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57章 遇到岳佳琳果然没好
    婚礼的时间一定,随即就紧锣密鼓的张罗了起来。

    安恬也就给画室请了长假,安心在家里养胎待嫁,偶尔去向敏那走动走动,要不就是去医院产检,三点一线的日子过的要多规律有多规律。虽然每天无所事事呆在家里挺不得劲儿,但她也不是个拿肚子里孩子耍任性的人,因为这个孩子对她稀缺的亲情而言,意义非凡。

    至于安家那天的事情,她也没有瞒着顾裴琛,一五一十的给说了,倒是后来听顾裴琛说,安庆明当真带着安华跑了几趟顾氏谈合作注资的事,不过都给不留情面的给挡了回去。

    而令安恬意外的是,安庆明在顾裴琛面前吃了这么多次闭门羹,安老太太居然没有再来找她。不过,想来兴许是因为看出她软硬不吃,吞钱如貔貅,知道再找也不靠谱的缘故,所以才终于学会了知难而退,她可不认为是安家人开始要脸了。

    没有安家人来烦,安恬的日子自然是乐得逍遥,日子过的别提多惬意了。

    “你都要结婚了,还整天闲的发霉,我就没见过你这么清闲的新娘子。”就连向敏都忍不住吐槽她。

    安恬笑眯眯的,那炫耀的小眼神别提多欠抽了,“哎,我倒是想嗨起来,可谁让我揣着崽儿呢,哎,真是甜蜜的负担啊!”

    向敏抓起个毛绒团子就砸她脑勺上,“你个欠抽玩意儿!”

    安恬站起身示威的冲向敏挺了挺肚子,“我肚子里可揣着你干儿子呢,有脾气你就抽抽看!”

    向敏咬牙切齿的指了一脸得瑟的安恬半天,“简直和宫斗宅斗里面揣崽上位的姨娘一个样,小人得志!”

    “呸,我可是正宫娘娘!”话一出口,安恬先绷不住笑成了傻叉。

    向敏却没有笑,弯着嘴角目光柔和的看着安恬开怀大笑的样子,良久才由衷道,“恬恬,祝你永远这么幸福。”这特么有种嫁女儿的伤感肿么破?!

    一句话,安恬的笑声戛然而止,和向敏对视半晌,这才道,“我会的,我不在是孤单一个人,我会幸福的。”

    向敏没有接话,而是冲她招了招手。

    “干什么?”安恬正感动呢,被她这动作弄的一愣,不过还是走了过去,在轮椅边蹲了下来。

    向敏依旧没有说话,就那么看着安恬,然后,抬起手狠劲的忽撸了一把安恬的脑袋,把一头秀发满意的揉成了鸡窝。

    “你!”安恬被揉了个措手不及,赶紧起身脱离魔爪,顿时哭笑不得,“幼稚死了!”什么感动气氛都给揉没了。

    向敏就望着她笑。

    看着这样的向敏,想着她有伤在身都没个嘘寒问暖的人,安恬忽然就伤感的红了眼睛,“小敏,你也老大不小了,要是遇到合适的,就给人好好处处,人嘛,有个安定的家,总比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好。”

    “这事儿啊,得看缘分,强求不来的。”向敏倒是一脸无所谓,笑着摇了摇头。

    安恬张了张嘴,刚要再说两句,就被啪啦作响的卷帘门声给打断了。

    两人对视一眼,安恬道,“我去开门。”

    “这时候会是谁啊?”因为向敏不方便,所以就算人已经回来好些天了仍没有开门营业,除了安恬连个亲人朋友都没有,这个时间点根本不可能有人来敲门,不禁心里纳闷儿,还想着是不是顾裴琛派来找安恬的。

    安恬纵了纵肩,表示她也不知道,就转身出去了。然而等门打开,她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岳佳琳,你来这里做什么?”门外的不是别人,正是岳佳琳。

    “安小姐,还真是巧啊?”无视安恬难看的脸色,岳佳琳抬手风情万种的撩了撩颊边散落的发丝。

    “呵……”安恬看着她嗤笑一声,却是把着门不让进,“这次又是想要给我什么忠告啊?童欣雅的事,还是要再给我什么光盘以外的东西?”

    “我想你是误会了,我来这里不是找你的。”岳佳琳道。

    “不是来找我?那你是来找谁?你和小敏认识?”安恬戒备的一连抛出好几个问题。

    “不认识。”岳佳琳耸了耸肩,“我是专程过来取包裹的。”

    “取包裹?”安恬显然不信,且不说向敏这快递店都关门几个月了,就岳佳琳这种大小姐派头来看,怎么也不像是亲自上快递店取包裹的人,这借口也太烂了。

    “你不知道吧,我现在就住在这附近呢。”岳佳琳也不在意安恬信不信,说完就抻着脖子往里边喊了一嗓子,“老板!老板在吗?”

