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46章 残酷的真相
    安恬是被手机铃声给吵醒了,这才发现自己竟这么靠坐着睡着了,睁眼除了手机屏幕发出的荧光屋里漆黑一片,因为拉着窗帘,就连路灯都照不进来。

    捡起手机,一看时间已经是凌晨,再看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安恬犹豫了下才划了接听。

    “喂。”一开口,声音干涩的有些沙哑,安恬清了清喉咙,这才接着道,“你好,我是安恬,请问你打我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安恬,你现在来御景湖医院住院部,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哦。”声音是经过变声器处理的,听起来粗噶刺耳男女不分,说完不等安恬问话,对方就果断挂掉了电话。

    安恬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不禁皱眉,御景湖医院,那不是顾氏旗下的产业么?

    对方的不怀好意毫不掩饰,安恬心里清楚自己要是去了那就正中下怀,真中了别人道了,可心里清楚是一回事,理智却根本不受支配。在地上呆坐了一会儿,当即就翻身而起,甚至因为腿麻和起的太猛跟跄着险些跌倒。

    握着门把稳了稳心神,安恬这才一把拉开门走了出去。

    楼下灯还亮着,不过吴姐已经睡下了,这灯应该是为顾裴琛留的。没有多做停留,安恬径自打开门走了出去。

    这个时间的出租车已经不多,安恬站在路边等了半天才拦到一辆,直接让司机师傅开去御景湖医院。

    御景湖医院的确是顾氏旗下的私人医院,这里的医疗团队都是界内数一数二的,有着一流先进的医疗设备,医生大多都是界内高材生医术那是顶尖毫不含糊,就连护士亦是名校毕业,丝毫不逊色于市人民医院。

    出租车在住院部大楼外的广场停下,安恬从车上下车来抬眼就看到居高临下站在台阶上嘴角含笑的岳佳琳,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这才朝她走了上去。

    “电话果然是岳小姐打的。”安恬在岳佳琳面前站定,冷冷的看着她,本就苍白的脸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分外憔悴。

    岳佳琳看着她的样子嘴角愉悦的勾起,“跟我来吧。”说完也不管安恬,转身就进了住院部大门。

    安恬跟在岳佳琳后头,不知道她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可手就是抑制不住的颤抖,强烈的不安紧紧缠裹着心脏,勒的几乎喘不过气来,小腹也在隐隐作痛。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电梯,岳佳琳伸手按下十三键。

    “没想到你真出来了,还真是让人意外。”岳佳琳瞥了眼安恬紧握在一起却仍旧颤抖的手一眼,语气里都是得意。

    安恬没有理她,只是冷冷的扯了扯嘴角,眼睛却直直的盯着电梯上升的数字。

    岳佳琳也不在意,抬手将耳发往后别了别。

    电梯在十三楼停下,叮的一声打开了门,安恬却因为这一声响惊的一震,回过神,岳佳琳已经率先出去了,深吸口气,这才忙跟了出去。

    岳佳琳带安恬去的是一间VIP病房,但透过门上的小窗口可以看清里面的情况。岳佳琳往窗口朝里边望了一眼,然后就不动声色的侧身退到一边,对安恬做了个请的手势。

    安恬看了笑得愈发开怀的岳佳琳一眼,紧了紧手,这才满怀忐忑的朝门口迈了两步。安恬比岳佳琳要矮点,需要踮着脚才能看到里边,然而就是踮起叫往里边看的瞬间,她就呆住了。

    只见病床上一个和自己很像却瘦弱不堪的女人,脸上罩着呼吸机,身上插满了管子,就那么闭着眼无知无觉的躺着,但饶是如此,女人右眼角下的那颗红色的泪痣仍旧散发着羸弱的妖媚。

    顾裴琛就坐在床前,一只手轻轻握着女人纤细修长的手,神情平静而专注,然而幽沉的眼底却翻涌着波诡云谲,有庆幸,还有太多太多安恬看不懂的东西。

    安恬还没反应,就被岳佳琳拉着走开了,直到进了电梯才道,“现在你相信我没骗你了吧?”

    安恬只是盯着自己的脚尖,没有抬头也没有应她。

    岳佳琳也没想她能应自己,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想知道那女人是谁么?又是为什么会躺在那里?”

    安恬还是不说话。

    “那是童欣雅,顾裴琛唯一深爱的女人。”瞥了安恬一眼,岳佳琳道,“她躺在那里是因为她患有白血病,必须要直系亲属以及血性配对来做骨髓移植。”

    听到这里,安恬总算有了反应,神色惶然的抬眼看向岳佳琳。

    “童欣雅是RB型血。”话音刚落,电梯叮的一声在一楼开了,岳佳琳一边往外走一边道,“顾裴琛和我交往,只是因为我眼角这颗泪痣寻找慰藉,而你不同,你和童欣雅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而在这个世上,只有双胞胎才能相似到这程度。”

