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66章 遇见顾家人
    圆圆受了欺负,向敏心疼的不行,一路上都在喋喋不休的骂着那女人。

    安恬也心疼孩子,尤其那句有娘生没爹养的喝骂简直就是在戳心窝子,但更多的却是难受,三年了,她原本以为有些事有些人已经遗忘在记忆的深渊。有些事情,不管你再怎么努力,还是无法改变的,从圆圆开始说话起,就不止问过一次自己爸爸,甚至因为没有爸爸被同龄孩子取笑欺负,她想努力给孩子最好的,可唯独这个办不到,眼睁睁看着儿子走着自己的老路,她却无能为力。

    “回头咱们给圆圆换家好点的幼儿园吧,收费高点无所谓,只要认真负责就行。”向敏看了看安恬,安抚的伸手拍了拍胳膊,提议道。

    “嗯。”安恬点点头,却没有多说,只是下意识的把儿子抱的更紧。圆圆哭累了已经趴在安恬肩上睡着了,被勒的不舒服,就扭着小脑袋哼唧了两声。

    向敏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圆圆肉嘟嘟的小手,“你也别想太多,小孩子不懂事,那女人就是个泼妇,嘴上缺德没把门儿的,你别往心里去。”

    “小敏,我真的很庆幸生了圆圆,自从有了他,我就觉得自己的人生终于圆满了,可每次看到他被小伙伴欺负,我就……”安恬说不下去了,咬了咬唇才没让自己哽咽出声,但眼睛却红红的,似乎随时会掉出泪来。

    “小孩子知道什么,都是闹着玩儿的。”向敏劝道,“管那么多做什么,咱们过好自己的日子不就行了,再说,这也不是你的错,咱们家圆圆这么可爱,可讨大家喜欢呢,街坊邻居谁见了不乐呵羡慕的啊,你呀,就别钻牛角尖了。”

    安恬深吸口气,这才点了点头。

    “打车回去吧,圆圆这小胖墩睡了,抱着可坠手呢。”见安恬情绪好些了,向敏这才道。

    “没事儿。”安恬偏头看了看孩子,摇头拒绝了,“反正又没多远。”

    这三年,他们的火锅店因为地段好,口味佳,生意一直红红火火,每年的收益不少,也算得上小福了,可就是这样,两人如非必要的情况下还是节省的很,都想着给圆圆多攒点家底儿。

    除了圆圆这个心尖肉,其实这三年安恬还挺操心向敏的个人问题的,可这丫不管她好说歹说,就是不买账,折腾了几次相亲吧,这丫就一副男人婆做派,直接就把人给吓跑了,见她实在是没有这心思,这才无奈作罢。

    今天走着无聊,安恬就又顺嘴提起了这茬,“小敏,你我同年,今年也二十七了呢。”

    “啊。”向敏眼珠子转就知道安恬又是在打那心思,顿时不得劲的敷衍应了一声。

    “那你……”

    “别!”不等安恬把话说出来,向敏就急忙打断了她,“相亲什么的你就别提了,我这样也挺好,再说,我还有宝贝儿圆圆呢。”

    “可是……”安恬下意识就要劝,可看向敏一脸兴致缺缺就闭了嘴。

    安恬知道向敏是为什么不肯谈恋爱结婚,说到底还是孤儿的身份闹的心结。别人都是孤儿向往亲情,偏偏这丫就是性子淡漠,用她的话就是,习惯了这样的独来独往,挺好。

    安恬曾经听向敏提起过一嘴,说是七岁去的幼儿园,那个岁数的孩子已经能记住很多事了,所以她想,不是孤儿院的生活给向敏烙下的阴影,这心结,八成和那对抛弃孩子的父母有关,只是向敏不肯提,她自然就不好问。

    想到这里,安恬就不由叹了口气。

    等两大一小回到火锅店,圆圆的情绪已经彻底平复了下来,只是不同于别的孩子情绪来得快去得快,他不伤心委屈了,但小脸还是绷着。

    安恬捏了捏儿子的脸颊肉,抱着去了一间空着的雅间,这才把孩子放到地上,“圆圆,知道你错在哪儿了吗?”

    圆圆撩起眼皮看了眼安恬,低着头不说话,安恬也不着急,就耐心的等着他。

    过了好一会儿圆圆才咬了咬嘴唇道,“他抢我巧克力,我不给,是他先动手的……我,我下次会轻一点的,妈妈别生气,圆圆知道错了。”

    安恬就那么看着圆圆,不过三岁多点,却比四五岁大的孩子还懂事,绷着脸说事情的时候条理清晰,跟个小大人似的,那眉眼虽然还没张开,却看得出来像极了顾裴琛。

    “圆圆知错能改是好孩子,好,这一次妈妈就原谅你。”听着孩子心里清楚,又在外面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也不好在责罚,安恬便伸手抱起儿子揉了揉他的头,“不过圆圆,咱们不主动欺负人,也不能软弱被人欺,但是不管是那样,咱们人解决问题得用脑子,暴力血腥是不对的。”

