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54章 那你就滚
    顾老爷子给安恬的,是顾氏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外加一套御景湖景观别墅。

    就算安恬在安家一穷二白什么也不懂,但也知道,安华安璐兄妹两在公司也不过就百分之五的股份,百分之十五,对于顾氏这样的企业来说,那是相当大的一笔巨额财富。而如今老爷子眼也不眨的就给了自己,别的不说,顾家那些人就不可能同意,这份大礼,说什么她也不能签。

    “你嫁进顾家,就是咱们顾家的人,这些东西都是你应该得的。”见安恬不肯接,顾老爷子又将文件给她推了回去,“结婚了,你和裴琛就是夫妻,顾氏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并不算多,你就当,是我们顾家给你下的聘礼好了,这也是我和裴琛商量出来的结果。”

    顾裴琛也道,“爷爷说的没错,恬恬,你就签了吧。”

    “可是……”

    “你要不肯接受,那老头子我就只能做主,给安家下聘了。”安恬还想拒绝,顾老爷子却没给她机会,“安老夫人的话你也听到了,他们话里话外虽然说的是项目注资,但是实际的意思,就是项目做聘礼,那可是高达十几个亿的大项目,引进注资的企业最少也要三个亿以上,而安氏一两个亿,是根本不足引进资格的。”

    顾老爷子的意思很明确,那就是安恬要是不签,那他就只好便宜安家了。

    话说到这份上,安恬要再推辞,那可真就成了不知好歹了,虽然明知道老爷子这是故意用的激将法,但她还是无奈妥协了,在文件上签了字。

    见安恬终于签了字,顾老爷子脸上当即笑成了一朵花,片刻都不耽搁,就让陈管家找黄历书,找结婚的好日子。

    顾老爷子和陈管家凑作堆正在兴头,安恬和顾裴琛也不去打扰,便自顾自去外边转悠了。不过也没有走远,就在前院逛了逛,理由同样是前两天下了雨,路滑。

    对此,安恬相当无语,“我这已经是稳定期了,你怎么还把我当国宝似的盯着呢,再说,我去画室上班不也一样好好的没事么?”

    闻言,顾裴琛却忽然道,“我正要给你说呢。”

    “说什么?”安恬愣了愣。

    “你看你现在也不方便,你那画室的工作是不是给辞了?”顾裴琛道,“你要是喜欢画画,咱们自己在家画也一样,或者孩子出生,咱们就自己开家画廊。”

    “画室工作挺好的。”安恬没想到顾裴琛居然会干涉自己的工作,怔了怔才道,“我知道你是担心我怀着孩子不方便,那其实也没什么,我还可以请假的嘛,本来我也是打算这个月上完就请假的。”

    “你又不是专职教师,还能请假?”顾裴琛诧异道。

    “不是有刘洋在嘛,没问题的。”安恬不甚在意的道。

    顾裴琛却瞬间皱起了眉头,不过听出安恬的坚持,便也不再多说。

    两人并没有就这个话题多聊,很快就扯到了才怀了三个月多点的宝宝身上,话题虽然轻松了,顾裴琛也一直配合着,但安恬还是看得出来,他在不高兴。但这个,她却不愿意妥协,就算是嫁进顾家,她觉得自己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不能真的每天就无所事事的窝在家里做全职太太,那些贵夫人们没事打牌做美容的闲散日子,她可过不来。

    气氛有些冷,好在很快就被来送东西的张檬给打破了。

    送的正是被落在车上的那副白玉棋。

    顾老爷子摸着棋爱不释手,乐的合不拢嘴,直把安恬夸成了花,话里话外都在警告着顾裴琛不准辜负了安恬。

    安恬在一边听得很感动,她看得出来,顾老爷子真心把她当自家人看待的。比起安老太太的势利,这个老人才是精明不失人情味,是个真正值得人尊敬的长辈。

    两人陪顾老爷子用过晚饭才离开的顾宅,回别墅的路上,却接到了安老太太的电话。

    不用想也知道这个电话是为了什么,但安恬还是给接了起来。本来以为下午的事情免不得要遭受一顿数落,结果却大大出乎意料。

    “恬恬啊,我是奶奶,是这样的,亲家那边刚来电话,说婚礼的日子给订下了,就在下月二十,是个宜嫁娶的大喜日子。”安恬在安家这么多年,这还是安老太太第一次这么以奶奶自居,“顾家是豪门,但咱们安家也不差,嫁妆的事情不能马虎,不过这事儿还得你亲自回家一趟才行。”

    安恬下意识的看了顾裴琛一眼,不过那家伙正拧着劲儿,看都没看她一眼。

    安恬给噎了一下,这才对安老太太道,“行,那我明天下午过去。”上午是向敏出院的日子,她还得去医院呢。

    安老太太没意见,满口答应。

    挂断电话,安恬又瞅了瞅顾裴琛,对方仍旧目视前方没有反应,不过她还是打破了沉寂,“安老太太的电话,说是让我明天过去商量嫁妆的事情,不过我觉得,她的主要目的应该还是项目注资的事。”

    “嗯。”顾裴琛只是点了点头。

    安恬忍不住皱眉,“你到底在别扭什么?好端端怎么就不高兴了?”

