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59章 婚前恐惧症
    随着婚礼的日期越来越短,按理说需要忙碌的很多,可顾裴琛却像是突然闲了下来,每天不是在公司没日没夜的加班,而是带着安恬到处散心游玩。至于婚礼一干事宜,除了试婚纱拍婚纱照,几乎全部扔给了闲着没事干的顾老爷子,对此,安恬很是内疚,就连难得的海边度假村一日游,都弄得心不在焉,踩着脚下细软的沙子还好几次差点崴脚。

    “我们就这么当甩手掌柜真的好吗?爷爷他年纪也大了,还让他这么劳心劳力,我这心里总是觉得不得劲。”这么牵手漫步在海边的沙滩上,按理说这是一件很浪漫的事,可安恬就是三句话不离老爷子的破坏气氛。

    “你不让他劳心劳力他才给你急呢。”顾裴琛无奈,抓着安恬的手揣进大衣兜里,边踩着脚下细软的沙子边道,“再说有陈管家和吴姐在呢,老头子也就凑个热闹,你就放心吧。”

    安恬没有接话,眉头还是微微的皱着,显然并没有因为顾裴琛的解释就真的放宽心情,沉默了好半天才道,“你这些天拉着我到处游玩,连公司都不顾了,还是因为那天小敏说的那些话吧,是不想我胡思乱想,所以才这样的,对吗?”

    “恬恬。”顾裴琛叹了口气,脚步却没有停下,依旧带着安恬慢慢走着,偶尔转头望望远处海天一线的美景,“我听说,你们女人这个时候都有那什么……婚前恐惧症,其实,我就是想让你放松心情。”

    “嗯。”安恬怔了怔,意味不明的嗯了一声,也不知是代表个什么意思。

    顾裴琛侧目看了她一眼,“向敏那天之所以找我说那些,其实是你和她说了些什么吧,那些话,不过是从她的口,转述的你的心里话。”既然话题说到这儿了,顾裴琛也就顺着提起来聊聊,“我知道你介意欣雅,换了我是你,也一样会,可她……这辈子也就那样了。”

    安恬低着头仍旧没有说话,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那天顾裴琛已经表明了,童欣雅就是他的责任,和爱情无关,她不想去嫉妒吃醋一个植物人,那会让她觉得自己很讨厌,心胸太狭隘,正是不想成为这样一个连自己都讨厌的人,所以她压抑着,让自己不闻不问,努力做一个大度的人。

    “童欣雅的事,不管是对我还是小敏,你都解释的很清楚了。”安恬转身面向大海停下了脚步,微微勾着唇角,“我相信你,我只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心情,忐忑不安,总觉得惴惴不得劲,或许就像你说的,真的是婚前恐惧症吧。”

    顾裴琛伸手将人从身后抱进怀里,下巴磨蹭着安恬的发顶,低沉的声音酝着说不出的情绪,“别胡思乱想。”

    “哎。”安恬抻了抻手,“你不都说这是女人的通病嘛,哪由得着我啊?这越说越觉得心惊肉跳,要不咱先不结婚得了,再往后推推?”

    顾裴琛神色一滞,松开怀抱扳着安恬的肩膀将她转回身来,蹙眉看着她的眼睛问道,“你说真的假的?”

    “当然是假的。”安恬噗的翻了个白眼,半开玩笑的口吻道,“我才不要未婚生子,让我的孩子被人说闲话呢!”说到这安恬又伤感了,“你说这明明是男人管不住下半身算的错,凭什么却只能给女人孩子承受,女人就因为识人不清,所以活该背负骂名一辈子,死都不肯放过,私生的怎么了?出身是人能自己选的吗?一个巴掌拍不响,说到底还不是男人偷腥惹的祸!”

    这话题转的,顾裴琛着实哭笑不得,好一会儿才伸手捏了捏安恬气鼓鼓的腮帮肉,“我现在是确认了,你这的确是婚前恐惧症。”

    被顾裴琛这么一打趣,安恬反应过来自己的情绪脱险,忽然就觉得难为情不好意思,脸忍不住开始飘红。

    一股烤肉的香气迎风撩鼻,安恬用力吸了吸鼻子,眼珠子一转就看向不远的烤肉摊,当即惊乍的转移话题,“哎,那边好像有卖烤肉的,我们去吃吧?”

    “烤肉不卫生,你这怀孕呢。”顾裴琛将她那点小心思看的透透的,眼里染上笑意,嘴上倒是配合,“不过少吃一点应该没关系,那去买两串给你解解馋。”

    “嗯嗯嗯!”安恬连连点头,盯着烤肉的方向就差眼冒绿光了。

    顾裴琛看的好笑,忍不住给了她个脑瓜崩,“我说,以前也没见你这么爱吃垃圾食品啊,怎么怀孕了口味也跟着稀奇古怪了?”

    “想知道啊?”安恬翻着白眼快走几步,“你怀个感受一下试试不就知道了。”

    “讨打啊你?”顾裴琛作势扬了扬手。

    安恬一副怕怕的样子往前小跑两步,“哎哟,这都让你看出来啦,陛下英明神武啊!”

