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69章 我们谈谈
    “圆圆,看干嘛给你带什么好吃的啦!”推门见圆圆正可怜巴巴的哼唧,向敏喊着就走了进去,到了床前才发现安恬在走神,不由拍了她肩膀一下,“吃饭了。”她没有问安恬想什么,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和顾裴琛脱不开关系。

    “都带了什么?”看着向敏将东西放在床头柜上,一个个往外拿盒子,安恬这才回过神问了一句。

    “杂米粥和银耳汤,还有五香排骨,一份酱萝卜丁,咱们圆圆爱吃的炸春卷。”向敏动作麻利的将粥和银耳汤都用饭盒分倒成两份,“圆圆坐着,你把孩子托抱着,我来喂吧。”

    安恬点点头,配合的将小家伙给婴儿抱似的,小心翼翼的托抱起来,然后自己坐到一条腿搁地上一条腿搁床上的坐到了床上,还拉过被子给小家伙裹了裹,免得他受凉。

    等安恬抱好了,向敏这才端着杂米粥,将下饭的酱萝卜丁给舀了一勺,又撕了几块排骨肉扔里边拌匀,这才弯着腰一勺一勺的给圆圆喂了起来。

    好在圆圆虽然难受的哼唧着,但不想妈妈和干妈担心所以很配合,喂起来就是慢了点,倒也省心。

    因为伤在脖子上,小孩儿每一下吞咽都扯着伤口皱眉头,但却愣是没再喊一声,看得两人又是心疼又是难过。

    “圆圆,有你爱吃的炸春卷,还吃吗?”等喂完了粥,向敏给小家伙擦擦嘴,问道。

    “嗯。”圆圆扑棱眨了眨眼。

    “好,干妈给你拿,不过你有伤,油炸食品不能多吃知道吗?”向敏说着捏了个春卷,掰碎了一点点喂。

    等圆圆吃完春卷,又喝了小半碗银耳汤,向敏就接过了孩子让回床上,让安恬自己吃饭去。

    “顾裴琛去店里了。”向敏一边给圆圆盖上被子一边道。

    安恬本来正端了粥在喝,听到就顿下了动作,却没多说,“嗯,我让他去的。”

    “我猜就是。”向敏笑了笑,之后便专心哄孩子没有再多问有关顾裴琛的事情,一来是孩子在不方便,二来是觉得不好,有些事情,不管自己是怎么看,关键还是在于安恬自身。

    这几年她其实看着安恬单过带孩子挺不得劲的,单亲家庭实在是太难了,她自己是不想成家,可却看不得安恬孤单,不过就算这样,她也没后悔过当初帮着安恬离开,为了防止被顾裴琛找到,她还借用了别人的身份证买票。

    等安恬吃的差不多了,向敏才道,“今晚我留下陪圆圆吧,你回去,明儿一早过来换我,一会儿你去店里轧账就回去。”

    听到这话,安恬似笑非笑的看了向敏一眼,却没拒绝,“好。”

    向敏却被她那一笑弄得挺不得劲,有些尴尬的道,“我也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既然他都知道了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与其躲着,不如说清楚。”

    “我会的。”安恬说着将空掉的饭盒给收拾着扔进了垃圾桶,这才拎着保温桶道,“那圆圆就麻烦你了,我就先走了。”

    “跟我还客气呢?”向敏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安恬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弯腰亲了亲圆圆的小脸蛋儿,又叮嘱了两句乖乖听话,这才离开了。

    知道顾裴琛真的去了火锅店,安恬没有逃避,离开医院就过去了。不过这个点已经不早了,店里的生意已经过了高峰期,客人不多,大家总算得到点空闲,正三三两两站在一起聊天。

    安恬一进店门就被柜台收银的李艳给叫住了,“恬恬姐回来啦,听说圆圆受伤住院,小家伙还好吧?”

    “嗯,已经没事了。”安恬冲李艳笑着点点头,正要去厨房放东西,却被李艳趴着柜台给伸手拉住了胳膊,不禁狐疑的看她,“怎么了?”

    李艳就伸手往角落里一指,“就那帅哥,老早就来了,一个人,拿了不少菜,吃了老半天了,小敏姐走他就进来的呢,吃一口喝好几口水,卫生间都跑了好几趟,我看也是不能吃辣,不知道跑咱们火锅店来遭的什么罪。”

    安恬顺着李艳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可不就是顾裴琛嘛。回头给了李艳个好好做事的眼神,就拿着东西去了厨房,等从厨房出来,这才去了顾裴琛那桌。

    “这火锅顾总还吃的惯吗?”安恬看了顾裴琛一眼,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一句顾总,当即就把顾裴琛给噎着了,顿时一口辣椒呛喉咙里,憋红着脸咳了个天昏地暗,什么矜贵优雅都没了。

    安恬很自然的将她面前的茶水端了递到顾裴琛面前,顾裴琛一把抢过去就仰头咕噜灌了个底朝天,又咳了好一会儿,才止住了。

    “还好。”顾裴琛抬手捏了捏火辣辣的喉咙,声音因为咳嗽变得低沉而嘶哑,听着给人一种胸腔共鸣的性感,“其实,你没必要跟我这么生分。”

    “还是泾渭分明些的好。”安恬垂了垂眼,再抬眼时眼底却漾起了淡淡的冷笑,“既然顾总吃的满意,那我就放心了,你慢用,我还有事先去忙了。”

    顾裴琛却叫住了安恬,“你过来不就是想跟我谈谈吗,为何有不说了?”

