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56章 一个小车祸
    在安家,安恬第一次被奉为上宾对待,不管是安老太太还是安庆明,甚至是王秀玲,都对她热情非常。饭桌上大家都一个劲儿的表现和睦友爱,没有提别的,安恬也乐的清净,就面色如常配着他们周旋。

    果然等用过了午饭,安恬就被安老太太叫去了书房。

    说的的确是嫁妆的事,但安恬知道,重头戏肯定还在后头。

    “你从小到大,都是家里最省心的,从来没让奶奶费过心。”安老太太拉着安恬在沙发坐下,等佣人送上茶水出去,就打开了话匣,一副语重心长的口吻,“如今你长大了,要结婚,家里也不能亏待了你,顾家是豪门,我们安家也不差,你身为咱们安家的子孙,当然要风风光光的嫁过去,奶奶是这么想的,公司股份,当初接你回家的时候,你爸就给你阿姨下个保证,不能给你股份,所以奶奶决定,将名下的两处房产,以及两百万存款给你做陪嫁,毕竟女人嘛,嫁的再好,也少不得金钱傍身,房产我已经让人给过户到了你名下,至于现金……”老太太拿了房产证和张卡放安恬手里,“都给你存这里边了。”

    安恬捏了捏手里红彤彤的房产证和金卡,没有半点压力的欣然接下了,“谢谢奶奶。”

    从小到大,除了小时候上学,安恬从来没向安家伸手要过一分钱,不是她清高,而是她不屑,当然,安家人也吝啬给。但眼下既然是贿赂,她自然就收的理所当然,反正不要白不要,她就是乐得看安家人赔了夫人又折兵,吃瘪失望的样子。

    “哎……”安老太太幽幽长长的叹了口气,这才将话题进入了正题,“恬恬啊,今天叫你过来,除了商量嫁妆的事,其实还有件事,奶奶想请你帮个忙。”

    安恬就低着头,“如果是那什么项目注资的事,我真没把握,别说我现在还没嫁进顾家,就是嫁进去了,公司的事情,也没有我说话的份儿,这事儿不是我不肯帮忙,实在是……不过你放心,我回去会找机会旁敲侧击的给裴琛说说,不过他会不会同意,这个我真不敢保证。”

    安老太太那么精明,又岂会听不出来安恬话中的推脱之意,笑容不由一僵,但还是道,“嗯,奶奶也理解你的难处,不过恬恬啊,婆家再好,终究不如娘家,只有娘家越好,你在婆家才能站稳脚跟,活得有底气知道吗?你也别怪奶奶这话听着势利不中耳,奶奶活了这么几十年,吃的盐比你吃的饭多,这些都是人生经验来的。”

    “我明白。”安恬心里讥诮,面上却装出一副温顺听话的样子,甚至‘感动’的挤两滴眼泪润润眼,“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你能为我这么舍身处理的着想,我真的……你放心吧,项目注资的事我一定会同裴琛说的。”

    安老太太就那么一瞬不瞬的盯着安恬看了一会儿,虽然心里清楚这丫头只是表面乖顺,接了好处未必会尽心办事,但除了在安恬身上下手还真没办法。项目注资的事他们安氏早就找顾氏洽谈过了,但人家连策划都没看就直接给打了回来,话里话外透露的意思,无非是资金太少不够资格。

    “那好,这事儿就当是奶奶拜托你了。”收回视线,安老太太这才道。

    安恬并没有在安家久呆,从书房出来后就离开了,招呼都没给安庆明夫妇打。

    安庆明当即就黑了脸,指着安恬离开的背影,咬牙切齿,可想着项目注资的事,又愣是给压下了脾气,等人走远了才愤恨的啐骂了句,“养不熟的白眼狼!”

    而王秀玲脸色也不大好,她还在心疼老太太那老套房产和几百万现金呢,那可都应该是她女儿璐璐的,竟是白白便宜了那小贱人!

    脚步声从楼上传来,两人转头看到安老太太下楼,忙迎了上去。

    “妈,那丫头答应帮忙了吗?”不等安老太太下来,安庆明就迫不及待的追问道。

    安老太太看了眼儿子儿媳,点点头,“答应了,不过那丫头向来心眼儿多着,能不能成还没准呢。”

    “东西她都收了?”王秀玲瞥了眼一边窝在沙发上玩手机的安璐,这才问老太太道。

    “收了。”安老太太点点头,任由两人搀扶着去沙发坐下。

    “哼,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这时候却听安璐突然冷嗤一声,“就那点钱,还不及我一个月零花钱呢,这就给收买了。”

    话音未落,就被王秀玲一巴掌拍在了后脑勺,“说什么胡话呢?瞧你这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的!”

