,安恬还恍惚的感叹着不可思议。说好的讨伐呢?说好的高贵冷艳呢?艾玛,又被这狐狸给带偏了节奏怎么破?!

    第二天安恬醒来都中午了,好在今天画室也是下午的课。不过就算是下午,她赶到的时候还是迟到了。

    “怎么现在才来?”刘洋本来夹着教案正要去教室,在教学楼下碰到安恬一愣,问道。

    “有点事耽搁了。”安恬不自在的别开视线,说完越过刘洋径自朝楼上的画室走去,没想刚上台阶,就被刘洋拉了回去,纳闷儿道,“干嘛?”

    “昨天找你麻烦的那个,叫什么……哦,闫梦雪,一早被校方给劝退了。”刘洋道。

    “劝退?”安恬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刘洋口中的劝退是什么意思,“闫梦雪被退学了?”

    “可不。”刘洋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道,“闫家人闹得挺厉害呢,不过后来校长出面,也不知道关起门来都说了些什么,就偃旗息鼓,把人给领走了,你说这事儿,该不会是你家那位做的吧?”

    安恬还真不知道,闫梦雪在学校给自己难堪的事她压根儿就没给顾裴琛提过,不过转念想到昨晚的宴会就不确定了。顾裴琛是聪明人,虽然自己和闫梦雪的交锋,谁也没有明说学校的事,但话里话外还是可以听出蛛丝马迹的。

    难道真是顾裴琛?

    刘洋见她一脸恍惚,就拍了拍她的肩膀,“行了,去上课吧,你这都迟到五分钟了,我就先走了。”

    “你干嘛也迟到?”安恬点点头,正要走又忍不住问道。

    “我这可不是迟到,这不东西忘带回办公室拿呢。”刘洋说完挥了挥手,“走了啊。”转身留给安恬一个潇洒的背影。

    安恬看着刘洋的背影摇了摇头,转身一步两阶的跑上了楼去。

    画室里同学们早就到齐了,这会儿正闹哄哄的议论着闫梦雪被劝退的事,看到安恬进门,一个女同学很兴奋的就拉着她把这事儿说了,安恬却只是笑笑,并不就此事发表任何看法,然后就开始按部就班的给大家讲解起素描课来,但不得不说,没有闫梦雪捣乱,一节课大家都上的无比舒心。

    安恬正在给同学们画素描样本,画室门就被秃顶的系主任给敲响了,“安老师,有人找。”

    听说有人找自己,安恬纳闷儿了下,不过也没耽搁,和同学们交代了几句,就和系主任一起离开了画室。

    “主任,找我的那人有说是谁吗?”安恬边走边问道。

    “没。”系主任摇摇头,“是个挺漂亮的女人,人在校门口等着呢,你快过去吧。”

    “哦,谢谢啊。”安恬道了声谢,就拐道朝校门口走去,心里却忍不住嘀咕,挺漂亮的女人,又是谁?

    然而等看到人,安恬的眉头一下就皱起来了。岳佳琳,怎么是她,还有完没完了?

    “岳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安恬脚步顿了顿才走到岳佳琳面前,面无表情的问道。

    “没什么,就是给你个东西。”岳佳琳并不介意安恬恶劣的态度,说着竟是从包里拿出一张CD光盘递给她,“这个,我想你需要好好看看。”

    “上次是替身,这次是光盘,岳小姐还真是煞费苦心啊。”安恬只是淡淡的扫了光盘一眼,并没伸手接,勾了勾嘴角道,“很抱歉,我得辜负你的良苦用心了,这东西你还是自己收着吧,我不需要,顾裴琛的过去怎么样,我没兴趣也管不着,过去再美好那也是过去,而我,是他认定的未婚妻。”

    岳佳琳嘴角的笑容一僵,下意识的紧了紧手里的光盘,“你会后悔的。”

