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55章 你简直不可理喻!
    安恬几乎是和顾裴琛前后脚回的别墅,这让她很是诧异,不过两人刚在外面吵过架,所以看到人坐在沙发上她也没搭理,耷拉着脸就闷头上了楼。

    被直接当成了透明人,顾裴琛手指敲打大腿的动作蓦然就僵住了,周身开始蹭蹭冒冷气,冻得吴姐都忍不住退避三舍,却又忍不住担忧的望了眼楼上。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顾裴琛已经起身朝楼上走去。

    吴姐一看两人就知道是又闹矛盾了,虽然挺慑顾裴琛的冷冽气势,还是忍不住出声劝了句,“顾先生,孕妇性情不定,有时候就是脾气不好,您别太较真儿。”

    顾裴琛上楼的脚步顿了顿,但却并没有停下,一言不发的走了上去。眼看着安恬正要关上卧室门,几步过去一手就撑住了门,趁着安恬愣神之际,反手就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

    “你干什么?”安恬被扣了个猝不及防,当即一个跟跄就跌进了顾裴琛的怀里,刚要挣扎,就被对方铁臂牢牢圈禁在怀。

    “为什么一声不吭就下车?”顾裴琛抱着安恬,眼眸深幽像是在极力压抑着什么。

    安恬就觉得莫名其妙,“不是你让我滚让我下车的吗?你现在反过来问我?”

    顾裴琛这才想起这茬,顿时给噎了下,抿了抿唇才道,“我让你滚就滚,然后迫不及待上别的男人的车?”

    “顾裴琛。”安恬觉得,顾裴琛就是有病,“你简直不可理喻!”眼看着顾裴琛脸色黑沉,她却毫不畏惧的瞪了回去,一字一顿咬牙切齿,“你一句不和就可以大声让我滚,童欣雅那边一个电话,你就急的连我下没下车都没发现,现在你来质问我,你凭什么?!”

    顾裴琛眯着眼没做声,可扣着安恬腰的手力道却不减反增。

    “松手。”被勒的不舒服,安恬不由皱了皱眉,想到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想再和顾裴琛争执下去。

    顾裴琛脸上阴云密布,但似乎也是顾忌着安恬肚子里的孩子,最终将脾气压了下去,语气也轻柔下来,“肚子不舒服了?”

    “不用你管。”安恬倔强的别开眼,“松开!”

    话音刚落,却是被顾裴琛突然打横抱了起来。

    “顾裴琛你……”

    顾裴琛却没有搭理安恬,径自将她抱去放到了床上,“坐着,我去给你拿睡衣。”说罢转身去了打开衣柜拿出安恬的睡衣,又去浴室给放好热水,这才再次走到安恬面前,“热水已经放好了,去洗个澡吧,是我扶你去还是抱你去?”

    “用不着。”安恬板着脸就要起身,谁知刚起了一半就被顾裴琛给再次打横抱了起来,先是一惊随即就大声抗议起来,“你干什么放我下来,我自己会去,不用你抱!”

    顾裴琛却没有搭理安恬的抗议,径自把人给抱起了浴室,让她坐在洗手台上,就开始冻手帮忙脱衣服。

    安恬这下可不止怒,简直就是臊了,可她的抗议压根儿就像是放屁,全部被顾裴琛无声的坚持给化解的荡然无存,最终还是被剥光溜溜给抱进了浴缸。

    到了这份上,安恬也就懒得挣扎了,但嘴上还不满嘀咕,“我是怀孕又不是残废。”

    “那不是怕你不小心摔了吗?”顾裴琛这会儿脾气倒是彻底给压制下去了,“虽然地砖都换了防滑的,可小心一点还是好的。”

    不得不说,当顾裴琛要对一个人好的时候,可以柔到骨子里,是个女人都无法抵挡这样的温柔,安恬亦是如此,本来还满心的愤怒,这会儿都成了别扭。

    “你不是赶去医院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安恬本来不想问,可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她不想在顾裴琛面前表现的像是个不知进退的妒妇,可感情面前,人心都是自私的,她不是圣人,自然也不例外。

    “医院有那么多权威医生在,欣雅不会有事。”顾裴琛给安恬撩水的动作微微顿了顿,却没有停下来,“车子开出去不远发现你不在吓了我一跳,就回来找你,结果……”咬了咬牙没有接下去,紧抿的唇却昭显着他的不高兴。

    安恬一眼就看穿他的心思,翻了个白眼,“那是你表弟,你有什么好介意的。”

    顾裴琛没有做声,只是给安恬搓澡的力道不由加重了些。

    “喂,你轻点!”安恬这会儿气也差不多全消了,知道顾裴琛在去医院和自己之前选了后者,甚至有点小兴奋,尽管她知道这样很幼稚,可就是抑制不住。

    “嗯。”顾裴琛应了一声,倒是很自然的放轻了动作。

    两人吵了这么半天,最终竟是以如此诡异的方式给平息了下来。谁也没有再提吵架的事情,都在避着彼此的忌讳敏感,但也正是这样的小心翼翼,给眼下的温馨平和蒙上了一层肉眼不可窥视的雾霭。

