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63章 我想家了
    几乎是喊完的瞬间,安恬作势就要拿肚子去撞门,被顾裴琛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

    “你干什么?!”

    “我要下车!”

    两相对峙,谁也不肯妥协,但最终还是顾裴琛败下阵来,按开了门锁。

    安恬什么也没说,拉门下车,摔门走人一气呵成。

    安恬疾步在人行道上闷头走着,顾裴琛当然不可能放心的一走了之,就那么不远不近的开车辍在后头。

    路上原本还能见到三三两两的出租车经过,这会儿却是半天不见一辆。这么晚了,安恬再伤心难过也知道自己一个女的不能就这么在大街上晃荡,向敏那不能这时候过去打扰,落到这般无路可去的地步,似乎也就宾馆酒店能暂时成为理想的落脚之地。

    好在身上并不是身无分文,住个酒店还是可以的。

    就近就有一家不错的酒店,安恬没犹豫,径自就走了进去。

    顾裴琛是看着安恬进酒店的,确定她暂时没事,这才开车离开。路灯昏黄,而顾裴琛光影斑驳的脸上,眉头始终紧紧的皱着。

    安恬住进酒店的时候已经过了凌晨,满心的疲惫让她连衣服都懒得脱就把自己摔在了床上,却是一夜无眠,抱着被子嚎哭了一宿。等到天亮,眼睛肿了,声音哑了,似乎连眼泪都流干了,哀莫大于心死亦不过如此。

    退了房,安恬没去向敏那,却是直接打车去了医院。既然不和顾裴琛过了,那孩子她也不打算生下来,不是她狠心,而是她不想孩子重蹈覆辙属于她的人生,虽然残忍,但何尝不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解脱,有的枷锁,套上就是一辈子,比如人生。

    打掉孩子的事她心意已决,但也知道,一旦向敏知道了,是肯定会阻拦自己的,甚至愿意和自己分担着养孩子。也正是因为知道,所以她才直接来了医院。

    “宝宝,是妈妈没用,妈妈不能留你来受苦受罪,下辈子,投个好胎吧。”右手无意识的紧攥着腹部的衣料,眼神坚定声音却抖成了筛糠,医院大门就在咫尺,可她就是迈不出那步。

    秋老虎刚过,正午的太阳还是火辣辣的毒,安恬站在烈阳下,半个小时,脸上汗如雨下,脸色却苍白如纸。单薄挺直的背脊看着是那么的倔强而脆弱,似乎风一出,就能让她不支倒地,走过路过的人无不转头打量。

    “小姐,你还好吧?”

    安恬被声音惊醒神来,才看清说话的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青年医生。然而只是看着那一身白大褂,脑子闪过的,却是令人惊悸的浓厚血腥。

    “小姐?小姐?”见她瞪着眼不说话,医生不由喊了她两声。

    而就是这两声,令彻底回神的安恬几乎落荒而逃。那是她的孩子,她做不到做不到做不到!

    安恬几乎在满脑血腥的脑补下瞬间崩溃,慌不择路的拦了出租车,出于本能的报了向敏的地址。坐进出租车没一会儿手机就轰炸着铃声大作,一个接一个,她一个也没看,直接摁了关机键。

    司机在旁边看着她那堪比鬼的脸都忍不住皱眉,不过年轻司机不是个多话的,也没有跟她唠闲嗑,只是沉默着将车开的快了些。

    到了向敏那,安恬还没下车就见到顾裴琛的车停在快递店门口,下意识的就要让司机掉头,却被先一步看到她的顾裴琛几步过来伸手把住了车门。

    二话不说扔了一百给司机,就看着安恬,“下车吧。”

    安恬当然不想下去,但看司机迫不及待收了钱明显一脸不耐烦,也不好再赖着,只得开门下了车,却看也不看顾裴琛,转身就朝快递店走。

    刚走没几步,就被顾裴琛捉住了肩膀,“一大早你去哪了?打你电话为什么不接?你不知道大家都很担心你吗?”

    “顾裴琛你真可笑。”肩膀被捏的生疼,安恬却眉头都没乍一眼,只是冷冷的看着顾裴琛,“我不会再和你结婚,我们的婚约解除,你想知道我去哪了,那我就告诉你好了,我啊,去医院了。”

    “你!”几乎是话音刚落,顾裴琛抓着安恬肩膀的手就蓦然加重了力道,“你去医院做什么?!”

