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62章 最合格的替身
    顾裴琛目送顾婉母子离开,转头就看到电梯旁边靠墙而站的岳佳琳,神色蓦然一冷,下意识的磨了磨后牙槽。

    “没错,这次也是岳佳琳通知我的。”将顾裴琛的神情看在眼里,安恬眼里的讽刺更甚,心痛到极致,竟是勾唇笑了起来,凄楚却冶艳,“上次的事你不就说会处理吗?可你看,岳佳琳还是照旧肆无忌惮的挑拨离间,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多可笑!”

    安恬的尖锐令顾裴琛皱了皱眉,也顾不得岳佳琳怎样,忙把目光转了回来,“恬恬,先进来吧。”

    “好啊。”安恬笑容一收,“我也想知道,被你视如珍宝的童欣雅,苏醒后的样子。”挣开顾裴琛来扶的手,步履坚定的走进了病房。

    顾裴琛伸出的手停在半空,我了握拳,这才收了回来,关上房门,转身走到了病床前,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又闭上了。

    安恬也没去看顾裴琛,就站在床头看着病床上的童欣雅,仍旧是骨瘦如柴,只是那双眼睛睁开了,眸光崔燃灵动,衬着眼角那颗红色泪痣,病态却妩媚妖艳,尤其是专注注视着人的时候,那眼睛就像是一把钩子般撩人。

    没错,就是妖艳,明明两人是同一张脸,一双睁开的眼睛却有着天差地别的气质。

    但也正是这么一双眼,安恬并没有错过那一瞬间的惊诧。

    安恬这才朝她走了过去,近距离的低头看着童欣雅的脸,“你这脸在哪动的刀啊?做的真不错,你都成这样了,居然一脸痕迹也看不出来,就像是……天生的一样。”

    童欣雅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转眼看向了顾裴琛,眼里满布惊诧疑惑。

    看到她的反应,安恬就不得不感叹女人的直觉真特么准!

    “你一定对我充满了好奇?好奇我为什么也长的这么一张脸?好奇,我为什么会站在这里跟你说话?”安恬脸上挂着的笑比哭还难看,她说,“因为我是顾裴琛的未婚妻,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我肚子……”

    “够了!”安恬话没说完,就被顾裴琛厉喝打断,说是够了,她就当真不说话了,呆呆杵立床前,眼泪却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顾裴琛看着她这样,没来由的心口一滞,上前一手摁着她的肩膀,“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而就在顾裴琛说出这句话的瞬间,童欣雅的目光就呆掉了,眼珠子急切的转动着,张着嘴想要说什么,却只能发出无助的哈气声,显然是躺的太久,连说话都不会了。

    顾裴琛见她这样就过去安慰她,“欣雅,你先好好休息,医生护士会二十四小时看着你的,有什么事他们会给我打电话,我先送……恬恬回去,明天过来看你。”

    顾裴琛说完就要起身,却被童欣雅费力的抓住了手,眼里满满都是恳求。

    “听话。”顾裴琛拍了拍她的手背,这才将手给抽了回来,“回头医生会为你安排复建,你会好起来的,嗯?”

    童欣雅含泪的目光闪了闪,又看了眼安恬,这才平静了下来,冲顾裴琛乖巧的眨了眨眼。

    顾裴琛就笑了,用手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发顶。

    两人你侬我侬,安恬站在那就像是个被彻底屏蔽的局外人,是那么的可悲可笑。曾经的诸多解释,当真相大白才发现,不过都是谎言,全是假的。只觉着呼吸的空气都带着刀子割心般的锋利,她几乎是一刻也不想多呆下去,转身就冲出了病房。

    这时候她才发现,之前所有的顾虑都成了飞灰,唯一的信念就是逃离这里,逃离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

    “恬恬!”房门砰的一声被摔上,顾裴琛这才反应过来,顾不上给童欣雅多说,转头就去追。

    童欣雅动了动手企图再次抓住顾裴琛,然而这一次却落了空,脸色不由黯然,眼里闪动的泪水滚落而出,却和安恬那样的伤心欲绝不同,是委屈,是怨念,是不甘。

    安恬跑的很快,等顾裴琛追出来,她已经冲进了电梯,等到顾裴琛跑过来,电梯门刚好合上。而原本靠墙站着的岳佳琳早就不见了踪迹,当然,这个时候也没人能顾得上去管她。

    眼看着电梯下去,顾裴琛片刻不停的跑去按旁边的电梯,结果电梯正在上升根本不可能停下,没办法,他只好转身走安全通道,从楼梯下去。

    只是等他下去,安恬已经打车走了,人没追到,反而被喷了一脸的汽车尾气。

    狠劲的忽撸了两把头发,转身一脚就踹人家车轮子上了,当即警报声惊响一片。

    保安在一边看得咽了咽口水,愣是左右看看没敢吭声。

    “喂!干什么干什么呢?!你他妈踹我车干嘛?找抽是吧啊?!”

