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44章 神秘房间
    安恬不着痕迹的退回了房里,等吴姐和家政阿姨都下楼了这才再次走了出来,看着那间被吴姐锁上的屋子,很是踟蹰。她不想相信岳佳琳的话,但吴姐的行为却让她不得不怀疑。

    “你会后悔的。”

    那天岳佳琳的这句话她浑不在意,此时却清晰的回荡在脑海里,一遍遍的敲击着她的神经。很想现在就打开房门一睹为快,可钥匙又在吴姐身上。

    安恬思绪翻涌了一会儿就平静了下来,转身朝楼下走。她想屋子又不会跑,不管钥匙在谁身上,总会有机会的。

    下楼的时候看到吴姐脸上还有一丝余怒未消,安恬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就径自去了厨房。

    吴姐被她那一眼扫的一怔,见她去厨房忙跟了进去,“安小姐……”

    “吴姐你忙你的吧,我煮碗面。”不等吴姐说完,安恬的打断她道。

    “都这时候了还没吃饭吗?”吴姐说着拿过一边的围裙穿上,“安小姐您看着脸色不大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你还是出去歇会儿吧,面我来煮。”

    安恬也不坚持,“那就麻烦吴姐了。”

    “有什么麻烦的,都是我分内事。”吴姐在一边洗了手问,“安小姐想吃什么面?”

    安恬本来想说随便煮碗素面就成,想起肚子里还有个小的又改了主意,“西红柿鸡蛋面吧。”

    说完安恬也没有继续在厨房碍手碍脚,转身去了客厅的沙发坐着,拿起遥控想打开电视看看,想起刚才的事又给烦躁的扔开了。

    吴姐很快就煮好了面,把面端到桌上,扭头道,“安小姐,您的面好了。”喊了一声见她没反应,才发现安恬神色恍惚不知道在想什么,而且情绪看着不怎么好,不禁有些担忧的走了过去,“安小姐?”

    “啊!”安恬一惊回神,转头看到吴姐愣了愣才反应过来,“面煮好了?”

    “给您放桌上了。”吴姐点点头,“安小姐似乎心情不好,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没。”安恬起身走到桌前坐下,拿起筷子慢条斯理的吃起面来,结果没吃两口又开始走神。

    吴姐一看她这状态哪里还相信她真的没事,这摆明就是有事嘛!不禁大胆猜测道,“莫非是顾先生出差……”

    “不是。”安恬一听就知道吴姐想歪了,不等她说完就给打断了,筷尖儿搅拌着面条,犹豫了下边放下了筷子,抬头看向吴姐,“吴姐,为什么不让家政阿姨进那间屋子?那屋子有什么特别的吗?”终于问了出来,安恬一瞬不瞬的看着吴姐的脸,不错过她一丝一毫的细微变化。

    吴姐先是一愣,随即眼神躲闪了下,略有些欲盖弥彰的道,“哪有什么特别,那就是一间闲置库房,有先生收集的一些东西,都是易碎品,怕家政阿姨毛手毛脚给打碎了,一般都是我在收拾。”

    “什么东西啊这么宝贝?我能进去看看吗?”安恬连忙问道。

    “呃,这……”吴姐一下就为难了,好一会儿才道,“安小姐还是等先生回来问问他吧,这事儿我也做不了主。”

    “好,我知道了,那我回头给他说。”安恬也没勉强,只是拿起筷子的手却不由紧了紧,顿了好一会儿,才开始继续吃起面来。

    自打那之后,安恬就对那间神秘屋子密切关注了起来,只是一直都没有找到进去一睹的机会。那间屋子除了打扫一般都关着,偶尔吴姐忘了锁,也是刚走出几步就反应过来了,给防什么似的。

    以前安恬也没见吴姐这么紧张一间屋子,估计还是因为之前自己问了两句的原因,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想要进那屋子看看的想法愈发强烈了起来。那屋子里究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需要这么防着捂着,岳佳琳说的那些,难道都是真的?

    不管是不是真的,安恬都不会介意,谁还没个初恋呢,但如果这么捂着护着,那就不单单是初恋这么简单了。

    在没有亲眼见证之前,安恬一直说服自己别胡思乱想,别真着了岳佳琳的道,可越是这样,心里越是焦灼不安,对于那间神秘的屋子,她迫切的想要进去看个究竟,却又害怕揭开真相。

    每当夜深人静,安恬躺在床上,嗅着枕边属于顾裴琛特有的清冽味道,只能一遍遍抚摸着毫不凸显的小腹,心里默默的唤着宝宝,似乎只有这样,心里才能觉得踏实。

    安恬的情绪不好,加上又是怀孕又是跑医院照顾向敏,不过短短几天时间,人就瘦了一大圈,脸小下巴都尖了。

    吴姐看在眼里,心里明白她这是为什么,却什么也不能做不能说,只无奈的暗自叹气。说实话,她其实挺喜欢安恬的,况且和顾先生订了婚,在她看来这两人就是要过一辈子的,因为这么些年她是第一次看顾先生这么用心的对待一个女人,在她看来,安恬就是顾家的准少奶奶,但有些事既然顾先生没开口,她一个下人也只能按部就班的装聋作哑。

