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45章 发现
    看着雕像就像是照镜子,安恬想装眼瞎自欺欺人都做不到,那眉眼,那一颦一笑,简直和安恬一模一样,若真要挑着不同,就是右眼角下那颗妩媚惑人的泪痣,还有青涩却不失优雅的气质,下颔微抬,含笑嫣然,高贵一如白天鹅。

    不止是雕像,就连满屋子的相片墙上都是那女人……不,确切的说,应该是女孩儿。虽然女孩儿有着傲人的身材,妩媚明艳的脸蛋,但从照片上还是能看出不过是个稚气未脱十三四岁的孩子。

    看着一张张熟悉的脸,安恬震撼过后就是浑身泛冷,那种血液如冰逆流而上的冲击几乎令她站立不稳,想要上前看个究竟,却步履如铅,连迈出一步都艰难。

    “……你和我,都不过是个替身而已。”

    “你会后悔的。”

    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会后悔的……

    岳佳琳的话一遍遍回响在耳边,曾经多么不屑,现在就多么讽刺。安恬双手发抖,不由自主的往后退着,回过神,房门已经被她砰的带上了。

    就像是溺水的人,安恬反身背靠着墙,艰难的吐纳了好几口气,才像是突然惊醒过来,一刻也不停留,转身咚咚咚的跑下了楼,钥匙往茶几上一扔,就冲出了别墅大门。

    安恬并没有跑出小区,远远见到顾裴琛的车朝这边开来,条件反射的就蹲身躲在了花坛侧面。等车子呼啸而去,她却没能起身,就那么抱头蹲着,风吹过脸上冰凉一片,早已泪流满面。

    她可以不在乎顾裴琛的过去,但她却无法大度的去做他人的替身。

    手机铃声欢快的响起,来电显示是顾裴琛的,安恬颤抖的握着手机却没有接听,对她来说,只是看着这三个字,就刺得她心痛难抑。

    手机响了三遍才恢复了安静。

    安恬深吸口气收起手机,这才站起身来。望着别墅的方向,一时却怔怔的不知该何去何从。

    正犹豫着干脆去医院陪向敏好了,手机就再次响了起来,这回打来的正是向敏。

    看着向敏的来电显示,安恬忽然很委屈,原本已经止住的眼泪掉的更凶了。虽然现在的状态很不想向敏担心,可她还是忍不住接通了电话。

    “小敏……”

    “恬恬你在哪呢?你不是早就回去了吗?怎么顾裴琛打电话问你是不是在医院呢?”

    “我……”

    安恬正要回话,顾裴琛的车就又开了出来,这回安恬反应慢了没来得及躲,车子嘎的就刹在了面前。顾裴琛打开车门下来,看到安恬还没松口气,就被她满脸的泪痕惊住了,砰的摔上车门,几步就跑到了她面前。

    “恬恬!”伸手扶着安恬的肩膀,顾裴琛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满脸担忧毫不掩饰,“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哭了?出什么事了?”

    看着顾裴琛的脸,安恬没有说话,眼泪却忍不住再次夺眶而出。

    “好了好了,不哭了,我们先回家,回家再说。”感觉到安恬的颤抖,顾裴琛将人一把搂进怀里,宽厚温暖的手掌用力的搓了几下安恬单薄的肩膀,“听说你早就离开医院却没回家,打你手机也不接,都把我急死了,还好你没事,走,我们先回去。”说着便不由分说,转身打开副驾驶的车门,扶着安恬坐了进去,安恬的状态让他看得皱了皱眉,但还是关上车门转身去了驾驶室那边坐了进去,将车给掉头开了回去。

    回去的短短路程,安恬一直怔怔的望着顾裴琛的侧脸,想要问的话却死死的噎在了喉咙口,没有勇气问出口。因为,她害怕从顾裴琛嘴里听到所谓的真相,她甚至在想,要不就别问了,就装作什么也没发现,什么也不知道好了,然而替身两个字却尖锐的像是淬毒的尖刺,扎的她呼吸不能。

    这种优柔寡断连当初对程远都不曾有过,这一刻安恬不得不悲哀的承认,自己是真的陷阱去了,爱上了这个深不可测却温柔优雅的男人。原来当你真正爱上一个人,当遭遇背叛时,不是歇斯底里,而是生不如死。

    “你看我做什么?”顾裴琛停好车才发现安恬在看他,伸手给她擦了擦脸上未干的眼泪,纳闷儿的问道。

    “没什么。”安恬张了张嘴,却慌乱的转开了头。

    “下车吧,吴姐已经做好晚饭了。”顾裴琛说着打开车门下了车,随即又转到副驾那边给安恬打开了车门,将人小心翼翼的扶了出来。

    顾裴琛的温柔没有让安恬觉得好受半点,反而愈发的难过,仿似手里瞬间抓住的救命稻草,舍不得,舍不得就这么轻易放弃轻易松手。

    两人回到别墅,正在摆放碗筷的吴姐看到安恬失魂落魄的样子就是一怔,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瞥了茶几一眼。落在上面的钥匙她已经收起来了,也没见到安恬回来,但就是直觉这状态和那屋子里的东西有关。

