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58章 只是责任,无关情爱
    “我问你,你舍得吗?”向敏没有注意安恬的走神,而是脸色不佳的追问道。

    “我……”安恬回神,却被向敏的问题给难住了。

    是啊,就算离婚又怎么样?给孩子给名正言顺的身份又怎么样?到时候真能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吗?真的舍得吗?

    “小敏,我……”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向敏面无表情,“恬恬,我发现,自从你认识了顾裴琛,就越来越不像你了,你结婚是好事,但我希望你能好好想清楚。”

    之前的事情,虽然向敏多多少少知道些,知道的却并不全面,她以为只是情敌故意给两人制造的矛盾,都是误会解开就没事的,但安恬从来没告诉过她,这一切居然是这样的,不管岳佳琳是什么目的,这件事情都不简单!都说旁观者清,可从安恬的话中听来,这整件事,她这个旁观者都一头雾水。

    向敏没有再多说,扔下那句话,就推着轮椅转身进屋去了。

    安恬没有跟进去,拉过柜台旁边的凳子坐了下来,心情却远没有一开始来的那股子轻松愉悦。正所谓浑浑水养浑浑鱼,有些事清醒理智并非就好,可逃避却只是暂时的,并非长远之计。

    安恬其实什么都懂,可自从知道有了孩子,她就下意识的不再去做个明白人,况且,这段时间,顾裴琛对她体贴入微,的确没话说。她看得出来,顾裴琛对自己并非没有感情,但也正如当初顾裴琛自己说的,童欣雅就是他心底不可拔出的一根刺,因为那人正是因为顾裴琛才变成现在这样子的。

    自从知道童欣雅的存在,安恬就一直在说服自己,跟个植物人计较没必要,而这人的存在,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她无从计较。计较什么,让顾裴琛放弃一个植物人么,那就是踩在了道德的底线上,但感情都是自私的,对于童欣雅,她比谁都清楚,自己还是介怀的,尤其每次顾裴琛一听到有关那人的事情就急得方寸大乱的时候。

    这就是一团剪不断理还乱的乱麻,而感情和孩子就是束缚安恬的枷锁,或许正是从跟顾裴琛正式同居开始,她就注定了挣扎不得。

    安恬在外边坐了很久,直到卷帘门再次噼啪响起才惊醒过来,抬头看墙上的挂钟,居然就这么做了差不多两个小时。

    卷帘门又一阵哗啦响,安恬才从怔愣中彻底回神,忙过去提开了门。看到顾裴琛西装革服的站在门口,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

    “是向敏叫我来的。”顾裴琛说着,弯腰就进了屋。

    安恬愣了一下就反应过来是为什么了,不禁有些心慌,“那个……”

    “顾总,你和恬恬都进来吧。”安恬话没出口,就被里屋的向敏扬声打断了。

    “好。”顾裴琛应了一声,转头看向脸色不安的安恬,伸手将人肩膀给揽住了,“进去吧。”

    安恬只得点点头跟着走,心里却着实纠结的很。顾裴琛肯定是向敏叫来的,至于为什么,不用想也知道,是因为之前两人聊的那些破事儿了。

    两人进到里屋,顾裴琛看了眼正一脸严肃看着自己的向敏,眸色微不可查的闪了闪,便自顾拉了凳子扶着安恬坐下,自己却只是站在安恬的身边。

    “你特地叫我过来,应该不止是让我接恬恬吧?”等了一会儿见向敏只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不说话,顾裴琛微皱了皱眉,主动打破了沉默。

    “仅是以我和恬恬闺蜜的情分,其实没立场发表什么,但是,我向敏打小无亲无故,在我心里,恬恬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所以,哪怕明知是多管闲事,事关她终身幸福,我却不能不多嘴。”向敏先是做了铺垫,这才顾裴琛,“我就想知道,你对恬恬,是认真的吗?”

    “这是当然。”顾裴琛挑了挑眉。

    “那你是真心爱她吗?”向敏继续追问道。

    顾裴琛下意识转头看了眼安恬,点点头,“我自然是爱恬恬的。”

    “我凭什么相信你?”向敏却不打算这么轻易就放过顾裴琛,尤其是知道童欣雅的事情后,她心里就凝聚着一股怨气,为安恬抱不平。童欣然是因为顾裴琛才变成那样子的,顾裴琛痴情没错,但他不该沾惹别的女人,没有谁有那么义务必须为他的痴情买单。

    “我不需要你来相信,爱不爱,也不是嘴上说的,不是吗?”顾裴琛勾着嘴角,“恬恬的娘家靠不住,能有你这么个胜似亲人的朋友我真心替她感到高兴,但向小姐,我和恬恬婚期已经定下了,你觉得当着恬恬的面这样,合适么?俗话说得好,宁拆十座庙不会一桩婚,你身为她最亲近的朋友,不是应该祝福么?”