    顾裴琛斜了安恬一眼,不吭声。

    安恬无语了,“顾裴琛,我和你订婚,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在认真交往,决定和你结婚,那就是抱着做一辈子夫妻为前提,婚姻是平等的,我不是你要圈养家里的金丝雀,我有我的社交圈子,有我的事业我的生活方式,你明白吗?”

    “你这语气,。是嫌我管的多了?”顾裴琛的语气有些发沉,虽然脸上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但眼底却噙着怒意。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

    “你只是什么?”顾裴琛下颔紧绷,声音冷的仿似淬着冰渣,寒森森的瘆人,“我是你的丈夫,你情愿找外人帮忙,也不肯接受我的安排,你又把我置于何地,你现在给我谈夫妻平等?”

    “那能混为一谈吗?”安恬也被顾裴琛的语气闹的有些上火,语气也不由刺了起来,“你给我安排的再好,那也得是我喜欢的才行吧?我是真的很喜欢画室的工作,也习惯了那样……”

    话没说完,车子嘎的一声就刹在了路边,要不是安全带勒着,这猛的一势子,安恬能一下给撞挡风玻璃上,当即给惊出一身冷汗。

    “顾裴琛你发什么疯?!”惊吓过后就是彻底的愤怒,安恬抓起置物台上的纸巾就给顾裴琛砸了过去,砰的一声正中侧脸。

    脸颊被纸巾刮出一道红痕,顾裴琛抬手压了压,这才面无表情的看向安恬,“你的意思,是我自作多情了?”

    安恬也皱眉瞪着他,“顾裴琛,我今天才发现,你我之间还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那你就滚!”顾裴琛一拳捶在方向盘上,“下车!”

    安恬愕然一僵,不敢置信的瞪着顾裴琛,再说话,声音都抑制不住的发抖,“你,你说什么?顾裴琛,你让我滚?”

    顾裴琛吼完那句就后悔了,可正在气头,却梗着脖子不肯服软,眼睛冷冷的凝着前方,握着方向盘的手却蹦起了青筋。

    就在这时,顾裴琛对方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僵持着坐了好一会儿,顾裴琛才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

    在他接电话之际,安恬下意识的瞥了一眼,是御景湖医院的电话。

    “什么?我马上过来!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童欣雅绝对不能有事,否则后果自负!”

    顾裴琛的话听得安恬心里猛然一滞。

    所有的情绪堆在一起,那就成了点燃炮仗的导火索,几乎没有半点犹豫,安恬拉开车门就果断下了车。

    然而最可悲的是,顾裴琛连她下车都没发现,就车头调转,一个猛子扎了出去。

    看着熟悉的车牌号瞬间淹没车流,安恬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只觉得自己的存在无比讽刺。解释清楚了又如何,在顾裴琛心里,自己终究比不上一个无知无觉的童欣雅!

    “既然如此,那你有为什么要来招惹我?!”冲着车子开走的方向喊了一嗓子,安恬不禁笑了起来,因为她觉得自己的确很可笑。

    “安恬,还真是你啊?”陈安远远就看着像是安恬,没想到车子开近了真是,当即就放下了车窗打招呼,与此同时,将车给停到了路边,这才看到安恬居然满脸泪痕,不禁一愣,“你怎么一个人在这?谁欺负你了哭成这样?”说着忙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我没事。”手帕递到了面前,安恬才发现陈安,顿时有些难为情,一把接过手帕,胡乱的擦了擦脸就尴尬的低下了头,“谢谢,手帕我回头洗了再还你。”

    “哎,那无所谓。”陈安跟着低头去瞅安恬,“你还没回答我呢?究竟怎么回事?谁惹你了,伤心成这样?难道是顾裴琛?”

    “谢谢你的关心,我真没事。”安恬吸了吸鼻头,这才抬起红彤彤的眼睛,“那个,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掉头就要走,却被陈安抓住了胳膊,“你……”

    “去哪儿?我送你。”陈安皱着眉道。

    “不……”

    安恬拒绝的话没来得及出口,就被陈安不由分说的给塞进了副驾驶。安恬本来还不愿意,但既然都坐进了车子,也就没有再坚持,沉默的扣上了安全带。

    陈安有些尴尬的缩回想要帮忙去扣安全带的手,纵了纵肩,这才绕过车头,开门坐进了驾驶室。

    “去哪儿?”一边发动车子,陈安又问了一遍。

    两人刚吵完架,安恬是真不想回去,但自己现在怀着孩子,根本没有任性的资本,叹了口气才不甘不愿的报了顾裴琛别墅小区的地址。

    陈安点点头,调转车头,才一脚油门儿开上了车道。

    而就在车子开上车道的瞬间,一辆车嘎的刹在了路边。去而复返的顾裴琛紧紧攥着方向盘,死死盯着陈安的车屁股,眸子里寒气森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