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67章 天意
    向敏相当于自欺欺人的劝说,并没能缓解安恬紧绷的心情,这话不说安恬,就她自己都没有底气。但两个月过去,凤城那边却始终没有动静,这让绷了两个月神经的两人皆松了口气。

    这一松懈,就把遇到于桂兰的事忘到了一边。

    生活再次恢复了正轨,每天照旧家里火锅店幼儿园三点一线的日子,安恬绷了许久的脸上总算又有了笑容,她这变化让一边看着的向敏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然而两人却不知道,天意这种东西,不是别人捂着,自己避着,就能躲得开的。

    安恬这边刚放下心来,一个电话,却将她推入了绝境。

    “圆圆妈妈,我是爱丽丝双英语幼儿园的园长陈丽,圆圆他今天玩儿滑梯摔了,我们在县人民医院,医生刚给送了手术室,正在抢救……”

    陈丽的话还没说完,安恬就是一晃,回过劲儿来什么也没说,挂断电话就冲出了火锅店,在门口就拦了出租车直奔医院而去。

    这会儿正值中午饭点忙碌的时候,向敏正帮着服务员一起招呼客人,看到安恬那瞬间色变的样子惊了一跳,还没来得及问人就冲出去了。一瞧就是出了大事儿,当即也顾不得别的,给大堂领班交代了两句就追了出去。

    刚想着也拦辆出租车,却想起不知道安恬是去哪,但能让她急成这样,不用说肯定和圆圆有关。想到之前两人担心的,心道不会是顾家真来抢人了吧?顿时也脸色大变,拦了出租车就赶去了幼儿园。

    向敏是到了幼儿园才知道是圆圆出了意外,得知已经被送医院,就心急火燎的又打车赶了过去。

    而这时候,安恬已经到了。

    手术室的灯还亮着,安恬看了一眼就扑到了陈丽面前,抓着她胳膊的手蹦着青筋,却颤抖的厉害,脸上都满是惶恐,“圆圆怎么样了?”

    话音刚落,手术室的门就打开,一个护士走了出来,“谁是安子熙的家人?”

    “我是!”安恬忙松开陈丽跑到护士面前,“我是安子熙的妈妈,护士,我儿子他怎么样了?”

    “孩子摔倒的时候被利器割刀脖子上的大动脉,虽然送医及时,但出血过多,需要马上输血,但孩子的血型是罕见的RH熊猫血,我们医院血库里没有,你既然是孩子的妈妈,就……”

    护士话没说完,安恬就眼前一黑险些瘫软在地,被身后的陈丽给及时扶住了。

    “我,我不是,我不是RH血,护士,就不能想别的办法吗?”问出这句话,安恬心里却很没底,整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发冷发抖,不禁痛恨,自己怎么就偏偏是RB不是RH血型呢?

    “你不是孩子总还有别的亲人吧,父亲怎么没来?”护士问完看到安恬的脸色眼珠子一转就反应了过来,皱了皱眉道,“不管怎么说还是让孩子父亲来看看吧,市里应该有,可远水解不了近渴,你还是赶紧联系孩子父亲吧,毕竟等着救命呢。”护士说完就进去了。

    安恬看着重新关上的手术门,只觉满身无力,可是这会儿她却是顾不得那么多了,和孩子的命相比,别的已经微不足道。当下便没有犹豫,拿出手机拨出了那个虽然已经删除却早已烂记于心的号码。

    顾裴琛刚从会议室出来,兜里的手机就响了,拿出来看到是个陌生号码,正犹豫要不要接,那边张檬就过来了。

    “顾总,于女士过来了,说是有要事找您,人在会客室等着。”

    被张檬这么一打岔,就挂断了电话,点点头边走边问,“她有说什么事吗?”

    张檬转身跟在顾裴琛身侧,“没有,不过她说是对您很重要的事,您要不见她肯定会后悔的。”

    张檬这话一出,顾裴琛脸色当即就沉了下来,他这人最不买账的,就是别人的威胁,可随即想到于桂兰那无利不起早的性格,还是点了点头,“让她到我办公室来。”说完伸手按了下电梯下行键,门一开就大步跨了进去。

    顾裴琛回办公室没一会儿,于桂兰就到了。

    顾裴琛正在用电脑,看到她进来也不请坐,就撩了撩眼皮,语气平淡的直切主题,“找我什么事?”

    “当然是大事了。”于桂兰也不计较顾裴琛的态度,脸皮厚的自己走到沙发那坐了下来,将手包放在并拢的双膝上,这才笑盈盈的接着道,“我见到安恬了。”

    顾裴琛闻言,猛地抬头,不过是瞬间,就脸色几变,再不复开始的淡然,比刀子还锋利的眼角剐蹭着于桂兰的皮肤,灼得人不敢直视。

    “不止安恬,她还给你生了个儿子,你不是一直在找她吗?那我现在就告诉你他们的下落,不过,得这个数。”说着,于桂兰抬起白皙纤长的手,冲着顾裴琛打开五指,“五百万。”她本来是不打算把这消息说出来的,毕竟顾裴琛是继承人,他的儿子更是,这样一来,对他们的利益就是危害,可谁知道家里那不争气的小混蛋居然赌博欠了五百万,哭诉说对方要砍断他手脚,不得已,这才想着卖消息给顾裴琛。

    顾裴琛眼神发冷,刚要说话,却被放在手肘旁边再次响起的手机铃声给打断,阴鸷的瞪了于桂兰一眼,这才伸手将手机拿了起来,一看竟是先前那个号码。既然能重复打来,应该就不是什么骚扰电话,这么一想他就没再犹豫,点了通话。

    而电话接通的瞬间,甚至没等他说话,手机里就传来安恬崩溃的哭喊。

    “顾裴琛,救救我儿子!”