    “我……”

    顾裴琛打断安恬,“我知道你为什么叫我过来说这些,是因为童欣雅吧。”

    “我知道作为朋友,我的行为不合适,但我只是不想恬恬将来受到伤害。”向敏不置可否,“实在是,我听说童小姐和恬恬长得一模一样,实在无法安心,我其实很好奇,这世上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缘分,才能让两个毫不相干的人长出一模一样的脸。”

    顾裴琛是什么人,当即就听出来向敏这话的意思,笑了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两张脸一模一样,除了天生,还可以后天的整容。”说到这,见向敏和安恬均是露出震惊的表情,不由叹了口气,“没错,欣雅她就是整容的,因为,她是恬恬妈妈的影迷,她有明星梦,可是却因为我而毁了,非但如此,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的确对她有亏欠,但只是责任,无关情爱。”

    这玄乎的解释一出来,向敏和安恬顿时傻眼儿了,张着嘴一副呆样,好半天都没能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还真是……”半晌向敏才发出一声惊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安恬也很震惊,“她居然还是我妈的影迷!”

    “欣然从小的志愿就是做像你妈妈一样漂亮演技好的大明星。”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顾裴琛嘴角愉悦的勾了勾,“她家里就她一个女儿,宝贝的跟什么似的,可她天生长相平凡,吵着整容也要演戏,还得和你妈妈一样漂亮,家里实在拿她没办法,就答应了,可更离谱的是,她居然拿着你妈妈的海报让人照着来。”

    两人听得唏嘘,都觉得这童欣雅思维太脱轨,非常人所能及,这追星也太疯狂了,与其说是为了理想而整容想演戏,还不如说她这是追星魔怔了,可更不可思议的是,家里居然还同意。

    而这些总结出来那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娇蛮任性的二世祖!

    “至于她变成现在这样,是因为一起谋杀,当时凶手的目标是我,结果欣雅的突然出现救了我一命。”兴许是那段经历实在是太糟糕,顾裴琛并没有详细的说。

    安恬想了想却有些疑惑,“听你这么说,她的家人很爱她,那怎么现在……”

    “她家人都死了。”顾裴琛又是一记出乎意料的重磅炸弹。

    两人再次被轰炸的晕晕乎乎。

    “嗯,出车祸死的。”顾裴琛道,“别的叔叔伯伯什么的倒是有,可除了亲生父母,谁愿意管个植物人的亲戚,她是因为我才这样,我就有责任管到底。”

    向敏和安恬面面相觑,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顾裴琛抿了抿唇,这才从回忆里抽离出来,抬眼看向向敏,“现在,你放心了吗?”

    向敏下意识就要点头,可想想又不对,“既然只是责任,那你家里还弄个雕塑做什么?”

    “这个我之前已经给恬恬解释过了。”顾裴琛笑了笑道。

    向敏就又看向安恬,见她点了点头,想着既然是能让安恬接受的理由,那想来应该是真没有什么,这才松了口气。

    “那,现在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顾裴琛道。

    “算了算了!”向敏尴尬的挥了挥手,“我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闲的,只要你是真心对安恬的就够了。”

    “那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想顺便接恬恬回去了。”顾裴琛说着,便伸手拉着安恬站了起来。

    “你看我这也不方便,就不送你们了。”向敏打了个哈哈,先前那咄咄逼人的气势就好比昙花一现,雄赳赳后直接萎了。

    顾裴琛也不多说,只是冲向敏点了点头,便拉着安恬离开了。

    等上了车,顾裴琛却并没有马上发动车子,而是目视着前方有些走神。

    “你生气了?”安恬先是纳闷儿,随即就反应过来,扭头看向顾裴琛道。

    谁知话音刚落,却被顾裴琛突然转身拉进了怀里。

    顾裴琛紧紧的抱着安恬,良久才哑声道,“对不起。”

    “好端端干嘛要道歉?”安恬一愣,伸手就要去推他,却被搂的更紧,这反常的举动不禁令她心里揣揣。

    “就是觉得,欣雅的事情我没有给你彻底解释清楚,让你多心了。”顾裴琛说着又紧了紧怀抱,“如果不是向敏今天找我过来,我都不知道你居然一直为这事苦恼着,都是我不好,对不起。”

    “你这不都是解释清楚了吗,那还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好啦好啦,我也没怎么往心里去,就是之前觉得有些那啥,既然现在都说开了,那就没事了,我不会再瞎纠结的。”推不开,安恬只好伸手回抱住顾裴琛的腰,虽然在车里这么扭着挺难受,还是没有拒绝他的拥抱,“倒是有件事我得给你说说。”

    “嗯?”顾裴琛这才松了怀抱。

    安恬顺势从他怀里出来,坐正后吐了口气才道,“岳佳琳之前在小敏这儿寄放了个包裹,今天过来取的时候,我们正好碰见了。”

    顾裴琛眯了眯眼,手指敲着方向盘,良久却是冷着脸一言不发的发动车子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