    车子一叫唤,车主就从医院里冲出来了,是个矮蹲肥胖子,满身横肉,一边喊着一脸撸袖子就朝顾裴琛冲了过来。

    顾裴琛却是没功夫搭理,转身就上了自己的车,发动车子倒出停车位,一脚油门儿就轰了出去,气得车门在后边追着边挥胳膊边跳脚。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顾裴琛还是记住了出租车的车牌号。尽管对方的车先走,但夜晚的车辆少不堵,他很快就追上了目标,一路紧追不舍。

    “哎,这后边的车该不会是在跟踪咱们吧?”出租车司机注意力本来全在哭得稀里哗啦的安恬身上,正想着要不要开口劝两句,转眼从后视镜里瞥了那辆迈巴赫就不禁浑然一震。不是司机师傅警匪片看多了,而是后面的豪车势子太猛。

    安恬闻言忙跟着回头去看,可不就是顾裴琛的车子么,当即脸色大变,带着哭腔喊道,“师傅开快点,甩掉那辆车!”

    “哎哟,你这不会是仇杀吧?”一听安恬声音都破嗓了,司机顿时脑补惊出一身冷汗,他倒是后悔拉了个麻烦精,可警匪片的经验告诉他,停下就是作死,只能咬紧牙关轰油门儿,将车开到了好几码。

    但是很显然,他这辆半新不旧的桑塔拉根本就不是人迈巴赫的对手,这一较量瞬间就被秒成了渣渣,不过一会儿,就被人追上看齐了。但令司机师傅松口气的是,那辆车似乎并没有玩命来撞他们的意思,一直在试图将他们的车拦下来,好在夜里车上道路宽广,他就一再的变行车道避开。

    出租车这脑补刺激躲的嗨皮,却是惊出顾裴琛一身的冷汗,就怕出租车一步留神出意外。再说晚上是车少可不代表没车,对方这样毫无规则的变行车道简直就是在作死,万一对面来辆车怎么办?!

    为了安全着想,没办法,顾裴琛只得自行减缓了车速,不紧不慢的紧辍在出租车后头。

    “嘿,那家伙怎么突然不追了?”见顾裴琛的车慢下来,出租车司机也不由松了口气,忙把车开回正道,纳闷儿的同时还不忘点拨安恬,“小姐你别傻坐着啊?生死攸关,赶紧打电话报警啊!”

    “啊?”安恬听得一愣。

    “啊什么啊?不是有仇家追杀你吗?赶紧打电话报警啊!我拉你这一趟真是倒血霉了我,居然赶上这么个要命的操蛋事儿!早知道我今晚就不加班了!”司机师傅急得一脑门子的汗,就算那车慢了下来,可也还是紧咬着车屁股不放啊!

    “仇杀?”安恬有点懵逼,连哭都忘记了,瞠目结舌的看着司机一时都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的好,这脑补帝也是醉了,“不是仇杀,是我男朋友,我们吵架了,师傅你不用玩儿命,只要别让他追上就行。”

    安恬话音刚落,就听嘎的一声,司机猛然踩了刹车。

    “敢情这么半天你这逗我玩儿呢是吧?吓人很好玩儿吗?你们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不像样了!”司机师傅,打开安恬那边的车门,“行了行了,赶紧下车我这不挣你钱了,两口子吵个架居然拉着无辜人玩儿飞车,神经病吧你!下车下车,赶紧的!”

    安恬简直要无语死了,红肿着一双兔子眼瞪着司机,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

    也就是这一愣神的功夫,顾裴琛的车子挨着旁边停了下来,直接出来拉开安恬这边的车门,就把人给捉了出去,顺手还不忘扔司机师傅两百块压惊费。

    有钱不赚王八蛋,司机师傅也不客气,拿了钱一脚油门就绝尘而去,留下安恬一边在顾裴琛手里挣扎一边干瞪眼。

    “挺能作啊,居然怂恿别人师傅开飞车,不要命了你!”人一捉到手,想到刚才的惊险,顾裴琛就黑了脸。

    安恬费力挣扎,“要你管!你放开!”

    顾裴琛却没理,直接拽着人就绕过车头塞进了副驾驶,把,门给锁死,这才坐进驾驶座,将车子重新开了起来。

    “顾裴琛!你凭什么这么对我?!我要下车!放我下车!”知道车门打不开,安恬气糊涂了也不顾安危,扑过去拽着顾裴琛握方向盘的手就要去按门锁键。

    被她这一闹,车子当即在路面扭出一道蛇形,连着打了好几下滑,饶是顾裴琛也被惊出一身冷汗,冲她喊道,“你疯啦!不知道开车这样很危险吗?!”

    “那又怎么样?你骗了我我恨不得带着你一起去死!”安恬咬牙切齿,显然已经失去了理智。

    顾裴琛只得腾出一只手将她制住,这才将车停放在路边,“你就不能冷静点?你不在乎你自己的安危,难道孩子的安危你也不顾了?”

    “孩子?”安恬哭笑出声,眼泪糊了一脸,说不出的狼狈,“顾裴琛,你还知道我怀着你的孩子?!那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哦……对了,从头到尾你就一直在步步为营,意外上床是,同居也是……我怎么就那么傻,居然相信你对我是真心?你根本就没有心,所有的意外巧合不过是你的算计,之所以费尽心思,不过是因为我这个替身最合格,就因为这张该死的脸!顾裴琛,我恨你!我恨你!”

    顾裴琛蓦然一僵,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没有做声,握着方向盘的手却蹦起了青筋。

    “我们的婚约解除了,你和你的童欣雅结婚去吧,至于孩子……”安恬颤栗的深吸口气,牙齿咬得咯咯响,好半天才道,“与其让他顶着私生子的耻辱活着,我宁可他从未来过这个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