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49章 顾裴琛的解释
    顾裴琛开门听到安恬的抽泣声脚下顿了顿,这才面色平静的端着肉粥走了进去。

    “醒了?”将粥放到床头柜上,顾裴琛转身看向安恬道,“我让吴姐给你熬了肉粥,起来吃点吧,她这会儿忙着出去买老母鸡了,说是要赶着给你炖汤喝。”

    本以为这一出声,又该吓得安恬如惊弓之鸟般的逃窜躲闪,结果眼睛红着,脸上还湿漉漉的带着来不及擦干的泪痕,却出乎意料的平静。

    只见安恬抽抽鼻子,就坐起身沉默的点了点头,眼睛虽然盯着被面没看顾裴琛,但情绪明显平复了很多。

    顾裴琛看着也松了口气,见她起来便端着碗坐在了床沿,捏着勺子舀了一勺粥吹了吹才送到安恬嘴边。

    安恬却有些别扭的躲开了,“我自己来。”

    顾裴琛没让,仍旧固执的举着勺子,“还是我喂你吧,来,吃一口。”

    安恬又转回视线看看碗里,其实她这几天挺怂肉的,基本是见肉就吐,不过这碗粥里却看不见肉末,也就是粥看着要浓稠很多,而且里边撒了小葱,闻着就喷香,她用力吸了吸鼻子也没反胃的征兆,也就不扭捏了,张嘴含住了递到嘴边的勺子,把满满一勺子粥给吃了。

    有肉的味道,却不油腥,这让安恬皱着的眉头彻底舒展开了。

    顾裴琛看到她吃了,眼里也含了笑意,便一勺一勺的接着喂,等一小碗粥都进了安恬的肚子,才抽了纸巾边给她擦嘴边道,“恬恬,对不起。”

    安恬垂着眼没吭声。

    顾裴琛将碗放到床头柜上,伸手将安恬搂在怀里,“恬恬,我承认一开始看到你的脸很震撼,可我没有把你当替身,你就是你,从一开始我就很清楚,欣雅是因为我才变成现在这样的,如果不是她,我说不定早就死了,或者跟她一样,只能一辈子无知无觉的躺在床上……她就是我心里的一根刺。”

    安恬被勒得有些憋气,想要挣开顾裴琛的怀抱,却被他收紧了手臂。

    “我欠欣雅一条命。”顾裴琛顿了顿道,“那房里的雕像和照片,不是怀念,而是提醒,我绝不会放过害她成为植物人的罪魁祸首!”

    安恬听到这里就懵了,捂在顾裴琛怀里瓮声瓮气的诧异问道,“植物人?不是白血病么?”

    安恬话音刚落,就被顾裴琛从怀里推开了,看着她的眼睛蹙眉问道,“白血病?”

    “嗯。”安恬脑子一转,就差不多反应过来,自己估计真是着岳佳琳的道了,也不隐瞒,“昨天晚上有人打电话约我去过御景湖医院,在医院门口碰到的岳佳琳,是她告诉我的,说你和我在一起不止是找替身,还是因为我和童欣雅血型匹配,等着给她做骨髓移植。”

    “岳佳琳叫你去的?”顾裴琛神色一滞,语气没什么变化,但眼神却变得格外晦暗幽深,就像凝着漩涡,令人一眼心悸。

    “声音是经过变声器处理过的,听着也分不清是谁,不过应该是岳佳琳没错。”安恬如是道,心里却对岳佳琳咬牙切齿,自己这些天遭的罪都是拜那女人所赐,还险些伤了肚子里的孩子,但更多的却是恼自己的愚蠢,怎么就真中了对方的挑拨离间呢?这警惕心,真是喂了狗了!

    顾裴琛听罢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只是扶着安恬小心躺下,“这件事情你别管,我会处理,医生说你身体虚,有滑胎的危险,得卧床休息一段时间,你也是,怀孕这么大的事情也不给我说,还闹腾,幸好孩子没事。”

    提起孩子,安恬也是后怕。

    顾裴琛给她掖了掖被子,“好了,别再胡思乱想,这段时间你听医生的,别乱跑,乖乖在家里养胎,嗯?”

    “可是向敏那……”

    “我会安排好的,你就放心吧。”顾裴琛打断安恬的顾虑,笑了笑站起身来,“你先休息,我出去了。”

    “嗯。”安恬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想到这两天的事有些不好意思,敛着眉眼低低的道,“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我应该给你先问清楚的。”

    “这不怪你。”顾裴琛弯腰亲吻了安恬的额头一下,又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这才拿着碗出去了。

    看着被再次关上的房门,安恬还怔怔的有些走神,满心阴郁都一扫而过,总觉得这两天的狂风暴雨就跟做梦似的,梦醒了,一切又恢复了平静,挺好。只是想到童欣雅,她还是别扭的抿了抿唇,却不愿再去深想。

    两人这场感情风波就这么给平息了。

    安恬听话安心在家里养胎,顾裴琛就让吴姐去另外多雇了两个帮佣,帮着吴姐分担杂事,同时也承担了给向敏送一日三餐的活计。新雇的两人都是专业学校出来的,一个叫刘霞一个叫余磬,人年轻又踏实能干,着实给吴姐减轻了不少负担。

