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48章 就是铁石心肠也该被
    房门砰的被顾裴琛甩上,安恬整个人都傻了。

    这是什么意思?软禁吗?!

    难道岳佳琳说的是真的,顾裴琛找自己不止是替身,还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几乎是回过神来的瞬间,安恬跳下床就扑到了门边,使劲的拧拽着门把,却惊恐的发现,房门被锁上了。

    安恬耳朵嗡的一声,脑子就懵了,当即就拍门大叫起来,“顾裴琛你放我出去!开门啊!放我出去!开门!开门啊!”

    吴姐看了看被拍的震震颤的房门,心有余悸的转头看向脸色铁青的顾裴琛,正要开口劝,顾裴琛却头也不回的朝楼下去了。

    吴姐叹了口气,“这有什么误会说开不就好了,至于这么闹腾嘛,哎!”嘀咕完摇摇头,也跟着下楼去了。

    顾裴琛下了楼也不知道干嘛,叉着腰站在客厅,看哪哪不得劲,想着安恬那句情愿给人当小三儿的话,抬起一脚就把茶几就踹翻了。砰的一声巨响,吓得吴姐差点从楼梯上滚下来。

    “顾先生你……”

    吴姐话没说完,顾裴琛就转身走开,含在喉咙口的话百转千回出不来,最后又是一声叹息,转身去了厨房。

    安恬又哭有喊的砸了半天门,却一点用也没有,渐渐也就没了力气,扒着门跪在了地上,头顶着门,仍旧喃喃着,“开门啊,顾裴琛,我求求你,开开门,放我出去。”

    在地上跪了许久,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一声,安恬这才想起来可以打手机求救。着急忙慌的拿出手机,才看到居然是陈安给自己发的短信,可是陈安怎么会有自己的手机号,而且自己又是什么时候存的陈安的号码?

    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安恬没有点开信息,直接就拨打110,可还没等她点下拨号键,房门就响起咔哒一声开锁声,紧接着房门就被吴姐推开了。

    吴姐一见安恬居然跪坐在地上就急了,忙单手端着托盘,腾出手将安恬给扶了起来,“安小姐您怎么坐地上啊,快点起来。”

    跪坐太久,这腿麻的就跟不是自己的似的,安恬还没站稳就险些跌了回去。

    吴姐一脸不忍,赶紧把人扶住了,谁知安恬刚一站稳,却是一把推开吴姐就冲出了门去。

    “安小姐!”吴姐给推的一个跟跄,手里的托盘都摔在了地上,可眼下她却顾不了,当即追了出去。

    安心好不容易等到这个机会,一心想要趁机逃出去,不想时运不济,刚下楼梯就一头撞进了顾裴琛怀里,不及反应,手腕就被一把擒住了。

    “你到底要胡闹到什么时候?”瞪着安恬,顾裴琛简直咬牙切齿了。

    安恬却什么也不听,挣扎着还想跑,闹的顾裴琛实在没辙,只得再次把人给扛上了楼。

    也就是这么一个举动,吓得安恬满眼都是绝望,“不要!不要关着我!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吧!放我下去!放……”

    安恬话还没喊完,人已经再次被扔到了床上。

    顾裴琛这次没有再强势的将人压在身下,而是上床将人给紧紧搂抱在怀里,一边亲吻她的后颈,一边道,“恬恬,我没有想关着你,你别怕,我只是让你在屋里休息,你看看你这脸色多难看……”

    顾裴琛话没说完就被安恬一手肘杵在胃上,疼的当即呼吸一滞,一口气险些没提上来。

    安恬连滚带爬的下床,转身惊恐的瞪着顾裴琛,“不关着你锁门?在你眼里我安恬就这么蠢,这么好骗?顾裴琛,你不是人!我恨你!”

    顾裴琛揉着泛疼的胃,眼底的情绪深沉如墨,眼看着安恬说完又想跑,他当即从床上翻身而下,几步就拦在了安恬面前,抓住她手腕就往门外拖,“走!”

    安恬本能的要挣扎,可和顾裴琛的力气比起来,那就是蚍蜉撼树根本不够,完全是被拖着走的份。

    顾裴琛把安恬拖到了那间屋子前,拿出钥匙就开了门,随后一把将人给拽了进去。

    安恬先前还奋力挣扎,可进了屋子一下就安静了。

    顾裴琛指着雕塑,“是因为这个你才跟我闹?”说着又转手指着四面照片墙,“还有这些照片?”

    安恬怔怔的转身看向顾裴琛。

    “我本来昨晚就要给你解释的。”顾裴琛也看着她,“可后来医院打来电话说欣雅情况危急,我就赶过去了,可是我没想到,你竟连个解释的机会也不给我,就给我定了罪,居然这么轻易就说出解除婚约的话,还一心想要离开我,安恬,我顾裴琛这些日子做的还不够好吗?这么长的时间,全心全意的倾心相付,就是铁石心肠也该被焐热了吧?我以为我们已经是两情相悦了,难道,只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吗?啊!”

