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51章 有病就吃药
    吴姐虽然只是顾裴琛的管家,但对于某些事情还是知道的,毕竟当初安恬婚礼给新郎送葬的闹剧在上流圈里很是风靡了一段,一度是姚家的笑柄。所以这会儿见两人对上,几乎是下意识的,就错步挡在了安恬前面。

    姚娜似笑非笑的瞥了戒备的吴姐一眼,压根儿没把人放在眼里,只是越过她看向安恬,“安恬,好久不见。”

    “反正也没必要见。”对着姚娜,安恬连做表面功夫都不屑,冷笑着就刺了回去,“我们还有事,先走一路,吴姐,我们走。”

    “安恬!”姚娜眼见安恬说走就走,刚几步将人给拦了下来,“我们谈谈。”

    “我不觉得咱们有什么好谈的。”安恬看姚娜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神经病,“咱们虽然是校友,理论上你是学姐,但怎么都差着届呢,咱俩不熟。”

    “你现在已经是顾裴琛的未婚妻了。”姚娜却压根儿不听安恬说了什么,自顾自眼睛含泪满眼哀求的道,“你有你的日子,阿远也结婚了,你为什么就不能离他远点?”

    “姚娜你有病吧?”安恬差点给气乐了。

    “要不是你经常在他面前晃悠,他怎么可能对你念念不忘?”姚娜脸色也端不住了,死死的盯着安恬,“你明明已经有新生活,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他?我承认当初是我们对不起你在先,可我们毕竟已经结婚了,你一个有未婚夫的人,你觉得做小三插足别人夫妻感情有意思吗?”

    “什么叫我插足你们夫妻感情?我做什么了就插足你们感情了?”如果说安恬之前只是觉得姚娜不可理喻,那现在就是真的被气到了,脸色当即就沉了下来,“怎么?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你婆婆刚刚碰瓷儿走了,你又开始发挥了?哼,姚娜,别以为你捧着根烂木头当金疙瘩,程远那人渣也就你当宝贝,在我安恬眼里,他就是个屁!比起你婆婆的道行你还差远了呢,省省吧,别在这里恶心人了。”说完是一刻也不想呆,拉着吴姐就走。

    姚娜却一把抓住安恬的胳膊,“说的硬气,那你敢说刚才不是打算给阿远打电话,你要真像你说的那样跟他断干净了,那你留着他的手机号做什么?”

    “程太太!”吴姐擒住姚娜的手用力就是一甩,顺势将安恬给护在了身后,“我劝你最好别动手动脚,我们家太太要是有个闪失,你们姚家吃不了兜着走!”吴姐向来是称呼安恬安小姐,这还是第一次称呼太太的,可见心里已经彻底认定了她顾家女主人的身份。

    吴姐的力气不小,姚娜被甩的几个跟跄,险些摔在地上,脸上很是难看,“我最后再警告你一遍,别再出现在阿远面前,否则我绝不会放过你!”

    “有病就吃药吧。”安恬懒得搭理,不等姚娜反应,拉着吴姐快步走开了,“今儿真是出门没看黄历,尽是遇到些莫名其妙的疯子!”

    姚娜这次倒是没有把人拽住,冲着安恬的背影就好,“别再给我们家阿远打电话!”然后抬手撩了撩头发,嘴角勾着诡黠的冷笑,这才转身走了,边走边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喂,佳琳,你猜我今天遇到谁了?还能有谁,那私生女呗,嗯,没什么,就是顺带给她栽了根刺而已,好,那一会儿圣亚咖啡屋见,拜拜。”

    安恬觉得,这一趟商场出行真是倒霉恶心透了,要早知道会碰到那一家子极品,她情愿窝家里不出门。不过尽管她心情很郁闷,还是拉着吴姐去了棋社,给顾老爷子挑了一副价格不菲的白玉棋,就这一副棋,差不多花光了她所有的积蓄。

    买完棋两人也没了再逛的兴致,干脆就回去了。

    两人前脚刚到家,顾裴琛后脚就回了,得知安恬特地去给顾老爷子挑了副价值不菲的白玉棋很是高兴,便在晚上的时候拿了张金卡递给安恬。

    “干什么?”安恬看着卡却没有伸手去接。

    “你这几年画室工作能有多少工资,之前给爷爷买二胡就花掉不少钱,这次白玉棋更贵,如果我猜的没错,你身上应该没多少积蓄了吧?”顾裴琛虽然是问句,语气却是笃定,将卡给塞进安恬手中,“一个人身上没有钱多不方便,这卡是副卡,你拿着,反正我的就是你的,分那么清干什么。”

    话说到这份上,安恬捏着卡也不好再拒绝,就干脆给收了,“那好吧。”