    向敏本来见安恬去了那么久没回来就纳闷儿,听到声音就自己推了轮椅出来,看到岳佳琳也愣了一下,问道,“你找我什么事啊?”她压根儿不认识这人。

    “哦,是这样的,我前几天有个包裹,快递送来的时候正好在外地,知道你这也是快递店,虽然知道有段时间没营业了,不过我实在没办法,所以就让快递员把东西送你这儿寄放了,今天是专程过来拿的。”岳佳琳对向敏不好意思的道。

    “哦,是这事儿啊。”向敏了然的点点头,这才转向安恬,“恬恬,包裹在柜台下面,你帮我拿出来一下。”

    “好。”安恬深深的盯了岳佳琳一下,这才去把包裹拿出来递了过去,“岳小姐取个包裹还这么奔波,可真教人意外,不过我们这快递店关门没营业呢,没有义务白替你寄放东西,下不为例,再说了,这周围店铺那么多,你寄放哪儿不一样。”说完也不给岳佳琳反应,砰的就拽下了卷帘门,一转身,就见向敏正诧异的看着自己。

    “你认识那女人啊?”向敏看出安恬对岳佳琳的强烈敌意,当即就敏锐的嗅出了不对。

    “上次我和顾裴琛闹矛盾那事,就是她挑唆的。”安恬也没瞒着,“这女人没安好心,以后你注意着点。”

    “就是她啊!故意告诉你顾裴琛有个病重的初恋情人,和你一起就是骗婚给初恋情人换骨髓治病,害得你们大闹差点伤了孩子那个?”就这些事安恬并没有给向敏详说,但挡不住脑洞开的大,竟是将事情脑补了个七七八八。

    安恬撇了撇嘴,“没错,就是她,八成是觉得从我那直接下手失败了,所以知道你我之间的关系,就想着拿你当突破口吧。”

    “这女人也太有心计了!”向敏咂舌,可转念就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安恬,“还有你,居然被这么个货色牵着鼻子走,这么怂,出门也好意思说是我向敏的姐妹!”

    说起这个,安恬神色还是有些黯然的,“虽然是岳佳琳挑唆,但有些事却是真假参半的,童欣雅这人,在顾裴琛心里,的确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而且,和我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向敏听到这话差点蹦起来,不过她腿脚不给力,也就是屁股抬了抬又跌坐了回去,“跟你长得一模一样?难不成真和你有着什么关系啊?”

    “我不知道。”安恬摇摇头。

    “这也太……”向敏眉头深深皱了起来,“我怎么觉得这事儿怪怪的?”

    安恬就看向她。

    “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遇事逃避的性子太操蛋,我看你心里不是没有疑问,而是因为顾裴琛不愿意深想吧?所以他说什么你就选择信了,可是恬恬,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你有查清楚,他和岳佳琳究竟谁说的是真谁说的是假吗?”正所谓旁观者清,几乎瞬间,向敏就敏锐的抓住了事情的疑点关键,“就算长得像只是巧合,童欣雅对顾裴琛的重要,你真的就能装聋作哑视而不见?”本来还在为安恬马上要结婚而高兴,这会儿却是恼怒了。

    “童欣雅和我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不过她确实如顾裴琛说的,是个没有知觉的植物人。”安恬抬手抚了抚小腹,“小敏,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可是你知道吗?我不想我的孩子将来也被人叫做私生子,别的,我也不能真给一个植物人计较不是吗?只要顾裴琛是真心想要跟我过日子,是真要给我结婚,就够了。”

    “你说的轻巧,如果不是对顾裴琛用情至深……”话说一半,向敏扫了眼安恬的肚子,忽然就住了嘴,这么多年,她是亲眼看着安恬是怎么陷在私生女的泥沼里挣扎不得的,她能理解安恬不想孩子步后尘重蹈覆辙的心情,可是,她更不想安恬就因为这样毁了自己的幸福。

    “我承认,事到如今,我的确是放不下顾裴琛,那种感情和程远的时候不一样,只要想着放手,就像拿到割身上的肉一样,痛得生不如死,在知道他的感情并不是完全属于我的时候,我也愤怒过,想过老死不相往来,如果没有孩子,我肯定就这么做了,毕竟嘛,不管再怎么深爱对方,现实就是现实,没有谁离了谁就不能活了,痛就痛呗,时间久了自然就麻木了。”安恬背靠着柜台,抚着小腹笑得有些恍惚,“但有了孩子,我就没了任性的资本,你知道孩子对我的意义有多大,我不能狠心不要他,而我也不要他像我一样活着,感情都是需要经营的,我相信只要我全心全意的付出,总有一天会收获自己想要的。”

    “但你有没有想过,童欣雅,就是横在你们中间的鸿沟,除非她醒了,不然……”

    “就算到时候过不下去,还可以离婚。”自从上次闹腾后,安恬就再没去深想过这些问题的弯弯绕绕,可今天和向敏聊起来,她忽然就觉得自己被逼进了条昏暗不知道有没有出路的胡同,心里不禁觉得压抑起来,“就算是离婚,我也是堂堂正正嫁给过顾裴琛,孩子就不会被人叫做私生子,是顾家名正言顺的子孙。”

    “那如果真到了离婚哪一步,你是打算扔下孩子自己走,你舍得吗?”向敏的问题一针见血。

    两人这番争论下来,安恬看着向敏满是担忧的脸,忽然恍惚的反应过来,果然遇到岳佳琳就没好事,不止自己,连向敏的情绪都被牵着鼻子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