    安恬的脚就迈不出去了,她转回身,冷冷的看着顾裴琛。

    顾裴琛道,“一会儿吧,等我……”他指了指面前红彤彤红油火锅,“吃完这些,咱们出去找个地方好好谈谈。”

    安恬略微犹豫,就扔下个好字转身离开了。这会儿店里零零散散还是有些客人,她也没急着轧账,就去厨房帮忙收拾了,等她忙完了出来轧账的时候才知道,顾裴琛已经买单出去了。

    李艳还在那吐槽,“真是土豪做派,眼大肚子小,要了那么多东西一半都没吃进去,说剩菜罚款,居然二话不说就扔下五百块让别找了,看着挺帅,怎么脑子缺根弦儿啊。”

    安恬没搭理李艳的絮絮叨叨,闷头把账目给算好了,将钱给规整收进了包里,就准备离开了。

    “恬恬姐,今晚不让小张送你啊?”李艳看她这就要走挺纳闷儿,要知道一个女人揣那么多钱走夜路挺不安全的,往日放单可都是厨师小张送的。

    安恬想着门外等着的顾裴琛就摇了摇头,“不用,朋友在外面等着,不会有事的。”

    李艳想到安恬先前和烧钱帅哥坐了一会儿,眼睛一下就亮了,熊熊燃烧着八卦之火。不过安恬没有理会,转身就走出了店门。

    等她一走,以李艳为首的几个丫头立即就聚在了一起。

    “你说那男的和恬恬姐啥关系啊?”余丹看看几人,率先发出了疑问。

    李艳一脸‘你废话’的表情,“我就不信你们没看出来,烧钱帅哥和圆圆几乎长得一模一样。”

    “岂止是一模一样,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尤欣立即接话。

    年岁稍章的赖慧这才给出总结,“我好想嗅到了霸道总裁追落跑前妻的味道。”

    “赖姐你真相帝了。”李艳冲赖慧竖竖大拇指,“还是带球跑的。”

    厨师小张解着围裙出来,看到几人这样,无奈的摇了摇头,没说什么就进了卫生间。

    不管店里是怎样的热火朝天,门外的两人却是相对无言。

    好半天顾裴琛才道,“你住哪儿,我送你吧,咱们边走边聊。”

    “好。”安恬没有拒绝,包里都是钱呢,原本就是算准顾裴琛会这样才没让小张送的。

    火锅店离着安恬家虽然抬头就能望到那特别显眼的转盘灯柱,但实际上挺远的,打车都得几块钱呢。

    不过今天两人都没有打车的意思,就沿着人行道走。但说是谈谈,两人走了十多分钟却谁也没吭声。

    一辆电瓶车冲过时顾裴琛拉了走在外边的安恬一眼,这才打开了话匣子,“恬恬,当初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他顿了顿,见安恬只是皱了皱眉没打断的意思,这才接着道,“欣雅的事情我的确骗了你,我们俩曾经的确是情侣关系,可是绑架我的,也是童家人,欣雅偶然得知就立即来找我了,结果没想到还是慢了一步,我们都被绑匪给抓了去,结果在火拼中被误伤,那一枪本来是对着我胸口的,是她给我顶了。”

    这事儿对安恬来说不可谓不惊讶,但也只是惊讶,脸上也没表现出来。

    顾裴琛看了眼安恬的反应,“顾家原本是黑道起家的你应该也是听过的吧?”

    安恬就点点头。

    顾裴琛接着道,“欣雅的爷爷是我爷爷的发小,两人比亲兄弟还亲,我和欣雅也是从小一起长大,感情也特别好,当时两家就说好等我们长大成人联姻的,但没想到最后却在洗白上发生了分歧,后来有心人挑拨,童家就起了异心,这才导致了我父母意外身亡,我被绑架,欣雅被误伤成了植物人,爷爷震怒之下肃清了童家的一干势力,也给了童老爷子三刀六洞的惩罚,童家就此没了,但欣雅是为了我才变成植物人的,就算爷爷再讨厌童家,也不能真的强迫我放任不管。”

    安恬听完就给了一句,“青梅竹马啊。”

    “我不否认,这么多年,我放不下欣雅,我们的感情发生在最纯真美好的时候,却被命运用那么刻骨铭心的方式给画上了休止符,欣雅还是因为救我才变成那样的,我每天都陷在深深的自责和痛苦中。”说到这里,顾裴琛抬头望了望浑浊的天空,长长叹了口气。

    安恬不禁转头看向顾裴琛那因为陷入回忆而显得恍惚的脸,忽然连说话的欲望都没有了。