    但这事儿还不足让吴姐高兴,她高兴的是,顾裴琛的变化,这么多年也就为了安恬才这样,可见两人这次是真心过日子的。

    家里多了刘霞余磬,吴姐就一门心思照顾起了安恬的生活起居,更是换着法的给她炖各种补汤。而且说来也奇怪,安恬这孕吐是半点油腥也见不得,可经吴姐的手做出来的,就是让他胃口大开,非但不觉得油腻,更是老远闻着喷香就嘴馋。

    顾老爷子那边得了消息也是高兴的不得了,当即就让陈管家给送了不少好东西过来,甚至还担心吴姐照顾不周,有意请专业厨师专门负责安恬的一日三餐,后来确定吴姐能胜任,这才打消了念头。

    安恬怀孕的喜讯一传出,大家都很高兴,倒是安家漠不关心,尤其是安澜,还因为李菲被迫出国的事记恨着安恬呢。

    而唯一反应大的估计就数向敏了,几乎将安恬骂了个狗血淋头,觉得这么大的事安恬连她都瞒着很受伤。为此,安恬可谓是赔礼道歉做小伏低说了一大箩筐的好话,这疙瘩才算是揭过去了。

    安恬并没有因为怀孕就辞掉画室的工作,等医生确定没事了,就继续按部就班的去画室授课。顾裴琛和吴姐倒是想拦,但医生也说了,适当的运动对孕妇和胎儿都好,两人也就没坚持,不过每次安恬出行,顾裴琛都得亲自接送,就算公司有事走不开的情况下,那也的专门安排人接送。

    对于这些,安恬知道都是为了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好,很欣然的接受了。而且顾裴琛一日既往的温柔体贴,也让她心里仅剩的那点不安彻底放下了。

    这些日子顾裴琛并没有什么不同,唯一改变的就是,他去医院看童欣雅时会带着安恬一起。至于岳佳琳,也不知道顾裴琛是怎么处理的,反正是挺久没再出现在安恬面前过。

    日子过得好了,安恬心情也就好了,爱笑心宽,被吴姐一手好厨艺补的人都圆润了不少。

    “安小姐,有您的电话。”

    安恬正窝在沙发上一边吃酸梅一边看电视,客厅里的座机就响了,刘霞接起没说两句话就转身对安恬喊道。

    “哦。”安恬伸去拿酸梅的手缩了回来,边起身边问,“谁啊?”

    刘霞拿手捂着话筒,对安恬小声道,“安老太太。”

    安恬闻言一顿,眉头下意识就皱了起来,安家这都消停多久了,怎么突然又想起找自己来,不会又是要整什么幺蛾子吧?

    心里虽然这么嘀咕着,但安恬还是上前接过了电话,“喂,我是安恬。”

    “安恬啊,你爸明天的生日,你和裴琛回家吃个便饭吧,我已经给亲家去了电话,他到时候也会过来。”安老太太在电话那头道。

    安庆明的生日,说实话安恬挺膈应的,因为她妈就是在这天病逝的,也就是说,安庆明的生日就是她妈的忌日。按理说,这样的日子她应该去看看她妈,可那时候太小,妈妈在医院去了就被接回了安家,连葬礼都没参加,更不知道她妈的墓地在那,早些年她还会问,可是得到的不过是安家人的冷漠,安庆明的打骂,时间长了,她也就缄默了,不是她轻易放弃,而是问了也没用。

    每年安庆明的生日都是安恬心里的一根刺,如今被安老太太突然提起来,安恬一下就沉默了。

    安老太太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安恬的回话,语气不由就带上了几分严肃,“给你说话呢?没听见?”

    安恬抿了抿唇,良久才艰涩的道,“知道了。”

    那边安老太太啪嗒就挂断了电话。

    听着听筒里的嘟嘟声,安恬讥讽的勾了勾嘴角,这才将电话给放了下去。

    既然是安庆明过生日,那回去也就不好两手空空,就算安恬无所谓,也不能不顾忌一下顾裴琛的脸面立场。所以尽管心里不愿意,但还是拉着吴姐去了商场,打算随便买点什么东西做礼品。

    吴姐本来想自己去的,但转念一想又觉得权当运动了,就没说什么,陪着安恬出了门。

    两人也没走远,就在周边就近的一个商场里逛。

    安恬倒不是专程为了给安庆明忙礼品出来,主要是听到安庆明的生日顾老爷子会去,就想着多买一份礼给老爷子带过去。就觉得自己和顾裴琛一起就去了一趟顾宅挺过意不去,加上得知自己怀孕,老爷子就见天往这边送着送那,便想着给老爷子寻么个称心礼物,让他老人家高兴高兴。

    当然,她也不否认那点小心思,那就是故意给安老太太添堵。反正她这儿不痛快,谁也别痛快,大家一起憋着吧。

    “哎哟,这不是安恬吗?”

    安恬和吴姐正讨论着顾老爷子除了二胡以外的其它喜欢,身边就突然响起个熟悉的声音,转身就见程妈妈和程亮媳妇儿手挽着手,笑眯眯的站在那。

    “哟,我还当眼花呢,敢情还真是你啊?”见安恬转头看来,程妈妈捂着嘴笑得阴阳怪气,那眼神里的刻薄劲儿一如既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