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61章 讽刺可笑的信任
    安恬吃过岳佳琳的亏,她不想被两句话就左右思想,可却忍不住。如果岳佳琳说的是谎言,那顾裴琛为何真的出门了?既然是去公司,那怎么连招呼都不给打一声?如果真是因为公司的事情,家里那么多人,为何偏偏那么慎重的要刻意支开自己?

    一个个疑问豌豆似的蹦出来,安恬不由自主的就被拽进了深渊。这个时候,她迫切的希望岳佳琳的话都是谎言,不想去深思真相,也不敢去求证真相,以至于她连去前院问一声的勇气都没有。

    敲门声响起,安恬还发了好一会儿愣才反应过来。

    “谁啊?”问了一声,安恬这才掀被下床去开门。

    “恬恬,我是小姑,你睡了吗?”顾婉话音刚落,房门就吱嘎打开了,看到安恬的样子就知道根本没睡,但还是愣愣的加问了句,“这么晚了,没打扰你吗?”

    “还没睡呢。”安恬深吸口气稳住情绪,这才对顾婉笑了笑,侧开身,“小姑请进,这里也没外人,床上坐吧。”

    顾婉也没客气,点点头就走到床沿坐了下来。

    安恬看了顾婉一眼,挨着她身边坐下,这才问道,“小姑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事儿。”顾婉斟酌了下语气,“就是来给你说一声,裴琛他有事出去了,估计得很晚才回来,你不用等他,早些睡吧啊。”

    “他出去了?”安恬垂眼掩去了眸子的闪烁,抿了抿唇才道,“这么晚还出去,急得连招呼都顾不上给我打一声,小姑知道他是去哪儿了吗?”

    “呃……”顾婉舌尖舔了舔下嘴皮,“这个嘛,其实也没多大点事儿,他能处理好,你就放宽心吧。”

    安恬低着头,“哦,我知道了。”

    “行,我这就是不放心你一个人,所以过来看看,挺晚的了,那我就先去睡了,你起夜慢着点,屋里的灯就开着吧不用关了。”顾婉拍拍安恬的手背,站起身来。

    “嗯,谢谢小姑,我会小心的。”安恬点点头也跟着站起身来,面上平静的她脸色却格外的苍白,只是灯光昏黄,顾婉也没有注意,又叮嘱了两句就离开了。

    等顾婉一走,安恬就背靠门卸了力气。如果先前还在怀疑岳佳琳说谎,那从顾婉的态度她几乎能确定这事是千真万确了,不管岳佳琳给自己通风报信是出于什么目的,但事实就是如此。

    童欣雅醒了,可为什么都要刻意隐瞒着自己?

    安恬不傻,从这件事上面足以看出,童欣雅的事情并非真的如顾裴琛之前说的那样简单。

    抬手抚摸着微微有些凸起的腹部,想要安抚自己,可就是徒劳,心里非但无法平静,还迫切的想要去一睹求证,想要证明顾裴琛之前所说都是事实,并没有骗自己。她恨不得立刻就冲出房门,可是却懦弱的迈不动脚。

    要去吗?要去吗?要去吗……

    安恬不停的问着自己,当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她才蓦然从这样的魔怔中清醒,几步走到床头柜前,一把抓起了手机。

    来的是一条彩信,然而也正是这条彩信里的画面,将安恬最后的坚持击的粉碎,昭示着她的信任是多么的讽刺可笑。

    “顾裴琛,如果真是责任,你需要喜极而泣,需要亲她额头吗?”安恬摇摇欲坠的跌坐在床沿,悲极而笑,却笑的满脸是泪,“你骗我!”

    砰的一声,手机摔在墙角,被砸了个四分五裂。

    再不犹豫,安恬换好衣服,开门跑了出去,却在院门那一头撞进了陈安怀里。

    “安恬?”手里的烟被撞飞,陈安给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伸手给搂住了,低头看清是安恬,眉头当即就皱了起来,“你……”

    安恬抓着陈安却仿似抓住了救命稻草,指甲深深掐进了对方胳膊而不自觉,声音紧涩而发颤,“带我去医院,我要去医院!”

    “怎么突然要去医院,你身体不舒服?”陈安看着安恬满是泪水的脸,怔了一下问道。

    “御景湖医院。”安恬一字一字咬牙切齿。

    就这一句,陈安当即就反应过来完了,肯定是安恬知道了。可即便是这样,他也不好这大半夜的带着嫂子去医院抓……那啥吧?就顾裴琛那针尖大的心眼子,还不得狠整一顿啊?

    可也就是这一瞬间的犹豫,安恬就推开陈安跑了出去。

    “哎!”陈安给吓了一跳,忙追了上去,一把抓住安恬的胳膊,“这么晚去什么医院啊,咱们先回去,有什么事回去再说成吗?”

    “不成!”安恬猛地甩开陈安的手,恶狠狠的瞪着他,“你凭什么拦着我不让我去?你们既然都知道顾裴琛心里有个童欣雅为什么还要装没事人似的撮合咱们结婚?难道就因为我安恬是个任人唾弃的私生女,就活该被你们这么践踏吗?”

    “不是,你别激动,咱们……”

    “没什么好说的!”安恬冷冷的打断陈安的话,“我现在就要去找顾裴琛问清楚!”

