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60章 童欣雅醒了
    前院堂屋,顾裴琛一进门,齐刷刷十几人的目光就看向了他,显然没了安恬在,大家的反应相比先前更直接。

    顾裴琛脚步顿了顿,却没有停下,径自走到顾老爷子面前。

    顾老爷子看着他叹了口气,朝旁边的椅子支了支下巴,“坐吧。”

    顾裴琛点点头,依言过去坐了下来,这才问道,“爷爷,到底是什么事?”

    “童家那丫头……”顾老爷子一开口,眉头就拧成了疙瘩。

    顾裴琛一听他提及童欣雅,就下意识的挺直了背脊,神色也随之严肃起来,“欣雅?欣雅怎么了?医院那天也没来电话说欣雅出事了啊?”

    “你着什么急!”顾老爷子听就瞪了眼,“人恬恬还在屋里休息呢,你一听那丫头就紧张成这样,你对得起人家吗?”

    顾裴琛张了张嘴,但终究没有出言反驳顾老爷子。

    顾老爷子见他淡定下来,脸色这才缓和了些,“医院打你的手机关机,就打家里来了。”说着又警告的瞪了顾裴琛一眼,这才说道,“童欣雅……醒了。”

    砰的一声,顾裴琛带翻椅子猛地站起身来,遭到老爷子瞪视也不管了,紧紧的盯着老爷子,一字一顿的问道,“欣雅醒了?”好一会儿似乎才从这猛烈的冲击里回过神来,缓了缓语气道,“爷爷,你说真的?”

    “真的!”顾老爷子一看他这反应,语气就又不好起来,“你这么激动做什么?人醒了也好,这债总算是可以两清了。”顿了顿又道,“人睡了这么多年,身体机能肯定会有退化,这个得后期慢慢调理,等人情况稳定,就送去国外治疗吧,等她生活能够自理,也就两不相欠了。”

    顾裴琛却没有听进去老爷子的话,几乎是立即就要转身往外走。

    “你给我站住!”顾老爷子沉声一喝止住了顾裴琛的脚步,这才站起身来,睿眸沉幽,脸色严厉,仿似一瞬间就回到了十几年前那个令人闻风丧胆顾煜,威严不可忤逆,“你想干什么去?”

    在座众人本来还一副看热闹的样子,甚至还有想着趁着机会添一把火的,却被顾老爷子这陡然大开的气势震的缩了头,都明智的保持了沉默,继续降低存在感看戏。

    “爷爷,既然欣雅醒了,那我得去医院看看她。”顾裴琛倒是没被顾老爷子吓到,语气虽然平稳却坚定。

    “那你置恬恬于何地?”顾老爷子是手上没拐棍,不然肯定得跺出老大动静,饶是这样两手空空,他还是绷紧了脸,“又要置这一屋子的亲戚朋友于何地?他们都是为你婚礼才过来的,眼看着婚礼的日子就到了,你这婚还结是不结?!人是你选的,人家肚子里还有咱们顾家的子孙,你现在是怎样,一听童欣雅醒了就打算撂挑子吗?别忘了你当初给我的保证,你和恬恬交往,是以结婚为前提!”

    顾裴琛面色不改,却是站在那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出口的语气还是没有变化,“我只是过去看看。”

    “你今天要敢踏出这个门,就别再叫我爷爷!”顾老爷子顿时被顾裴琛这牛脾气气得不轻,“我顾煜没有你这样的混账孙子!你要只是玩玩儿,老头子我不管,可当初你要带人回来就说的清清楚楚,现在你想犯浑,晚了!”

    “爷爷。”顾裴琛的语气里满是无奈,“我真的只是去看看。”说完就头也不回的大步走出门去,气得老爷子一屁股跌回椅子里,一口气喘了半天才提上来,显然是气得不轻。

    “嗤……”就在这时,角落里,于桂兰把玩儿着手里的麻将嗤笑出声,吊梢着眼角瞥了眼门口,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说起了风凉话,“大哥也别生气,这婚礼已经准备成这样了,还能黄了不成,娶谁不是娶啊,都一样!”

    话音未落,一只茶杯就挟带劲风嗖的擦着侧脸砰的砸在于桂兰身后的墙上,吓的她啊的一声惊叫就蹦起老高。

    顾老爷子脸色铁青的瞪着于桂兰,“要胡说八道就跟我滚出去!”

    顾城也被这阵仗给吓到了,觑着顾老爷子铁青的脸色,忙伸手拉着媳妇儿坐了回去,这才给顾老爷子尴尬赔笑脸,“大哥你别生气,桂兰她就这么张嘴,这么多年你还不知道她嘛,她就是嘴闲不住,没过心的,你别给他计较。”

    顾老爷子倒没真跟于桂兰计较,狠狠瞪了她一眼,就再次坐了下来,沉着脸不说话。

    这气氛,大家这麻将是搓不下去了,可干坐着也挺不得劲的,一时间倒是不知该走该留了。

    他们都是知道顾裴琛要结婚过来帮忙的,虽然陈管家能力卓绝可能用不着他们帮忙,但好歹这是个给顾老爷子献殷勤套近乎的时候,大家当然都不愿意错过。本来这些天都挺顺心的,顾老爷子虽然平时并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可孙子的婚事还是很看重的,知道他们是来帮忙也一改以往冷淡难得露出几分热情,却没想到会冒出这么一遭。

    “哟,这是怎么了?开三堂会审呢这么严肃?”正当这气氛不尴不尬之时,陈安吊儿郎当的声音适时打破了沉默。

    陈安这一出声,大家伙就又齐刷刷的看向他,倒是把他惊了一跳,迈进门槛的步子就缩了回去,一脸茫然的看着众人。

    “都看我干嘛啊?”陈安眨了眨眼,不由低头去看自己的着装,“我这穿的挺正经的啊,还想着外公不喜欢,特地挑了身稳重素色的正装穿呢,难道有哪里不对?”

