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68章 梦到爸爸了
    确定顾裴琛会最快赶过来,安恬却并未因此而放心,她直挺挺的站在手术室门口,整个人都是紧绷的,她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也不知道别人都说了什么做了什么,甚至连向敏什么时候来的都不知道,满心满眼都是刺目的手术灯,圆圆的安危。

    “你别太担心,圆圆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向敏看她那样子,心里不落忍,上前揽着她肩膀抱了抱,“医生还在抢救呢,而且……顾裴琛不是也正赶过来吗,飞机比火车快,肯定不会耽误的。”想到这兜兜转转,命运又回到了交叉点,不由叹了口气,造化弄人。

    向敏话音刚落,手术室的门就再次打开了。还是那名护士出来,却没有和家属说话,而是急急忙忙的往外跑。

    安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看护士着急的样子就以为是孩子出了危险,只觉膝盖发软就差点跪在了地上,被向敏给及时搂了起来。然而刚一稳住,安恬挣开向敏就要往手术室冲,却听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那护士手里拎着两袋子血浆跑了回来,身后还跟着两名身材高大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

    其中一个戴眼镜的还在打电话,“是的,我们已经到了,顾总放心,我们一定竭尽全力,好好好,我们这就进手术室,先挂了。”

    一行人急急忙忙的跟着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的门再次关上,安恬听到顾总两字却陡然松懈下来,抓着向敏的手喜极而泣,“圆圆有救了,圆圆有救了!”

    “是啊,我就说了圆圆不会有事的,站了这么久腿麻了吧,来,我扶你去那边坐会儿。”向敏也松了口气,扶着安恬到一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陈丽也满心焦急的来回走动着,这会儿看着应该不会出大事,这才放下些心了,看了看安恬两人,脸上满是歉意,也没好挨过去坐,就继续站在那盯着手术室的门。

    顾裴琛那边的确动作迅速,接到安恬电话的第一时间就疏通关系联系上了省城院方,不止及时送来了血浆,还派了两位权威的外科医生,也正是因为两人的加入,才让原本滞怠的手术成功的进行了下来,最后救下了这个脆弱的小生命。

    几乎在听到手术很成功几个字,安恬就两眼一翻晕了一过。

    她这一晕,免不得又是一阵兵荒马乱,但不管怎么说,圆圆脱离了危险,这事儿总是好的。

    安恬就是急火攻心又陡然松懈才晕的,在病房躺了没一会儿就醒了过来。

    陈丽看着人醒来就放心了,然而还没说话就被安恬猛的抓住了胳膊,“我儿子呢?圆圆呢?圆圆在哪?”

    “圆圆在病房呢,向小姐看着。”陈丽忙安抚,说完又有些尴尬,抱歉道,“不过你放心,圆圆是在我们幼儿园出的意外,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有责任,我们愿意承担医疗费以及相应的赔偿,这件事是我们老师疏忽,照顾不周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代表在园老师,诚挚的向你和圆圆说声抱歉。”

    圆圆受伤这事儿安恬的确挺气愤的,但一来对方态度良好,二来也担心儿子,就没有和陈丽多说,问清楚在哪个病房,就下床赶了过去。却不想在走廊上和正赶来的顾裴琛碰了个正着。

    顾裴琛一下就站定了脚步。

    可安恬却是冷冷看了他一眼,就转身推门进了旁边的病房。

    “小敏,圆圆怎么样了?”安恬一进门就跑到病床前,询问儿子的情况。

    “麻药没过所以还没醒,不过已经没事了,放心吧。”向敏站起身,抬头看到随后进来的顾裴琛不由一怔,下意识的拿手指捅了捅安恬。

    安恬当然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不过却没有搭理,坐在床沿给圆圆拉了拉被子,看着那缠了厚厚纱布的脖子,就心疼的不行。

    向敏看看无动于衷的安恬,又看看顾裴琛,夹在中间挺不得劲,“那个恬恬,火锅店生意正忙,你留下照顾圆圆,我就先回去了。”

    “好。”安恬点点头。

    向敏就拍拍她的肩膀出去了,看到陈丽还站在门口,挤了挤眼睛,就直接把人给一起拉走了。

    等人都走了,顾裴琛才走到安恬面前,“恬恬……”喊了一声见安恬依旧无动于衷,便看向昏睡着的小孩儿,“孩子叫圆圆啊。”孩子和他长得很像,可以说除了融合了安恬的精致,几乎和他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一眼,就亲切无比。

    谁知这话却戳了安恬的逆鳞,猛地转头瞪着他,但顾忌着儿子,语气却压低很低,“顾裴琛,你救了圆圆我谢谢你,但你别想打我儿子的主意。”

    “我……”

    “你出去吧,我儿子现在这样,我也没法招待你,这样吧,我在阳春街开了一家火锅店,你要不嫌弃,就去那吃火锅吧,我请你,算是报答你救我儿子的恩情。”

    “那也是我儿子。”顾裴琛语气满是无奈,“我这大老远赶来气儿还没喘匀呢,你就赶我走,过河拆桥也不带你这样着急的,再说,我救我儿子天经地义,不是吗?”

