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65章 儿子圆圆
    不管顾裴琛那边是怎样的情形,对于安恬来说,那都是已经走出生命的过去时,她新生活正在继续。

    和向敏在宾馆住了一晚,第二天就回了家。

    十多年没住人的房子,什么都缺,脏乱差也是可想而知。

    房子是两室一厅的格局,总得也就七十平米还得算上阳台,面积不大,两人也就没有请家政,而是自己撩袖子打扫。等打扫完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家里什么都没有也没法自己做饭,反正也得出去置办锅碗瓢盆日常用品,干脆就去了外面吃,顺便买东西。

    好在这片虽然旧,但紧邻宾馆和市场。

    这市场早年是批发市场,上至家具百货,下至日用品锅碗瓢盆酱醋茶,可以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而在市场地上地下的距离紧挨着的就是菜市,所以说虽然要买的东西不少,但并不费事,整个市场和菜市全逛下来都不用两小时的。

    饶是如此,两人还是跑了好几趟,才把该买的都归置的差不多了。也就房子旧了点,但有了这些东西添置,看着便多了人气。

    晚上两人自然是在家里做饭吃的,在饭桌上,向敏问要做点啥,打工不行,小地方累死累活一个月上千多点顶天了,虽然都是大学毕业,这地儿也没什么公司给她们应聘,知道工资最高的就是洗浴中心这种地方。

    但那种地方也不说不好,就是风气挺乱的。再说两人身上不是没钱,没必要沦落去打工的地步,完全有资本自己做生意。

    可关键就在于,到底做什么好呢。

    向敏自己是无所谓,可安恬却不行。

    “要不开个服装店吧,能养家糊口就行。”安恬想了想提议。

    “服装店……”向敏咬着筷头脑袋一点一点的,眉头也皱着,随即撇嘴摇了摇,“我看不行,你们这边服装生意看着挺不景气的,就咱俩今儿逛一下午市场就看得出来,走动的人不少,可除了少数两三家打着大削价幌子的,其它都冷清的很。”

    “这年头什么生意都难。”安恬自然也是看到了的,不由叹了口气,“大不了咱们也不走高档路线,也开家廉价服装店,喇叭一喊房租到期亏本处理,照样能卖钱。”

    “啧……”向敏顿时无语了。

    “不然你想做什么?”安恬看着向敏问道。

    “你说的那样也不是不行,但肯定又忙又累,我是无所谓,可你不方便,现在还好,以后肚子大起来呢?”向敏想着就摇头,“我这两年攒了不少,加上盘店的钱……我看要不开家自助火锅店吧,就叫姐妹火锅店,你到时候就坐柜台收钱,这样不累又不闲着。”

    安恬这才想起自己手头还攥着安老太太给的两百万呢,没有犹豫就点了头,“听你的,至于钱不愁,我这有。”

    又想着安老太太给的那两处房产,安恬心里暗搓搓的想,先就这么放着吧,等孩子长大了给孩子。

    生意的事情,就这么给敲定了下来。

    年轻人办事讲究的就是效率,两人拿定了主意,第二天就开始出门找合适的店面。这人生地不熟的就她俩瞎找是不行的,两人就干脆去了中介,最后在中介的协助下,不过半天功夫就成功找到了店面,并顺利快速的签了合同。

    那店面在一家洗浴中心楼下,原来就是干小炒饭馆的,这地段不错,饭馆常年生意很好,不过人家决定去省城发展,才将店面给打了出来,正好给她俩接手。

    店面的事紧锣密鼓的就开始着手张罗起来,又是装修又是请人,还得跑卫生证营业执照什么的,忙得热火朝天,每天都累的不要不要的,但累是累点,日子却充实,也正是因为这充实,让安恬根本没有时间去想前尘过往。

    长达半个月的忙碌,姐妹自助火锅店终于办了起来,安恬的日子也逐渐步入正轨,似乎从离开凤城起,一切都开始变得好了起来,这就够了。

    三年后。

    “安恬姐,你电话,好像是幼儿园老师打来的!”

    “啊,就来!”

    安恬刚从卫生间出来,正在甩着手上的水,一听站在柜台里帮忙接电话的廖倩说是幼儿园打的电话就忙小跑了过去,一把将电话接了过来。

    电话的确是幼儿园老师打来的,安恬这边刚说了声喂,那边老师就急忙说了,“安小姐你还是赶紧来幼儿园一趟吧,你家圆圆闯祸了!”

    电话那边听着吵的很,叫骂声,孩子的哭嚎声,一听就乱糟糟的。

    安恬心里当即就是一咯噔,就怕自家儿子吃亏,忙道,“好好好,我马上就去!”