    安恬从没见过顾裴琛这么暴戾的样子,被他吓得后退一步,背紧紧的贴在了身后的墙上。

    顾裴琛却不给她躲闪的机会,伸手将她捞回怀里,抬起她的脸,对着嘴唇就吻了下去。然而让顾裴琛心塞的是,他这还没来得及深入呢,怀里的人就两眼一翻晕了过去,那心情简直了,但更多的还是担忧,当即把人打横抱出房间。

    “吴姐,恬恬晕倒了,打电话让徐医生过来!”一边喊着,顾裴琛抱着安恬就转身回了他们的房间。

    吴姐正站在楼下担心呢,听到顾裴琛的话吓了一跳,慌忙应了一声就去打电话了。

    徐医生是顾老爷子的私人医生,除了再御景湖医院担任要职,还专程负责顾老爷子的身体状况,除了特殊情况,基本是随叫随到,所以吴姐电话去了没一会儿他人就到了。

    “徐医生你可算到了,人在楼上,你请跟我来。”徐医生虽然是随叫随到,可对于吴姐来说,这等待的时间也太漫长了,所以等人一到,连口气儿都不让人喘,就着急忙慌的把人带上了楼。

    徐医生祖家是中医出身,他虽然半道学了西医,但对中医也很精通,也惯常给人把脉看病,讲究个望闻问切。他先是向顾裴琛问了两句情况,又翻看了看安恬的眼皮,就开始给人把起脉来,然而这一把就不得了呢,当即扭头瞪了顾裴琛一眼。

    顾裴琛被瞪得莫名其妙,“徐医生,恬恬她没什么事吧?”

    “能有什么事?”徐医生翻了个白眼,“也就是差点滑胎而已。”

    顾裴琛闻言一怔。

    还是吴姐最先反应过来,“徐医生你的意思是,安小姐她怀孕了?”

    “恬恬怀孕了?!”听吴姐这么一说,顾裴琛也反应了过来。

    “从脉象上看小两个月了。”徐医生说着将安恬的手塞回被子里,站起身对顾裴琛挑了挑,“这孩子没到三个月是最容易滑胎的,最受不得刺激了,更何况她这还有贫血……”

    “那孩子没事吧?”徐医生话没说完,顾裴琛就着急的问道。

    “问题不大,让她这两天好好躺着,尽量少走动,还有就是千万不能再让人受刺激。”徐医生道。

    顾裴琛这才放了心。

    徐医生看了他一眼,开始收拾东西,“那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不用开保胎药么?”顾裴琛犹豫了下问道。

    “看情况吧,先观察两天,要是见红的话最好还是送医院看看,关键我这又不是妇产科医生,也没带着什么保胎药,不过从脉象上看应该不会有问题。”徐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道。

    顾裴琛点点头,示意吴姐送人。

    吴姐会意,客气的带着徐医生离开了。

    等两人一走,顾裴琛就坐在了床沿,只是看着安恬的眼神有些复杂,好一会儿才伸出手,抚摸着她苍白如纸的脸,拇指指腹划过眉眼,最后停在了右眼角的位置。

    安恬其实早在徐医生说话的时候就醒了,只是懒得睁开眼,顾裴琛抚摸她脸时心里还有些意动,心道可能真是自己误会了,可当对方的手指压在右眼角的位置久久不曾挪动时,她一颗心就直直的往下沉。可这次她却学聪明了,知道闹也无济于事,甚至还可能伤到孩子,就继续装睡着没有反应,但心里却已经有了打算。

    过了一会儿,顾裴琛的手又动了,这次却是落在了安恬的腹部,动作轻柔的缓缓摩挲。正是这动作,安恬险些没扛住浑身一僵,好在她及时稳住了心神才没有露出破绽。

    顾裴琛眸光深沉的看着安恬的脸,张了张嘴刚要说话,房门就被敲响了两声。

    顾裴琛眉头微皱,“什么事?”

    “顾先生,我出去买只老母鸡,给安小姐炖汤补补身子。”吴姐隔着门板喊道。

    “去吧。”顾裴琛这才舒展了眉头。

    “哎!”吴姐语气欢快的应了声就转身下楼去了,脸上都是笑,寻思着这大喜事还得打电话给老爷子通报一声,也让他老人家乐呵乐呵,这么想着就拿出了手机,拨通了顾宅的电话,“喂,陈管家啊老爷子他在吗?我这有大喜事要告诉他老人家,睡下了啊?哦哦,那算了……那你转告老爷子一声,安小姐怀孕了,啊,对,徐医生已经确诊过了,哦哦,好的。”

    吴姐的声音很大,隔着门都隐约能听见,等人下了楼去,声音才没了。

    顾裴琛没有继续在床沿坐着,起身给安恬拉了拉被子,就转身开门出去了。

    等房门一关上,安恬就睁开了眼睛,右手轻轻的抚摸着小腹,眼角滑出眼角濡湿了枕头,可她却紧紧咬着下唇,没让自己哭出声来。

    “没什么的,不就是一个男人吗?不就是被骗了感情吗?没关系的,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孩子呢,对,还有孩子,所以别哭,别再难过了,为了孩子,也一定要振作起来,想办法离开这里……”

    安恬一遍遍的喃喃告诫劝慰着自己,可眼泪却流的更凶了,哪怕咬破了下唇,低低的抽泣声还是不可抑制的溢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