    “什么乱七八糟的。”顾裴琛顿时无语了,不过看安恬终于轻松笑了起来,也跟着舒了口气,快走几步拉住安恬的手,这才朝烤肉摊走去,“一会儿我去买,你远远站着别靠太近,别被那烟给呛着。”

    “好啊。”安恬笑眯眯的点头应了,一双眼睛都盯在烤肉摊上。

    顾裴琛摇了摇头,拉着安恬朝背风口走,让她在一边等着,这才自己去了烤肉摊,挑了两串安恬爱吃的麻辣鸡翅和螺蛳肉串让老板给烤了。

    安恬在一边看得口水泛滥,其实不止那两样,还有好多也是她爱吃的,可惜怀孕忌口,不能贪多,只能闻着诸多美食的香味儿流口水的份,心里哀怨,还不得不眼巴巴的瞅着那唯二两串。

    顾裴琛拿着老板烤好的肉串一转身就看到安恬的吃货表情,差点给笑出声来,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才拿着走到她面前,“咯,吃吧,瞧你那馋样,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安恬一边接一边嘟哝,“就这么点儿,都不够塞牙缝儿的。”

    “那你要不要?”顾裴琛闻言,作势就往回缩手。

    安恬敏捷的一把给抢了过去,“要!”

    那小狗护食儿的样子,逗得顾裴琛哈哈大笑。

    安恬就瞪着某人的笑脸,一边郁闷,一边愤愤吃肉串,刚咬了一口螺蛳肉,那喷香劲道的口感就让她餍足的眯了眯眼。

    像这种海边度假村,卖特色小吃的自然不止烤肉那么单调,酸甜鲜香应有尽有,其中最受欢迎的,就是醋香豆腐花,酸辣鲜香,光是闻着味儿就令人忍不住馋虫,尤其安恬自从怀孕就偏好酸辣口感的食物,更是闻着味儿的顺口就挪不动地儿了。

    没办法,顾裴琛想着反正是出来散心的,自然是要尽兴,干脆就拉着她一路买一路吃,直到安恬撑的再也吃不下去为止。

    两人本来是决定在度假村住上两天的,结果晚上就接到了家里的电话,说是老爷子让他们回去,也没说是为什么事儿,没办法,只好退了房间连夜开车赶了回去。

    回的自然是顾宅。

    两人原本还想着老爷子这么急着叫他们回来八成是因为婚礼的事,还觉得老爷子这想一出是一出实在是让人无奈,可等进了家门,立时就察觉出气氛的不对劲来。

    家里不止老爷子一个人,竟是乌拉拉坐了一片,全是顾家亲戚,从嫡亲到旁支竟然有十几号人。屋里还支着几张麻将桌,显然之前都是在玩乐,但眼下却个个神色古怪的坐着一声不吭,老爷子更是端坐在太师椅上一脸严肃。

    “爷爷。”顾裴琛只是狐疑的看了众人一眼,也没跟他们打个招呼,就径自拉着安恬走到老爷子面前,“这么急着叫我们回来,是出什么事了吗?”

    顾老爷子却没有立即说事儿,而是对顾裴琛道,“你们玩儿了一天,恬恬应该也累了,今晚你们也别走,就在家里住下吧,房间早就收拾好了,你先带恬恬去休息吧,正事等会儿你过来咱们再说。”说完又看向安恬,“恬恬你别多心,不是爷爷不拿你当自己人,是你身子不便,怕你累着。”

    “那爷爷,我就先去休息了。”老爷子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安恬纵然好奇也不好留下,只好点了点头看向顾裴琛,“你也不用陪我过去,我自己过去就行了。”

    “还是让裴琛送你吧,这外边乌漆墨黑的。”顾裴琛还没来得及说话,顾老爷子就坚持道,“反正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裴琛,你先送恬恬过去。”

    “好的爷爷,那我们先过去了。”顾裴琛顺从的点点头,拉着安恬就往外走,“走吧,我送你。”

    安恬便不再坚持,跟着顾裴琛走了,但临出门前还是忍不住偷偷打量了那些亲戚两眼,心里很是疑惑,不过既然不方便自己听,那就算了。

    等两人出了门,顾裴琛就道,“你别多心,爷爷是真为你身体着想。”

    “嗯,我知道。”安恬点点头,并没有觉得在意。

    倒是顾裴琛微微皱着眉头,想着屋里那般阵仗,肯定事情不会小。因为挂念着事,顾裴琛把安恬送回房里后也没多呆,嘱咐她先休息后就火急火燎的离开了。

    这房间安恬之前就进来看过,摆设挺简单的,还都是那种仿古的家具,朱红漆色的雕花大木床,同色的床头柜,白色的帷幔床帐,五斗柜,靠窗还放着一张老旧的竹篾躺椅。而屋子进门的右边墙上则开了一扇门,那里边就是洗手间加浴室,空间还不小。

    虽然之前来屋子就打扫的很干净,但今天显然还是被用心拾缀过,至少写字台上的那瓶君子兰是之前没有的。

    床头柜上早就放好了给两人的换洗衣服和睡衣,安恬粗略打量了眼房间,就拿起自己那套睡衣去了浴室。

    她这里倒是无事一身轻的清闲,却不知外面是怎样的一番凝重光景,而事情,看似与她无关,实则却息息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