    “安小姐,您要的骨头汤炖好了。”吴姐将保温桶放到安恬面前的茶几上,看着安恬的脸色皱了皱眉,“安小姐这几天脸色一直不大好,是不是去医院给累的啊,要不还是我给送去吧,您这要是累病了,顾先生回来,该怨我不会照顾人了。”

    “我没事。”安恬起身提起保温桶,“医院有请护工,我就是送送饭,并不累。”

    “可是您这几天……”吴姐话到嘴边又住了口,最后无声一叹,点点头道,“那您也别老是打车了,我打电话让司机来送您吧。”

    这别墅不止没有佣人,连司机也没有,顾裴琛平时出门除了偶尔是助理接送,大多时候都自己开车,这打电话自然是叫公司里的了。

    这一点安恬心里明白,所以想也没想就摇头拒绝了,“不用麻烦,反正都一样。”

    但这次吴姐却意外的坚持,不顾安恬的拒绝,就直接打电话去了公司。

    安恬拗不过,便只好耐心坐下等着司机来。

    刚坐下就接到了顾裴琛的电话,说已经出差回来,正准备上飞机,大概晚饭前能到,让吴姐多准备一个人的饭菜,晚上还回家吃。

    接到顾裴琛的电话,安恬神情恍惚,心脏却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起来。不管之前的心情多纠结,在听到他回来的这一刻,还是抑制不住的激动高兴。

    说起来两人在一起虽然有意外,感觉却有种水到渠成的温馨平淡,还是第一次有着这么强烈的情绪,这么迫切的想要见到对方。

    “安小姐,司机来了。”

    安恬正沉浸在思绪里,就听到吴姐的提醒,回过神来,忙起身提着保温桶离开了。

    知道顾裴琛今天就回来,吴姐目送着安恬离开的背影,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有着一丝担忧。

    因为知道顾裴琛要回来,安恬压抑了几天的阴郁情绪消散了不少,在向敏面前也不再那么强颜欢笑了,这让向敏松了口气,但也忍不住好奇。之前试着问了一次,但安恬情绪不高又不肯说,她就没再多问,现在看安恬明显心情好了,这好奇心就怎么都抑制不住了。

    “今儿心情不错啊?”向敏看着安恬在支架餐桌上将保温桶打开,一层层的将饭菜拿出来,又倒出喷香的骨头汤,咽了咽口水试探的问道。

    “还好。”安恬笑了笑,端起汤坐到床边,“这是专程给你熬的骨头汤,来,我喂你。”

    “还是我自己来吧,我就伤了一只手,又不是两只手都废了,你把床给我摇起来些就行。”向敏最不习惯半躺着让人喂了,之前是力不从心,现在觉得好些了,自然就挺不住了,不过却正因为这个给打了岔,忘了要打破砂锅的事情。

    “你还是躺着别动吧,两条腿都吊着,你这摇起来不撅的慌啊,再说你这左手也不方便。”安恬眼底闪过一抹狡黠,没搭理她的抗议,舀了一勺汤递到她嘴边。

    “哎!”向敏无奈,只好张嘴让投喂,“这么躺着饭还好,汤每次都弄洒。”

    “没事儿,一会儿我给你擦身。”安恬安抚着,随即又舀了一勺。

    向敏张嘴喝下汤,有些无奈道,“要不你给弄根吸管吧,应该会方便点。”

    安恬觉得有道理,但病房里没有,就干脆去护士站给要了一根。别说,有了吸管,这汤喝起来的确省事许多,就见向敏吸溜吸溜,没几下就去了大半碗。

    等把汤喝完,向敏咂巴咂巴嘴才看向安恬问道,“你这几天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而且看你脸色一直都不大好,是不是照顾我给累的?”

    安恬放下汤碗,端了饭菜来喂她,“不是还有护工吗,能有多累?不过今天张姐怎么不在?”张姐就是给向敏请的护工。

    “说是儿子在学校出了什么事,我见她着急,又想着你会过来,就让她去了。”向敏解释道,却发觉自己不知不觉又给安恬岔开了话题。

    安恬并没有在医院呆太久,护工张姐一回来,她就离开回家了。正好吴姐不在客厅,安恬下意识的抬头望了眼楼上,正想上楼去碰碰运气,就见一串钥匙被搁在茶几上,那钥匙扣一看就是吴姐的,显然是不小心给落下了。

    安恬有些激动,四下打量了眼,没见吴姐出来,快步过去拿起钥匙就朝楼上走去。

    钥匙太多,安恬一把把快速的试着,好半天才成功打开了锁,伸手握住门把,推门的瞬间却犹豫了,但最终她还是深吸一口气,推开了房门。

    然而,几乎是进门的瞬间,安恬就僵立在了原地,看着那倚窗而立的石膏雕像,如坠冰窖。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