    脑子嗡的一声,安恬大脑瞬间一片空白,怔怔的停在了原地。

    岳佳琳也停了下来,微皱着眉头看向安恬,“你以为我做这些是因为想要从你身边抢走顾裴琛,其实你错了,同为女人,我只是不想看你重蹈覆辙而已,而且比起我,你显然不止是替身。”

    “说完了吗?”安恬看也不看岳佳琳一眼,“说完了我就回去了。”说完不等岳佳琳回应,径自朝大门走去。

    “我开车送你吧?”岳佳琳愣了一下跟了上去。

    “不用。”安恬脚步不停的拒绝了。

    岳佳琳也不坚持,站在门口目送安恬走远,嘴角缓缓勾起明媚的弧度,晃了晃手上的车钥匙,步伐轻快的朝自己的车子走去。上车将车倒出停车位,却没有急着把车开走,而是从包里拿出一张光盘,放进车载CD机里,而那光盘,正是她之前拿给安恬的那张。

    一脚油门儿将车开出医院,瞥到路边刚拦下出租车的安恬,岳佳琳嗤笑一声,“就说你会后悔的。”

    话音刚落,车载电视里就亮起了画面,里面播放的,不过是播音员动情讲说的动物世界而已。

    安恬上了车却不知该去哪里好,在医生不耐烦的再三催问下,报了市人民医院的地址。

    这个时候已经凌晨三点了,医院里静的落针可闻,走廊上每走出一步都是清晰的回音,不管是过道病床上的病人还是病房里的都好梦正酣。安恬本来不想来打搅向敏休息,可除了向敏这,她却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出租房早在决定和顾裴琛同居时就退了,而安家自然是不能回去的,思来想去,还是只有向敏这里。

    一路走来,安恬都尽量放轻脚步不吵到别人,可推开向敏所在的病房门时却惊了一跳。

    向敏压根儿没睡,正睁大着眼睛看着自己呢,手里还捏着手机。

    “你怎么还没睡?”安恬怔了怔才走进去。

    “你呢,怎么这个时候过来?”向敏不答反问,微皱的眉头满是担忧。

    “我……”

    “傍晚的时候为什么躲在外面不回去?为什么哭?”向敏不歇气的追问道,“出什么事了?是不是因为顾裴琛?”

    “小敏……”几乎是瞬间,安恬眼泪就下来了,“小敏呜呜……他骗我……他骗我!”趴在向敏的床前,安恬绷了半天的神经终于扯断,放声大哭起来。

    向敏被她的哭声给吓了大跳,“恬恬……”

    “小敏,我该怎么办?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安恬泣不成声,“他对我那么好,我以为他就是我的归宿我的幸福,可是为什么他要骗我?为什么呜呜呜……我爱他啊,我以为,我以为他也是爱我的,可是,却原来都是假的……”

    向敏听得云里雾里,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当即怒得瞪大了双眼,摸着安恬的头又是心疼又是着急的问道,“你说什么真的假的?顾裴琛他骗你?他怎么骗你了?恬恬你冷静点,先别顾着哭啊?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啊?顾裴琛那混蛋怎么你了?!”

    安恬却不再说话,就那么趴着呜呜的哭,那伤心欲绝的样子看得向敏眼睛都红了,却也知道现在这样问也问不出什么来,只好无奈的将手按在安恬的头顶,安抚的轻轻揉着,嘴唇却紧紧抿着,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

    顾裴琛,你要敢对不起恬恬,我向敏绝不会放过你!

    安恬哭了很久,直到累了才渐渐停了下来,但还是小声的抽泣着。自打向敏和她认识,就从没见她这般伤心过,就是程远那负心汉都不曾有过,第一次见她伤心成这样,心脏都跟着拧了个个儿似的,抻着疼,心疼坏了,多亏咬着牙,才没跟着流眼泪。

    “恬恬乖啊,咱们心情难受发泄发泄就够,别再哭了,你看你都哭多久了,这哭多了伤身啊,好了,不哭了不哭了,别难过,不就是一个顾裴琛嘛,他不好咱就不要他了,你还有我呢是不是,有我在呢。”听安恬哭得声都哑了,向敏愣是用自己完好的手费力的抱住了安恬的头,安抚的轻拍着她的肩膀,“别哭了,你看看你都憔悴成什么样了,不就一个顾裴琛嘛,没什么大不了的,世上男人千千万,不行咱就天天换,好男人多的事,为这种男人伤心不值得。”

    竟管向敏费尽口舌的劝着,安恬还是抽泣了半天才抑制住了情绪,抬起头,眼睛都肿眯成一条缝了。

    向敏看她情绪平复下来,很想详细问她究竟是出了什么事,说的那些话都是什么意思,顾裴琛是不是真的负心劈腿了,可又害怕触碰到安恬敏感脆弱的神经,愣是咬着下唇,眼巴巴瞅着她死憋着没问出来。

    最后憋了半天也就一句,“快天亮了,天大的事咱们容后再说,你先在这旁边陪床上睡一觉吧。”

    兴许是真的哭累了,安恬什么也没说,听罢便依言走到陪床那,和衣躺了上去,机械的拉过被子盖在身上,却盯着天花板了无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