    “不管什么事,都先吃饭再说吧。”顾裴琛看了看吴姐,随即扶着安恬在桌前坐了下来。

    安恬就像是丢了灵魂的提线木偶,顾裴琛让她吃饭,就吃饭。

    顾裴琛担忧的看了她一眼,见她只顾着扒饭,就帮她夹了一块鱼肉。

    然而安恬却只是看了一眼就脸色大变,啪的扔掉筷子,就起身冲进了洗手间。

    “怎么了这是?”吴姐端着汤出来正好看到,被吓了一跳。

    顾裴琛没有说话,起身就追了过去,刚到洗手间门外,就听安恬在里面吐的惊天动地,被吓了一跳,忙进去将跪倒在地的安恬给扶了起来。

    “怎么吐这么厉害?”说着腾出一只手拿漱口杯给接了水,“来,先漱漱口。”

    安恬就着他的手喝水漱了口,这才缓过劲儿来,靠在他怀里有气无力的道,“没什么,这两天胃不好,已经看过医生了,吃两天药就行了。”下意识的,安恬隐瞒了怀孕的事实。

    “都看过医生还吐成这样?”顾裴琛一听眉头就深深皱了起来,“不行,我一会儿还是打电话叫医生来给你看看吧,要不然就送你去医院做个胃镜什么的。”

    “我今天才检查的,药就吃了一次,哪能好的那么快。”安恬摇摇头。

    听她这么说,顾裴琛不再坚持,“现在好些了吗?”

    “嗯。”安恬点了点头。

    “哭成那样是因为胃疼?”顾裴琛却忽然问道。

    安恬闻言一愣。

    顾裴琛又道,“怎么这么傻?疼哭都不知道给家里打个电话,给你打电话还不接。”

    安恬没说说话,只是沉默的低下了头。

    “走吧,回去吃饭。”顾裴琛见她这样叹了口气,扶着她朝客厅走去。

    两人回到桌前,安恬看着去忽然没了胃口,就是象征性的吃几口都觉得难以下咽,尤其是菜香中混合的油腥味儿,冲的她好不容易消停的胃又开始翻江倒海的作妖。

    顾裴琛看着她的脸色,二话不说就让吴姐把菜全撤了下去。

    “恬恬胃不舒服,吴姐,麻烦你重新弄几个清淡菜来。”

    “哎,好。”

    胃不好么……

    吴姐狐疑的看了脸色苍白的安恬两眼,这才将菜一一撤去了厨房,重新做了几道清淡少油的小菜,甚至还体贴的给熬了薏米粥。

    吃着清粥小菜,安恬果然没有再吐,但她情绪低落,吃完饭一句话也没说,就去了楼上。

    一直目送着安恬上了楼,顾裴琛才看向吴姐,“到底怎么回事?”

    “前几天安小姐向我打听了两句那屋子的事,我觉得应该先生来说,就没多嘴,不过看的出来,她这几天心思都在那上面,今儿正好我钥匙落茶几上了,不知道她是不是……”吴姐没有说完,但那意思没明确,就是觉得安恬应该是知道了,“顾先生,这事儿原本轮不到我多嘴,不过我还是觉得,你要真心打算和安小姐过,还是亲自告诉她的好,毕竟……长得太像,别生出什么误会。”的确是太像,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第一眼见到时,饶是她都暗暗吃了一惊,还以为是……看第二眼才发现认错了,当时她的第一反应就是顾先生新找来的替身,还暗搓搓的想过是不是整容,不然哪有这么巧长得一模一样。

    顾裴琛听罢在桌前坐了下来,手指敲着桌面,神色晦暗不明。过了一会儿,他站起身来,转身正要上楼,兜里的手机却突然响了,接起电话刚应了两句,就骤然脸色大变,手机都没挂就转身朝门外跑。

    “顾……”吴姐先生两字还没喊出来,顾裴琛已经跑了出去,看着空荡荡的大门,想到楼上的安恬,不由叹了口气。

    这一切都落在了安恬眼里,她其实并没有关严房门,她一直躲在虚掩的门后偷偷看着楼下的顾裴琛,听着他和吴姐的对话,期待着他上楼和自己解释,然而没有。不过是一个电话,就神色大变的跑了,甚至连一句交代都顾不得留下。

    这样方寸大乱的样子,安恬从未在顾裴琛身上看到过。

    那样的心急,那样的紧张……

    安恬不愿去想他这是为什么,却仍旧禁不住眼神一暗,关上门就反身背靠墙滑坐在了地上,眼泪漫过嘴角顺着下颔滴下。

    顾裴琛,是谁让你这么紧张?对你来说,给我一个解释,真的就那么微不足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