    “谢谢你的忠告。”安恬嘴角带着客气的笑,“我还有事,失陪了。”说完不再看岳佳琳的表情,转身就往回走。

    岳佳琳挑了挑眉,也不动怒,嘴角含笑的目送着安恬走远,这才将光盘收进包里,转身上了路边停放的红色轿车。

    “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女,无知还愚蠢。”嗤笑了一声,岳佳琳发动引擎,轻踩油门儿将车开了出去。

    安恬的确不把岳佳琳的挑唆当回事,但正所谓苍蝇吃不死人噎死人,还是不由的影响了情绪,整节课她都有些恍惚走神。下课铃响了有几分钟,她还怔怔的捏着画笔对着画架发呆,弄的收拾好画具蓄势待发准备往外冲的同学们僵着动作面面相觑。

    一时间,整个画室呈现诡异的安静。

    刘洋走进画室的脚步一顿,看着众人一脸狐疑,“干嘛呢这是?”

    坐的较近的一个女同学指了指对着画架发呆的安恬,然后又纵了纵肩,表示他们也不知道。

    刘洋见罢挑了挑眉,随即便朝安恬走了过去,站在她身后,伸手一拍她肩膀,“想什么呢?”

    “啊?”安恬一惊回神,茫然的扭头看刘洋。

    “下课了,大家等着你发话呢,你这发什么呆啊?”刘洋一脸无语的看着她。

    “啊,下课了吗?”安恬反应过来,面上一讷,忙站起身来,“那……大家下课吧。”

    “安老师再见。”

    同学们如释重负,话音未落,人已经争先恐后的蹿了出去。

    “干嘛呢,心情不好?”好笑的看着众人离开,刘洋摇了摇头,这才问安恬。

    “没什么。”安恬叹了口气,把手里的画笔一扔,“就是老遇到一些无聊的人。”

    刘洋眸色微闪,想说什么,可看着安恬的脸色又打消了念头,“行了,接下来我没课,画室我坐镇,你就先回去吧。”

    “好。”安恬也没矫情,点了点头道,“那我先回去了。”拿起放在一边的包包,给刘洋挥了挥手,便径自朝画室外走。

    “安老师。”眼看着人走到门口,刘洋一个冲动又把人给叫住了。

    “怎么?”安恬一愣回过头来。

    刘洋脸上闪过一抹尴尬,“呃没……没什么。”

    安恬觉得刘洋的表情有些奇怪,想要再问,对方却笑着挥了挥手。

    “明天见。”

    安恬囧了,“明天是周末。”

    刘洋,

    “不用担心,我真没事,走了啊。”以为刘洋是担心自己,安恬笑了笑让对方放心,这才转头走了。

    目送着安恬走出门,刘洋抿着嘴角,失落的叹了口气。

    而另一边,安恬刚出校门就接到个陌生电话。

    “请问是向敏的亲戚安恬小姐吗?”

    “啊……我是。”安恬愣愣应道。

    “您好,我们是市人民医院,向敏小姐出了车祸,需要亲人签字做手术……”

    车祸!

    安恬只觉一道晴天霹雳,不等对方说完就忙道,“我,我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安恬当即冲到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就直奔市人民医院而去,一路上脸色煞白,双手紧紧攥着坐垫,催的司机差点失误闯红灯。

    “哎哟小姐你可别催,刚差点就闯红灯了都!”司机语气里满是压抑的不耐。

    “闯就闯,罚款我给,师傅拜托你快点,真的十万火急,人命关天!”安恬急得眼泪都在眼眶里直打转。

    “那也不行啊,安全驾驶,这要真闯红灯可不止罚款那么简单,那可是要扣分吊销驾照的,我也知道你急,可你急也没有办法啊,我这已经开的很快了!”司机看安恬那样也有些不忍,可还是坚持着自己的原则。

    安恬抿了抿嘴唇,不再说话,攥着坐垫的手却更紧了。

    小敏,小敏你可千万要等着我,千万不能有事啊!

    着急没用,安恬只能死死盯着挡风玻璃,心里一遍遍的默默祈祷着。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