    第二天就是向敏出院的日子,安恬一大早就赶去了医院。

    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向敏伤的不轻,多处骨折,即是现在可以出院了,也的在轮椅上休养一段日子。但就算是这样,得知可以出院,她还是兴奋的很,直说在医院呆的都快长毛了。

    安恬直接让司机把向敏给送回的快递店,又留下帮忙把家里里里外外的卫生都打扫了一遍。向敏在一边看得紧张,直让她放着等会叫家政,但她没同意,坚持给自己做了,向敏没法,便只好由着她去了。

    “你这在家干嘛都得小心翼翼的,洗个澡还得让人伺候,要是让顾裴琛知道你居然在这儿帮我拾缀屋子,估计非得撕了我不可。”向敏回来就被搬到了床上,看着安恬进进出出的忙活,又是紧张又是无奈。

    提起这事儿,安恬也有点无语,“哎,你说至于嘛,不就怀个孕嘛,这还没显怀呢,就非得勒令我穿孕妇装不算,还处处防这防那的,我看人别的孕妇也没这么娇气啊,搞得我都快给弄出怀孕恐惧症了。”

    “那还不是人家重视你在意你,你还吐槽,我看你丫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向敏翻了个白眼,“上次你们吵架我还想着好了去找他帮你出气呢,结果人家完全就是二十四孝好老公,打着灯笼火把都难找的好男人,果然还是我急躁脾气,夫妻过日子哪有不磕磕碰碰的,以后啊,我可不再跟着你瞎起哄了。”

    安恬没搭理她,自顾忙活自己的,“中午叫外卖吧。”

    “你怀孕呢,吃外卖不好吧?”向敏愣了一下接道。

    “我不在这吃,中午要去安家。”安恬道。

    “去安家干嘛?”向敏下意识的问道。

    “商量嫁妆的事情。”安恬说完转身看向向敏,“对了,我下月二十结婚了。”

    “这么快?”向敏诧然,“哎,不过也不算快,你这孩子都快显怀了,婚礼的事儿的确不能再拖下去,就是可惜,我那时候估计还坐着轮椅呢,我这腿上的钢针虽然拔掉了,可这么短时间估计恢复不利索,都没法给你做伴娘。”

    “养伤重要嘛。”安恬看不得她这落寞的样子,虽然自己也觉得很遗憾,但还是出言安慰道。

    向敏点点头,“真是伤的不是时候。”

    话音一落就遭了安恬瞪眼,“什么叫伤的不是时候啊?感情你这觉得除了日子没选好,伤的挺痛快是吧?”

    向敏也惊觉自己说错话了,有些讷讷,“我这不是口误嘛。”

    “你这样子店铺也暂时开不了吧,我看还是请两个人得了,好歹我不在的时候能有个人照顾你一下。”安恬一边忙活一边摇了摇头,这才把话题转到了正事上。

    “算了吧,我不习惯,就算不方便,倒也不至于生活不能自理,我这不还有只手是好的嘛。”向敏却摇头否决了,“而且我也不打算再继续做这个了,等伤养好,我打算改行做别的。”

    “啊?”安恬就愣了,“那你想好做什么了吗?”

    “还没呢,到时候再说吧。”向敏眼珠子转了转,忽然笑眯眯的看着安恬道,“你不是挺喜欢画画的么?要不咋俩合伙开个画室怎么样?就弄那种假期班,嗯?”

    “怎么突然想……”

    “也不是突然,其实老早就计划好的。”向敏叹了口气,“咱俩当初都是一个专业的,你也知道我当初的理想就是做漫画家,可惜天分和理想差距大了点,但就算如此,我还是喜欢画画的。”

    “漫画和咱俩学的专业有关系吗?”安恬哭笑不得。

    “怎么画不是画?”向敏不以为然。

    “这事儿你自己考虑清楚吧,到时候要真办上了,我来帮你可以,合伙就算了,我那点积蓄早就给我败光了。”安恬其实挺心动的,可囊中羞涩也没办法,顾裴琛倒是给了她一张卡,但她却不想动,不是她矫情,而是之前才拒绝顾裴琛给自己开办画廊的事,转身就和向敏合伙,这不是上赶着给人找不痛快嘛。

    向敏听她这么说也没勉强,点了点头道,“嗯,到时候再说吧,反正也是没谱的事儿,我这也就是个想法,还没想好呢。”

    安恬是最后给向敏订好了外卖才离开去安家的,到的时候正好掐着中午饭点。本来以为昨天那一通,安家人多少会摆点脸色,结果却出乎意料,竟是以安老太太为首,个个都露着亲切笑脸,就连佣人给自己递毛巾擦手,都带着一股子热切劲儿。

    安华人不在,安璐自打被黑揍了一顿就很少出门,尽管仍旧和安恬不对付,却也没有像往常那样摆在脸上,顶多算是漠视。

    果然是还没放弃呢?这是想从自己身上下手?呵……这安家人也不知哪来的自信,觉得十几亿的项目,讨好她就能得到想要的结果,要真是这样,顾氏也不会有今天的地位了。

    想到这里,安恬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