    顾裴琛双手插兜的站在那,似乎是又回到了几年前,无赖又霸道。

    但那句‘我儿子’却结结实实的戳了安恬肺管子,她几乎是腾地就站起身来,恶狠狠的瞪着顾裴琛,半晌才嗤笑道,“顾裴琛,你凭什么这么理直气壮的语气?是不是觉得你出手救了圆圆的命,我就该对你感激涕零摒弃前嫌啊?看到我这么冷淡心里很不岔吧,是不是觉得我这是当了婊子还立牌坊啊?”

    顾裴琛眉头皱了起来,“恬恬,当年的事情,我知道是我伤害了你,可是……”

    “顾裴琛,你毁了我安恬一生,有什么脸来跟我抢儿子?”安恬竟管压抑着声音,眼神却像极了护崽的母狼,透着凶狠,“圆圆身上流着你顾裴琛的血,你救他是天经地义,但这不是你的给予,而是你欠他的!圆圆是我的命,谁也别想从我身边抢走,否则我跟他拼命!”

    顾裴琛直直的看着安恬的眼睛,这双曾经对自己充满了爱恨痛苦的眼眸,如今除了对儿子的执拗,却是什么也不剩下了,看自己没有爱恨,冷淡的就像是在看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顾裴琛的心忽然就抽疼了起来,可也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刺激安恬,两人没得谈,就干脆识趣的离开了。

    顾裴琛这一走,安恬果然松了口气,可却不敢掉以轻心。因为她清楚顾裴琛是个怎么样的人,既然知道了圆圆的存在,刚才又是那么个态度,那肯定是不会轻易作罢的了。

    “妈妈。”

    安恬正在愁顾裴琛的事情,乍然听到圆圆的声音就是一怔,猛地回过神来,满脸惊喜道,“圆圆你醒啦!”

    圆圆因为失血过多,小脸苍白也没什么精气神,看着就很虚弱,“妈妈,我疼。”小家伙黑瑠珠似的的眼睛喊着泡眼泪,奶声奶气,可怜极了。

    安恬眼泪一下就下来了,想要抱孩子,可看到他的伤又打消了念头,转而伸手揉了揉他的小脑袋,“圆圆乖,妈妈给你呼呼啊?”

    “妈妈呼呼。”圆圆眨了眨眼,眼泪就瞬间鬓角滑落在了枕头上,平时不爱哭的孩子这会儿眼巴巴掉眼泪,显然是疼的狠了。

    安恬心疼不已,撅着嘴给小家伙吹了吹伤口,又亲他额头一下,小家伙就笑了,抬手给安恬抹眼泪,“妈妈不哭,圆圆不疼了,妈妈给呼呼就不疼了。”顿了顿,小家伙又道,“妈妈,我做了个梦,梦到爸爸了。”

    安恬一下就僵住了。

    “爸爸好高好高,我觉得肯定比顾小伟的爸爸帅,可是爸爸的脸好模糊,圆圆就是看不清。”想着梦里连爸爸的样子都没看到,圆圆还委屈了,吸了吸鼻子。

    安恬就想到了顾裴琛,却什么也没说,只是伸手又揉了揉儿子的头发。

    顾裴琛离开医院就到附近的酒店订了房间,又出门买了两身换洗衣服,就打车去了安恬他们开的火锅店。

    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正是火锅店最忙碌的高峰期,不说服务员厨师,就向敏这个老板也是忙的团团转。不过饶是如此,她也没放任着医院里的母子俩不管。

    因为是自助火锅,店里的食物种类很丰富,不止荤素海鲜,酒水饮料冰淇淋,就连银耳汤杂米粥都一应俱全。

    火锅是不方便外带,所以向敏直接拿保温桶去装了杂米粥,又用盒子装了两个凉拌菜和一盘春卷,拎着出门给安恬母子送饭去,不想出门就和顾裴琛打了个照面。

    “顾总这是来吃火锅?难得你赏脸,还真是让我们小店蓬荜生辉,您里边请,今天圆圆的事多亏您帮忙,这顿算我和恬恬的,算是道谢。”向敏笑得客气,眼里却满是戒备,提了提手上的保温桶,接着道,“我还得给恬恬他们送晚饭呢,就不招呼您了,您请随意。”

    顾裴琛是知道两人姐妹情深,堪比亲生,所以也没计较向敏的态度,“还是我送过去吧,我看你这挺忙的。”

    向敏就皮笑肉不笑的拒绝,“哪敢劳驾顾总啊,行了,我送去就是,你请进吧。”说完不给顾裴琛废话的机会,就径自擦肩走了。

    顾裴琛倒也没坚持,抬头打量那姐妹自助火锅的仿古牌匾看了一会儿,这才走了进去。而几乎是他踏进火锅店的瞬间,看到他人的服务员就愣了,眼里是毫不掩饰的震惊。

    但再震惊基本的职业道德还在,很快就有人回过神迎了上来,“先生请问您几位?”

    “一位。”顾裴琛眯眼笑了笑,有些高深莫测的问道。

    服务员立即原本就是个十八九岁的小女生,看到这笑容脸一下就红了,忙把人引去了四人小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