    “你站住!”陈安一声厉喝止住了安恬的脚步,这才走上前看着她的眼睛,“当初我就提醒过你的,是你自己不听还和他订婚,现在你又怨的了谁?”

    “你……”安恬愕然一怔,“你提醒过我?”可她绞尽脑汁也没有半点印象。

    “有的,你们来找我做订婚礼服的时候。”陈安说罢叹了口气,“你要去见顾裴琛是吧?行,我这就带你去!”说完也不等安恬反应,拉着她就走。

    身后一阵脚步声传来,两人还没走远,顾婉就追了出来。

    “陈安!”顾婉看着两人牵在一起的手眼皮一跳,上前一把将安恬扯到了身后,“你这是在做什么?平时没个分寸就算了,这可是恬恬,你嫂子!当心裴琛看到,削你一层皮!”

    “妈,你说什么呢?”顾婉的话令陈安脸色一沉,“我当然知道安恬是我嫂子。”

    “那你……”

    “她要去御景湖医院,我拦不住,只好陪她一起。”陈安翻了个白眼。

    “御……”顾婉反应过来一下就噤声了,好半晌才尴尬的道,“那个恬恬啊,你看都这么晚了……”

    安恬却没等顾婉把话说完,转身就走。

    眼看这人是铁了心拦不住,母子俩对视一眼,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陈安道,“要不要给外公……”

    “给你外公说什么?他都睡下了!”顾婉当即就打断了陈安的提议,“行了,她一个人不放心,你跟着我……不,我们一起吧,不然裴琛那脾气,你又该讨不着好了。”

    “你先回屋多加件衣服吧。”陈安看了看他妈单薄的修身连衣裙,皱眉道。

    “不用,这才秋老虎刚过去呢,也就凉点,又不冷。”眼看安恬已经走出去老远,顾婉忙扯着陈安的胳膊小跑追了上去,“这裴琛也是,这都闹的什么事儿啊,眼看就结婚的人了,还这么不省心,那童欣雅到底有什么好的!”

    也是有这母子俩跟着,安恬才能这么不惊动老爷子的情况下轻松出了顾宅大门。一出大门,顾婉就拉住了安恬。

    “小安开车去了,咱们先等一会儿吧。”顾婉气喘的道。

    安恬倒是没有拒绝,点了点头和顾婉一起站在了路边。本来这地段就不好打车,陈安能开车送那最好。

    两人站了没一会儿,陈安就把车开了出来,顾婉便上去拉开后车门,和安恬一起坐了进去。

    一路上,顾婉都企图说点什么来安抚安恬的情绪,就连陈安也不时的往后视镜看上两眼,可从头到尾,安恬的扭脸看着窗外,母子俩愣是没开出那口。比起一开始哭得一脸狼狈,现在的她却安静异常,可也正是这样的安静反而让人没法放心,可要劝什么呢,这个时候,不管什么言语都太过苍白,母子俩正是心里明白,所以才觉得词穷。

    这时候母子俩倒是难得的心意相通,都在心里叹了一声:造孽!

    三人很快就到了御景湖医院,刚下车,安恬就不出意外的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岳佳琳,但显然对方是看着自己不是一个人,所以意味深长的挑了挑眉便转身踩着高跟鞋走了。

    安恬这会儿也没功夫搭理她,和顾婉母子径自就去了电梯。

    进电梯的时候,安恬分明看着岳佳琳近了旁边的电梯,瞧见对方那近乎挑衅的浅笑,不由的皱了皱眉。

    电梯眨眼就到了童欣雅病房所在的楼层。

    三人从电梯出来,正好看到医生护士的从病房里出来,顾裴琛给送到门口,和医生交谈了两句什么,然后医生离开他便转身关上房门回了病房。而他们就站在走廊尽头,顾裴琛却根本没往这边扫一眼。

    “恬恬……”

    顾婉有些不放心的去拉安恬的胳膊,却被她避开了,径自就朝病房走了过去。

    母子俩在后面对视一眼,只得无奈的跟着。

    而与此同时,旁边的电梯叮的一声,岳佳琳走了出来,不过她却没有要上前凑热闹的意思,就那么背靠墙上,远远看着。

    这一次,安恬没有再像上次那样站在外面偷看,而是主动敲了房门。

    房门一开,顾裴琛就僵在了原地,看着安恬,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话来,下意识的就看向了她身后的顾婉母子。

    陈安忙举手表立场,“不是我们说的。”

    顾婉啪的就拍了陈安后背一巴掌,示意他被乱说话,然后才给顾裴琛挤了挤眼,“人小姑给你送来了,你和恬恬好好聊聊。”说完忍不住往房里偏头瞅了瞅,“那个,童小姐现在怎么样了?”

    顾裴琛看了眼安恬才道,“只是苏醒过来了,不过因为躺的太久,虽然经常按摩肌肉没有萎缩,但身体机能还是需要相对漫长的恢复时间。”

    “这样啊。”顾婉就尴尬的点点头,“那你和恬恬慢慢聊,我们就先回去了。”

    顾裴琛点点头,“路上小心。”

    将顾裴琛那绷着脸的淡定看在眼里,陈安禁不住咬牙切齿,刚想说点什么,就被他骂给拽走了,等走出老远,抱怨声才想起,“你看那都是什么态度,被抓现场还能面不改色,他把安恬当什么了,简直混蛋!”

    “闭嘴。”顾婉一把将陈安扯进了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