    安璐撇撇嘴,挪了挪屁股,但还是盘着腿窝着没动。

    “璐璐。”安老太太看着不像话,皱着眉头喊了一声,安璐就像是突然被抻了发条,当即手脚并用的挪了没两下就坐规矩了。说来也奇怪,他们兄妹俩从小不畏惧父母,却偏偏挺怂老太太的。

    见安璐坐规矩了,安老太太这才看向大儿子道,“这次的项目要是能拿下来,于我们安氏企业必定会更上一层台阶,不过顾氏那边,顾裴琛这人素来公私分明,咱们不能把希望全放在安恬那,这事儿还得自己多上心,你明天再亲自去一趟顾氏,另外把小华给带着,他也老大不小,是该管事儿的时候了。”

    “我知道了妈,顾氏那边我会再去的。”想起儿子安华,安庆明脸色又不大好了,“不过小华这小子也实在太不像话了,昨儿个回来一趟,咱们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溜的,就不见了人影。”

    “一会儿给他打电话,让他晚上务必回来,到时候我来给他说。”想着安华那不学无术的德行,安老太太也深觉头疼,抬手揉了揉睛明穴,“人顾裴琛也没见得大他多少,人家十几岁就开始管理家族企业了,这小子都快三十的人还这么不懂事,再这么放任下去,就该完了。”

    显然,安老太太说的,也是两口子担忧的。

    安庆明当即就站起身来,“我这就给那臭小子打电话。”

    安庆明说着就要掏手机起身,却被王秀玲给按住了,“还是我去吧。”

    比起安庆明,相对来说,安华还比较挺他妈的。其实在安华心里,他是相当看不上安庆明这个父亲的,更别提什么威严可言了。

    安恬脚步轻快的走出安家大门,先是仰头望了望天,用力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然后就笑了。嫁妆啊,她的确需要,但就安家人那狭隘的脾性,决计是没打算给的,就算是做表面功夫,给的多半也只是表面光鲜内力蛀虫毫无价值可言的东西,但如今为了个项目,他们却舍得出血了。

    两套房子和两百万,加起来说不定还不够安华安璐两兄妹一个月的零花,给予她做嫁妆,却摆出一副大恩大会的嘴脸。就这样还想哄骗她什么娘家不娘家,真当她是傻子吗?

    讽笑的摇了摇头,安恬这才坐上车走了。

    因为下午有节绘画课,安恬直接让司机把车开去了学校,不想却在半道出了点小车祸,好在碰撞不大,也就受点惊吓,人并没事。

    安恬惊魂未定的下车,就见到撞车的不是别人,居然是程远。

    这一打照面,安恬没觉得什么,程远却是挺尴尬的,甚至手足无措的都不敢去看安恬的眼睛,好一会儿才搓了搓手道,“那个……”

    “拿手机拍照,把现场给留存,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安恬却没搭理程远,转头就冲司机道。

    “哎,好。”司机忙应了,掏出手机就对着相连的车头咔嚓咔嚓一通拍,直拍的程远脸色涨红笑容僵硬。

    “安恬,怎么说也是几年的情分,你我之间非得要弄得这么难看吗?”程远深吸了口气,终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你我之间有什么情分了?”安恬一脸好笑的看着他,“堂堂姚家的上门女婿,该不会是连这点赔偿都舍不得吧,以为讲情分就可以抹过去呢?”

    “不是,你误会我了,我……”

    “既然这样,那就该怎么办怎么办吧。”安恬冷冷的打断程远的话,“你我之间早就没什么情分可讲,对我安恬而言,你程远就是个屁,吃软饭的怂蛋,空有一副好皮囊,我当初居然看上你,简直是瞎了眼。”

    程远脸色骤然一变,“你!”

    安恬却不再搭理,转头冲司机道,“车子维修的事你负责和他洽谈,我赶时间,就先走了。”见司机点了头,看也没看程远一眼,转身就去一边拦了辆出租车坐了进去。

    程远瞪着出租车绝尘而去,双手握拳,心情复杂又难堪。比起姚娜的强势,他发现自己还是对安恬有感情的,然而没想到如今的安恬满身是刺,这让他很是难受。

    如果早知道安恬是安家人,他就不必接受姚娜的追求,这样,他的安恬应该就不会变了吧?

    但司机的声音却很快打破了他不切实际的幻想,“先生,你看我这车前灯,已经被你的车给撞烂了,还有车头也凹下去一块,还有……”

    “行了行了!”程远不耐烦的打断司机,随手递了张名片,“这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你把车开去修,多少钱到时候打电话给我,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也不等司机反应,气哼哼的转身就坐回了车里,倒车改道,嗖的一声绝尘而去。

    司机捏着名片气得忍不住爆粗口,“操,开辆奔驰的破车来撞迈巴赫,也不知道牛气个什么劲,神经病!”

    司机随后骂骂咧咧的也上了车,没一会儿就发动车子给开走了。然而谁也没有发现,远远停着的红色法拉利里,岳佳琳手指夹着香烟,正眯眼盯着已经空荡荡的地方,嘴角勾着的笑容弧度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