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64章 离开
    安恬在向敏这里一住就是几天,期间手机没开过,因为家里屯着菜,甚至都没开门出去过。这样与世隔绝般的日子让安恬的情绪彻底平复了下来,可同时人也变得沉默。

    安恬这样子,向敏非但没觉得好,反而更不放心。

    “恬恬,我把这店挂网上了,等盘出去,咱们就动身走吧。”整天看着安恬这样郁郁寡欢的样子向敏浑身不得劲,想着她之前说过想回家,就将盘店的事张罗了起来,“这几天有不少人问的,应该等不了两天就可以了。”

    “啊?”安恬一听就愣了。

    “不是你说想回家吗?”向敏道,“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跟着你还能有人做个伴。”

    “你打算盘点?可是……”

    “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咱姐俩也没别的亲人,你要自己走了,我可就真成孤家寡人了。”向敏打断安恬的话,一手推着轮椅,一手将择好的菜给端去厨房。

    安恬忙将篮子接了回来,转身放到水槽里冲洗,“那也不着急啊,你腿还没好呢。”

    “腿在哪里养都一样,没关系的。”向敏一脸无所谓。

    安恬洗菜的动作顿了顿,“小敏,谢谢你。”

    “谢我干嘛?我又不是为你,我这是为了能就近照顾咱干儿子。”向敏就笑了。

    提到孩子,安恬背脊一僵。

    向敏一看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你啊,幸好没真犯糊涂,不然有你后悔的。”眼睛一低又看着安恬的腰部嘀咕,“哎,你说你这怀的究竟是儿子还是女儿啊?我可是听说,怀女儿腰圆臃肿,儿子就前面挂,背后一点看不出来。”

    “我哪知道。”安恬无语,“你一天到晚别尽听些有的没的,年纪轻轻搞得大妈似的有劲儿不?”

    “哈哈,有啊。”向敏见安恬的总算多了一点冷漠以外的表情,忍不住又逗比了两句,“不止这个呢,我还听人说什么酸儿辣女,哎,说起来我怎么见你口味儿那么杂的,酸辣都爱啊,你说这……”

    “闭嘴吧你。”转身甩了向敏一脸水,安恬懒得搭理,回过身专心切菜下锅忙活起来。

    向敏见效果不大,有些无奈的轻叹一声,也不在这碍事,推着轮椅退了出去。

    这边安恬过着与世隔绝的清净日子,自然不知道外边都乱成什么样子了。

    安家还好,因为没得到消息倒是安分这没有找事,顾老爷子那里却是因为这事急的进了一次急诊室。而作为始作俑者的顾裴琛日子也不好过,童欣雅那边的复建已经拉上了日程,天天自己不去就执拗着不配合,安恬这边也让他力不从心,老爷子还因为曾孙子的事看他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这几天几乎是见面就挨骂。

    “我不管你怎么着,都得把恬恬给我找回来,我的曾孙要是有个闪失,你就永远别叫我爷爷!”

    顾老爷子自从指着顾裴琛的鼻子下了最后通牒,就真的再也没有搭理过他。

    对此,顾裴琛是真无奈,他不是不想接安恬回来,而是蹲了这么多天的点,向敏那店面就是闭门庇护,两人足不出户,他根本连安恬的面都没见到。

    这么多天等下来,顾裴琛早就没了耐心,最后吸了口烟,将烟蒂扔脚下碾灭,当即大步就朝快递店走去。然而刚朝那边走了两步,就听哗啦一声,关了多天的卷帘门可算是拉开了。

    看着安恬从店里出来,顾裴琛当即就要过去,却被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止住了脚步。

    来电显示是御景湖医院的公用电话,不用接也知道肯定是童欣雅让人打来的。

    看了看已经出门走出老远的安恬,顾裴琛犹豫着想要挂掉,但想想还是接了起来,“喂。”

    “顾总,我是徐勇。”徐勇正是给童欣雅负责复建的主治医师,“童小姐她说什么也不肯配合,我们怎么劝都没用,您看要不还是您过来一趟吧?”

    顾裴琛一听就皱起了眉头,朝安恬离开的方向焦躁的望了一眼,“她昨天不是答应的好好的吗?怎么这会儿又闹起别扭来了?”

    徐勇在电话那边支支吾吾的,显然为难着不知该说点什么。

    “我这就过去。”顾裴琛叹了口气,最终妥协道。

    挂断电话,顾裴琛烦躁的忽撸了把头发,这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随即发动车子,一脚油门儿轰了出去。

    而就在车子开走后,安恬才从拐角站了出来,缓缓低下眉眼,嘴角满是嘲讽苦笑。早该清醒的不是吗?居然还对这个人抱着最后的希翼,多可笑?

