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47章 我们解除婚约吧
    天刚亮,安恬就起来了,见向敏还睡着,打算出去买点早餐回来,然而刚走到门口,就被向敏叫住了。

    “一会儿护工阿姨就来了,你出去吃早饭,然后回去好好睡一觉吧,瞧你这脸色,白的给纸人似的,大晚上的走夜路给人撞见,别人还以为撞鬼呢。”说完想了想又道,“你要是不想回去顾裴琛那,就去我那,钥匙在床头柜抽屉里。”

    安恬拉门的动作顿住,“一会儿再说吧,护工阿姨还没来呢,我先去买早餐。”

    “不用你,护工阿姨来了再吃也不晚。”向敏拒绝道,“你自己去吃,吃完赶紧去我那睡一觉,别再给我犟了,把钥匙带上。”

    安恬听她这么说了也没再坚持,“那好吧,午饭我照旧在家里给你做好带来。”说罢回去从床头柜抽屉拿了钥匙,这才开门离开。

    等房门被带上,向敏脸色当即就沉了下来,转头看了看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噘嘴犹豫了下,最终还是打消了给顾裴琛打电话质问的冲动。感情是两个人的事,闹矛盾再所难免,不到万不得已,自己还是别胡乱插手的好,就是看着恬恬这失魂落魄的样子挺心疼的,这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安恬根本没什么胃口,也没打算去吃早饭,从医院出来,就直接拦了出租车去向敏的快递店,期间手机催命似的一直在响,安恬看也不看就给按了关机。

    向敏住院已经有一个星期,快递店里虽然不至于脏乱不堪,却也积了厚厚一层灰尘。好在向敏醒来就电话总公司做了处理,倒不至于影响生意。

    安恬本想打水简单清理收拾一下的,可又是在提不起劲,便干脆没管,径自去里间躺着去了。可能是一夜没睡的缘故,这会儿一挨枕头就困的慌,倒是没有精力胡思乱想,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本来说好中午给向敏送饭的,谁知这一觉却睡了个天昏地暗,等安恬被饿醒,已经是晚上了。

    向敏住院,家里冰箱储存的食材早就坏掉了。还想着煮碗面条凑合算了,结果悲催的发现,连面条也没一根,无奈之下,只得拿上钥匙出去觅食。

    快递店附近多的是那种小餐馆,安恬径自就去了以往和向敏常去的那家。

    “老板,来碗盖浇饭!”安恬在角落空置的桌前坐下,朝厨房忙碌的老板喊了一声。

    “好嘞!”老板应了一声,从厨房墙壁开着的小窗口探出头望了一眼,见到安恬就笑了,“是安恬啊,今儿怎么没和小敏一起过来?”

    “哦,她这几天有事不在。”安恬道。

    老板也没再多问,闷头在厨房忙碌着。

    没多会儿,安恬要的盖浇饭就送来了,然而拿起筷子只看了一眼,就被那股味儿冲的胃部痉挛,猛地起身,捂着嘴就冲进了卫生间,但因为一整天没吃东西,趴在马桶那除了酸水什么也没吐出来,难受的连生理盐水都给逼出来了。

    这么干呕一通,等安恬缓个劲儿出来,脸色简直白的吓人。

    正巧店里的服务生小杨刚给一桌的客人送了餐,转身看她出来就忙上前搀扶,“安恬姐,你这是咋了,身体不舒服吗?”

    安恬摇了摇头,回到座位坐下,却屏住呼吸,饿的不行,可实在没勇气张口吃,僵持了一会儿才拉住转身去忙的小杨,“从新给我换一份番茄鸡蛋的,这味儿我闻着难受。”

    “这不是你和小敏姐平日最爱吃的油焖排骨么?”小杨看了看不禁纳闷儿。

    他说的没错,正是因为这是两人的惯常口味,所以安恬进来才没细点要什么,就随便喊了声盖浇饭,老板就自己给做了,可谁知道今儿这味儿就是犯了冲,安恬也是一时给忘了自己怀孕害喜的事。

    “最近胃不好,不能吃太油腻的,这份我会付钱的,麻烦了。”安恬想来也挺不好意思的,冲小杨尴尬的笑了笑。

    “哎,多大点事儿。”小杨不甚在意的笑了笑,顺手就端起了那份排骨盖浇,“那你再等等,我让老板重新做去。”

    “好。”安恬笑着点了点头,伸手想去端汤喝,顿了顿又缩了回来,起身自己去拿杯子倒了杯白开水来喝。

    新叫的番茄鸡蛋盖浇很快就送来了,安恬看了看,那油腻腻的鸡蛋仍旧令她皱眉,但好歹被番茄的酸味儿给中和淡了,倒是没有再熏的反胃,这才拿起筷子小口吃了起来。谁知刚吃了两口,一个人就突然坐到了旁边,扭头就见顾裴琛正皱眉沉脸的看着自己,条件反射的扔掉筷子就打算开跑,却被对方一把攥住了胳膊。

    “先吃饭。”打了十几通电话不接,还关机,顾裴琛肚子里憋着火,但看安恬的脸色还是把火气给压下了,只是语气却不大好,“别的事,回去再说。”