    顾裴琛胸腔猛然一震,整个人就呆住了,好一会儿才从那种震撼中回过神来,稳了稳激动的情绪急切的追问道,“恬恬是你吗?你先别哭,慢慢说,我听着呢!”

    “顾裴琛,圆圆伤了脖子上的大动脉,这会儿在急救需要输血,他是RH血,医院血库里没有,圆圆是你的儿子,我求求你救救他!”在打一个电话被挂断时,安恬就懵了,想要再打,手机却没电自动关机。儿子的生命争分夺秒,顾裴琛却不接电话,手机还没电,这让她整个人都处于崩溃边缘,好在陈丽到到护士站借了充电器,她这才充电重新拨打了号码,当电话终于接通,她当即就抑制不住情绪的喊了出来,声音里满满都是无助恐惧。

    听完安恬的话顾裴琛也懵了,他没想到时隔三年终于有了安恬的消息,等来的却是儿子病危的噩耗,但他毕竟比安恬稳的住,忙安抚道,“你别急,先把地址给我,我这就赶过去!”

    等安恬那边留了地址,顾裴琛安抚了两句就挂了电话,但随即就又接连拨打了好几个电话,边说边朝门外走。

    于桂兰一看五百万要泡汤都傻眼儿了,眼看着顾裴琛要走,下意识的就起身抓住了他胳膊,却被顾裴琛给猛地甩开了,等她稳住身形追出去,顾裴琛已经进了电梯。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到嘴的鸭子飞了,气得狠狠跺了几下脚,这才不甘的离开。

    而另一边,顾裴琛一出专用电梯就打电话给司机,让他把车开到公司门口来,衣服都没收拾一件,就打算直接去机场。司机动作麻利,挂断电话他刚走出公司大门,车子就一脚刹在了面前。

    顾裴琛几个大步走到车前,伸手拉开副驾驶的门,刚要坐进去,从出租车上下来的童欣雅就跑了过来,一把挽住了他胳膊。

    “裴琛,我们去吃饭吧!”

    三年多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童欣雅从一开始醒来的不能动不能言语,经过专业的复建已经恢复到了正常人的状态,而顾裴琛也彻底认清了自己对安恬的感情,只是他醒悟的太迟,回过神,安恬人已经不知所踪。

    这三年多将近四年的时间里,他从没放弃过找安恬,就如童欣雅执拗的想要挽救逝去的曾经。但是他动用一切手法却一无所获,不管是机场还是火车站,甚至长途汽车站他都查过,可就是了无音讯,安家人淡漠,在他们那里自然也是毫无收获的。

    他怎么就没想过,从安恬母亲老家那入手呢!

    他找了这么久的人,如今终于有了消息,而且儿子还命在旦夕,自然是急切的不得了,当即也就顾不上童欣雅,抽出胳膊就径自上车关门,眼神都没给个,就直接吩咐司机开车。

    童欣雅被晾在原地脸色发白,敛眸凝望着车屁股,紧紧的咬住了下唇。

    而这一幕,正巧让从公司出来的于桂兰看个正着。她平时是看不惯童欣雅这个落魄千金的,骄傲自大,从来以顾裴琛女朋友自居,对她这个小奶奶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要是平时她都懒得搭理,但今天她却笑了笑,主动走了过去。

    “想知道顾裴琛这么着急是为什么吗?”

    童欣雅眉头一皱,看向一脸幸灾乐祸的于桂兰没有做声。

    等不到人问,于桂兰于是自己把话接了下去,“那是他找到安恬了,这会儿应该是正赶去机场呢,哦,忘了告诉你,他们,还有一个三岁大的儿子。”

    童欣雅平静的脸色骤然一变,瞬间呆立当场。

    于桂兰很满意她的反应,拍了拍她的胳膊,这才扬眉吐气的昂首挺胸离开了,在顾裴琛那噎的那口恶气,可算是撒了出来。可随即想到儿子那五百万赌债,她就头疼,五百万她的小金库倒不是没有,就是打算着能让顾裴琛掏就让他掏,如今计划落了空,想想那五百万还真是心疼。

    伸手拦了出租车,于桂兰坐进去本来是要报家里的地址的,可转念一想又改变了注意,竟是报了顾宅的地址。既然顾裴琛这要不到,那就去找顾老大算了,那老不死的盼曾孙都盼出病了,这几年更是看顾裴琛不顺眼,自打安恬离开,爷孙俩几乎就断了往来,还是顾老头单向,如今自己把这个消息卖给他,五百万还亏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