    “你说呢?”安恬享受的看着顾裴琛暴走的样子,挑衅的挑着眉头,决绝的眼里再不见半分留恋,“顾裴琛,我安恬以认识你为耻,只要想着我肚子里竟然怀着你的孩子,我就恶心!孩子已经没了,所以,从现在开始,你我之间彻底没有牵绊,你自由了,安心娶你的童欣雅吧!”说完费力挣开顾裴琛的手,朝快递店小跑了过去。

    而顾裴琛,却被这突然的消息震的呆若木鸡。

    安恬在门口停下,确定顾裴琛没有再追上来,深吸了口气才拿出钥匙打算开门。然而还没等她钥匙拿出来,卷帘门就哗啦被提了起来。

    向敏出现在门内,脸色铁青,瞥了眼一边傻了的顾裴琛,这才看向安恬,“进来吧。”

    古井无波的三个字,安恬的眼泪就差点夺眶而出,吸了吸鼻子,这才点头走了进去。不等向敏说,进门就转身拉下了卷帘门并锁好,将顾裴琛彻底隔离在了一门之外。

    转身见向敏正皱眉看着自己,眼底的担忧心疼无不令人动容,安恬张嘴声音就哽了,“小敏……”

    “我给你热了牛奶,在厨房,自己去端来喝了吧。”向敏叹了口气,推着轮椅转身回了里间,“喝完牛奶就好好睡一觉,一张脸白的跟鬼一样还在外面瞎跑,也不怕把人吓出病来。”

    “……哦。”安恬咬了咬下唇,这个时候,所有的委屈愤恨,都化作了暖心慰贴,这一刻,她是多么的庆幸能有向敏这样的朋友,至少让她觉得,在这个世上她并非真的孤单一人,她还有关心自己的朋友,心痛了,伤心了,至少还有个可供疗伤的避风港。

    去厨房喝了牛奶,安恬就去了里间,准备听向敏的好好睡上一觉。醒来就当这一切不过是黄粱一梦,没什么大不了的,没什么坎是过不去的,这世上没有谁离了谁就不能活。

    只是想的挺开,实际上却并非那么回事。双眼放空的望着天花板,却是无法闭眼,只觉得心里又空又疼,就像是被人用锄头在心上挖了一块似的,很疼,却没了歇斯底里发泄的力气。

    而她躺在床上发呆,向敏就推着轮椅坐到床前默默的陪着她,什么也没问。

    还是安恬自己忍不住开了口,“小敏,你都知道了吧?”

    “知道你们又闹矛盾了。”向敏道,“你不见,顾裴琛跟我打了好几个电话,可我问他你们为什么闹矛盾,他就是不说。”

    “不是矛盾。”安恬嘶哑的声音听着让人心疼,她的眼睛红肿,却没再流泪,“童欣雅醒了。”

    这话一出,向敏就皱了眉头。

    随即就听安恬带着哽咽说,“顾裴琛他……骗了我,所有的解释都是假的,我只是童欣雅的替身,哈哈哈,替身,多可笑!”

    “恬恬……”向敏自然是满心愤怒恨不得立即冲出去找顾裴琛拼命,但她却难得的压抑住了暴脾气,她从没见安恬这么伤心过,这样的安恬让她无法放心。

    “替身……”安恬仍旧吃吃的笑着,笑得嗓子都破了音却停不下来,“我啊,就是别人的影子,血肉模糊的影子,就因为这张脸,我得到和别人不一样的待遇,不是金屋藏娇的情人,可以订婚,生孩子……哈哈哈……好大的荣耀啊!就因为这一张脸……”几乎是瞬间,安恬眼底迸发出狠光,抬手就去抓自己的脸,被向敏给拽住了。

    “你干什么?疯了!”向敏瞪着安恬成爪的手,心惊肉跳。

    “这张脸作孽!我不想要了!我不想要了!”被向敏抓住了手,安恬没有挣扎,箕张的五指也缓缓伸直放松,一字一句却狠劲不减,满是令人心悸的疯狂。

    向敏看着她这样子,眼睛一下就湿了,扑过去抱住了她,“你这傻子!别人对不起你你更要活出个人样,怎么能这么自己作践自己呢!恬恬别难过了,他顾裴琛不好咱们就不要他了,可是你不能这么折磨自己啊!”

    向敏是真的被安恬给吓到了,好在安恬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然而这样的冷静看在眼里却不能让人放心,反而心如刀割般难受,眼看着安恬眼底的神采渐渐黯然熄灭,向敏不禁紧紧握住了她冰凉颤栗的手。

    “小敏,我想家了。”安恬的话听得向敏一怔,紧接着就听她道,“小时候的家,有我,有妈妈。”

    一句话,向敏的眼泪忍不住掉了出来,她紧紧握住安恬的手,“那咱们就回家,等我把这快递店盘了,我陪你一起回家。”

    “嗯。”安恬轻轻应了一声,然后闭上了眼。

    向敏吸了吸鼻子,抬手抹了把脸,这才拉上辈子给安恬盖好,做完这一切却没有离开,而是坐在床前默默的陪着她。看着安恬苍白的脸色,脸色却一点点冷了下来,面上虽然平静,心里却对顾裴琛恨得咬牙切齿,如果不是足不能行,她现在就恨不得冲进厨房拎把菜刀去把那混蛋劈了。

    连着深呼吸了好几口气,向敏才平复下愤怒如岩浆般的情绪,眼睛却看向安恬并不是很显怀的肚子。

    卷帘门并不隔音,之前安恬在门外说的那些话她在门里也听到了,当时是真的吓了一跳,不过现在看着安恬的肚子她却放心了,如果安恬真已经打掉了孩子,那肚子肯定会瘪下去,而不是这般紧实的微凸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