    顾婉一个劲的给陈安打眼色,眼睛眨的都快抽筋了那家伙也没反应过来,顿时恨铁不成钢,也顾不上气氛怪异了,盯着老爷子锐利的目光,小跑过去一把将陈安扯了进去,摁着他在身边坐下。

    “妈,干嘛啊这么神神秘秘?”陈安被自家妈弄得一愣。

    不过没等顾婉开口,那边顾老爷子就挥了挥手,“今天时间不早了,大家都散了吧。”

    “爸!”顾婉忙站起身,“我,我和小安今晚不走了。”

    顾老爷子点点头,就起身离开了。

    这逐客令都下了,大家伙也不好再逗留,只好起身离开,陈管家亲自把人给送出的门。

    顾婉拉着陈安,也不用佣人带路,熟门熟路就朝他们的院子走去。

    从头至尾,陈安都莫名其妙,“妈,到底出啥事儿了,昨儿个大家不是打搓麻将玩儿通宵的吗?今儿怎么这么早就散了?”

    “童欣雅醒了。”顾婉瞥了眼儿子,叹了口气。

    “谁?”陈安一下子都没能反应过来。

    “童欣雅,医院躺着那个,裴琛一听说,就心急火燎的赶去医院了。”顾婉白了儿子一眼,“一会儿你先回屋休息,我去看看安恬。”

    陈安一惊,“安恬知道了?”

    “没。”顾婉道,“没当着她面说呢,可就那气氛,她又不是缺心眼儿,肯定得胡思乱想,怀着孩子呢,放着她一个人我不放心。”

    陈安就皱着眉点了点头。

    而此时的安恬正躺在床上,虽然闭着眼却根本没有睡沉。也不知道究竟是出了什么事,之前不方便自己听她回避没觉得什么,这会儿顾裴琛迟迟不见回屋,就不由跟着忐忑起来,顾老爷子那是什么人,能让他露出凝重的脸色,显然事情不小。

    正翻来覆去的烙饼,放在床头的手机就诈尸似的突然的响了起来,惊了她一跳。

    安恬伸手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却是个陌生号码,因为之前的教训,她也没理,直接按了拒接。

    但停了没一秒,手机又再次响了起来,还是那个号码。

    安恬还是没接,可对方就像是跟她耗上了似的,一个接一个的不停。手指在关机键上停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妥协的接起了电话,只是充满戒备,并没有贸然出声。

    不出意外,这次的声音没有经过变声器处理,正是岳佳琳,对方就说了一句话,“童欣雅醒了。”

    就这一句,安恬就心口一悸,猛地坐起身来。不是童欣雅这三个字有多震撼,只是那一瞬间的心悸来自女人天生的直觉。

    童欣雅醒了……

    坐起来,安恬却盯着手机有些怔怔的。

    没一会儿,一条短信发了过来,“顾裴琛已经在去医院的路上了。”

    安恬只看了一眼短信的内容就删了,过去又怎么样,不过去又怎么样,童欣雅无知无觉躺了这么久,终于苏醒过来,顾裴琛会赶过去一点不奇怪。可是随即她就想到一件事,之前大家那么奇怪,难道是因为童欣雅醒来的事?但如果真是因为这事儿,为什么老爷子会是那个表情,还特地瞒着自己?

    两人的确之前为童欣雅的事情吵闹过一回,那事儿不可能瞒得过老爷子,但同时他也应该知道,既然自己和顾裴琛和好,那就是误会解开了,那么这样一来,童欣雅的事情,更不应该瞒着自己才是,避嫌也该是自己对童欣雅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既然都知道也解开了误会,再避着,未免就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想了想,安恬还是决定先打电话问问顾裴琛,看他是在家里还是真在去医院的路上。然而号码拨出去却响着没人接,一连打了好几个都是这样。

    安恬握着手机的手不由发起抖来,深吸口气,还是觉得应该再接再厉,终于,在打了十几个电话后,顾裴琛那边总算是接了。

    几乎是电话接通的瞬间安恬就问道,“你在哪?”

    顾裴琛那边太着急,也没有发觉这语气不对,顺着就道,“我有点事要处理,现在在外面,你乖乖休息,很快我就回来。”

    “什么事啊?”安恬问道。

    顾裴琛那边顿了顿,“公司的事,好了,我现在开车,先挂了。”

    顾裴琛说完就挂了电话,安恬握着手机却直觉手心冰凉。去公司,是去医院才对吧?可是……为什么不对自己说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