    顾裴琛这才一边扯着领带一边朝浴室走,“那你先休息,我去洗个澡。”说着就进了浴室,反手给关上了门。

    看看关上的浴室门,又看看手上的金卡,安恬鼓着腮帮吹了口气,这才缩进被窝,拉着被子盖到下巴下,闭上了眼睛。

    等到顾裴琛擦着头发出来,安恬已经睡着了,将擦头发的毛巾扔到一边,顾裴琛站在床边低头凝视了安恬许久,这才掀开被子钻了进去,将人给搂在怀里闭上了眼睛。

    安恬被他这一搂就给惊醒了,不过还是有些迷糊,也没睁眼,就小声的嘟哝道,“顾裴琛。”

    “嗯?”顾裴琛也闭着眼,就轻轻的应了一声。

    “明天是安庆明的生日,老太太让我们过去吃个便饭。”安恬嘟哝着照实转述。

    顾裴琛顿了下,才睁开眼应了一声,“好。”

    把话传到,安恬就不再废话,安心的进入了梦乡。

    安庆明今年五十四,虽然不是整十,没有大肆宴请,但该到的亲戚都到了,从本家到旁支,坐一起也有好几桌人。

    生日是在家里办的,忙忙碌碌的热闹劲儿看着,倒是比酒店的中规中矩多了些人气儿。

    安恬他们到的时候顾老爷子还没来,两人就先去见了老太太,象征性的给安庆明贺了寿,将礼品给递上。

    安恬冷漠,顾裴琛的态度也算不上热闹,客气而傲慢,这要是换个人,不说安庆明,就是老太太也该不高兴了,可碍于顾裴琛的面子,大家愣是装出一副亲热劲儿,老太太更是拉着安恬坐在了自己面前。

    “恬恬啊,听说你怀孕了?”刚和老太太坐下,王秀玲就跟着在旁边坐了下来,一副拉家常的口吻问道。

    安恬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嗯了一声就没多说了。

    王秀玲也不尴尬,撇了撇嘴,就扭头和一边的妯娌聊了起来。

    倒是老太太假咳两声开了口,却是看向顾裴琛问道,“既然这孩子都有了,那结婚的事儿你们怎么打算的?”

    “恬恬前段时间怀的不稳,一直顾着养胎,结婚的事还没来得及商量,不过我想着最好还是趁早办,毕竟等月份大了,就不好办了。”顾裴琛坐在老太太对面,闻言看了安恬一眼道。

    “没错。”老太太拉着安恬的手拍了拍,“这结婚啊,一辈子就那么一次,对女人而言,就是要嫁的漂漂亮亮的,这要撑着个大肚子,穿婚纱可就不好看了。”

    安恬可不真认为安老太太这么上心自己的婚姻大事是关心自己,说的再好听也不过是利益至上罢了,还有就是在试探顾裴琛,以他对安恬的在意而估量这场联姻的价值。不想配着这些人惺惺作态,安恬随便找了个借口说觉得闷出去逛逛,就起身离开了。

    顾裴琛看着安恬的背影,忙冲安老太太道了句失陪,就起身跟了出去。

    等两人一走,安璐就撇了撇嘴角,“真不愧有个那样的妈,什么本事没有,勾人男人倒是学的炉火纯青。”

    “你给我闭嘴!”安璐话音未落,就被安老太太给呵斥了,就因为她一句话,在场众人的脸色都不大好,说是嫌弃安恬,倒不如说是嫉妒,安老太太心里明镜似的,眼睛转了转道,“不管安恬是什么出身,她终归是姓安,是即将嫁入顾家的孙少奶奶,以后让我听见谁再犯浑,我对他不客气!”

    安老太太想的什么,大家心里都明白,他们也的确无法忽视顾安两家联姻的好处,可就是觉得这么好的事情落在个私生女身上觉得膈应,趁人不在就想损两句罢了,如今老太太敲边鼓,自然没有敢造次。

    气氛正僵凝着,不知谁喊了声顾老爷子到了,在座众人当即调整脸色,忙起身迎了上去。

    “哎呀,亲家到了,稀客啊,快快里边请,里边请。”老太太被安庆明夫妇搀扶着走在前面,见顾老爷子进门,就忙堆笑招呼了起来。

    安庆明和王秀玲也纷纷招呼,“顾老爷子能赏脸过来,真是让寒舍蓬荜生辉啊,里边坐!”

    顾老爷子也没客气,示意陈管家将礼盒送上,又和几人打着太极寒暄了两句,就在众人的热情相邀下走进了门。

    顾老爷子进屋四下扫了眼,“裴琛和恬恬还没到呢?”

    “已经到了。”安老太太杵着拐棍笑眯眯道,“恬恬这不是怀孕了嘛,觉着屋里呆着闷,就和裴琛出去透气了。”

    顾老爷子闻言就点点头,被安庆明几兄弟招呼着去里边坐下了。

    而另一边,安恬他们正在花园里闲逛,迎面就碰到了正搂着女朋友过来的安华。这两方一碰面,安华倒是没有安璐和李菲那般刺,先是冲两人笑着点了点头,便拍了拍小女朋友的肩膀,凑到人耳边低声说了两句什么,就哄着人先离开了。

    两人一看他这样,就知道是有话要说,对视一眼,干脆就在原地站着不动了。

    等小女朋友离开,安华果然朝两人笑笑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