    “安恬,放下吧,事到如今,你难道还要继续执迷不悟下去吗?”深吸一口气,安恬眸子瞬闪一抹决绝,转身进了旁边的一家百货超市。家里的酱油和味精没了,她才出来买的,只是没想到,会看到顾裴琛。

    之后几天,安恬也出了几次门买菜,不过却都没再见到过顾裴琛。一开始心里还是会本能的失落刺痛,长期下来也就变成了麻木。

    她想,等离开这里,一切就都结束了。

    向敏将店面转让的信息挂网上果然没错,这才没几天,就有人找上了门。来的是一对夫妻,意向是接手后继续干加盟快递的同时办干洗店,夫妻俩虽然年纪都是四五十岁的样子,人却性子爽利,价钱给的合理,双方没费什么劲就达成了共识,等签完合同,店面就彻底给盘了出去。

    店面的事告一段落,两人当即收拾行李订了去安城的火车票,片刻不逗留的离开了。

    安恬的妈妈余丹是农村出身,老家就在安城出去的一个小县城,因为长得漂亮又成绩好,才考到凤城读大学,却在大二那年被星探发现进了娱乐圈,这才遇到的安庆明。后来被安庆明甩了发现怀孕,又因为事业不顺就干脆息影回了老家,在那里生下的安恬。

    因为余丹是家里的独女,回去后就一直住在娘家,这一住就是五年,直到余丹病逝,安恬被安家领回安家。

    细算下来,安恬今年二十四,已经离开有十九年了。

    外公外婆早在妈妈病逝前就相继去了,家里常年空置也没人去打理,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了。

    因为安恬怀着身孕,两人专程订的卧铺票,两天一夜才终于到了安城,又从安城坐公交转县城。这一通折腾下来,等赶到地方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余家的房子是在老城区那边,那一片的房子普遍的陈旧,就连街道都是坑洼不平的水泥路,这么多年外边都打上了沥青,这片也没见规整。

    小区也不规范,,除了绿化还行,连个门卫室都没设,进进出出畅行无阻。不过也因为这一片老旧,住的也多是条件不怎么样的人家,倒是一直挺安静,也没发生过什么小偷小摸的事情。

    余家住在9栋301,一层楼四户人家,余家正对楼梯口。

    当年安恬是在医院被安庆明接走的,根本没回来这里,更不知道钥匙是被妈妈交给了安庆明,还是放在了什么地方,这会儿要进门就成了大难题。

    向敏倒是有一手铁丝撬门的好技术,可那是普通门,对防盗门压根儿不管用。

    “你在这看着行礼,我去找开锁匠吧,顺便买把锁回来给换了。”向敏一看安恬对着门锁犯难,就知道没钥匙,当即提议道。

    这是唯一的办法,而且小区门口就有家配钥匙的开锁匠,来去要不了多少时间,安恬于是就点了点头。

    向敏果然去的很快,没一会儿就带着开锁匠来了。

    开锁匠是个五十多体型壮实的中年大叔,大晚上的还打着赤膊,肩上挎着工具包跟在向敏后头。

    安恬虽然是在这里出世又生活了五年,但因为母亲的孤僻,很少和小区的邻居们接触,所以这会儿见了,她和开锁匠彼此都不认识。倒是开锁匠见他们要开的是余家,不由多看了安恬两眼,开忙活完临走时又看了安恬一眼,不过没说什么就走了。

    赶了这么久的路两人都累了,尤其是安恬吃不消,本来想着进了家门就好了,结果进门就被扑了一脸灰尘,顿时无语了。

    “啧,跟进了蚕丝洞似的。”向敏忽撸着抹掉脸上的蜘蛛丝,又呸呸的吐了两口,“这也太脏了,得好好打扫才能住呢,看来今晚咱们还是的找家宾馆凑合了。”

    安恬点点头,也觉得是。

    “这样吧,咱们把行礼放下,就拿袋子装两身换洗衣服,之前打车过来的时候我好像看到附近就有一家吉安宾馆,要不我们去那里吧?”向敏回忆了下,提议道。

    “只能这样了。”安恬鼓着腮帮吹了口气。

    两人当即就找出袋子,分别装了身换洗衣裳,就又出了门。

    安恬只觉腰酸腿软疲惫的很,但好在宾馆的确就在附近,也就走两条街十分钟不到。等着在前台登记拿了房卡,一进房间,安恬连澡都顾不上洗,就累趴在了床上。

    “哎,先别睡,起来去洗洗,这一路够脏的。”向敏洗完澡出来,见安恬趴在床上几乎快睡着了,忙上前拿手拍了拍她的脸。

    “好累啊,不想动。”安恬嘟哝着把脸扭到另一边。

    “那也得洗,不然睡着多难受,赶紧的。”向敏不依不挠的催促着推了推她。

    没办法,安恬这才顶着疲乏游神似的晃去了浴室洗漱。

    她们这边终于安顿下来,却不知道,远在凤城的顾裴琛得知快递店换了老板,两人就这么凭空消失后简直都快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