    听是儿子闯了祸,安恬就慌了神,电话一挂,连招呼都来不及打拿起外套就边穿边往门外跑,却和进来的向敏正好撞个正着。

    “恬恬你这着急忙慌的干什么去?”向敏一把拉住安恬。

    “老师刚打电话过来,说圆圆在幼儿园闯祸了,我听着那边吵嚷的厉害,担心圆圆会吃亏,店里你顾着,我先过去!”恬恬一脸急色,说完就跑。

    向敏忙转身追上,“我给你一起去吧。”

    安恬没有拒绝,毕竟多个人好些,要真有什么事,也能帮着多出主意。

    幼儿园离着火锅店不远,也就几条街绕过去,正对着小学对面,打车顶多几分钟。

    两人也顾不上节省,是直接打车过去的。

    到了幼儿园,那电话里的叫骂哭嚎声就清晰了起来,一大堆人就挤在操场那,安恬一眼就看到了被老师护在身后的圆圆,还有穿着黑呢大衣怒指圆圆叫骂的中年妇女,和向敏对视一眼,当即拔腿跑了进去。

    “瞧瞧我儿子都被打成什么样了,你们做老师的还护住那小混蛋杀人犯,这就是你们幼儿园该有的态度?!有娘生没爹养的瘪三玩意儿,我告诉你们,这小王八蛋不给我儿子跪下磕头道歉,今天这事儿就没完!赔偿,我家不缺钱!他打了我儿子必须跪下道歉!”

    “孩子打架没看好是我们做老师的疏忽,可这位家长你也别太咄咄逼人,这多大点的孩子你至于吗?再说谁不是孩子长大的啊,孩子打架斗嘴不是很正常吗?都是三四岁的孩子……”

    “什么叫孩子打架正常?敢情你们老师就是故意看着我儿子被打的啊?怎么着,觉得我们家好欺负啊!”

    “你!”

    “行了梁老师,你少说两句,这位家长,我们园方已经联系了圆圆的家长,他妈妈马上就过来,有什么咱们坐下来好好商量成吗,你先冷静冷静,别吓着孩子……”

    “我呸!吓着他,我还想揍他呢!”

    那些叫骂声一字不落的听进两人耳朵,安恬心疼孩子气愤难当,向敏却是当即就黑了脸,一个势子猛扎就挥着拳头冲那女人扑了过去。

    “卧槽你个满嘴喷屎的泼妇,敢欺负我们圆圆,老娘和你拼了!”

    大家都没反应过来,向敏就把女人扑倒骑在了身下,拳头雨点般落下,砸的女人嗷嗷惨叫。

    旁边满脸血的孩子见状,吓得不轻,嚎的更大声了。

    向敏连着砸了好几拳,老师们才反应过来,忙上前把两人给拉开。

    女人被压着打,头发抓散了,衣服抓乱了,脸上都是乌青,就是这样,被老师拉开她还不服气,蹦蹦着喊着要和向敏拼命。

    安恬没有管那一团糟,跑到圆圆面前一把就将小家伙给抱在了怀里。

    “恬恬不怕,妈妈来了,不怕啊,咱们不怕乖……”

    原本小脸紧绷的孩子一到母亲的怀抱,顿时就委屈了,也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这简直把安恬给心疼坏了,一把将儿子给抱了起来。

    圆圆并非爱哭的孩子,这孩子打小就小脸绷着不爱哭,今天会哭的这么伤心显然是委屈大发了,不过也只是哭了没几声,被安恬抱起来时就停了,小胳膊圈着安恬的脖子,小脸埋进安恬的脖颈间,低低的抽噎着。

    安恬安抚的拍了拍儿子的小屁股,这才抱着他朝向敏走去。

    向敏一看到圆圆委屈的样子也是心疼坏了,接过孩子就哎哟干儿子的喊着,时不时还恶狠狠的瞪对面的女人一眼。

    那女人还被两老师一人一边拽着胳膊呢,一看向敏只是圆圆的干妈,下巴一扬就对上了安恬,同时挣开了老师的拉拽。

    “你是那小子什么人?”

    老师闻言忙上前做介绍,“安小姐是圆圆的家长。”随即又对女人道,“你看顾小伟的纱布扯了,这头上的伤还得再处理一下,我让梁老师送孩子去医务室,咱们还是去办公室谈吧?”

    “我干什么要去办公室谈,她儿子行凶都不怕丢人我还怕啊!”女人却依旧不依不挠,把儿子搂在怀里也不让带去包扎,“别想忽悠去什么医务室,我儿子额头破了这就是证据,我还是那句话,那小子打了我儿子必须跪下道歉,否则这事儿没完!”

    这话当真无理难缠至极,老师们脸上当即就闪过不耐,梁老师是小班的班主任,竟管被园长制止过了,但这会儿她还是忍不住站了出来,“圆圆打人是不对,可那也是顾小伟欺负人在先,小孩子不懂事手上没个轻重,都是做家长的,你这么为难个孩子有意思吗?”

    女人一听就炸了,“哟!你敢情我家小伟被打还该了是吧?对方给你什么好处啊你这么睁眼说瞎话维护着?”

    “那你想怎么着啊?”向敏转头就瞪向女人。

    女人被向敏瞪的有些瑟缩,但梗着脖子不肯服软,“怎么着?你们家兔崽子打伤了我儿子,要嘛让打回来,要嘛就下跪道歉!”

    “好啊。”这时候安恬终于开口了,嘴角勾着笑眼神却冰冷犀利,“你留着你儿子额头的伤,上法院起诉吧。”说完不再管女人,拉着向敏转身就走。

    “你,你站住!”女人下意识的要追,见到向敏一把将孩子塞安恬怀里,顺手就抽掉腰上大衣的装饰皮带,抻了抻一脸发狠的表情,顿时就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