    “圆圆知道了。”圆圆小脑袋埋在安恬怀里,瓮声瓮气的应着点点头。

    圆圆认错态度良好,又乖巧懂事,安恬也就拎着教了他一些做人道理,这件事便这么揭过去了,第二天,她就去幼儿园办理了转学,然后将圆圆送去了县里唯一一家双英语私立幼儿园,不过就是贵了点,远了点,来去都得坐车。

    至于那顾小伟家里有没有真的去法院起诉就不得而知了,反正一晃眼一个星期过去,对方也没有闹出什么动静。

    然而让安恬想不到的是,时隔一个星期,她居然会在新幼儿园碰到顾家人。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顾城的老婆于桂兰。

    而顾小伟的妈就站在于桂兰身后,看到安恬母子就眼睛一瞪伸手一指,“就是他们,就是那女人的儿子打伤的咱们家小伟!”

    这会儿正是送孩子上幼儿园的点,那女人声音不小,一嗓子出来顿时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目,大家都好奇朝他们这边看。

    越是有人围观,那女人越是来劲,几步就冲过来一把抓住了安恬的胳膊,转头刚要喊于桂兰的时候却发现对方居然一脸惊愕的表情。

    还没等女人疑惑,于桂兰就率先回过了神来,踩着高跟鞋姿态优雅的走到安恬面前,“安恬,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见你。”说完也没管安恬的反应,又看向安恬怀里的孩子,眸光闪了闪,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呵……”

    安恬却是在看到于桂兰的一瞬间就僵立原地,本能的抱紧儿子,脸色却变得很难看。圆圆也感觉到了她的情绪,一直在不安的小声喊妈妈,可她却顾不上安抚儿子,甚至连个回应都做不到,唯一回荡脑子里的都是:被顾家人撞见了,他们会不会抢走圆圆,不能让他们抢走圆圆,离开,对,马上离开!

    几乎在反应过来的瞬间,安恬抱着孩子掉头就跑,那力道大的带着拽她的女人一个跟跄摔在了地上,她却连脚步都没停顿,直接就去拦了辆出租车。

    于桂兰看着安恬落荒而逃的样子却没有追,微眯的眼里诡谲波澜,就像是正在酝酿着什么。

    女人骂了几句脏话从地上爬起来,这才诧异的看向于桂兰,“小婶,您认识那女的啊?”

    不过于桂兰没有搭理女人,转身叫到路边叫了辆车走了,留下女人一头雾水风中凌乱。等回过神去追,车子已经开走了,不禁恼的踹了一脚旁边的垃圾桶。

    “呸,什么玩意儿,叫你一声婶子还真把自己当回事,每次来就知道摆谱喝来喝去,关键时刻就撂挑子!”女人瞪了一眼周围看热闹的人,这才骂骂咧咧的走了。这人虽叫于桂兰一声小婶,但说到底不光是旁支,还早被支到了三代开外,也就跟着夫家沾着个顾姓的光了,可就是这样,也没少狐假虎威的作。

    这边于桂兰也不知是怎么想的,当即就坐车去省城,买了回凤城的飞机票。而另一边,安恬却心绪难安,从幼儿园回到火锅店,一刻没停留,拉着向敏就回家去。

    “你不是送圆圆上学吗?咋给抱回来了呢?脸色这么差,出什么事了?”从安恬手上接过孩子,向敏边拍着圆圆的背安抚情绪,边问安恬。

    “先回家,回去再给你说。”安恬拽着向敏的胳膊就把人拉出了火锅店。

    向敏就知道肯定是出大事了,当即也不再墨迹,跟着安恬回去了。

    几乎是进家门的瞬间,安恬就全身卸力,一屁墩儿坐到了沙发上,脸色仍旧苍白而慌张。

    向敏看了看她,先把圆圆给抱去了房里,又找来玩具让他自己玩儿,这才出去坐到了安恬身边,“到底什么事?”

    “我遇到于桂兰了。”安恬烦躁的搓了搓脸。

    “啊?”向敏根本不认识什么于桂兰,所以满脸疑惑。

    “顾老爷子兄弟的老婆。”咬了咬唇,安恬才满脸无措的看向向敏,“小敏,我遇到顾家人了,她,她还看到圆圆了,怎么办?他们会不会来把圆圆抢走?”

    乍然听到顾家人,向敏也吓了一跳,但还是安抚安恬道,“不会的不会的,圆圆是你生的,就算顾家人知道也抢不走,你先别慌。”顿了顿才问道,“那个于桂兰有说什么吗?”

    安恬心惊肉跳,那记得那么多,就茫然的摇了摇头。

    向敏就理解成是于桂兰没说什么,不由松了口气,“恬恬你也别自个儿吓唬自个儿,你看咱们在这都三年多了,顾裴琛那么厉害的人,要找来早找来了,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说不定人家早就和那童什么双宿双栖了,要多少孩子没有,应该没那功夫来抢圆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