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50章 程母碰瓷撒泼不要脸
    安恬很惊讶,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程家人。不过惊讶只是一瞬,自从将对程远的那份感情彻底放下后,对于她而言,程家人就不过是在这个城市里熟悉的陌生人,有一段时间没见,她都把这家人给忘了,如今遇见了也没什么反应,点点头就打算和吴姐离开。

    但程妈妈却偏偏一错步挡住了两人的去路,那双势利眼上下打量着安恬,嘴里直啧啧。

    安恬脸色当即就是一沉。

    吴姐看着程妈妈皱了皱眉头,略微沉声道,“这位老太太,你挡着我们的路了,还麻烦你让一让。”

    “哎哟,你这话可真没道理,这商场空地四通八达走哪不是走啊,什么叫我老婆子挡着你们的路了,这路是你家开的还是怎么着?”程妈妈就是故意找茬呢,本来还想着找点什么话刺安恬两句,吴姐这一开腔,可算是撞枪口上了,当即就双手叉腰摆开了吵架的架势。

    安恬是知道这老太婆什么德行,根本懒得和她扯皮,拉了拉气得脸色发红的吴姐,“吴姐算了,我们走那边吧。”

    吴姐点点头,但走之前还是瞪了程妈妈一眼,“简直不可理喻!”

    安恬拉着吴姐就转身朝另一边走了。

    程妈妈这架势都摆开了,没想到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让她心里那叫一个不得劲,咬牙切齿的冲着安恬的背影就喊,“傍上大款了不起啊,就我儿子不要的破鞋,拽什么拽?”

    程妈妈这声音还不小,已经走出距离的安恬和吴姐双双停下脚步来,转身瞪着她。

    “狂犬病发作了吧,你这逮谁咬谁的毛病这是没得治了?”安恬目光冷沉的看着程妈妈,“我劝你嘴巴放干净点,否则后果自负!”

    程妈妈被安恬的气势慑的犯了怂,但很快她就又挺直了腰板,撒泼道,“干嘛?你还想打我这老太婆啊?不就是不小心挡了你们道嘛这么得理不饶人!来啊来啊,你来打我啊,有本事你就弄死我!”

    “打你我还怕脏了我的手。”安恬皱着眉,嫌恶的撂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吴姐冷冷的看了程妈妈一眼,忙转身搀扶着安恬,安抚道,“安小姐您别生气,咱不给这种人一般见识,为这种人生气伤身子不值得。”

    “吴姐别担心,我没生气,不过是被臭虫熏了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安恬摇了摇头,“我记得爷爷好像还挺爱下棋的吧,要不就去买一副棋送他好了。”

    “我看这主意不错。”吴姐眼睛一亮,忙点头应和了。

    两人岔开话题这么聊着,很快就将遇到程妈妈的不快忘到了脑后。

    不过棋得专程上棋社才有卖,这商场里没有,两人就决定先去买要带去安家的东西,然后再去买棋。

    安家人肤浅,安恬也没想要送多讲究品位的东西,就是想着意思意思。所以两人商量后,决定买盒野山参去。

    两人买好东西就出了商场,打算坐车去有名的两家棋社看看。谁知刚走出商场大门,就和程妈妈婆媳碰了个正着。

    就这样,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吧唧一声,程妈妈一屁股就摔在了安恬脚边,哎哟哎哟的就叫了起来。

    不说安恬她们,就连程亮媳妇儿都给弄愣了,看着老太太半晌没反应过来。

    等着老太太一边哎哟喊着腰摔断了一边拿眼角瞥安恬,几人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程亮媳妇儿眼睛转了转,忙蹲下身就去抓程妈妈的胳膊,“妈,妈,你这摔哪儿了?”

    “腰!哎哟我这腰啊!”有了程亮媳妇儿的配合,程妈妈嚎的更起劲了。

    吴姐当即就沉了脸,而安恬则是一脸的不敢置信。要说这程家以前穷,能这么不要脸不要皮干出讹诈人的事儿她相信,可今时不同往日,那程远可是入赘豪门,是有钱人家的女婿,这家人怎么还这副德行?

    程妈妈嚎了半天,见两人都杵着没反应,拍着大腿就撒泼喊了起来,“丧天良哟,撞了老太太连伸手扶一下都不肯啊!哎哟,我的腰啊!这是打击报复啊!就因为被我儿子甩了就把气撒我这老婆子身上啊!这是要人老命了啊!”

    “老太太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吴姐被程妈妈那撒泼劲儿给震的瞠目结舌,眼看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当即就急了,“你自己走路不长眼往我们脚边一趟,怎么着,想讹人啊?”

    程妈妈眼一瞪接着嚎,“什么叫我不长眼往你们脚边躺啊?你们不撞我我能摔了吗?哎哟……这是撞了人想赖皮啊!哎哟……大家都看看啊,评评理,这人长得人模狗样,怎么良心就被狗啃了啊?!”