    安恬想想也是,天大的事也没必要跟自己肚子过不去,还是先吃饭吧,何况肚子里还有个小的呢。这么想着也就不再急着跑路,默默的拿起筷子再次吃了起来,但就是从头到尾把顾裴琛当空气,瞄都没朝旁边瞄一眼。

    被这么赤果果的忽视,顾裴琛的脸色愈发冷沉,浑身释放着生人勿近的冷气。

    安恬假装没看到,只管闷着头吃饭。等吃完饭一抹嘴,付了钱起身就走,连个正眼都没给顾裴琛。

    顾裴琛脸色又黑了几分,起身跟了出去,刚走出店门,就一把攥住安恬,将人给强行塞进了路边停放的迈巴赫里。

    “你干什么?放开我!”安恬挣开顾裴琛的钳制,转身就去开门。

    顾裴琛眼疾手快的下了锁,冷声道,“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你这一天是怎么回事?不回家也不接电话,你到底是在发什么疯?”

    “家?”听到顾裴琛的话,安恬也不拉门了,转身冷冷的对视回去,嘴角翘着的弧度满是嘲讽,“那是你的家,跟我没关系!顾裴琛,你就是个混蛋,我最后悔就是跟你订了婚!我现在就要解除婚约,我要和你分手,以后咱俩桥归桥路归路,再不相干!开门,放我下去!”

    顾裴琛见安恬气成这样,反而冷静了,眯了眯眼问道,“你生气是因为昨晚我突然出去没回来的事,还是……”

    “开门!”安恬一听昨晚两个字就响起在御景湖医院见到的那一幕,觉得连和顾裴琛呼吸同一片空气都难受,当即情绪激动的再次拉拽起门来,“我让你开门!让我出去!”

    顾裴琛见她这样也懒得说了,却是不管她,当即一脚油门儿将车子开了出去。

    安恬闹了一阵没用也就歇了力气,静静的将脸扭向窗外,默默的掉眼泪。这才是真正的顾裴琛啊,没耐心霸道专横,自己居然相信了这温柔的假象,甚至沉溺其中,活该落到现在的境地!

    顾裴琛将车直接开回了别墅,可车刚一停下,安恬拽门下车,竟是掉头就跑。见状,顾裴琛气得额角青筋蹦了蹦,咬牙切齿的骂了句国骂,拉开车门就追了出去。

    安恬还没跑出去多远,就让追上来的顾裴琛就拽住了,自然不肯屈从,拼了命的在那挣扎,最后把顾裴琛给闹的烦了,直接将人往肩上一扛转头就往回走。

    “啊!顾裴琛你混蛋!你放我下来!放开我!我们已经分手了,我和你没有关系,你没权利这么对我!”安恬惊叫一声,就拳打脚踢的挣扎起来,说什么就是不肯跟他回去。

    “你说分手就分手?我还没同意呢!”顾裴琛被闹的脑仁儿疼,一巴掌啪的一声就盖在了安恬屁屁上,“老实点!”

    安恬羞愤交加,竟是急红了眼,扭头一口就狠狠咬在了顾裴琛的耳朵上。

    “嘶!”顾裴琛疼的一个跟跄,差点把安恬给扔出去,一把就拧在安恬臀肉上,迫使她啊的一声松了口,这才继续无视对方的挣扎,脸冒黑气的将人给扛了回去。

    两人刚到门口,吴姐就迎了出来,被眼前的阵仗吓了一跳,“哎,这是怎么了?”

    顾裴琛没有搭理吴姐,扛着安恬径自上了楼。一脚踹开卧房门,几步进去将安恬扔到大床上,倾身就将人压在了身下,单手撑在安恬头侧,另一手用力掐住了她的下颔。

    劣势即现,这会儿安恬也不挣扎了,就那么冰冷倔强的与面色阴鸷的顾裴琛对峙着,眉头却微微拧着,因为刚才那一摔,让她肚子隐隐有些不舒服。

    “想跟我解除婚约,嗯?”顾裴琛嘴角勾着诡异的弧度,眼神却冰冷幽深。

    “是。”安恬不甘示弱。

    “为什么?”顾裴琛阴翳的眯了眯眼,问道,“那房间你进去过了,为了里面的那些东西?”

    安恬决绝的别开了视线,眼眶却不由自主的湿润了,声音颤抖的问道,“顾裴琛,你把我当什么?”

    “爱人。”顾裴琛微蹙着眉头,定定的看着她。

    “爱人?”安恬嘲讽的笑了,笑出一脸眼泪,她想伸手指门口,但手被顾裴琛压制着没成功,“那屋子里关着的,才是你的爱人吧?我安恬何其有幸,就因为这么一张脸承蒙顾总青睐,成了令人称羡的顾总未婚妻哈哈……好一个顾总未婚妻!顾裴琛,我安恬就是再贱,情愿给人当小三儿也不要做他人的替身!”喊完平息了好一会儿,这才有气无力的喃喃道,“顾裴琛,我们解除婚约吧。”

    顾裴琛眼底瞬间暗光矍铄,眯眼定定的看着安恬,半响薄唇轻启,冷酷的吐出三个字,“你做梦。”说完起身下床,转身朝门口走去,“老实在屋里呆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