    围观众人也不知事情始末,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眼看着老太太坐地上嚎的可怜,就跟着顺风倒的指责起安恬两人来。程妈妈将形势看在眼里,心里得意,面上喊得愈发来劲儿了,甚至不惜拧大腿挤出几滴马尿来,程亮媳妇儿也是个能演的,抱着老太太呜呜就哭的肝肠寸断,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太太这是吊着一口气不行了呢。

    有人看不下去了,指点着安恬两人就道,“你们怎么这样啊?人是你们给撞的,不是别的,好歹给送医院检查检查啊!”

    “可不是,老太太年纪大,这闪了腰可是老遭罪了呢!”

    “哎,看着穿戴挺体面,这心也忒冷血了!”

    有了人开头,大家七嘴八舌的就跟着指责起来。

    吴姐眼看不好,拿出手机就要给顾裴琛打电话,却被安恬给拉住了。

    “碰瓷儿真专业啊,只是你这么出来坑蒙拐骗,你堂堂姚氏企业入赘女婿的儿子知道吗?”安恬笑眯眯的看着程妈妈,眼底却满是鄙夷,“你看你个老太太躺着也的确不是回事,你这硬要说是我撞的,我就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你既然喊着闪了腰,那我就送你去医院,不过我一个孕妇也挪不动你,要不我亲自给你儿子打个电话,让他过来一趟?”说着也不等程妈妈回应,拿出手机就开始拨号码,虽然程远的手机号她早就删了,但做做样子还是可以的。

    谁知话音刚落,正主就出现了。

    程远是和姚娜一起出现的,两人原本是打算过来买东西,看到大门围着一大群人还觉得奇怪,本来都打算绕开了,没想却听到了他妈的声音,当即不顾姚娜的抱怨,扒开人群就挤了进来,一看之下就惊,居然还真是他妈和弟媳。

    “妈,弟妹,你们这是做什么?”程远眼睛看到两人就瞪大了,着急的跑到了程妈妈面前,压根儿没发现站在一边的安恬。

    程妈妈看到儿子也震惊了,想到自己做的事儿和儿子现在的身份,眼神躲闪,顿时就变得支吾起来,可还不等她说话,围观的就有人说了。

    “哎小伙子,你妈被撞地上摔了腰呢,你来的正好,赶紧送医院去吧!”

    程远听得一下就急了,忙问道,“妈,你摔到腰了,你,你忍着点儿,我这就送你去医院!”说着伸手勾住程妈妈的腿弯,就打算把人给打横抱起来。

    程亮媳妇儿也是个眼皮子浅不会看眼色的,还抹泪演的来劲呢,听到程远要把老太太送医院,伸手就把人胳膊扯住了,“哥!这女人撞了咱妈,不能就这么算了啊!今儿这事儿她态度那么恶劣,不说赔偿没完!”说着一指安恬。

    程远顺着程亮媳妇儿的手转头,这才看到站在一边的安恬,顿时就愣了,张了张嘴,尴尬的没说出话来。

    这时吴姐忽然嗤的一声笑了出来,“我说这老太太怎么这么能撒泼耍赖呢,原来竟是程总的母亲啊?我倒是不知道姚家什么时候穷的需要一个老太太出来碰瓷儿过活了。”

    程远的脸当即就胀成了酱紫色,又是尴尬又是难堪,当即不说话,抱起程妈妈就打算离开。

    但吴姐这会儿不让了,一错步就给拦下了,“哎,不是说要赔偿吗?那程总还是留下咱们好好说道说道吧?”说着转身扶着安恬,瞥了眼已经挤进人群的姚娜,下巴微抬,“我们家太太这身子怀的不稳,前几天还险些滑胎呢,倒是没想到这老太太更金贵,这撞着我家太太没事,她倒是摔到腰了。”

    这话傻子也听得出来是什么意思,围观群众面面相觑,经吴姐这一提醒,大家这才恍然从头到尾,安恬都是让人搀扶着的,而且身上穿的的确是孕妇裙,顿时风向就再次变了,纷纷开始怀疑起碰瓷儿的可能性来,有性子急的都开口骂开了,要说这年头大家最痛恨什么,那就是碰瓷儿了。

    老太太一看情势不对,哎哟哎哟的就又声泪俱下的嚎开了,可这会儿做戏是一面,心里却是真委屈,自打儿子入赘豪门,家就回的少了,媳妇儿还是个霸道的,心高气傲看不起他们家穷,压根儿不准程远拿钱接济家里。家里的日子可比以前有安恬撑着的时候难过多了,可就是如此,她还是看安恬不顺眼,也是之前要钱成习惯了,家里有了难处,这要是没碰上就算了,既然碰上,劣根性就出来了,就想出这损招企图讹诈点钱来。

    程远当然知道他家人是个什么样,这会儿被吴姐冷嘲热讽,只觉得脸上烧的慌,连好不容易挤过来的姚娜都顾不上,抱起老太太挤开人群就冲出去了。

    程亮媳妇儿倒是不甘心,可一看这大伯子人都给抱走了,也就撇撇嘴角消停了。但她显然比老太太还知道要脸,不想被人戳脊梁骨,那是一路哭喊着追上去的。

    闹剧的主角都撤了,围观群众自然也就三三两两的散开了,但姚娜却站在原地没有动,晦暗锐利的目光瞬也不瞬的盯着安恬看。

    迎着她的目光,安恬挑了挑眉,“程太太有何贵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